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级相师在都市〕〔偏执墨少的掌中妻〕〔斩月〕〔权宠天下〕〔甜婚入骨:总裁私〕〔秋风瑟瑟解我意江〕〔秋风瑟瑟解我意〕〔腹黑萌宝闹翻天〕〔腹黑萌宝闹翻天〕〔靳封臣与江瑟瑟小〕〔试婚100天:夜少,〕〔萌货小青梅:竹马〕〔天眼萌妻:鬼夫找〕〔江瑟瑟〕〔天降萌宝:总裁,〕〔靳封尘江瑟瑟小说〕〔江瑟瑟免费阅读〕〔陈策宋嫣然〕〔婚情告急:战少撩〕〔王牌神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季溪顾夜恒 第一百二十七章:一声叹息。
    季溪一连用了三个试纸结果都是一样,鲜红的两条线。

    她把三个试纸放大桌上,不敢相信地盯着它们看,怎么会显示怀孕了呢?

    她跟顾夜恒也就只有一次无措施交流,还是在例假完后的第一天。

    不是说例假前后是安全期吗?

    一定是这些试纸过期了,或是不太准确。

    季溪把试纸全数扔进了垃圾桶,然后窝在床上想心思。

    她是很想要一个孩子,但仅仅是收养一个,还没有想到自己生一个。

    当然,如果结了婚她也想自己生,可是现在她还没结婚。

    以前跟顾夜恒时担心怀上她是如履薄冰,开始总是偷偷吃事后药,后来听说那药吃多了对身体不好,她又改成吃避孕药。

    跟叶枫在一起时。就换了避孕措施,现在又跟顾夜恒在一起她以为双管其下的效果应该没事。

    没想到,却出了事。

    现在怎么办?要不要告诉顾夜恒?

    季溪决定暂时不要说这件事,因为是不是真怀上了还说不准,也许是虚惊一场,告诉了顾夜恒,这事要是传到顾家老爷子或是云慕锦耳朵里,还以为她想奉子成婚。

    现在一切都不明朗,她要是怀了孕反而让人觉得她居心叵测。

    季溪从床上起来,准备给自己做早饭,这时顾夜恒的电话打了过来。

    ”起床了吗?”他问。

    ”早起来了。”季溪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显得十分愉悦,她问他,”你呢,不会还赖在床上吧?”

    顾夜恒在笑,”怎么可能,我想赖床我的生物钟也不允许。刚才顾谨森过来了,大家一起吃了早饭,顾谨森在餐桌上提到你,说你一个人在帝都还问我今天会不会过去陪你。”

    又是顾谨森!

    顾夜恒说道,”我知道他是故意当着爷爷跟我妈的面说这些的,他想知道我的态度。”

    ”谨森哥好像挺喜欢多管闲事的。”季溪有些无奈。但是又有些感动。

    因为有些事不是没人说就不存在。

    总要有一个人去捅破这层纸。

    当然,她可以跟顾夜恒谈两年或是三年的恋爱,但是……

    她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平坦的小腹,现在好像不能等了。

    可不可以,确实需要一个答案。

    ”中午的时候你有时间出来一下吗?”顾夜恒问,”我妈说想见见你。”

    ”中午?”季溪没想到云慕锦会要见她,还是在大年三十的正中午。

    顾夜恒以为季溪不愿意。他说道,”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更何况你还不是一个漂亮的媳妇,不要紧的,我在场。”

    ”我不是害怕,只是没想到你妈妈会主动要求来见我,你把你妈妈说的那么可怕,我以为她根本就不屑于见我这个人。”

    其实顾夜恒也感到意外,这次云慕锦回国后绝口不在他面前提季溪的事情,那怕她打电话过问他在哪里,他说他在季溪这里时,云慕锦也不会多说一个字。

    仿佛在她哪里季溪是个透明人的。

    顾夜恒想这可能就是他妈妈云慕锦轻视季溪的方式,她连季溪这个人的存在都不会承认。

    云慕锦的这种做法一开始让顾夜恒很生气,但是后来他一想如果他生气,反而失了他的理智。

    后来他也学云慕锦,直接忽视她忽视季溪的这种作法,仿佛他跟季溪的交往跟她这个母亲没有任何关系。

    她是她,他是他。

    而且他从不想让季溪融入他的这个家庭,大年三十让季溪到家里一起吃年夜饭也只不过是想让季溪知道他心里有她。

    仅此而已。

    中午,顾夜恒开车过来接季溪,然后告诉她跟母亲见面的地点约在一家全年无休的咖啡店。

    在这家咖啡店里。季溪第一次见到顾夜恒的母亲--云慕锦。

    不得不说云慕锦是一个不容易让人忘记的大美人,她的这种美是外放的,如冷艳的玫瑰,还带着少许的刺。

    跟云慕锦相比,夏月荷就轻淡的多,也亲和的多。

    ”这是季溪,”顾夜恒牵着季溪的手给云慕锦介绍,然后又给季溪介绍云慕锦,”这是我妈云慕锦女士。”

    ”云阿姨好!”季溪得体地问候了一声。

    她也是有备而来,所以并没有流露出慌张的情绪。

    两个人坐到云慕锦的对面。

    云慕锦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然后抿了抿涂着艳丽口红的嘴角笑着对顾夜恒和季溪说道,”既然来了就点喝的吧,这家咖啡店的咖啡虽然不是现磨的,但也能喝。”

    ”我要一杯温水就行了。”季溪对顾夜恒讲。

    顾夜恒招手喊来服务人员,要了一杯温开水和红茶。

    茶水送过来,季溪喝了一口。

    这时云慕锦说话了,”果然是一个标致的美人儿,怪不得我们家夜恒会这么喜欢你!”

    说着,她掀起眼皮笑盈盈地看着季溪。

    季溪道了一声谢谢,也客气地说了一句,”云阿姨也是一位难得的美人,夜恒哥长得像阿姨您。”

    ”很多人都这么说,不过夜恒的父亲年轻时也很帅,要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女人上赶着往他身上扑。”

    季溪笑笑,又喝了一口水。

    顾夜恒在旁边说道,”妈,你究竟想说什么,是想说您的故事还是爸爸的故事?”

    ”我来自然是想听你们的故事。”云慕锦靠在沙发上,目光从顾夜恒身上移到季溪身上,”我听说这位季小姐是安城人。”

    ”是的,我是安城人。”季溪回答。

    ”不仅是安城人,还跟夏月荷认识,是吗?”

    ”是的。”

    ”这只是巧合。”顾夜恒说道,”要不是上个月顾谨森说起,季溪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小时候会在一栋楼里生活过。”

    ”瞧。这世界还真是小。”云慕锦又喝了一口咖啡,”这足以证明你们是有缘分的。”

    她继续说道,”我这个人什么都不信就是相信缘分,所以我并不反对你们在一起。”

    她说到这里从身边拿过手包,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小盒子推到季溪面前。

    季溪正诧异,顾夜恒却伸手拿过了盒子。打开看了一眼。

    盒子里装着的是一个手镯。

    ”这是什么意思?”他盖上盒子,看向自己的母亲。

    ”见面礼呀!”云慕锦朝季溪示意了一下,”这是给季溪的,免得你觉得妈妈对你的女朋友不重视。”

    顾夜恒歪了一下头,给季溪见面礼?这完全不像是他这位母亲的行事风格,先不说她本人是个什么样的人,就季溪跟夏月荷认识这一条信息,云慕锦就不会笑着给季溪见面礼。

    不过,她给了,还是笑着给的,这里面究竟卖的什么药?

    顾夜恒没有深究,他把盒子递给季溪,柔声对她说道,”长辈给的,你就收下。”

    ”谢谢云阿姨!”季溪把盒子接了过来。

    其实季溪心里也在泛嘀咕,不过这个嘀咕也就微微浮现了一下,很快就被季溪给压了下去,既然云慕锦给了她就当这份见面礼是对方真心想给的。

    她真心想给,那她就真心的收下。

    这时,顾夜恒的手机响了,好像是工作上的事情。他起身跟季溪说了一声打电话,就拿着手机出了咖啡厅。

    空调温度正好的咖啡厅现在只剩下季溪跟云慕锦两个人,云慕锦似乎是算准了顾夜恒这个时候会去接电话,他一走她就把脸上的笑收了起来。

    ”季溪小姐。”她说道,”我请你不要误会,我给你见面礼只是做给我儿子看的,并不是真心要接纳你。”

    ”原来是做戏呀!”季溪把手里的盒子放到了咖啡桌上。笑着问云慕锦,”您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我不想让夏月荷的诡计得逞。”云慕锦优雅地喝了一口咖啡,然后慢慢地把咖啡杯放到托碟上。

    瓷器碰撞的声音一时让季溪失了神。

    她甚至都没有听清云慕锦说了一些什么。

    良久,她才反应过来。

    ”您认为我是夏阿姨派过来的?”

    ”是不是,我没兴趣知道,不过我想不管是她还是顾谨森心里肯定很希望你跟顾夜恒两个人能一直交往下去,甚至会希望你能把顾夜恒完全迷住,目前来看他们的如意算盘打得不错。”

    ”我不懂您在说什么?”

    ”不懂,那我就说得更简单一些。我是不会让你进顾家的大门的,也就是说我不会让你成为我的儿媳妇。”

    ”但是我不会反对你跟顾夜恒两个人交往,因为现在你们是热恋期,我反对的越激烈顾夜恒的反抗也越激烈。我听章萍说顾夜恒跟老爷子说过,如果大家拿恒兴的继承权来压他跟你分手,那他就放弃掉恒兴的继承权。”

    季溪皱了一下眉,她没有想到顾夜恒会为了她连恒兴的继承权都不要。

    她有些感动。

    ”你是不是很感动?”云慕锦问她。

    季溪点点头,”我没有想过他愿意为我放弃所有。”

    ”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当着他的面给你见面礼的原因,我不想让他冲动,我想如果你真心爱他,也不会希望他这么冲动。”

    ”是的。”季溪回答道,”我从没有想过让他为我放弃什么,而且从一开始我跟他在一起也只是我的随兴为之,我并没有想过要您跟顾老爷子接纳我,顾夜恒说喜欢我,而我也很喜欢他,仅此而已。”

    ”但我并不相信你。”云慕锦看着季溪,”因为女人都口是心非的的,想当年夏月荷跟我说她只想要一个安定的生活,还说她会带着孩子一直生活在安城,不会踏进帝都一步,可结果呢,顾谨森现在不就在帝都吗,还顺利地进入了恒兴总部。所以,你让我怎么相信你说的话?”

    ”也许……”她冷笑一声,”过两个月你会挺着个大肚子跑到我面前来说怀了他的孩子,让我成全你。”

    季溪没说话。而是偷偷地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腹。

    ”下三滥的女人太会用下三滥的手段了,我云慕锦活了这么久什么事都见到过,所以我从不相信你们这种女孩子的鬼话。”

    ”您不相信我也没办法,我也不能剖开自己的内心让您看。”季溪不想再聊了,她站了起来,”如果您不想让顾夜恒娶我,那请您好好去劝顾夜恒。我这个人也挺讨厌别人拿我当道具演戏。”

    说完,她把盒子推到云慕锦面前,转身准备走。

    ”你这是在跟我叫板?”

    ”并不是,我只是在表达自己的感受,您是顾夜恒的母亲而顾夜恒现在是我爱的男人,我内心深处是尊敬您的,但是如果您不喜欢我,我也不会讨好您,因为讨好只会让您觉得我更下贱。”

    季溪说完,再次想走。

    云慕锦的声音再次响起,”季溪小姐,我希望你跟你的话一样有骨气,不要真的被我说中,所以跟我儿子在一起的时候做好措施。别大了肚子让我耻笑。”

    ”您放心,就算怀了我自己一个人养。”

    ”学夏月荷,忍辱负重?”云慕锦的声音更冷,”我是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要是被我知道你怀上了,我会想办法让这个孩子化成一摊水。”

    季溪回头就看到云慕锦那双阴郁的眼睛。

    她也站了起来,拿过包走到季溪身边。继续说道,”老公我管不住,儿子我拼死也会管住,我绝对不允许让一个不堪的女人怀上我儿子的血脉,因为那对于我来说是奇耻大辱,所以谈恋爱可以,结婚生子就别痴心妄想了。”

    说完。她率先一步离开了咖啡厅。

    季溪一个人在原地站了很久,最后她把桌上的盒子拿了起来。

    顾夜恒说得很对,云慕锦确实是一个不好对付的人。

    这时她的耳边又响起夏月荷跟她说的话,”我怀上孩子的那一天就是我噩梦的开始。”

    难道我的噩梦也要开始了吗?

    季溪下意识地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小腹。

    如果真得怀上了,这可是她生命中第一个孩子,就算是拼了命她也要把他/她保住。

    顾夜恒走到季溪面前,小声问她。”我妈先走了?”

    ”嗯,说是有事先回去了。”

    顾夜恒的目光落到季溪手上的盒子上,”东西喜欢吗?”

    ”喜欢。”

    顾夜恒把她拉到怀里,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头,”她很快就走了,如果她跟你说了一些什么,不要在意。”

    ”你怎么知道你妈妈会跟我说些什么?”

    ”她是我妈。我当然了解她,突然之间送见面礼肯定是听到了什么。”

    ”是的,她知道我认识夏月荷。”

    ”她是不是怀疑你是夏月荷派来迷惑我的苏妲己?”

    季溪扑哧一声笑了,”阿姨倒没有这么想,因为你也不是昏君。”

    ”说的也是。”顾夜恒也笑了。

    事后,顾夜恒没有问自己母亲跟季溪后面谈话的细节,他想情况也无外乎那么几种。而他该跟季溪打的预防针也全都打了,问多了,季溪可能会觉得他不太信任她。

    因为晚上要团年,顾夜恒开车把季溪送回到她的住处后又回到了顾家宅子里。

    下午,孤儿院包饺子,季溪开着视频看着秋果儿还有邝院长和孤儿院里的孩子们一起忙活,她感觉自己也身处其中。

    这一刻她发现钱有的时候并不那么重要,顾家这么有钱,可是他们一家人坐在一起并不见得心是齐的。

    孤儿院的这些孩子们,虽然他们每天都在为生计发愁,可是他们的心在一起所以他们是快乐的。

    所以,她接下来的人生该怎么过她要认真想一想。

    是学夏月荷为顾夜恒生下孩子,然后静静地等着顾家人接纳她,还是打掉这个孩子,更加硬气地跟顾夜恒在一起?

    打掉这个孩子?

    季溪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如果这里面真有一个小生命,她怎么舍得。

    她可是发誓要做一个好妈妈的。

    ”再去测一次!”季溪奔出了卫生间。

    依然又是两条杠。

    季溪的心情更为复杂了,她把试纸扔进了垃圾桶,想了想她把垃圾收了拎着它出了门。

    在小区楼下的垃圾回收处,她看到了正往单位楼的顾谨森。

    ”谨森哥,这么早就吃完团年饭了吗?”她问他。

    顾谨森笑了笑,”没有,我是被人给撵出来的,因为我不配。”他说这话时目光朝远处看了一眼。

    季溪知道他这是在掩饰内心的悲伤。

    ”谁撵的?”季溪问。

    ”怎么称呼呢,我父亲的前妻。”

    ”老爷子没说什么吗?”

    ”自然不是当着爷爷的面撵的,爷爷跟哥在书房下棋。算了,不说这些了,大过年的餐厅都关门了,我得想办法弄点吃的。”

    顾谨森说着往单元楼走去,背影有些凄凉。

    季溪于心不忍,她上前喊住了他。

    ”谨森哥,要不跟我一起团年吧,我等一下要包饺子。”

    ”我哥不是要来吗,你跟我团了年,他呢?”

    ”他有家,我们……没有家,他应该不会怪我们的!”季溪上前拉住了顾谨森的手。

    顾谨森回身抱住了她。

    季溪的脖颈处有一股热流滴下,她知道这是顾谨森的眼泪。

    这一刻她才发现面前的这个总是微笑的男人其实也很脆弱。

    她只能在心底发出一声叹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开局签到十万年〕〔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治愈系游戏〕〔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