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级相师在都市〕〔偏执墨少的掌中妻〕〔斩月〕〔权宠天下〕〔甜婚入骨:总裁私〕〔秋风瑟瑟解我意江〕〔秋风瑟瑟解我意〕〔腹黑萌宝闹翻天〕〔腹黑萌宝闹翻天〕〔靳封臣与江瑟瑟小〕〔试婚100天:夜少,〕〔萌货小青梅:竹马〕〔天眼萌妻:鬼夫找〕〔江瑟瑟〕〔天降萌宝:总裁,〕〔靳封尘江瑟瑟小说〕〔江瑟瑟免费阅读〕〔陈策宋嫣然〕〔婚情告急:战少撩〕〔王牌神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季溪顾夜恒 第一百零九章:早生贵子。
    季溪把蛋糕送到章慧玲预订的餐厅时,顾老爷子、章慧玲、章萍、云丽瑶跟顾谨森几个人已经到了,他们坐在包间等着顾夜恒。

    季溪进去跟众人打了一声招呼然后把蛋糕放到包间门侧的茶水桌上。

    &ot;章副总,蛋糕我拿过来了,那我先走了。&ot;她想转身离开。

    章慧玲却喊住了她。

    &ot;季助理,你还没吃完饭吧,要不一起?&ot;

    &ot;不用了,今天是顾总的生日,我一个外人就不打扰了。&ot;

    &ot;你怎么算是外人,夜恒资助你上完大学,肯定是把你当成了家人。&ot;章慧玲说完还问顾老爷子,&ot;爸。您说是不是。&ot;

    顾老爷子没说是也没说不是,他随便指了一个空位置,&ot;既然来了就找个地方坐吧。&ot;

    季溪还想推迟,云丽瑶过去直接把季溪拉到了位置上。

    &ot;没关系的,难得表哥生日。&ot;

    &ot;季溪,坐我这边来。&ot;顾谨森站起来示意季溪过去挨着他坐。

    顾老爷子咳嗽了一声。

    季溪并没有起身的意思,她笑着对顾谨森说道,&ot;顾经理,我就跟云小姐坐在一起。&ot;

    说完她看了顾老爷子一眼,又是一笑,她倒挺感激顾老爷子这声咳嗽。

    不多时,寿星顾夜恒进了包间,他一进门就看到了季溪。

    &ot;哟,季助理也在!&ot;他还朝季溪打趣。

    季溪连忙起身跟他解释,&ot;我送蛋糕过来被章副总留下了,没有打扰顾总你的兴致吧?&ot;

    &ot;怎么会,季助理现在可是我们恒兴的红人,平日里想请也不见得请得到。&ot;

    顾夜恒挨着顾老爷子坐下。然后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一个空位,&ot;要不季助理坐到我身边来?&ot;

    &ot;不用了。&ot;

    云丽瑶见状在一旁笑道,&ot;季溪还真是红人,刚才谨森哥还让她到他身边坐,现在表哥来了也让她过去,谨森哥让季溪过去那是因为他想追季溪。表哥你让季溪过去难道也是为了追季溪?&ot;

    季溪听云丽瑶这么一说还不等顾夜恒开口,她就望向了顾谨森,&ot;顾经理怎么把玩笑都开到家里来了?&ot;

    &ot;我没有开玩笑,我很喜欢季溪你。&ot;

    &ot;谨森先生这么平静地说出来那肯定就是开玩笑了,&ot;季溪又转向顾老爷子,&ot;董事长,您可千万别当真,我对顾经理只有尊敬没有第二种感情。&ot;

    &ot;季溪你这么说是不是因为我哥也说要追求你?&ot;顾谨森直截了当地问。

    季溪也不含糊,她反问顾谨森,&ot;顾经理也看到网上的传闻了?&ot;

    &ot;是的。&ot;顾谨森转向顾夜恒,&ot;哥,是真的吗?&ot;

    顾夜恒点点头。

    顾谨森笑了,&ot;这么说我们都喜欢季溪,看来我也没什么竞争力,那我就主动退出好了。&ot;

    说完他还鼓励起顾夜恒来,&ot;哥,季溪可不太好追,我听说尚禾实业的默守城也在追求季溪。&ot;

    &ot;何止呀。&ot;章慧玲加入进来,&ot;爸前几天还让我给季溪介绍男朋友呢,我准备把简秘书介绍给她。&ot;

    季溪,&ot;……&ot;这顾谨森跟章慧玲两个人葫芦里都卖的什么药?

    顾夜恒不以为然,&ot;大家公平竞争,我顾夜恒不带怕的。&ot;

    季溪,&ot;顾总,您也别开我玩笑了,之前您跟曾丽珠小姐分手也是让我出面摆平,这次您想跟徐子微小姐分手又拉我出来垫背,我只是当一个工具人而已您就不要逗我了。&ot;

    &ot;怎么回事?&ot;顾老爷子听出了玄外之音。

    章慧玲跟顾老爷子解释,&ot;夜恒跟徐子微结束了相亲关系。&ot;

    &ot;什么叫结束相亲关系?&ot;

    &ot;就是他跟徐子微只是家里安排相过亲,他现在没看上徐子微就把这个关系终止了。&ot;

    顾老爷子看了顾夜恒一眼,顾夜恒微笑不语。

    老爷子的气又上来了,但想到今天是顾夜恒的生日,他把气又压了下来。

    &ot;上菜吧!&ot;

    这顿饭吃的很沉闷,没有一丝生日宴的氛围,顾老爷子吃了两口就让章慧玲打电话喊家里原司机过来。

    &ot;我得回去吃药了,接下来你们年轻人自己玩。&ot;

    顾老爷子一走,顾谨森第一个开了口,&ot;爷爷终于走了,妈呀,这饭吃的连话都不敢随便讲。&ot;

    他说完端起酒杯要敬顾夜恒的酒,&ot;哥,生日快乐,我们喝一杯!&ot;

    顾夜恒也端起了酒杯,他轻轻地跟顾谨森的酒杯碰了一下,喝了一口后他说道,&ot;你小子今天还算识实务。&ot;

    &ot;哥的生日我怎么会说败兴的话。不过……&ot;他话峰一转,&ot;我确实很喜欢季溪。但是这种喜欢更像是哥哥喜欢妹妹。&ot;

    说着,他歪着头看向季溪,&ot;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跟季溪小时候是认识的。&ot;

    正在吃菜的季溪听顾谨森这么一说连忙抬起了头,他们小时候认识?

    她疑惑地蹙起了眉头。

    &ot;弄堂街十五号,&ot;顾谨森笑着对季溪说道。&ot;一零三,我的小名叫阿森!&ot;

    &ot;啊!&ot;季溪的筷子掉到了地上。

    他是那个从门缝给她喂冰淇淋的阿森哥哥?

    小时候的画面在季溪脑海里不停地回闪,那个时候四五岁的她每天最期盼的事情就是蹲在防盗门后面守着那个大她三岁的阿森哥哥放学回来,因为只要他回来他都会给他带吃的。

    棒棒糖、虾条、火腿肠,他总会把自己的那一份偷偷地给她一点。

    &ot;你是阿森哥哥?&ot;季溪站了起来,因为这条信息太有冲击力了。

    这世界怎么会这么小?

    &ot;是的,小米粒。&ot;

    季溪再次震惊,小米粒是她的小名。

    &ot;怎么回事?&ot;坐在季溪旁边的云丽瑶也站了起来,&ot;谨森哥跟季溪以前认识?&ot;

    &ot;我们以前住在一条弄堂里,那个时候是筒子楼,一层有七八户人家,季溪家住在靠楼梯口,我跟我妈住在最里面。&ot;

    是的,是这样的。

    &ot;怎么会这么巧?&ot;云丽瑶连忙去看顾夜恒。

    顾夜恒晃着酒杯静静地看着这一切。

    是呀,怎么会这么巧?

    两个人小时候居然认识。

    这得多少万分之一才能有这样的巧合。

    &ot;我这次回去安城知道季溪就是我小时候认识的小米粒时我也觉得怎么会这么巧,所以呀,我是真的很喜欢季溪,但是这种喜欢更多的是哥哥对妹妹的那种喜欢。因为我一直拿小米粒当妹妹看待。&ot;

    季溪何尝不是,在她那黑暗的童年里,阿森哥哥一直都是她心间的最后一缕阳光。

    &ot;那你为什么要当着爷爷的面说要追季溪?&ot;章慧玲问了一个核心问题。

    顾夜恒眸光微转看向章慧玲,他对章慧玲的问题很满意,因为他也想知道。

    &ot;我只是想看看爷爷的反应,因为我不想以后像哥那样跟一堆不认识的女人相亲。&ot;顾谨森看向顾夜恒。&ot;但没想到哥你居然会说那些话,看来温婉亭说的都是真的,哥你心里一直都有喜欢的人。&ot;

    &ot;这以说你那天说那些话更多的是想看我的反应?&ot;顾夜恒放下酒杯,突然问了一句毫不相干的话,&ot;温婉亭现在怎么样,你这次回安城跟她有联系吗?&ot;

    所有人都一愣,大家都没有想到顾夜恒会问温婉亭的现状。

    因为在坐的所有人都认为顾夜恒现在想追的人是季溪,而季溪正坐在对面。

    顾谨森也是愣了一会儿才笑着回答道,&ot;她又出国了。&ot;

    &ot;你们好像是高中同学。&ot;顾夜恒又问了顾谨森一句。

    顾谨森点点头,&ot;是的。&ot;

    &ot;温婉亭呢,你也拿她当妹妹?&ot;

    &ot;她,只是同学关系。&ot;

    顾夜恒笑了笑不再问了,他看了一眼还在震惊中的季溪。

    季溪是真的很震惊,她怎么都没有想到曾经住在弄堂里的那个哥哥居然是顾谨森,怪不得第一次见到顾谨森的时候她就觉得他有点眼熟。

    她抬眸再次打量了一下顾谨森,那种熟悉感再次扑面而来。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

    她偷偷给简碌发了一条信息,问他知不知道顾谨森的母亲叫什么名字。

    &ot;夏月荷。&ot;

    还真是姓夏,季溪脑海里浮现出顾谨森母亲那张漂亮的脸。

    而且她还依稀记得顾谨森的母亲以前也在一家歌舞厅做陪酒女,后来生了顾谨森后就不再出去陪酒而是找了一份餐厅服务员的工作。

    这些都是母亲喝醉酒跟她说的。

    母亲说,&ot;你那个夏阿姨就是命好,会跟男人,那个男人要了她的身子直接给了她一百万。你妈我呢就没这么好命,那个挨千刀要了我的身子他妈的居然跑路了。&ot;

    这是季溪第一次听到自己的母亲谈起她的父亲。

    没有姓名没有具体形象,但可以想象并不是一个好男人。

    夏阿姨是在阿森九岁的时候离开弄堂里的,那天她拖着行李带着阿森离开时季溪的母亲靠在门框上穿着一条睡裙一边抽烟一边朝夏阿姨笑。

    &ot;那男人回来找你了?&ot;母亲问夏阿姨,语气里有一些不屑。

    夏阿姨朝母亲笑了笑,微微点了点头。

    母亲转过身用背抵着门框仰着头又吸了一口烟,大声感叹道,&ot;果然生儿子好呀,生儿子还有从良的那一天。那像我命苦生了个赔钱货。&ot;

    母亲说着斜着眼看向房间里的季溪。

    季溪低着头不敢说话。

    夏阿姨又是一笑,然后过来给了母亲一个信封。

    母亲把烟扔到地上,用力地踩灭,然后接过信封转身关上了门。

    后来,母亲就当着季溪的面把信封打开,里面装着厚厚地的一沓钱。

    &ot;想吃酱板鸭吗?&ot;母亲第一次朝她露出了笑脸。

    季溪点点头。

    那天是季溪最开心的一天。母亲不仅买回来了酱板鸭还第一次在季溪面前唱起了歌。

    晚上她还允许季溪躺到她的床上搂着她睡。

    简单的快乐冲淡了季溪对阿森哥哥离开的印象。

    那一年季溪六岁。

    季溪把手机收回口袋,笑着对顾夜恒说道,&ot;顾总,难得今天您生日,晚上要不要安排其它活动?&ot;

    &ot;季助理有什么提议?&ot;

    &ot;可以去玉府,顾总这边也可以喊几个朋友一起。&ot;

    &ot;好。&ot;

    季溪帮顾夜恒订了一间豪包,一行人移步到了玉府。

    三入玉府,季溪已经不再是曾经那个像是没见过世面的胆怯小姑娘,她径直走向前台告知对方他们订了位置,然后过去领着顾夜恒一行人上了三楼。

    推门进去熟练的安排酒水,最后还不忘让前台把帐记到顾夜恒头上。

    十分钟后,陈铭浩、于强走了进来。

    &ot;顾少。什么情况?&ot;陈铭浩一进来就问顾夜恒。

    顾夜恒指了指桌上从餐厅带过来的蛋糕,&ot;我生日。&ot;

    &ot;你生日怎么不早说。&ot;于强拍了拍自己的口袋,&ot;我可是空手来的。&ot;

    &ot;喝酒就成。&ot;

    顾夜恒拿过桌上的酒瓶准备为两人倒酒。

    &ot;我来吧,顾总!&ot;季溪过去拿过顾夜恒手上的瓶酒。

    陈铭浩跟于强的目光就落到了季溪身上。

    &ot;这是……&ot;陈铭浩指着季溪看向顾夜恒。

    季溪倒好酒,端起杯子递给陈铭浩,&ot;陈家少爷。我自我介绍一下,我现在是恒兴集团章副总的助理,你可以叫我季助理也可以直呼我大名季溪。&ot;

    说完,她得体的一笑,然后又为于强端了一杯酒。

    随后,她又倒了一杯。转过身递给顾谨森。

    顾谨森抬眸看着她。

    &ot;以后我能叫你阿森哥吗?&ot;她语气轻柔已经没有了之前对顾谨森的防备。

    &ot;当然。&ot;顾谨森接过酒杯,朝里面坐了坐,让出位置来。

    季溪坐到他旁边。

    &ot;为什么回来的时候不说?&ot;季溪问他,这是她为什么要顾夜恒组这个局的原因。

    她想单独问一下顾谨森。

    周五的时候他是有机会的,可是他为什么没有告诉她,他就是当年的那个阿森。

    而是跑来跟她说一堆奇奇怪怪的话后才告诉她。他拿她当妹妹。

    &ot;你是想问我为什么会先跟你表白?&ot;顾谨森倒是坦诚,直接代替她问出了口。

    季溪点了点头。

    &ot;温婉亭跟哥分手后找过我,她说哥心里有一个人,是你。&ot;顾谨森看着季溪,&ot;其实我很早之前就知道你跟我哥的关系,因为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是在一家私房菜馆。那天是哥请你吃饭,后来他还亲自送你回去,我又不傻当然知道你们的关系。&ot;

    &ot;所以你是在试探你哥?&ot;

    &ot;是的,&ot;顾谨森的目光十分真诚,&ot;其实我更希望你能嫁给像叶枫那样的男人,我哥……他是豪门之子。我妈妈这些年遭受的歧视我十分清楚,豪门不好进。&ot;

    季溪相信了他说的话。

    因为他最后的这句话,豪门不好进。

    想想他的母亲,也就是夏阿姨,因为出身不好,虽然为顾家生下了儿子,可是这么多年也只是搬进了安城顾家的老宅子里,就算顾夜恒的母亲跟父亲离了婚,但顾夜恒的父亲并没有给她想要的婚姻。

    这就是现实。

    &ot;我哥可能是真的很喜欢你!&ot;顾谨森继续说道,&ot;周五的家宴他发了很大的脾气,还说谁要是敢在他喜欢的女人面前说一些难听的话,他会把帝都城捅一个窟窿。&ot;

    捅一个窟窿?

    季溪想到顾夜恒跟她开的那句玩笑:我让恒兴破产怎么样?

    原来他也意识到他跟她之间的问题,而他似乎愿意为了她放弃所有。

    季溪看了一眼旁边跟好友喝酒的顾夜恒,心中有了一丝丝温暖。

    或许,她应该再次放手地去爱一次!

    想到此,她站起了身。

    &ot;顾总,人到齐了,是不是可以吃蛋糕了。&ot;

    她说着走到桌边,蹲下身把蛋糕拆了,然后精心地插上蜡烛。

    云丽瑶跟章萍连忙过来帮忙。

    蜡烛点燃了,季溪把蛋糕店赠送过来的生日帽递给顾夜恒。

    &ot;顾总,戴上,今天您是寿星。&ot;

    顾夜恒瞅着她,&ot;别开玩笑季助理。&ot;

    &ot;那我帮您戴。&ot;季溪过去想亲自帮他戴上。

    顾夜恒抗拒地往后躲,说实话五岁之后他过生日就没戴过这滑稽的东西。

    季溪拉住了他,威胁道,&ot;你要是不戴我可生气了,还是哄不好的那种。&ot;

    说完她拿目光挑他。

    顾夜恒只好妥协,听话地任由她摆布。

    帽子戴好后,陈铭浩跟于强就拿起手机一阵狂拍。

    顾夜恒警告道,&ot;不要让我看到你的朋友圈跟任何一款社交软件上有我戴生日帽的照片,否则……&ot;他做了一个割头的手势。

    季溪过去关了灯,烛光下大家唱起了生日歌,然后起哄让顾夜恒许个心愿。

    顾夜恒,&ot;……&ot;他用手指向季溪,&ot;季助理帮我许一个吧。&ot;

    &ot;我那知道顾总有什么心愿。&ot;

    &ot;上次温婉亭过生日的时候你不是挺会许的吗?&ot;

    季溪,&ot;……&ot;这人怎么提到了温婉亭。

    章慧玲好奇地问,&ot;温婉亭过生日的时候季助理也在?&ot;

    &ot;是呀,那次是在海川,我们新员工拓展。&ot;

    &ot;那还真是有趣!&ot;章慧玲意味深长地看了顾夜恒一眼。

    顾夜恒接过话头说道,&ot;还有更有趣的,季助理在生日宴上还说了祝福语,我没记错的话好像是让温婉亭早生贵子。&ot;

    &ot;我觉得季助理挺会许愿的。&ot;他说着还把季溪拉到自己身边,&ot;那就帮我也许一个吧。&ot;

    &ot;许什么?&ot;

    &ot;当然是早生贵子!&ot;

    这家伙怎么这么记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开局签到十万年〕〔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治愈系游戏〕〔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