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海贼之无帝〕〔战神龙婿〕〔第一弃少江北辰〕〔法学生猛〕〔宠妃天下〕〔上门狂婿〕〔万界点名册〕〔我有一棵神话树〕〔三国从忽悠刘备开〕〔总之就是非常有趣〕〔无敌召唤之最强人〕〔龙珠超的超赛神开〕〔韩玥韩依依小说名〕〔生而为王萧阳〕〔赠你一场盛世繁华〕〔目之所及皆BOSS〕〔穿越星际妻荣夫贵〕〔斗罗诸天之开局加〕〔霸总追婚:夫人,〕〔天庭紧急电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季溪顾夜恒 第一百二十六章:新年。
    !

    云慕锦到帝都后也没有过问顾夜恒女友的事,仿佛这个事它就不存在。

    倒是云丽瑶偷偷地问了问她这个姑姑,关于顾夜恒跟季溪的事情她怎么看。

    ”你表哥的脾气我最了解,他是你越反对他越会对着干的人。现在他们只不过是谈个恋爱成不成还难说,我没必要这么早就发表自己的看法。”

    四年前,顾夜恒跟温家的那个女儿谈恋爱时,云慕锦就没有这么豁达,因为当时安城的温家跟魏家交往甚密,她担心温婉亭接近顾夜恒是有目的。

    当时她是极力的反对,没想到顾夜恒直接就对外公布两个人在交往。

    云慕锦那个时候是想尽了办法阻止两个人,可是最后顾权恩出事不久,那个女人就一个人出了国,两个人的事就不了了之,反而让云慕锦有些措手不及。

    所以后来顾夜恒又跟温婉亭复合时。她什么话都没有说,事实证明她是对的,因为最后两个人还是分了手。

    至于徐家的女儿徐子微,云慕锦是没有看懂,她觉得顾夜恒是不可能看上徐子微的,因为徐子微身上没有任何东西能吸引到顾夜恒。

    但是他又没有拒绝顾老爷子的安排,一直还允许外界猜测他要跟徐子微订婚的消息。

    后来她是实在没有忍住才给顾夜恒打了电话,没想到顾夜恒依然是老样子,让她不要管。

    一个月不到,他又跟一个名不传经传的小助理交往了。

    关于季溪,她倒是做了一些功课。人,模样儿长得没话说,百年都难挑出来的长相。

    顾夜恒会喜欢她也是情有可原。

    至于家世,帮忙调查的人说是一个孤儿,无父无母,上大学的费用还是顾夜恒资助的。

    最有意思的是这个叫季溪的女孩子之前还跟星耀的总经理叶枫谈过恋爱。

    而她跟叶枫谈恋爱的时候,顾夜恒不仅经历了跟温婉亭的再次分手还经历了跟徐子微的相亲。

    也就是说两个人都没有闲着。

    ”他们两个是怎么好上的,这个我倒是有些好奇?”云慕锦是真的好奇,于是她问了出来。

    云丽瑶回答道,”好像先是季溪喜欢上了表哥,但是表哥那个时候有个女朋友。季溪就答应了一直追求她的叶枫,后来跟叶枫分手后表哥又开始追她了。”

    ”哦,是她先喜欢你表哥的?”云慕锦觉得事情有些不简单,”那为什么后来又是你表哥在追求她?”

    ”可能是表哥后来意识到他其实也是喜欢季溪的,而且表哥喜欢她的这件事表哥公司的人都知道,表哥为了追她还花了不少心思,不仅把公司的一间杂物间给季溪当宿舍。还让自己的秘书休息带季溪出差,出差的时候一会儿要教季溪滑雪一会儿又带她去泡温泉,反正就是各种刷存在感。”

    ”后来季溪就答应了?”

    ”一开始季溪并不愿意接受,她可能是觉得自己是一个孤儿没钱没势配不上表哥,奈何表哥攻势太猛,姑姑您是不知道,表哥为了她公开跟顾爷爷叫嚣,说是如果谁敢反对他就把帝都城捅一个窟窿。”

    ”他就这么喜欢这个季溪?”云慕锦若有所思地问道。

    ”是呀,看得出来表哥很重视跟季溪的这段感情,”云丽瑶借机劝道,”所以姑姑,我觉得难得表哥找到真爱,您也不要抱着看戏的心态对待表哥的这段感情,您应该接受季溪,这样子也可以改善您跟表哥之间的关系。”

    ”你的意思是让我讨好一下你表哥?”

    ”也不是讨好了,表哥这些年也不容易,一个人要管理这么大一家公司,其实我也知道论身世跟财力,季溪是一无所有,可是表哥看中的是感情。”

    ”感情?”云慕锦冷哼一声,”这感情能当饭吃吗?想想顾权恩。他想把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女人带进顾家,后来怎么样,恒兴出了问题后他还是给我打电话,他怎么不给他的真爱打电话让她帮忙救恒兴?”

    关于恒兴危机的事情云丽瑶知道的并不多,于是她问道,”姑父为什么要给姑姑您打电话?”

    ”想依靠我们云家的实力帮他渡过难关,不过我也没吃亏,趁机让你表哥接手了恒兴。”云慕锦笑道,”我想上次恒兴的危机也许是那个女人使得诡计,目的就是想让她的儿子顺利地进入恒兴集团。”

    云慕锦说到这里再次冷哼一声,”她夏月荷会打如意算盘,我也不是吃素的,我虽然跟顾权恩离了婚,但是想从我云慕锦手里夺顾家的家产,她夏月荷还不配。”

    ”但是这跟表哥与季溪交往有什么关系?”云丽瑶不解。

    ”怎么没关系?”云慕锦认真地说道,”如果你表哥娶了季溪,这几乎就是断了他为自己壮大实力的机会,如果那个叫顾谨森的娶一个实力雄厚的女人为妻,夏月荷再跟魏家联合从中搞点鬼,你表哥要是应付不来,那就该轮到顾谨森上了。”

    ”顾老爷子表面上像是不看中顾谨森这个孙子,他那是做给我的看的,还不是希望我能在恒兴有危机的时候出点力。”

    ”那您就出点力呀,我们云家又不是没钱。”这次是云丽瑶不以为然。

    云慕锦恨铁不成钢地看着这个侄女,”丽瑶,姑姑这么做是为你在保家产,难不成你还想让我把这些全数给你表哥。”

    云丽瑶嘿嘿一笑,”给不给最后一样都是表哥的。”云丽瑶想得很明白,”你跟姑父离婚后,我爸就把酒店的经营权全数交给了表哥,那意思还不明显吗,他就是因为我是一个女孩子,觉得没有继承的必要。”

    ”错,你爸爸那是不想管这摊子事,一天到晚就知道摆弄他的那些画。你这孩子也是,在觅林岛待得好好的,怎么就跟你表哥跑到帝都来了。”

    ”我准备写小说呀,以表哥跟季溪为原型写一本恋爱小说。”

    ”什么?”云慕锦觉得自己听到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你要写小说还要以他们为原型?”

    ”是呀。”

    ”这么说你肯定收集了不少他们的资料的,给我说说看,他们是怎么认识的?”

    ”表哥到安城处理安城分公司的事情时认识的。”云丽瑶回答。

    云慕锦一愣。”季溪是安城人?”

    ”是呀。”云丽瑶看向自己的姑姑,预感到她的这位姑姑可能会多想,于是连忙解释道,”只是很偶然就碰到了,那个时候季溪还没满十八岁呢。”

    所以不可能是有意为之。

    但云慕锦并不这么想,跟云丽瑶分开后她马上就打电话给之前所谓的侦探事务所。

    ”你们给我的调查报告上怎么没有说季溪是安城人?”她厉声地质问道。

    ”这个……她后来一直生活的帝都,我们觉得这些并不重要。”

    ”并不重要?”云慕锦冷哼一声,气愤地挂断了电话。

    安城人,这未免也太巧了吧!

    第二天就是除夕,顾夜恒再次询问季溪要不要跟他回去一起过年。

    ”不用了,我有孝在身按我们安城的规矩是不能到别人家去的。”

    ”其它人并不知道你母亲过世的事情。”

    ”别人不知道那是别人的事,我自己有孝在身我自己清楚,所以还是不要把话给别人说。”季溪说着还拿出自己新买的食谱,”喏,我明天准备自己包饺子吃,食材都买好了,有得忙。”

    ”那你晚一点包,等我吃完饭回来跟你一起。”

    ”好,那我等你。”

    ”今天晚上吃什么?”顾夜恒问。

    季溪翻了翻食谱,然后指着上面的炒年糕说道,”今天我想辣炒年糕。原料我也买回来了。”

    ”我发现你从安城回来后是越来越能吃辣了。”顾夜恒从位置起来,然后打开餐桌上的购物袋,把里面的食材一样一样地往外拿。

    一边拿他还一边亮给季溪看,”你看,我说的没错吧,几乎全是辣的,就火锅底料你就买了五包。”

    ”我也买了清汤底料。”

     jsshcxx.;”太感谢我可爱的女朋友了。不过你还是少吃点辣的,小心长痘痘就不漂亮了。”

    ”不好意思,我这人体质好,吃辣不长痘,还越吃越漂亮。”季溪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骄傲地把自己光滑的皮肤亮给顾夜恒看。

    顾夜恒笑着探过身在她唇上亲了一口。

    小女朋友确实从未长过痘。

    ”为了奖励一下我不长青春靓丽的女朋友不长痘,那今天晚上的炒年糕我来做,我做一份特辣的,给自己做一份不辣的。”

    顾夜恒说着拎着购物袋进了厨房。

    不一会儿,两份炒年糕就做好了,果然一份是放了特别多的辣酱,另外一份一丝辣酱都没有。

    顾夜恒把特辣的那一份放到季溪面前。

    季溪顿时手舞脚蹈起来,还为顾夜恒竖起了大姆指,但是下一秒一股反胃的冲动涌了上来。

    她捂住嘴干呕了一下。

    顾夜恒叉起了腰烟了脸,”喂,你什么意思?”

    ”没有没有,跟你开个玩笑。”季溪笑着说道,但是她确实有些反胃。

    难道正如顾夜恒说的她最近吃辣的吃太凶,伤到了胃?

    看来还是得悠着点。

    幸好年糕里的辣酱并不辣,季溪还是十分给面子地把顾夜恒炒的年糕给吃完了。

    晚上,顾夜恒想留在这里,季溪没有同意。

    ”你妈妈一年到头难得跟你相聚,你还是回去陪她吧,我呢以后有的是时候跟你在一起。”

    ”好吧。”

    ”那你早点睡。”

    ”好。”

    季溪把顾夜恒送到门口,两个人自然是难分难解地在门口拥吻了好一会儿,最后在顾夜恒才心满意足地离开。

    顾夜恒走后不久,季溪反胃的感觉又来了,最后实在是扛不住她到卫生间把吃的东西全数吐了出来。

    ”果然是吃坏了肚子。”季溪一脸的自责。

    幸好明天顾夜恒不在,她得在家好好调理调理,要不然还这么吐,顾夜恒的母亲还以为她是故意装病作秀想让顾夜恒回来陪她。

    电视剧里的那些心机女不都是这么演的么,她可不想让顾夜恒的母亲误会。

    但是第二天季溪一起来又觉得自己有些难受想吐,她想这样可不行得去买些药,正准备出门时秋果儿的电话打了过来。

    ”季溪,邝院长让我问你今年的年夜饭你在哪里吃。男朋友家吗?”

    ”不是,在我自己……房间里吃。”

    ”一个人吗?”

    ”晚上我男朋友会过来。”

    ”那太好了,告诉你今天我们孤儿院准备学北方人包一顿饺子过年,到时候我们开视频吧,孩子们也想看看你。”

    ”你们什么时候包?”

    ”本来是准备晚上的,但孩子们太想快点包饺子,早上起来就开始吵。院长妈妈决定中午就开始包,边包边吃热热闹闹的。”

    ”我今天也打算包饺子,没想到我们想到一块了。”季溪说着恶心的感觉又袭来,她不自觉地又干呕了一下。

    秋果儿敏锐地发现了季溪的不对劲.xgchotel.,她连忙问道,”你怎么了?”

    ”没事,最近辣的吃的太多,胃有点不舒服。”

    ”那你可要照顾好自己。”秋果儿那边似乎有人在问谁胃不舒服。

    秋果儿跟对方说是自己的一个朋友,然后她又对季溪讲,”我护理院校的同学,我们今天约着一起出来买东西。jxpxxs.”

    这是秋果儿的同学似乎又说了一句什么,秋果儿连忙跟对方说了一句别瞎说,我朋友还没结婚怎么可能是有喜了,你是不是过年过兴奋了。觉得什么都有喜。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季溪听见秋果儿在电话那头训斥自己的同学,但心里却在想自己的例假是不是一直都没有来。

    她连忙去看墙上的挂历,离上一次例假已经过去了四十天。

    这段时间因为母亲的突然去世加上年底工作有些忙,季溪都没怎么在意这件事,加上从安城回来后顾夜恒一直都做措施,她也没往这方面想。

    难道?

    跟秋果儿通完电话后,季溪连忙穿衣奔出了门。她想去药店买点测试纸回来。

    刚走出房门,远远的就看见顾谨森也从他房间出来。

    他也看到了她。

    ”季溪,过年好呀!”顾谨森笑着给她打招呼。

    顾谨森是前两天刚跟季溪一起从安城回来的。

    当时季溪就很奇怪,眼看着就要过年了,顾谨森为什么要回帝都,帝都这边也没听说这么急着让他回去。

    更何况他到安城也是处理业务上的事。

    在飞机上,顾谨森告诉他。是他母亲让他回帝都的。

    ”我能进公司并且能待在帝都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所以我妈希望我把重心放在帝都。”顾谨森说完这句话十分认真地看向季溪,他问她,”我这么说,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夏阿姨想让你好好工作。”

    ”不,她想让我成为真正的顾家人,而成为顾家人的条件就是不要把她当家人。而是把哥跟爷爷当家人。”

    ”夏阿姨没有去过帝都吗?”

    ”没有,你别看我们家没几口人,但是等级观念却很强,什么样的人就应该在什么样的位置,有时候你觉得自己的位置似乎提高了,其实真正提高的是你在他们心里的喜爱度,他喜欢你。你就有地位,他不喜欢你,你什么都不是。”

    顾谨森并不掩饰自己的内心,”所以我要尽量让讨哥哥还有爷爷的喜欢,这样我才能成为顾家的一员。”

    ”其实……”季溪很想开口安慰顾谨森两句,想说顾夜恒其实一直拿他当弟弟看。

    但季溪心里清楚,顾夜恒一直防着顾谨森跟夏月荷。

    而她也觉得面前的这个谨森哥跟那个亲切的夏阿姨是有野心的。

    但顾谨森说的话也是事实。确实是这样,曾经她当顾夜恒的情人时,顾夜恒说的最多的话就是让她认清自己的位置,不要越界。

    现在他愿意带她回去,愿意让她站在他身边,缘于他对她的爱。

    如果有一天爱消失了,她一样什么都不是。

    但季溪并不在乎,她跟他谈恋爱并不是想让自己拥有别人不可及的地位,她想要的只是一份随心所欲。

    仅此而已。

    所以,最后她什么话都没有说,因为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想法跟欲望,顾谨森想要的东西跟她想要的东西不一样。

    ”你今天会去我们家吗?”顾谨森问季溪。

    季溪摇摇头,指着自己的房子说道,”我们安城有习俗,戴孝在身的人不能去别人家,所以我只能待在这里。”

    这也是事实。虽然帝都知道她母亲去世的人只有顾谨森跟顾夜恒两个人。

    ”今年你要一个人过年了。”顾谨森的语气里有一些心疼。

    季溪却笑了,”我这几年都是一个人过的年早就习惯了。”

    以前是在顾夜恒别墅里帮他看房子,现在是在自己的房子里。

    相比较以前,今年的她要幸福很多,不仅是在自己的房子里,晚上自己爱的人还会来陪她一起跨年,这就够了。

    ”那有人给过你压岁钱吗?”顾谨森问。

    季溪一愣,不知道顾谨森为什么要问这种事。

    这种事不是显而易见吗,她妈又没亲人又没朋友,逢年过节就在家里喝酒,谁会到她们家给她压岁钱。

    没想到下一秒,顾谨森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包递给季溪,”季溪,岁岁平安!”

    季溪,”……”不知为何,她有点想哭。

    ”谢谢!”她接了过来。

    顾谨森笑了笑,伸出手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摸了摸她的头。

    然后,他叹了口气,转身先行离开。

    此时的季溪并不知道,早上云丽瑶打电话告诉顾谨森,说章萍把他跟季溪小时候认识的事告诉了云慕锦。

    此时的顾谨森很想对季溪说一声对不起,不过他并不后悔。

    因为他就是想让云慕锦知道季溪跟他还有他母亲从小认识。

    更何况这本来就是事实。

    ”谁让我从来都不会说谎呢。”进电梯时他的眼睛又眯成了好看的模样。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开局签到十万年〕〔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治愈系游戏〕〔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