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杨程周慕雪〕〔她说深情难再回〕〔重生后,渣总追妻〕〔重生后,渣总追妻〕〔重生后渣总追妻火〕〔第一刺客女婿〕〔杨凡周慕雪〕〔老公追妻火葬场云〕〔她说深情难再回云〕〔永夜之王杨凡〕〔玉堂缘〕〔龙神丹帝〕〔原配宝典〕〔穿越六十年代农家〕〔童颜陆霆骁〕〔第一名媛:童小姐〕〔娇妻在上:总裁老公〕〔童小姐乖乖受宠〕〔妻不厌诈:娄爷,〕〔绝世小保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季溪顾夜恒 第九十五章:套路与反套路。
    顾夜恒在三十三楼郁闷了一上午,简碌如坐针毡了一上午。

    中午在食堂吃饭的时候,简碌特意坐到季溪旁边,劝她跟顾夜恒道个歉。

    &ot;这只是一个误会,你跟顾总说明一下,圣诞节的那天再送他一份礼物。&ot;

    季溪万分不解,&ot;是他主动要礼物,又不是我主动给的,就算里面的东西有碍观瞻,他可以扔掉,为什么要生气?&ot;

    &ot;因为顾总是个男人。&ot;

    &ot;男人就可以生气,就要我这个并没什么错的小助理上去跟他道歉?&ot;

    &ot;你就当人缘投资,顾总必定是顾总。&ot;

    &ot;对他确实是顾总,明明跟他说了我晚上有约。还非要我跟他一起出席什么酒会,真是的。&ot;季溪生气地鼓起了嘴,但不忘往嘴里塞了一口饭。

    虽然最后她以请假摆脱了晚上的应酬,但她心里也很清楚,顾夜恒最后那句行说的几乎是咬牙切齿。

    所以他确实是生气了。

    她也不想惹他生气的,这世上谁会那么傻惹自己的金主生气?

    可是每次跟顾夜恒说话,说着说着不是她被顾夜恒气死,就是顾夜恒无缘无故地被气死,这种状态怎么合作?

    徐子微没有气到,她跟顾夜恒两个人却两败俱伤了。

    季溪也知道自己性子有些倔,以前在顾夜恒面前什么都不敢说什么都不敢做,一方面是她对顾夜恒心存感激,另外一方面是她仰慕他。

    不管他说什么做什么,她都会默默承受,不会违背他的意思。

    现在也不知道是不是摸到了他的脾气,还是认为顾夜恒想利用她不敢对她怎么样,她胆子确实是越来越大,跟他正面交锋的时候一点都不带怂的。

    看来经历了这么多事,她也变了。

    但人总要认清事实,不能老由着性子来。

    顾夜恒不是叶枫,不会什么事都会宠着她。

    &ot;顾总真的生气了?&ot;季溪问简碌。&ot;他会不会开除我?&ot;

    简碌很认真地点了点头,&ot;是很生气,你要是总这样说不准。&ot;

    季溪沉默了。

    最后她决定上去跟顾夜恒道歉,&ot;我是为了工作才跟他道歉的,并不是因为我真的错的。&ot;她跟简碌强调。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以前她也仰仗着顾夜恒跟她合作呢。

    季溪站起身。

    简碌却把她又拉着坐了下来,&ot;你等一下。&ot;

    说着。他起身去了窗口,不一会儿他拿过打包好的餐盒。

    &ot;顾总还在办公室,你把他的午餐拿上去,然后好好解释,把自己说的可怜一点,不能陪他去应酬的事情要重点解释。&ot;

    &ot;重点解释,那不是要把前因后果全都告诉他?&ot;

    &ot;这是诚意。&ot;

    季溪没有接简碌手上的餐盒,而是咬着筷子认真思考简碌的建议。

    前因后果全都告诉顾夜恒,可这是章慧玲的私事,怎么告诉他。

    &ot;季溪?&ot;

    &ot;好吧,我听你的。&ot;不过上去后还是先看顾夜恒的情况,万一他自我消化能力强,不生气了呢。

    季溪拧着顾夜恒的午饭上了三十三楼,中间简秘书还给她发了一条信息,让她温柔一点。

    &ot;轻声细语有利于沟通。&ot;

    这简秘书还真是为了她操碎了心。

    季溪给他发了一个认真听话的表情,收好手机迈步出了电梯。

    顾夜恒办公室的门是关着的,里面没有任何动静,季溪站在门口先清了清嗓子正准备敲门时,门从里面打开了。

    顾夜恒西装革履地站在门口。

    这人怎么知道外面有人?还有,他走路怎么没声音?

    &ot;顾总,您的午饭。&ot;季溪把饭盒托在手上恭敬地递给顾夜恒。还露出一个甜美可人的微笑。

    常言道,出手不打笑脸人,顾夜恒看她态度这么好应该不会当着她的脸把办公室的门摔上吧。

    顾夜恒没有摔门,只是很冷漠地瞅了她一眼,然后让开了一条道。

    季溪连忙走进去,把饭盒搁到茶几上,然后双手把一次性筷子递给走过来的顾夜恒。

    态度满分,仪态也满分。

    顾夜恒拿过筷子坐到沙发上,打开餐盒,他做这些时眼睛一直盯着季溪。

    季溪被他盯的心里有些发毛。

    &ot;顾总,您看菜够不够,不够的话我可以再到食堂帮您打一份。&ot;

    &ot;你上来就是为了给我送午餐?&ot;

    &ot;不是,还有其它事。&ot;

    &ot;什么事?&ot;顾夜恒放下筷子,翘起二郎腿,歪着身子看向季溪。

    季溪捋了捋耳前的头发,微笑着说道,&ot;我是来给顾总道歉的。&ot;

    &ot;道歉?&ot;顾夜恒冷哼一声,&ot;为什么事道歉?&ot;

    &ot;当然是晚上不能陪顾总您参加酒会的事情。&ot;季溪转动了一下大眼珠,&ot;晚上我是真的跟人有约,但不是私事是公事。&ot;

    顾夜恒的脸色缓和了一下,&ot;什么公事需要你一个助理出面?&ot;

    &ot;这个我不方便透露。&ot;

    顾夜恒的眉头又挑了起来。

    &ot;顾总,您别为难我。&ot;

    季溪开始装可怜,她希望简秘书的这一招能有效,她低着头垂下眼帘轻咬着嘴唇,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仿佛下一秒她的眼泪就会掉下来。

    &ot;你跟我说实话,我就不为难你。&ot;顾夜恒的口气还真的软了一些,他站起来走到她身边继续说道,&ot;我只想知道真相。&ot;

    &ot;就是有个人吧他想追求章副总,章副总不愿意跟他交往,想让我去打发他。&ot;

    &ot;她自己为什么不去?&ot;

    &ot;顾总您这话问的,您之前不也让简秘书帮您打发那些往您身上凑的女人吗,所以……&ot;所以最好不要问章副总为什么不自己去,得先问问你自己为什么不亲自处理。

    道理一个样,希望他能懂。

    顾夜恒坐回到沙发上。看来是被季溪的这席话给怼回来了。

    不过他不想就这么算了,他又问季溪,&ot;你跟章副总的这个追求者约在什么地方见面?&ot;

    &ot;一个酒吧。&ot;

    &ot;酒吧,这么吵的地方能谈事吗?&ot;

    &ot;对方定的地点。&ot;

    &ot;我让简碌陪你去。&ot;

    啊?

    &ot;简秘书不是要陪顾总您出席酒会吗?&ot;

    &ot;我可以让章副总陪我出席。&ot;

    &ot;我……不愿意。&ot;季溪委屈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眼圈一红似乎又要哭。

    顾夜恒看着她,似有疑惑,&ot;你为什么不愿意?&ot;

    &ot;因为顾总您这样安排没有问过我的意愿。我帮章副总处理私事是我的工作职责,本来跟顾总您是没有关系,您这样安排我都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能力不行。&ot;

    &ot;所以你希望我怎么做?&ot;

    &ot;我希望顾总您听到我的解释后说一句原来是这样,那你就去吧。&ot;

    &ot;那你就去吧。&ot;

    呃?

    顾夜恒开始吃饭。

    季溪站在一边有些手足无措,顾夜恒刚才是说让她去吗?

    他答应了?

    这么简单?

    顾夜恒见季溪呆呆地站在原地,再次不解地问,&ot;怎么,还有其它的歉要跟我道?&ot;

    季溪想了想,决定缓和一下两个人之间的关系。

    &ot;我想问顾总喜欢什么样的礼物,我圣诞节给您买。&ot;

    &ot;我喜欢你,你会把自己打包送给我吗?&ot;

    季溪,&ot;……&ot;这人,真是三句不离流氓本色。

    季溪耐着性子说道,&ot;我现在可是听从顾总的话走矜持人设,所以是不会轻易让那个男人得手的,顾总您也不例外。&ot;

    &ot;可我们之间是有协议的,虽不是白纸黑字但季助理说成年人会对自己说过的话负责,我还等着季助理兑现。&ot;

    &ot;兑现是有条件的,第一顾总还要跟徐子微订婚,第二顾总要追求我。&ot;

    &ot;这么说我就算跟徐子微订了婚,答不答应做我的情人还得季助理说了算?&ot;顾夜恒放下筷子十分郑重地说道。&ot;那我怎么知道季助理是不是在玩我。&ot;

    &ot;我怎么可能玩顾总您,我那有这种本事。&ot;

    &ot;你现在不就是在玩我吗?&ot;顾夜恒沉下了脸,&ot;主动给我发信息说要借我的休息室暂住,现在又在这里跟我讲这些,不是玩我是什么?&ot;

    好吧,是在玩你,但是我不会承认。

    &ot;真没有!&ot;季溪再次装可怜。&ot;我说的这些都是按照顾总的意思设计的,您看您说想要徐子微主动退出,所以我才建议您追求我,如果我追求您,不出一天时间整个帝都城都会知道我这个自不量力的女人又回来了,到时候顾老爷子出面我可能工作也保不住了,我保不住工作又怎么跟您完成交易?&ot;

    &ot;说的挺有道理,那我问你,你觉得传宗接代跟门当户对那一个更重要?&ot;

    季溪没接话,她知道顾夜恒接下来要讲什么。

    &ot;我都喜欢男人了,有个女人在我身边投怀送抱的,老爷子怎么可能会开除你,他老人家可能还想知道你有没有魅力能成功勾引到我。&ot;

    &ot;所以少跟我说这些有的没的,你要知道我是一个没什么耐心的男人,更不喜欢女人在我面前耍小聪明,你再不给点甜头我可能会让你三振出局。&ot;

    季溪撇了撇嘴,顾夜恒说的没错,他确实是这样的一个人。

    &ot;一个吻行不行?&ot;季溪试探性地问,她可不想把自己真的打包送给他。

    &ot;每天一个吻。&ot;顾夜恒竖起了一根手指头,&ot;这是我最大的让步,你要是敢说不愿意,那就一天两个。&ot;

    他又竖起了两根手指头。

    季溪在犹豫。

    &ot;好,一天三个。&ot;

    季溪连忙过去抓住他的三根手指头,&ot;好,一天一个。&ot;

    &ot;不,现在是一天三个了,你妥协也只能变成一天两个。&ot;

    &ot;你总要让人思考吧。&ot;

    &ot;想思考可以,一天四个。&ot;顾夜恒强制性地还想再伸一个手指头出来。

    季溪把他的手捏得更紧,&ot;好,就一天两个,你别往上加了,加那么多,你也亲不过来。&ot;

    顾夜恒亲住她的红唇,他很想现在就一亲芳泽,但他忍住了。

    &ot;出去吧。我要吃饭了。&ot;

    季溪松开了他的手,又有些无措起来。

    她以为顾夜恒会亲她,但没想到他下了逐客令。

    搞了半天,原来他只是在捉弄她。

    季溪出了办公室回到了顾夜恒的休息室。

    中午有一个半小时的休息时间,她想睡一会儿。

    整个恒兴大厦也就顾夜恒跟章慧玲有如此待遇,一般中午的时候其它人要不就是在楼下咖啡厅一边喝咖啡一边聊天来打发这午休时光,有的会在办公室随便凑一下。

    季溪在星耀的时候。中午也会在办公桌上趴一下,虽然叶枫有好几次让她到他的休息室去休息。

    但都被季溪拒绝了。

    那样的通间大办公室,虽然大家都知道她是叶枫的女朋友,但是大中午的两个人在一个房间睡觉终究不太好。

    季溪刷了牙,换了一套睡衣,正准备躺下门却从外面被人打开了。

    顾夜恒走了进来。

    季溪,&ot;……&ot;她抱住了被子。

    &ot;顾总,您怎么进来了?&ot;

    &ot;这是我的休息室,你问我为什么进来?&ot;顾夜恒白了她一眼,像她问了一个白痴问题。

    他去了卫生间,也开始刷牙。

    季溪连忙奔过去,跟他强调,&ot;可是现在我不是跟您借住了吗?&ot;

    &ot;你借住的是晚上,可不是中午。&ot;顾夜恒用毛巾擦了擦嘴。推开季溪走到房间,他开始解手腕上的手表。

    &ot;季助理,别把我的好心当理所当然,你现在还不是我的女朋友。&ot;他指了指沙发,&ot;中午你在沙发上凑合吧。&ot;

    说完,他开始脱外套。

    季溪只好拿了一条毯子到沙发上凑合。

    她刚整理好沙发,顾夜恒却一屁股坐了下来。接着他把她拉到大腿上坐下。

    &ot;今天第一个吻。&ot;他说着按住她的后脑勺吻住她的唇。

    一切来得太快,简直就是猝不及防。

    季溪除了被动接受连推开他的理由都没有。

    答应一天两个的人是她自己。

    反正也就是接吻,一个吻的时间能有多长?她这样安慰自己。

    要不是他怕自己控制不了自己他恐怕还会继续。

    不过他没有回到床上睡他的午觉,而是躺在沙发上跟她一起睡。

    说好了中午让她在沙发上凑合,结果他连沙发也霸占了。

    季溪开始还挣扎了两下,最后在他的威胁下屈服了。

    他说,&ot;你再动。我可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做其它的事。&ot;

    &ot;可是沙发这么小。&ot;

    &ot;挤着暖和。&ot;

    明明屋里的空调都开了二十六度了,有必要挤着吗?

    但看到顾夜恒已经闭上眼想要休息的样子,季溪也就不忍心继续跟他闹。

    挤着就挤着吧,他本来睡觉就不好,工作压力又那么大,还是不打忧了。

    季溪也闭上了眼睛。

    这一闭居然过去了一个多小时,醒来时她才发现已经到下午三点。

    &ot;天呀。迟到了。&ot;季溪连忙从沙发上下来,手忙脚乱地换衣服。

    顾夜恒不以为然地慢慢坐起来,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果然三点了。

    没想到他第一次睡过头。

    不过简碌这家伙还算有点眼力劲,没过来敲门。

    顾夜恒偷偷地笑了。

    笑容刚展开,简碌的电话却打了过来。

    顾夜恒决定收回自己的想法,他接了电话。

    &ot;什么事?&ot;

    &ot;董事长来了。&ot;

    &ot;老爷子来了?&ot;

    正在穿外套的季溪一听顾老爷子来了。顿时吓得不敢再有其它的动作,她怔怔地看着顾夜恒。

    顾夜恒不慌不忙地拉开窗帘,眯起着眼睛看着外面的天色,问简碌,&ot;人现在在哪里?&ot;

    &ot;就在您办公室,刚才还问我您到哪里去了。&ot;

    &ot;我在午休还能到哪里去。&ot;

    季溪都想冲上去捂他的嘴了,老爷子来了他出去就行了。为什么还要说自己在午休。

    他这是……

    &ot;顾总休息的怎么样?&ot;简碌问。

    &ot;可以。&ot;顾夜恒回答,然后挂了电话。

    季溪自然是听到他最后那一句可以,她以为顾夜恒是让顾老爷子到休息室来找他。

    她冲到他面前质问道,&ot;顾总您是不是疯了?&ot;

    &ot;……&ot;

    &ot;我还在屋子里面,你让董事长过来我怎么解释?&ot;

    &ot;你为什么要解释?&ot;顾夜恒捏了捏她的下巴。

    &ot;因为……&ot;

    &ot;因为你怕老爷子误会?季溪,你觉得会误会的你的人想听你解释吗?想想你被全网攻击的时候,他们想听你的解释吗?没人想听,因为没人在乎你。&ot;

    &ot;不要再天真了,不要一出点事情就想着要解释,解释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只会让别人看到你的软弱,你的慌张,因为只有心虚的才会解释,强大的人是不会跟任何人解释的,我就是我,在这里就在这里,我凭什么要你解释。&ot;

    季溪不说话了。

    顾夜恒摸了摸她的脑袋,&ot;你还有很多知识要学习,我可以免费教你。&ot;

    &ot;教我什么?&ot;

    &ot;教你做一个真正的坏女人,你不是要对付徐子微吗,就你现在这种状态,我敢打赌,她一根手指头就能把你干掉。&ot;

    &ot;你也太小瞧我了!&ot;

    &ot;哈哈,你以为你有多厉害?&ot;顾夜恒又挑了一下她的下巴,&ot;连点审时度势的能力都没有。&ot;

    季溪撅起了嘴。

    &ot;上来跟我道歉应该是简碌教你的吧?&ot;

    季溪不说话。

    &ot;你也是运气好碰到了简碌,就你这脾气这智商,放在电视剧里也就活一集。&ot;

    季溪瞬间来了气。

    没想到顾夜恒后面还有更来气,&ot;不,应该可以活两集,你起码长得好看。&ot;

    季溪气炸了,他这不是变相地说她除了长得好看一无是处吗?

    &ot;我不想理你了!&ot;她转身想走。

    顾夜恒却一把拉住她,&ot;又耍小脾气,这种时候不能耍小脾气。&ot;

    季溪,&ot;……&ot;

    &ot;你真是太蠢纯,算了,我就行行好免费教你怎么做坏女人。&ot;

    季溪挑眉看着他,他把她说的一无是处又主动要来教她,怎么越看越像是pua。

    他干嘛要在她身上使用pua术,季溪眯起了眼睛。

    &ot;喂,你这是什么眼神?&ot;顾夜恒又敲了一下她的头。

    &ot;顾总,您的pua教程多少钱买的?&ot;

    &ot;什么?&o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