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七零:农门娇〕〔姜天叶曦〕〔龙隐宁欣〕〔师兄很妖孽〕〔催妆〕〔第一战神〕〔契约新婚:冷总宠〕〔今天大佬也不想开〕〔80年代小夫妻日常〕〔武动之武祖再临〕〔超级共享男友系统〕〔苏泽明陆晓语〕〔大帝剑丸〕〔一世巅峰〕〔我真不是盖世高人〕〔豪婿战神叶君临〕〔赵旭〕〔江柔〕〔叶楚月和夜墨寒〕〔军婚逆袭:老公,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季溪顾夜恒 第一百四十二章:每个人都会留一手。
    季溪所在的这个广场公园音乐喷泉每天晚上七点半开放八点钟准时结束。

    炫丽的灯光与优扬的音乐渐渐归于平静后,与之跳跃的水柱也消失无踪。

    小宇珂看着消失的喷泉,举起双手欢呼了一声,然后歪着头对季溪说道,”妈妈,小宇要回家看动画片。”

    季溪连忙站起来跟叶枫道别,”九点钟小家伙就要睡觉了,我得先回去给他洗澡。”

    叶枫也站了起来,他的目光温柔地落在小宇珂身上,轻轻的点了点头。

    季溪牵着孩子准备离开,叶枫却喊住了她。

    ”能留给联系方式吗?”

    季溪想了想报出了自己的电话号码,叶枫连忙掏出手机记下,随后把自己的号码发给了季溪。

    ”这几天我能跟你打电话吗?”叶枫问。

    季溪微微一笑,”也许我会给你打电话的。”说完抱起小宇珂跟叶枫道了一声再见。

    叶枫看着她的背影。久久地凝视,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人流里,他才叹了口气转身朝酒店的方向走去。

    简碌跟秋果儿两个人一直远远的观察着这边的动静,见两个分开,简碌说了一声走,就快步朝季溪追了过去。

    秋果儿紧跟其后。

    在路口的时候简碌拦下了季溪。

    ”季溪,等一下。”

    ”简秘书,你没回酒店?”季溪的目光越过简碌看向他身后的秋果儿。

    她用眼神询问秋果儿这是怎么回事。

    ”顾夜恒有话说。”秋果儿在身后大声的说道。

    季溪把目光转向简碌,有些不大高兴地扯了扯嘴角,”他让你给我来传话?”

    还真是他顾夜恒的风格,总是让自己的秘书来传话,好吧,听听他说什么。

    季溪摆了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简碌说道,”顾总饿了,想让你带一份蛋炒饭回去。”

    ”就这?”

    ”是的。”

    季溪不悦更甚,”他不会自己做吗,米饭又不是没有鸡蛋又不是没有,还跟你打电话让你赶过来通知我?”

    这人什么时候变成了病娇体质?

    ”顾总可能是想让你快点回去。”简碌说道,”小溪,你了解顾总的脾气,别生气。”

    ”是呀。姐你别生气,我送你回去。”秋果儿说着指了指停车场,然后跑去取车。

    季溪的脸色缓和了一下,其实她并没有真的因为顾夜恒让她带份鸡蛋炒饭而生气,而是因为他让简碌过来传话的这种行为。

    还有他无时无刻的控制欲。

    路边只剩下季溪跟简碌的时候,简碌才说出顾夜恒让季溪带鸡蛋炒饭的原由。

    ”我刚才看到你跟叶枫在一起,所以把这个消息告诉了顾总。顾总这才让你回去的。”

    ”简秘书你怎么?”季溪不敢相信地看着简碌,简秘书现在怎么什么都跟顾夜恒讲。

    以前他不是这样的,看来时光流逝简秘书的秘书工作做的是越发的精益求精。

    简单就是秘书人才中的楷模。

    简碌连忙解释,”我不是故意要多这句嘴,主要是顾总想让叶枫回来重新帮他处理事务,所以他必须要知道叶枫的想法,因为看似一年很简单的事情背后可能会因为动机不一样结果也不一样。”

    ”你的意思是我跟叶枫见面动机不纯,所以他才让我回去?”季溪的情绪又被点燃。

    简碌心想自己这话看来是说错了,看季溪的情绪他维恐越描越黑,于是说道,”顾总没这个意思,这只是我的想法所以我才把看到的事情告诉了顾总,我只是站在一个秘书的角度在想问题,你别生气。”

    季溪也平静了下来,确实站在简碌的立场他是应该把看到这些告诉顾夜恒,而且他也不是故意告诉的,因为刚才顾夜恒打电话过来是她跟顾夜恒说在跟简碌见面。

    顾夜恒肯定会跟简碌求证,然后好巧不巧地简碌正好看到她跟叶枫在一起,于是直接就说了。

    ”对不起!”季溪跟简碌道歉,”刚才是我太激动了,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下午顾夜恒跟我说他想让我给叶枫打电话让他过来帮他。我觉得他这是在给我出难题。”

    ”我理解。因为你怕打扰到叶枫的生活。”

    季溪低下了头。

    简碌劝道,”但你有没有想过顾总让你打这个电话的用意是什么?”

    ”他大概是想让云慕锦误以为我一直跟叶枫在一起吧。”季溪叹了口气,”我觉得他脑子有问题。”

    简碌笑了,”顾总脑子可没问题,他故意摆这个乌龙是想让你在云慕锦面前有底气。”

    ”什么底气?”

    ”因为他想让夫人认为是他在求你,希望你念旧情帮他一把,因为你是叶枫的前女友而他只是一个前老板。”

    季溪喃喃道,”他怎么每次都把事情弄这么复杂。”

    简碌笑了,顾夜恒把事情弄这么复杂还不是因为她,不过简碌并没有把这些话说出口。

    半小时后,季溪拧着秋果儿帮她买的一些速食品回到住处。

    顾夜恒坐在院子里的秋千上等着她,见她回来他连忙起身然后帮季溪抱过孩子。

    ”你真打算把我饿死?”他垂下目光可怜兮兮地看着季溪。

    季溪没说话,头一扭进了房间。

    她把那些速食食品放在餐桌上,问顾夜恒,”是吃泡面还是饼干,要不给你冲一杯麦片?”

    ”随便,能饱肚子就行。”顾夜恒坐在沙发上,把小宇珂放在自己的腿上,然后捏着小家伙的脸问,”妈妈今天带你都了一些什么?”

    ”跟叔叔一起吃饭。”小宇珂回答。

    ”哦!”顾夜恒掀起眼皮看了季溪一眼。

    季溪一边撕泡面盒上的包装一边回答,”是跟简碌。”

    ”我没问跟谁。”顾夜恒挠了挠头,一脸心虚地移开目光。

    季溪不再理他,拿着泡面去了厨房。

    顾夜恒趁机又问小宇珂,”后来妈妈又去见谁了。”

    ”一个叔叔,跟小宇一起看喷泉。”小宇珂在顾夜恒怀里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坐姿,微仰着头跟他说话,小手呢却时不时的扯一下顾夜恒的衣角或是摸一下顾夜恒的下巴。

    顾夜恒也不怒,任由他在自己身上胡作非为。

    他继续问小宇珂,”那个叔叔叫什么?”

    小宇珂摇摇头。

    ”那……你觉得是那个叔叔帅还是我帅。”

    小宇珂坐起来端详了一下顾夜恒,然后伸出大姆指对顾夜恒说道,”叔叔你帅。”

    顾夜恒开心地在小宇珂脸上亲了一口,”看你这么懂事,那我就不生你下午打我一拳的气了。”

    ”嗯?”小宇珂可能已经忘记了这件事情,他眨巴着大眼睛看着顾夜恒。

    顾夜恒指了指自己的眼睛,认真地对小宇珂说道。”我可是你老爸,儿子打老子是不对的。”

    ”你是我爸爸?”小宇珂更迷惑了。

    ”当然,我去拯救了地球刚回来。”

    这时,季溪泡好面从厨房进来。小宇珂连忙告状,”妈妈……”

    妈妈两个字一出口,顾夜恒就捂住了小宇珂的嘴巴,笑着季溪说道。”小宇想看动画片。”

    说完,他松开小宇的嘴巴。

    果然,孩子还是单纯,注意力瞬间转移,他也对季溪说道,”我想看动画片。”

    顾夜恒还演起戏来,一本正经地帮小宇珂说好话,”就让孩子看一下,小孩子也需要娱乐时间。”

    说着,他帮小宇珂打开了电视,然后摸着他的头让他慢慢看,自己则走到餐桌前。

    季溪扫了他一眼,把叉子递给他,然后准备走开。

    顾夜恒却一把拉住她,”跟我谈谈。”

    ”谈什么?”

    ”谈一下叶枫为什么会突然到安城来,你说你没有他的电话,可是为什么你们会在一起?”

    季溪又沉下了脸,”你这是在质问我?”

    ”是的。”顾夜恒回答的很严肃,”所以你最好给我老实回答。”

    ”顾先生,你现在是寄人篱下,请注意一下你的态度。”

    ”我态度怎么了?”顾夜恒说着伸手去拉她。想强制地把她拉到自己怀里。

    季溪一下就急了,用眼神警告顾夜恒孩子还在屋里。

    ”你还知道孩子在这里,如果不老实回答我就当着小宇的面强吻你。”顾夜恒压低声音威胁。

    季溪,”……”这家伙真是让人拿他没办法。

    她只好老实回答,”叶枫到安城来是为了找你的下落。”

    ”哦?”对于这条信息顾夜恒很是吃惊,他掀开方便面的盖子,一边用叉子搅拌一边思索。”他为了我到安城来,你前男友暗恋我?”

    季溪嗞了一下牙花子。

    顾夜恒现在怎么变得贫嘴起来。

    顾夜恒笑了,他伸手挑了一下季溪的下巴,”逗你玩的,我知道叶枫为什么会到安城来。”

    ”你怎么知道的?”

    顾夜恒指了一下自己的脑子,”他是为了你不是为了我。”

    季溪冷哼了一声。

    顾夜恒却叹了口气,”我改变主意了。”

    季溪移眸看他,”你改变什么主意?”

    ”我决定不用叶枫帮忙,我自己亲自来弄死魏清玉这个老家伙。”顾夜恒说完吃了一口泡面。

    他可能是真的饿坏了。

    季溪却对顾夜恒的新决定很是不解,下午的时候他可是极力游说她给叶枫打电话,现在叶枫来了,他却要改变主意。

    他的想法还真是一天三变。

    ”你是怕叶枫遇到危险吗?”季溪问。

    ”我是怕他又来打你的主意。”顾夜恒看向季溪,”我下午跟你说让你打电话给叶枫,只是在试探你有没有整理好对他的感情,结果令我很满意。”

    ”但有一点我不满意。”顾夜恒垂下双目看着碗里的面,”你对我的感情也整理的很干净。”

    说完,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些失落。

    季溪扭过脸,顾夜恒说的没错,从她离开帝都回到安城,她就把过去全都整理好了。

    她是以一种重生的心态开始新的生活。

    可是现在顾夜恒却拼命地要把她往回拉。

    让她再去面对她已经做出选择的现实。

    ”这是不对的季溪。”顾夜恒正色道,”所以我并不承认三年前你做出的选择,在我看来那是无效的,因为你没有通知我这个当事人,你明白吗?”

    ”所以……”

    ”对,所以我要把你拉下水,你逃不掉的。”顾夜恒把面盒推到一边,他的眼睛眯缝起来,露出危险的光。

    ”这是你欠我的,你必须要还回来。”

    季溪张了半天的嘴,最后却一句话都说不出。

    因为顾夜恒说的是对的,她确实是欠他的,曾经她信誓旦旦地跟他说她要变得无所畏惧,她要为了他们的未来放手一博,可是最后还没开始她就匆匆败下阵来,一个人一声不吭地离开。

    如果把身份交换。如果是顾夜恒一声不吭丢下她然后离开,再见面她绝对不会像顾夜恒这样,还心平气和地跟她说话。

    她可能视他为空气,不听他任何解释拒绝跟他交流。

    其实一直在妥协的人是顾夜恒。

    在这段感情里真正卑微的人是他,而她只是仗着他喜欢她,才敢在他面前摆脸色。

    毫无愧疚,还死不认错。

    ”你……”季溪思索了半天最后才说道。”你想让我怎么做?”

    ”现在不是我让你怎么做,是想怎么做,还债自然主动一些要好,我让你还你才还,显得有些不情不愿。”

    说完,他突然凑近她,压低声音问道,”是不是这个道理?”

    季溪缩了一下脖子,她觉得顾夜恒说的非常有道理。

    她轻轻点了点头。

    顾夜恒对于她的表现十分满意,他重新拉过方便面又开始吃。

    季溪看着他,内心深处有一个微弱的声音说道:好像又被洗脑了。

    但是她决定还一个债,但绝对不是打电话请求叶枫帮忙。

    她要亲自去见一下不可一世的云慕锦。

    第二天一大早,季溪就敲开了顾夜恒的房门,对着睡眼惺松的顾夜恒说道。”我要出去一下,麻烦你帮我带一下小宇。”

    ”什么事这么急着要出去?”

    ”当然是你的事情,回去后我也好好想了想,你说的对,我确实欠你的,所以我想好好表现一下,把欠你的情还了。”

    ”这么认真?”

    ”当然。人要脸树要皮,你都把话说的那么明了,我还装傻充愣也不合适。”

    ”那我是不是要期待一下?”

    季溪笑了笑,”我的实力你是知道的,雷声大雨点小,所以最好不要抱太大的期望。”

    ”但我觉得能在三年时间内创办一家这么大规模的公司,你应该不是雷声大雨点小的人。你只是太高估了对手的实力,相信我人都是有弱点的,要善于利用对方的弱点。”

    ”果然是顾老板。”

    ”阴险狡诈?”

    季溪笑着没说话。

    顾夜恒也是一笑走出房间目光望向季溪的房门,”小宇还在睡觉?”

    ”嗯,厨房有早餐,等他醒了你给他冲三百毫升的牛奶,一定要看着他把早餐吃完。他吃饭不太老实。”

    ”跟我一样。”

    季溪挑眉看了一眼他,还是警告了一句,”不要跟他说奇怪的话,他法律上的父亲叫付阳。”

    说完,她转身朝院外走去。

    顾夜恒看着她的背影冷哼一句,”法律上的父亲,要是讲法你都不是季纯希。还谈我讲什么法律。”

    顾夜恒迈步想去季溪的房间看看儿子,这时聂昆的电话打了过来。

    ”顾少,我查到了季纯希相关资料。”

    ”是什么,快说。”

    ”季纯希是一个孤儿,先后被两户人家收养,第一家在她八岁的时候把她又送回到孤儿院,原因好像是说季纯希在学校里有偷盗行为。后来她又被一对老夫妇收养。这对夫妇五年前在一场大火中丧生,有传言说是这个季纯希偷拿了老夫妇的钱后来被发现才纵的火。”

    ”你的意思是季纯希有可能是一个在逃犯?”

    ”不过当时火灾调查报告上写着是意外,因为没有找到人为纵火的原因,只是附近的人这么传罢了。”

    ”她的老公付阳呢?”

    ”哦,付阳真实存在,他现在在看所守服刑,还有半年就刑满了。”

    顾夜恒忍不住笑了,季溪得到的资料说的是这个付阳失踪,可是实际上这个付阳是在服刑。

    顾夜恒可以想像的到,半年之后那个叫付阳的男人会找到季溪,然后一辈子赖上她。

    自己的老婆突然之间变成了一个大美人,这种无赖才不会管是不是真的,反正现在这个季纯希有钱,他还捡了一个大便宜。

    所以说云慕锦给的这个新身份是一个大坑,这很符合她的为人。

    顾夜恒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所以这次必须要把季溪的身份换回来,要不然后患无穷。

    顾夜恒决定提醒一下季溪,让她全盘考虑。

    ”季溪,这次看你的了。”他长吐出一口气,拧开了隔壁的房门。

    季溪是给云慕锦的秘书打的电话,之前秋果儿过去跟云慕锦见面时就是那个秘书打的电话,所以她很容易地就拿到联系方式。

    跟对方约好地点后,季溪就着手盘算着怎么在云慕锦面前占据主动权。

    这时,简碌给她发了一条消息:我查到了付阳的信息,他是一个服刑人员,半年后出狱,你要小心这个人。

    信息后面是一个人的照片,一个小个子的猥琐男。

    而他犯罪事实是诈骗、恐吓。

    季溪哑然失笑,”怪不得五千万给的这么大方,原来后面还有大礼等着我。”

    既然这样,那就好好谈谈。

    反正现在她手上的筹码多,她就不信云慕锦还会那么嚣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开局签到十万年〕〔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治愈系游戏〕〔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