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行四海叶锋〕〔我明明想当训练家〕〔狂妻来袭:霍少的〕〔千亿盛宠慕少的神〕〔豪门神婿叶锋〕〔重生八零养狼崽〕〔六指诡医〕〔这个游戏不一般〕〔魔帝,丹尊她又作〕〔大荒神记〕〔全能甜妻马甲多〕〔庶子夺唐〕〔最强仙医奶爸叶云〕〔武周仙缘〕〔我哥是主角〕〔纵横宋末〕〔都市隐龙〕〔威震九州〕〔重生西游之证道诸〕〔叶珍珍齐宥全文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季溪顾夜恒 第九十七章:酒吧夜聊。
    所谓情报这东西,只需要一个电话就能完美的传达出去。

    临下班的时候顾夜恒就收到了章慧玲给他发来的情报,情报内容有三。

    一是顾老爷子刚才走的时候应该是对季溪说了点什么,内容不详。

    二是季溪在看叶枫的推特,神情伤感。

    三是季溪可能不会在帝都待太久,因为这里是她的伤心地。

    顾夜恒收到情报后笑了笑。

    这三个消息除了第二条有点扎心外,其它两条他早就能预测到。

    老爷子对季溪说的话,不用猜肯定是在为昨天季溪的信口开河在批评她,顺便跟季溪强调一下身份问题。

    豪门的三观就是这样,认为有钱就代表着身份。

    这种想法不过是自己圈地意淫罢了。

    顾夜恒知道季溪不可能一辈子待帝都,她之所以没有马上离开只是因为她想惩罚一下徐子微。

    或者说,她想给徐子微找点不开心。

    顾夜恒知道季溪想对付徐子微,所以才给她一遍一遍地洗脑,让她重新回到他的身边。利用他来对付徐子微。

    但季溪拒绝了,她为什么会拒绝顾夜恒也知道,因为叶枫。

    如果她主动接近他从而用他来打击徐子微的话,那么她势必不会被人说成不堪的女人,一个想靠美貌获取优质生活的物质拜金女。

    人们可能还会议论她跟叶枫分手的真正原因是因为叶枫不能给予她想要的生活。

    人们会质疑叶枫,会觉得他不够有钱不够有能力,连自己的女朋友都看不住。

    季溪不希望这样,她不喜欢别人去质疑叶枫。

    更不喜欢因为自己让叶枫蒙羞。

    这也是为什么季溪一直要求他跟徐子微订婚,又一直要求他主动去追她的原因。

    她想在打徐子微的脸的时候,顺便抬一下叶枫的身价。

    很傻很天真。

    &ot;其实我觉得季溪看得很通透,虽然我不停地跟她说抓住机会成就自己,但她心里也明白,不管她有怎样的成就,她不依附某个人在帝都是寸步难行。&ot;章慧玲说道,&ot;而你,终究是她无法去依附的人,因为你是顾夜恒。&ot;

    &ot;不,你错了,就因为我是顾夜恒,才是她应该抓住的男人。&ot;

    &ot;那是你以为,她可没这么想。&ot;

    &ot;所以我才说她脑子不太好。&ot;

    章慧玲笑了。&ot;你这样吐槽她,她要是知道了肯定不会再理你。&ot;

    &ot;我说她脑子不好又不是一次两次,她单纯也就算了,还倔强,动不动还气我……&ot;

    章慧玲哑然,顾夜恒说话的口气怎么像是一个恋爱中的男人。

    &ot;对了,&ot;顾夜恒想到季溪晚上有约的事。他问章慧玲,&ot;季溪说晚上要跟一个男人见面,说是工作方面的事情,具体是什么事情?&ot;

    &ot;啊?&ot;章慧玲一惊,她没有想到顾夜恒连季溪晚上要去跟沈星哲见面的事情他都有所耳闻,&ot;你怎么知道的?&ot;

    &ot;我让她晚上陪我出席酒会,她说有工作。&ot;

    &ot;是我交办的。&ot;

    &ot;你怎么交办这种工作给她,她一个女孩子去酒吧见一个男人,什么客户需要到酒吧去见?&ot;

    &ot;是我的私事。&ot;

    &ot;你惹什么事了?&ot;

    &ot;你别问。&ot;

    &ot;行,那我就不问了,你准备一下晚上跟我一起出席酒会。&ot;

    &ot;我不想去。&ot;

    &ot;不想去也得去,这是工作安排,章副总。&ot;顾夜恒拿官威压她,&ot;等一下我让简秘书送你过去。&ot;

    说完,顾夜恒挂了电话。

    季溪在一家小餐馆随便吃了点,然后驱车前往沈星哲所说的狼嚎酒吧。

    她没有去酒吧的经验,所以进去的时候酒吧人员问她是坐散台还是卡座时她有些蒙圈。

    &ot;我约了人,但他还没有到,你们这边如果约人谈事情的话会选择什么地方坐?&ot;季溪虚心地询问工作人员。

    酒吧里的人常年在这里工作,形形色色的人见的多了,一看季溪的穿着打扮就知道她平时不怎么到这种地方来。

    跟人有约。还提前来,八成是被那些江湖老手的渣男给骗过来的。

    他让季溪先坐到散台区。

    &ot;等你约的人来了,你让他定卡座。&ot;对方善意的提醒她,&ot;在这里开个卡最低消费要三万六。&ot;

    季溪吓一跳,心想这沈星哲果然如辛秘书说的那样,只会吃喝玩乐,聊这么严肃的事情居然约她到这种地方来。

    消费还这么高!

    季溪想想自己目前的工资,虽然做了章慧玲的助理后她的工资涨了不少,但三万六的最低消费她可扛不起。

    她听从了工作人员的建议选了一个角落的散台坐了下来。

    季溪坐下来不久,还没来得及点喝的东西,工作人员就把一杯酒放到她面前。

    &ot;我还没点。&ot;

    &ot;是13号桌的客人帮您点的。&ot;工作人员朝13号桌示意了一下。

    季溪朝对方所指的方向望去,一个穿着高领毛衣脖子上挂着大金链的男人朝她挥了挥手。

    季溪把酒推了回去,&ot;不好意思,我不喝酒,你把这酒还给13号桌的先生。&ot;

    &ot;这……&ot;工作人员有些为难。

    一般来说如果有人愿意为一个美女点酒,差不多就表示想过来认识一下。

    大多数情况来酒吧的女人是不会拒绝的。

    就算要拒绝也会亲自过去道个谢,来这种场合混的都是出来玩的,做人留点余地。

    看来,这个美女是一点余地都不想留。

    &ot;13号桌的客人是我们这的常客,这里的人都叫他王哥。&ot;

    &ot;不好意思我第一次,我不认识什么王哥张哥的,我来这里是约人谈事不是来喝酒的,再说喝酒我自己会点。&ot;季溪从包里拿出一张百元大钞放到桌上。

    工作人员看了一眼那百元大钞,说道,&ot;我们这最便宜的饮料也要168一杯。&ot;

    季溪也不含糊,马上回道,&ot;这是给你的小费,希望你不要再把别人点的东西送过来。&ot;

    工作人员收了钱,屁颤屁颤地走了。

    这时,那个大金链子走了过来,他坐到了季溪的对面。

    &ot;美女,一个人?&ot;

    季溪瞅了一眼他,&ot;不好意思我约了人,所以请您不要过来搭讪。&ot;

    &ot;哟,美女就是不一样。还挺拽!&ot;

    &ot;这不是拽,这是告诉您事实,您能坐回到您自己的位置上吗?&ot;

    &ot;我要是不呢?&ot;

    &ot;我劝你还是老实坐回去。&ot;说这话的并不是季溪,而是顾夜恒。

    顾夜恒也穿着一件黑色的高领毛衣配一件米黄色长款大衣,跟同穿高领毛衣的大金链子相比,就像t台模特与乡村爆发户。

    &ot;你谁呀?&ot;大金链子举起戴着大金戒指的手指着顾夜恒问。

    &ot;你又是谁?&ot;顾夜恒反问,因为身高的原因。顾夜恒这句你谁呀更加有气场。

    大金链子被人怼回去,为了面子立刻叫嚣道,&ot;小子,你到这里来就没打听打听我是谁?&ot;

    &ot;来酒吧喝酒还要打听你是谁,你还真以为你是谁?&ot;顾夜恒冷哼一声,傲骄地回眸朝吧台的方向招了招手。

    工作人员连忙跑了过来。

    &ot;开个卡座。&ot;他对工作人员说道。

    工作人员连忙点头哈腰地把顾夜恒往豪包方向引。

    顾夜恒拉过季溪,瞅都没瞅那大金链子一眼。

    大金链子气呼呼地回到座位上。

    他经常混酒吧自然知道能开卡座的人不是一般人。

    但是被人这么怼回去,他心里怎么会痛快,只能恶狠狠地盯着顾夜恒的背影,在地上呸了一口。

    &ot;妈的,便宜这小子了!&ot;

    顾夜恒把季溪甩到卡座里的沙发上,气不打一处的问,&ot;让你到酒吧来你还真来了?&ot;

    &ot;不真的来,还能假装来?&ot;季溪声音小小地回了一句,这老板还真是喜欢说笑。

    &ot;你!&ot;顾夜恒都想捧她一顿。

    &ot;你们约几点。&ot;

    &ot;八点半。&ot;

    &ot;现在才八点,你来这么早干什么?&ot;

    &ot;跟人见面早点到不是应该的吗?&ot;季溪说完眨巴眨巴眼,问顾夜恒,&ot;顾总,您怎么会来这里,您不是参加酒会去了吗?&ot;

    &ot;觉得酒会太无聊,想到酒吧喝点酒。怎么,季助理不会以为我是尾随你到这里来的吧?&ot;

    季溪笑了笑。

    这时,工作人员把卡座的酒水全数送了过来。

    季溪看着满满当当的一桌酒,问顾夜恒,&ot;顾总,你一个人喝这么多?&ot;

    顾夜恒正要回答,这时一个打扮入时的女人走了进来。

    她端着一杯酒问顾夜恒。&ot;这位哥哥,不知道我能不能过来跟你一起喝酒。&ot;

    顾夜恒做了一个请随的表情。

    女人坐到了顾夜恒身边,动作熟练地开了一瓶洋酒,然后帮顾夜恒倒了一杯。

    她举起自己的酒杯笑着对顾夜恒说道,&ot;干杯。&ot;

    随后她先喝了一口。

    顾夜恒也喝了一口,他放下酒杯对季溪说道,&ot;现在你还怀疑我喝不完吗?&ot;

    季溪撇了撇嘴。

    她确实操多了心。

    这时进来的女人问顾夜恒,&ot;哥你怎么称呼?&ot;

    &ot;我姓顾。&ot;

    &ot;顾哥。&ot;女人甜甜的喊了一声,然后又问,&ot;这位漂亮的妹妹又是谁?&ot;

    &ot;我的……&ot;顾夜恒想了想最后还是吐出两个字,&ot;助理。&ot;

    &ot;哇,顾哥你长的帅,助理也好漂亮,您是干什么的,不会是明星吧?&ot;

    季溪在旁边挠了挠眉梢,这个女的好会聊天,也好会夸人。

    怪不得男人喜欢到酒吧来消遣。

    酒吧这种地方的女生确实比死气沉沉的女生要可爱的多。

    起码对面的这个女生比她要可爱的多。

    只是沈星哲什么时候到?她不能一直坐在这里看顾夜恒跟人喝酒。

    季溪掏出手机给沈星哲发了一个信息,询问对方有没有动身。

    没想到对方却回了一句我不能来了。

    我去!

    季溪刷地站起来,直接把电话拨了过去。

    &ot;你怎么回事?&ot;

    &ot;我跟人飙车把腿摔断了,现在在医院了,就这么回事,你让章慧玲拎点礼品来看我。&ot;

    对方把电话挂了。

    季溪,&ot;……&ot;我去,现在的追求者都这么拽吗?

    季溪看了一眼跟美女喝酒的顾夜恒。

    更拽的人还在这里,说是要追她,却当着她的面跟人喝酒,完全没有一点追求者的觉悟。

    季溪气得半死,一屁股坐回到沙发上,心里想着沈星哲不来了,她怎么跟章慧玲回话,真的要告诉她对方摔断腿,让她去看望他?

    顾夜恒看了她一眼,问,&ot;怎么了,被人放鸽子了?&ot;

    &ot;是的。&ot;

    &ot;那你不白跑一趟?&ot;

    季溪抿着嘴不说话。可不白跑了一趟吗,这么冷的天。

    &ot;要不给我当助理,我算你加班费?&ot;顾夜恒笑眯眯地问她。

    季溪想了想,点点头,反正来都来了,那就为顾夜恒鞍前马后吧,挣点加班费也行。

    &ot;好吧。&ot;季溪把包放到一边。同意了。

    顾夜恒把自己的车钥匙递给她,季溪伸手接了过来。

    这本来只是一个小动作,顾夜恒把车钥匙给季溪就像是领导在交待一件任务。

    季溪接车钥匙也像是接受任务,因为顾夜恒要喝酒,喝酒自然不能开车,这表示等一下她助理的工作里有一项就是找代驾把顾夜恒送回去。

    但就这么平常的一件事,在旁边坐着的那个女生看来,这是顾夜恒在给她暗示。

    男人在酒吧里把自己豪车的钥匙亮出来,无疑就是在对方面前展示自己的财力,男人展示财力自然是想跟女人发生点什么。

    大家心知肚明。

    女人喝着杯中的酒斜目看着顾夜恒,她其实是被顾夜恒的颜值吸引过来的。

    在酒吧里喝酒的阔少有不少,这些富二代一来就开卡,酒水也是成箱成箱的往里面拿,但是这些阔少也就是花家里给的零花钱。装阔可以,真要是想让他为自己花钱,那简直比登天还难。

    所以在这里来喝酒年轻富二代实际上没什么经济实力,真正肯在女人身上花钱的都是一些老男人。

    她以前的猎物就是一些大叔型,不开卡默默坐在散台喝酒,她过去聊几句看看对方戴的手表开的什么车,就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今天。顾夜恒一进来她就注意到了他,酒吧里漂亮的女人有不少,但很少有像顾夜恒这样绝色的男人进来。

    找有钱的男人自然是当下年轻女人的首选,但是找一个帅气的小哥哥也是她这样的年轻女生的心头好。

    当顾夜恒开了卡座,拉着一个小女生进去时,她其实是抱着交朋友的心态过去的。

    没想到这个男人虽然衣着简约,伸手给车钥匙的时候袖口处露出的手表既然是千万级别。

    他车钥匙上的标志更是让她吃惊不己。他原来是富豪。

    女子的神情马上变得高贵起来,刚才的风尘气息一扫而光。

    &ot;顾哥,你是做什么的,好像很少看你到这里来?&ot;女人摇着酒杯问,坐姿端庄微笑得体。

    顾夜恒没有回答而是反问女人是做什么的。

    &ot;我是一名空乘人员。&ot;女人自豪了说道,&ot;刚飞完一趟国际航线,现在在休假。&ot;

    季溪眨巴眨巴大眼睛。她没有想到对方是名空姐,她还以为她是这里职业陪酒师。

    看来现在职业女性也懂得怎么放松自己。

    季溪看看她,再看看自己,顿觉自己完全不像一个现代的年轻女性,要不是为了工作她都不会来这种地方,更别说其它的社交活动。

    季溪突然很想知道其它来这里的女生是怎么玩的。

    于是她站起来对顾夜恒说道,&ot;我去吧台哪里点杯喝的。&ot;

    &ot;这么多喝的还不够你喝?&ot;

    &ot;这是顾总您的酒水。我的还是自己买吧。&ot;季溪说完就往外跑。

    顾夜恒灌了一口酒。

    &ot;顾哥的小助理好可爱,一看就知道刚参加工作。&ot;

    顾夜恒,&ot;……&ot;怎么好想生气,但又不知道为什么会生气。

    季溪在吧台点了一杯矿泉水,一边喝一边观察着四周的情况。

    她发现在这里的女生穿的都很少,整个酒吧几乎就她穿着外套,季溪连忙把外套脱了。

    她继续观察。有的女生是几个一起来的,她们坐在散台前一边抽着烟一边喝着酒,像男人一样洒脱随意。

    也有男人会过去搭讪,她们侧着身拿起酒杯挡了一下,没说话一个眼神就告诉对方,离我远点。

    季溪羡慕地看着对方,心想什么时候她也能变成这样帅气的女人。

    不在意世俗的目光,肆意的活着,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ot;当你足够强大了,你可以把任何人秒成渣渣。&ot;章慧玲的话回响在她的耳边。

    &ot;季溪,不要在意别人的目光,我们的人生是活给自己看的。&ot;叶枫曾经的鼓励也回荡在她的耳边。

    她身边的所有人都在期盼着她改变。

    而她,却固执地坚守着自己的底线,像一只井底之蛙,以为自己只要不被人发现,大家就不会知道她身上的缺点。

    太幼稚了。

    季溪付了钱回到顾夜恒的卡座,她把外套丢到沙发上,对顾夜恒说道,&ot;顾总,我想喝酒。&ot;

    顾夜恒,&ot;……&ot;

    季溪从茶几上拿起烟盒,从里面抽出一支夹在手上,然后再次吩咐顾夜恒,&ot;你帮我倒一杯。&ot;

    说完,她点燃了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开局签到十万年〕〔神羽战尊〕〔我的治愈系游戏〕〔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