刚刚更新: 〔试婚100天:夜少,〕〔靳封臣与江瑟瑟小〕〔萌货小青梅:竹马〕〔天眼萌妻:鬼夫找〕〔江瑟瑟〕〔天降萌宝:总裁,〕〔靳封尘江瑟瑟小说〕〔江瑟瑟免费阅读〕〔陈策宋嫣然〕〔婚情告急:战少撩〕〔王牌神婿〕〔至尊龙主〕〔左道倾天〕〔诸天第一仙〕〔王铁柱秦柔〕〔透视小神医〕〔圣灵天祖陈义山〕〔妖气入体陈义山命〕〔重生之嫁纨绔〕〔豪门绝宠之军少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季溪顾夜恒 第九十一章:搬到他的休息室。
    季溪从没滑过雪,简碌也表示他也不太会。

    &ot;要不顾总您一个人滑,我跟小溪两个人到平坦一点的地方练习一下。&ot;简碌说着作势要带着季溪去下行的浅坡上练习。

    顾夜恒收了自己的滑雪板叫住两人,&ot;你们两个都不会,怎么练习?&ot;

    一句话,问得两个人哑口无言。

    &ot;季溪留下我来教,简碌你自己一个人去练习。&ot;

    他做了分配。

    简碌心知肚明,没有表示任何的异议,独自拿着滑雪板走开。

    滑雪场上只留下季溪跟顾夜恒两个人。

    顾夜恒把随行带上来的装备放到地上,一边系鞋带一边问季溪,&ot;你从来都没有滑过雪?&ot;

    季溪回道,&ot;我们安城很少下雪,而我也没时间玩这种消遣。&ot;

    说完她突然想到自己的决心,于是马上补充道,&ot;这次托顾总的福,还能到这么好的地方感受雪地的气息,真是荣幸。&ot;

    她故意说的绉绉的,即不冷淡又不热情,想用行动告诉顾夜恒,她想保持适当的距离。

    顾夜恒看着她,冷哼了一声,然后走到装备袋前从里面拿出一样东西。

    这东西像似一个抱枕但又有两根带子,他把这东西递给季溪。

    &ot;把这个戴上。&ot;

    季溪接过来翻来倒去的看了看,&ot;这个戴在哪里。头上吗?&ot;她把它顶到了头上。

    顾夜恒笑了,他走到她面前,把&ot;抱枕&ot;拿过来轻轻地打了一下她的头,&ot;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你这么可爱。&ot;

    可爱?

    她可是在扮演高贵冷淡的美艳人设,刚才绉绉的咬嚼字他没有看出来?

    怎么就可爱了?

    &ot;顾总真喜欢说笑,我可是一点都不可爱。&ot;

    但,马上被顾夜恒反驳,&ot;我说可爱就可爱。&ot;

    好吧,他是老板他说了算。

    顾夜恒蹲下来把&ot;抱枕&ot;上的扣带系到了季溪的腰间,然后告诉她这是防摔跤用的垫子。

    &ot;等一下你的小屁股就不会摔疼了。&ot;

    季溪扯了一下嘴角,说好的高贵呢?说好的冷淡呢,说好的美艳呢?带着这个鬼东西她怎么跟顾夜恒保持若近若离的距离?

    &ot;我不要。&ot;她想把这怪东西解开。

    没想到,顾夜恒拉开了她的手,然后反锁到身后,霸道又宠溺地来了一句,&ot;听话。&ot;

    干嘛要用这种语气跟她讲话?

    &ot;顾总!&ot;季溪往后退了一步,&ot;我们还是开始教学吧。&ot;

    说完,她主动地拿过滑雪板,一副严肃的模样。

    顾夜恒走到她身后,伸手握住了她的腰。

    季溪一惊,连忙回头看他。

    &ot;不用看我,看前面。踩到滑雪板上。&ot;顾夜恒手上用了一点力,示意她上脚。

    季溪:原来是在教她,她还以为是在骚扰她。

    高冷美艳、高冷美艳!她在心里默念了两句,然后轻咳一声迈步踩到了滑雪板上。

    &ot;站稳了,腰上要用力保持平衡,我放手了。&ot;顾夜恒说着还真的放开了她腰上的手。

    季溪本想逞一下能,没想到他刚一放手她整个人就开始左摇右晃,于是大喊,&ot;不行不行,你快扶着我!&ot;

    顾夜恒连忙上前扶住她。

    &ot;吓死我了。&ot;她拍着胸脯。

    &ot;不要紧的,你胆子放大一点。&ot;顾夜恒在一旁鼓励着她。

    &ot;不行不行。&ot;季溪连忙摇头,因为担心顾夜恒会突然放手,她直接抓住了她的手。

    &ot;你不要放,千万别放,我找一找平衡。&ot;

    季溪弯了一下腰把重心往下移了一点。她觉得这下应该可以了。

    &ot;我可以放手了吗?&ot;顾夜恒问。

    季溪轻轻点了点头。

    顾夜恒放了手,滑雪朝坡下滑了下去。

    滑板的滑速非常的慢,但是在季溪眼里简直像是在飞,她再次大叫,&ot;不行,不行,快来扶住我。&ot;

    &ot;扶着你,你永远都学不会。&ot;顾夜恒在身后闲庭信步地走着一点都不着急。

    他也不需要着急,因为季溪滑的速度几乎是往下在挪。

    季溪是真的很害怕,必定是两条腿踩在一块滑雪板上,这严重违反了人类的行走习惯。

    大叫两声后,她腿一软还真的摔了下去。

    只不过在倒地的时候。顾夜恒眼尖手快地接住了她,因为惯性的作用,季溪直接把顾夜恒扑倒在地。

    两个人呈一种十分怪异的姿势女上男下。

    更要命的是季溪脚下的滑雪板还牢牢地粘在她的鞋子上。

    &ot;不好意思!&ot;季溪想爬起来,因为脚上踩着滑雪板,她不太好使力,试了几次都没能从顾夜恒身上起来。

    顾夜恒躺着没有动,不过目光却隐晦不明地看着她。

    季溪被他看得更加手忙脚乱,她再次使劲想爬起来。

    顾夜恒却伸手环住她的腰,把她拉进了自己的怀里。

    &ot;你是不是故意的?&ot;他笑着问她。

    &ot;谁会故意摔跤。&ot;季溪脸色微红,她努力地支撑着脖子不让自己的脸碰到顾夜恒的脸,手背过去想拉开他紧紧搂住她的手。

    但,徒然。

    顾夜恒弓起身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季溪的脸马上就沉了下去,&ot;顾总,您……&ot;

    &ot;我怎么了?&ot;

    &ot;您现在还只是一个追求者的身份,请不要这样,我会告您非礼的。&ot;

    &ot;追求者就不能亲,谁规定的?&ot;

    &ot;理应如此。&ot;

    &ot;你总是理应如此,就不怕我半途而废不追你?&ot;

    呃?

    顾夜恒继续说道,&ot;季助理你可别忘了,游说我追求你的人是你,我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完成你的要求,我是一个商人,商人特点就是等价交换,我完成了你的要求你总要让我尝点甜头才行,要不然我凭什么要继续投资?&ot;

    &ot;你的甜头就是亲我?&ot;

    &ot;要不然呢,让你咬我两口?我可没受虐体质。&ot;

    &ot;可是我们当初谈的是刺激徐子微,让她主动退出还你自由。&ot;

    &ot;但我的终极目标是得到你,为此我还答应你跟徐子微订婚。正准备跟徐子婚订婚的我,怎么会刺激徐子微让她退出?&ot;

    &ot;那是你中途修改条件,跟我又没有关系。&ot;

    &ot;季助理,甩锅这种事你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ot;顾夜恒躺在雪地上,悠闲地把玩起季溪的头发来。

    他一会儿用手指缠着卷儿,一会儿拿到鼻间嗅嗅,一副流氓的作派。

    &ot;怎么叫我中途修改了条件,一直变来变去的人可是你。我猜你现在是不是又变了?&ot;

    季溪不说话,撑着雪地想再次爬起来。

    可惜身子还没有离开他半尺就又被他拉了回去。

    他一个翻身把她压到身下。

    &ot;你想糊弄我对不对?想白占我便宜对不对?&ot;他居高临下地说道,&ot;想利用完我把我当冤大头似的甩掉对不对?&ot;

    &ot;谁说的?&ot;

    &ot;我说的,因为我感觉出你要叛变。&ot;

    &ot;叛……变?我们又不是搭档?&ot;这个人怎么这么喜欢说笑。

    &ot;那是什么?&ot;

    &ot;顶多算是各取所需。&ot;

    &ot;啊,各取所需。&ot;顾夜恒又开始用手指缠绕她的头发,&ot;那季助理说说看,我们都各取什么需?&ot;

    &ot;还用我说吗,你不是一天到晚都想着要睡我?&ot;

    &ot;纠正一下,睡只是一个环节,我想的是你这个人。&ot;顾夜恒俯下身朝她凑近一些,&ot;那季助理里,需要什么?&ot;

    季溪抿着嘴不说话。

    &ot;我把星耀划到你名下怎么样?&ot;顾夜恒问。

    季溪猛地瞪大眼睛,星耀划到她名下,这是顾夜恒名下的公司,为什么要划到她名下。

    &ot;星耀要破产了吗?&ot;他不会让她顶包吧。

    顾夜恒一头黑线,产值一年几十个亿的一家公司,白送给她,她还担心是为了让她承担债务。

    &ot;看来你对星耀没兴趣,那价值四千万的皇冠呢?&ot;

    &ot;为什么要给我?&ot;

    &ot;为了知道季助理你的需求,我名下的公司你不要名下的珠宝你不要,你该不会想要我恒兴集团ceo的位置吧?&ot;

    &ot;我可没这么贪心。&ot;

    &ot;那你想要什么?&ot;

    &ot;我想把默总的微信重新加回来。&ot;

    &ot;你说什么?&ot;顾夜恒眉头马上皱了起来。

    季溪知道他听清楚了,她严肃地说道,&ot;我想要起码的尊重,还要自己的社交圈,顾总你不能限制我这限制我那,你手下其它员工可以拥有的权力我都要。&ot;

    &ot;好,我给你。&ot;顾夜恒把季溪的两只手按到雪地上,正色地问道,&ot;那我现在可不可以亲你?&ot;

    季溪刚要张口说不行,他的吻就压了下来。

    事后,季溪想她跟他说了半天的各取所需,怎么到最后却变成了他肆意妄为的理由。

    而她除了把拉黑的默守城变回好友,什么都没有得到。

    最后,她进行了深刻的反思,她觉得自己在顾夜恒面前总是要一些虚无飘渺的东西,以前要的是爱情,现在要的是尊重。

    我去,这些东西是靠要就能要到的吗?

    真他妈猪脑子。

    而顾夜恒呢则十分实际,他除了要亲她,就是睡她。

    目标明确,手段了得。

    果然跟他相比,她的段位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ot;不行,第一回合输了,第二回合怎么得都要弄点实际的东西回来。&ot;季溪摸着被顾夜恒吻得有些肿胀的嘴唇,发了狠誓。

    从滑雪场回来,云丽瑶就在三人面前大夸特夸别墅后面的温泉多么多么好,泡起来多么多么舒服。

    &ot;这么冷的天全身浸泡在天然的温泉池里,感受着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一边欣赏着美景一边喝着奶茶,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绝对比到山上滑雪摔跤强。&ot;

    季溪表示同意,&ot;但我们顾总想滑雪,我跟简秘书自然是不能离开他左右的,泡温泉的事也只能是遗憾。&ot;说完,她瞟了一眼顾夜恒。

    顾夜恒正看着她,&ot;季助理很遗憾吗?&ot;

    &ot;当然遗憾,长这么大我还没泡过温泉。&ot;

    &ot;简秘书!&ot;顾夜恒喊简碌。

    简碌连忙说道,&ot;顾总可以带季助理去泡一下,免得季助理遗憾。&ot;

    顾夜恒从沙发上站了起来,&ot;既然简秘书都这么说了。我要是不答应太不近人情了,走吧。&ot;

    说着,他朝大门走去。

    季溪,&ot;……&ot;这两个人一唱一和的怎么感觉有诈?

    云丽瑶最为天真,她见表哥要带季溪去泡温泉,连忙怂恿季溪,&ot;季溪,你快去吧,这个时间点池子里没人。&ot;

    &ot;天都黑了,又是野外的天然池还是算了。&ot;季溪摆手表示不去。

    &ot;池子很干净的,黄则哥还在池边修了台阶码了一些石头,环境非常好。&ot;

    季溪还想说些什么。顾夜恒一句话让她哑了嘴。

    &ot;你去不去?&ot;威胁意味很浓,似有她要是不去他可能会把她的头拧下来当球踢。

    &ot;那就麻烦顾总了。&ot;被人威胁还要说谢谢,这世上也就她季溪了。

    两个人到了温泉池边,季溪这才发现黄则不仅在修缮了温泉池,也在池边修了两间男女更衣室,只是天气太冷,两间更衣室里都开了暖气,而且还直通温泉池,十分贴心。

    季溪快速地换好衣服,裏着浴巾就朝温泉池奔去。

    这时天还没完全黑,四周白雪皑皑,能见度还算不错,只是升腾的热气雾蒙蒙的,池中还有没有其他人,季溪看不太清。

    外面太冷,季溪也不打算看清,她三步并作两步下到池中,当身体接触到温暖的泉水时,她顿觉到了人间天堂。

    云丽瑶说的没错,这确实是一件美妙的事情。

    只是顾夜恒呢?季溪朝池里扫了一眼,池内空无一人,这人怎么比她还慢?

    难道是更衣室里太暗,看不见?

    季溪想到顾夜恒的夜盲症,她连忙朝更衣室的方向喊了一声,&ot;顾总?&ot;

    男更衣室里没人应答。

    回去了?季溪觉得有这种可能,顾夜恒当时说的是陪她来,并没有说他也要来。

    季溪心安理得地又泡了两分钟,但又想不对,顾夜恒要不是泡为什么会找黄则拿泳裤。

    他肯定是想泡温泉的,可能是因为有什么事耽搁了。

    季溪看看天色,冬天的夜来得早,黑起来也快,就算上一秒还有点暮色,可能下一秒就进入了黑暗。

    此时,四周确实挺暗,季溪想到顾夜恒的夜盲症。她不太放心,起身出了温泉池,披着浴巾跑进了更衣室。

    她在男更衣室门口又喊了一声顾总。

    依然没人应答。

    &ot;该不会黑灯瞎火的他撞到什么东西昏到了吧。&ot;季溪脑洞大开的想。

    这也不是没可能,黄则修的更衣室空间位置不大,加上是临时修建的房子,考虑到保暖等因素,屋顶很矮,别人也就算了,顾夜恒可是一个一米八几的大高个。

    季溪又喊了一声,然后小声询问道,&ot;如果你不反对那我进去了。&ot;

    说完,她猫着腰进了男更衣室。

    男更衣室里只有入口的地方亮着一盏昏黄的灯。里面的光线确实不太亮。

    季溪刚探出头就看到顾夜恒正背对着出口的方向在解鞋带。

    不,是保持着解鞋带的姿势在打电话。

    &ot;……是,是爷爷安排的,安排相亲不是日常吗?&ot;他在轻笑,似乎十分的不屑。

    &ot;……&ot;

    &ot;我知道了,妈您就不用管我的事。&ot;

    &ot;……&ot;

    顾夜恒的情绪有些激动,&ot;您能不能不要也掺和进来……留美博士?这边介绍一个拉大提琴的我已经够烦了,您还给我介绍一个博士?我说过很多遍,我是不婚主义者。&ot;

    &ot;……&ot;

    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顾夜恒的情绪稍有好转,他轻声嗯了一声,&ot;我知道了,那等您回国再说吧。&ot;

    他挂了电话。

    季溪马上奔出男更衣室跑进池子里。

    顾夜恒从男更衣室出来时,她还假模假样地哼起了歌。

    &ot;我刚才好像听到你在喊我,有事吗?&ot;顾夜恒下到池子里,坐到季溪对面问。

    &ot;没什么事,我以为顾总您在池子里,礼貌性地喊了一声。&ot;

    &ot;我晚上眼神不好季助理晚上眼神也不好?&ot;

    &ot;水气太大没仔细看。&ot;

    正说话间,更衣室里又出来两个人,一男一女牵着手有说有笑地就下了温泉池。

    &ot;啊,池子里有人。&ot;女生似乎意想不到。

    男生瞅了瞅季溪又瞅了瞅顾夜恒,小声安慰女生,&ot;不要紧,我们去石头后面。&ot;

    说着,他领着小女生趟着齐腰的池水走到了石头后面。

    季溪好奇,半蹲着身子游荡过去,发现这处天然的温泉池划分了很多区域。区域与区域之间用光滑的石头隔开,石头的缝隙之间还长着野生的茅草,水气腾腾茅草摇曳还真的宛如在画中一般。

    季溪决定独自一个人找个地方好好泡泡,她趟着水朝里面走去。

    在天然温泉池的最里面,季溪寻了一个容身之所,十分惬意地坐到突起的圆石上。

    但这份惬意还不到五分钟,她的容身之所就被人盯上了。

    两个五大三粗的汉子趟着水走到季溪前面,笑着问能不能一起泡。

    季溪连忙用毛巾遮住胸前,十分不悦地拒绝道,&ot;不好意思,你们还是找其它地方吧,我不喜欢跟陌生人一起泡。&ot;

    &ot;没关系的,大家都是年轻人,一起泡温泉一起聊聊天就不是陌生人了。&ot;一个啤酒肚的男人说道。

    季溪看了他一眼,都快谢顶了还自称年轻人,现在的年轻人都如此早衰吗。

    她正想再次回拒,突然听到两个男人身后又有了趟水声。

    云丽瑶不是说这个时间点没什么人吗,怎么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

    正疑惑着,突然见拿着两杯奶茶的顾夜恒朝自己这边走来。

    两个男人也听到水声连忙转身一看,见一个大帅哥拿两杯奶茶过来自然是心知肚明,脖子一缩连忙去了另外一个地方。

    顾夜恒脸上的神色十分不悦,他坐到季溪身边歪着头问她,&ot;一个人跑这边做什么?&ot;

    &ot;就是不想坐在入口的地方。&ot;

    顾夜恒把奶茶给她。

    &ot;那来的?&ot;

    &ot;黄则送过来的,一回头你就跑得没影了。&ot;

    &ot;我也不知道他会送喝的过来。&ot;

    &ot;快点喝吧,喝完了我们上去。&ot;

    &ot;这么快?&ot;

    &ot;温泉不能泡太长时间,会缺氧的。&ot;

    说的也是,这温泉水少说也有四十一二度,长时间泡这么热的水确实容易造成大脑缺氧。

    季溪听话地接过奶茶插上吸管开始喝。

    这时,隔壁区域突然传来一个女生的声音,&ot;不要,池子里有人!&ot;

    然后是男生的声音,&ot;不要紧,他们看不到。&ot;

    紧接着季溪感觉到自己面前的池水都开始荡漾了。

    这是?

    季溪偷偷地看了一眼旁边的顾夜恒。

    此时的顾夜恒背靠在石头上,耳朵里还塞着一副蓝牙耳机。闭着眼睛享受着温泉带来的惬意。

    这人倒好,眼睛看不见耳朵也听不见。

    季溪撇了撇嘴继续喝奶茶。

    这时身后的那对男女笑闹声更大,时不时还发出你别咬、好痒之类的词语。

    季溪假意咳嗽了一声。

    对方不仅没有收敛反而更大声,时不时的还发出两唇相吸的啵啵声。

    我去,现在年轻人这么猖狂吗?

    季溪听不下去了,她决定离开。

    因为天气实在是太冷,季溪不愿意站起来往岸上走,于是她继续半蹲着身子向前游走。

    在经过顾夜恒身边时,一不小心碰到了顾夜恒的脚。

    顾夜恒睁开了眼睛,看着季溪猫着腰一副想要逃走的模样,他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ot;你又想跑到什么地方去?&ot;

    &ot;啊,我……&ot;

    顾夜恒坐起身一把拽住季溪的胳膊把她拉到自己身边。不悦地训斥,&ot;你一天到晚就不知道安分一点?&ot;

    &ot;我怎么不安分了?&ot;

    &ot;你知不知道你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很容易被色狼盯上。&ot;

    &ot;不知道。&ot;她只知道待在这里她很容易被人当成色狼。

    顾夜恒被她气得差点吐血,她怎么就不知道自己有多好看多诱人?现在还穿这么少,这模样就算整个身子浸在水里也会让很多男人为之疯狂。

    没个男人在身边还敢四处乱跑?

    &ot;你老实给我待着。&ot;他警告道。

    &ot;我……&ot;季溪想了想,伸手摘下他的耳机,&ot;我们不能待,你没发现吗?&ot;

    &ot;发现什么?&ot;

    季溪朝旁边挤眉弄眼。

    顾夜恒偏过头,这时他也听到一石之隔后面的声音。

    女人悠长的哼声跟男人沉闷的哼声相织,这种声音对于他来说代表着什么他自然是知道的。

    &ot;喂,能不能消停点,这是公共场合。&ot;顾夜恒提高音量说了一句。

    对方马上消停了,不仅消停了好像还走了。

    季溪瞅了一眼顾夜恒,含沙射影地说了一句,&ot;原来这是公众场合呀!&ot;

    &ot;……&ot;

    季溪继续说道,&ot;不知道滑雪场算不算公众场合。&ot;

    &ot;你这是在声讨我?&ot;

    &ot;那敢呀,&ot;季溪嘟起了嘴,&ot;顾总是什么人,半部刑法都无法约束的男人,我一个小小的助理借我十个胆我也不敢声讨。&ot;

    &ot;嘴上说的不敢声讨,但话里该声讨的部分一句也没少。&ot;顾夜恒又拉住了她的胳膊,&ot;怎么,又想接吻了?&ot;

    季溪,&ot;……&ot;什么人呀!

    她再次往外跑。

    顾夜恒又把她拉了回来,这次他把她拉到腿上坐了下来。

    &ot;我都跟你说了。你这个样子很容易被色狼盯上,而我就是一条色狼。&ot;说着,他捏住她的下巴又要吻下去。

    &ot;等一下!&ot;季溪拉住了他的手腕。

    &ot;顾总,旁边还有两男的,你能不能不要让人免费看我们表演?&ot;

    顾夜恒朝两个男人刚才走开的方向望去,微光之下其实他什么都看不见。

    不过,他放开了她。

    季溪趁机从他身上起来,然后不管不顾地朝岸上奔,那模样简直就像是在逃命。

    顾夜恒站了起来,他长胳膊长腿的,不费吹灰之力就追上了她。

    &ot;你跑什么?&ot;

    &ot;我是怕顾总您犯错误,大家衣服穿的都挺少的。&ot;季溪说完又加了一句。&ot;这里可是公众场合。&ot;

    &ot;这么说的话,私人空间我还是可以犯错误的?&ot;

    &ot;再见。&ot;季溪再次逃跑。

    但下一秒她就被一条浴巾一裹然后被人抱了起来。

    在回岸上的时候,刚才走开的两个男人正在黑暗之中窥视着她。

    季溪上半身虽然裹住了,但是两条大白腿还露在外面,雪夜下不是一般的刺眼。

    顾夜恒看着两个男人色迷迷的目光从季溪腿上滑过,他有一种想过去拧下他们脑袋的冲动。

    回到住的地方,他表情依然没有好转。

    云丽瑶并不知道情况,以为顾夜恒跟季溪闹了不愉快,在做晚饭的时候她偷偷地问季溪。

    &ot;你是不是跟我表哥吵架了?&ot;

    &ot;顾总可是老板,我怎么可能跟他吵架。&ot;

    &ot;那他为什么黑着脸?&ot;

    &ot;可能是饿了。&ot;季溪说完顿觉自己的这句话信息量太多,顾夜恒最后在温泉里说的那句话确实像是饿了很久的男人。

    当然,她指的是某个方面。

    以前顾夜恒确实是偶尔到别墅来一下。但他是要么不来要来就是一整晚不停。

    有时候季溪招架不住会求饶一下,他总是半哄地跟她说,&ot;我一周半月来一次,饿了这么久自然要吃饱。&ot;

    现在回想起来,顾夜恒到别墅来的时候一般都是她例假走后,他从不做措施但他也不会在危险期碰她。

    吃药,也是季溪害怕出意外自己主动吃的。

    &ot;顾总是想保护你,他一直都想保护你。&ot;简碌曾经跟她说的这句话重新回到季溪的脑海里。

    她回头看了一眼顾夜恒。

    他真的一直在保护她吗?

    还是说……

    &ot;我说过很多遍,我是不婚主义者。&ot;

    顾夜恒在电话里说的这句话也闪回到季溪的脑海里。

    还是说他想把她留在他身边是因为她是听话的,安全的,没有威胁的,而他跟她在一起也是自在的。因为他可以不用许诺婚姻。

    季溪笑了笑,第一次发现自己这烂透了的人生还是她能待在顾夜恒身边最大的王牌。

    同时她也意识到自己这烂透了的人生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结局,就算她获得再大的成功她依然不会有未来。

    因为没有人会娶一个陪酒女所生的女儿。

    她也不可能有婚姻,所以待在顾夜恒身边似乎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但落叶重要归根,季溪想到了一个地方,安城孤儿院。

    如果她的人生结局早就成了定数,那她何不利用这次机会为别人创造一个未来。

    顾夜恒说做一次恶,行一次善,所以她也可以肆无忌惮地做一次恶,然后来行自己人生最大的一次善。

    第二个回合,她必须要赢。

    第二天,苍洲的雪终于停了。临时停运的航班也恢复了正常。

    四个人回到帝都,因为云丽瑶想直接回顾家老宅,顾夜恒让简碌送她回去,他把自己的行李也交给了简碌。

    顾夜恒的这一安排让季溪明白,她的此次助理之行算是结束了。

    回到公司季溪先去跟章慧玲打了一声招呼,告诉她自己回来了。

    章慧玲笑问她出差的感受,&ot;听说你们还去了苍山滑雪,好玩吗?&ot;

    &ot;嗯,挺好玩的,我们还泡了温泉。&ot;

    &ot;顾总还真是难得,出差还带你们出去玩。&ot;

    &ot;是呀。&ot;

    &ot;徐子微呢……&ot;章慧玲看着季溪试探地问道,&ot;她也跟着去了吗?&ot;

    &ot;没有。&ot;季溪回答道。&ot;徐小姐待了一个晚上就走了。&ot;

    &ot;怎么就待了一个晚上,我听说她都答应跟顾总订婚了,昨天晚上我们家老爷子还在说想下个月为他们办订婚宴。&ot;

    季溪一惊,徐子微答应跟顾夜恒订婚?

    难道她说的会好好考虑指的是考虑订婚。

    顾夜恒真的跟徐子微订婚,就因为她的一句戏言?

    会是这样的吗?

    &ot;你也很吃惊?&ot;章慧玲看季溪神色有异,问道。

    季溪连忙一笑,&ot;顾总跟徐小姐订婚的事情应该是迟早,我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快。&ot;

    章慧玲说道,&ot;我倒是有些无法理解,以前我以为顾夜恒是不婚主义者,就算是跟anlisa交往,他也没特意带anlisa回家,现在居然跟徐子微……&ot;

    章慧玲摇着头,看来是真的不能理解。

    季溪没有说话。

    跟章慧玲打完招呼后,她带着行李下到十六楼,刚出电梯就看到自己住的地方房门大开,有几个工人模样的人进进出出。

    她才想起来,自己的住的地方现在正在装修。

    她推着行李上了三十三楼。

    杨秘书迎了出来,&ot;季助理,你怎么带着行李上来了。&ot;

    &ot;这是顾总的行李。&ot;

    杨秘书一听连忙过去帮季溪把行李接了过来。

    &ot;顾总有说要把行李放到哪里吗?&ot;杨秘书问。

    季溪指了指顾夜恒的休息室,杨秘书秒懂。

    季溪交待,&ot;杨秘书,顾总不喜欢别人帮他整理行李箱,您就直接放进去就行了。&ot;

    &ot;这个我知道,简秘书有特别提醒过。&ot;

    季溪回到三十二楼,坐在工位上给顾夜恒发信息。

    &ot;顾总,我的住所在装修,不知道能不能借您的休息室暂住两天?&ot;她在信息后面还加了两个小可怜的表情包。

    顾夜恒没有回话,半个小时后杨秘书下来了。

    他是来找章慧玲的。

    季溪连忙带他去敲章慧玲的办公室。

    几分钟后杨秘书从办公室出来,然后喜笑颜开地跟季溪打招呼,&ot;季助理,你以后可能要当章副总的专职秘书了。&ot;

    &ot;啊,我吗?&ot;季溪一脸懵。

    她到恒兴来当章慧玲的助理是因为简碌暂时代理叶枫的工作,而杨秘书暂时代理简碌的工作。

    其实这份工作只是暂时性的,等到星耀哪边有了合适人选,简碌重新回来,季溪这个助理也就干到了头了。

    这也是简碌为什么要跟她说顾夜恒是她最大的人脉。

    因为他跟章慧玲两个人说了不算。

    可是现在杨秘书跟她说她以为有可能是章慧玲的专职秘书,这又从何说起。

    &ot;顾总刚才下达了人事任命,调任我到星耀做负责人,我现在就要过去跟简秘书做工作交接。&ot;杨秘书笑着说道。

    啊!

    这么草率吗?

    季溪心里这么想,但是脸上却笑着跟杨秘书道喜,从秘书调任为一个分公司的一把手,虽然是平级调动,但却是质的飞跃。

    &ot;恭喜杨秘书。&ot;

    &ot;同喜同喜,小季你也要好好干。&ot;说完,杨秘书以一种领导人的气质离开了三十二楼。

    季溪持续懵逼中……

    快下班的时候,简碌回到了恒兴总部,他到恒兴总部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季溪打电话。

    &ot;你到三十三楼来。&ot;

    季溪去了,简碌把一张门禁卡交给她。

    &ot;这是顾总休息室的门卡。&ot;

    季溪,&ot;……&ot;

    顾夜恒把杨秘书调走喊简碌回来就是为了让她暂住到他的休息室里。

    因为这样她出入三十三楼就无人知道。

    还真是……考虑周全呀。

    &ot;谢谢!&ot;季溪接过门卡。

    简碌拍了拍她的肩,语重心长地说道,&ot;人一生中会做很多选择,有些是深思熟虑过的,有些可能是一时冲动,但不管是那一种,能让自己过得更好就是正确的选择。&ot;

    &ot;我会让自己过得更好的。&ot;

    &ot;嗯。晚上想吃什么,顾总让我订餐厅。&ot;

    &ot;能叫外卖吗?&o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开局签到十万年〕〔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治愈系游戏〕〔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