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李锋张雪小说〕〔鼎天〕〔陆州姬天道〕〔赵东苏菲〕〔江酒陆夜白〕〔天降三宝:虐渣妈〕〔一胎三宝爹地找上〕〔一胎三宝江酒〕〔天降三宝江酒〕〔超强王者苏阳〕〔开局和女神离婚〕〔超品渔夫〕〔欢想世界〕〔赵东苏菲花都兵王〕〔都市潜龙〕〔战龙觉醒〕〔超级保安〕〔美女的近身龙卫〕〔潜龙腾渊赵东〕〔都市狂龙赵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季溪顾夜恒 第一百五十章:再见温婉亭。
    温婉亭对季溪一直都不抱什么好感,不仅如此从顾安心告诉她叶枫喜欢季溪时温婉亭就有些看不惯季溪。

    没有原因也没有缘由。

    再次见到季溪,温婉亭对于季溪的好感值没有增加一分,反而又减少了不少。

    但这次是有原因的,原因在于四年不见了季溪不仅地越发漂亮而且比以前更有女人味。

    这种女人味就像雨后的百合,不仅艳丽还十分的香甜。

    一想到面前的这个季溪还要比她小四岁,温婉亭内心的不爽情绪就更加浓烈了。

    于是,跟季溪交谈的口气也变得不那么客套。

    ”你是说kevin失忆了,只记得我,这么可笑的事情你觉得我会相信吗?”

    季溪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在心底把顾夜恒嘲笑了一番:这种梗言情小说都不会这么写了,他居然非要用,这下好了,前女友并不相信。

    心中虽然在嘲笑顾夜恒。但是季溪脸上却十分的镇定,她整了整衣角调整了一下坐姿,这才说道,”你相不相信那是你的事,反正顾夜恒的状态是这样的。他从昏迷中醒过来时对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你是知道的,轮情感的深浅顾夜恒应该记住的人是我,虽然我离开了他三年多时间,但我也知道这三年来他一直在寻找我的下落,可是他却说他不认识我,一开始我还以为他在演戏,但事实是真的,他确实不记得我了,但是他记得你。”

    温婉亭有些相信了,因为季溪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是不屑的,这种不屑在温婉亭看来更多的是一种不愤。

    她很受用。

    不过她也不傻,直接问了一个关健问题,”那你为什么要来找我,kevin的母亲现在也在安城。”

    ”我知道,但我没义务把顾夜恒送到云慕锦面前,因为我不太喜欢这位云慕锦女士,当然她也不太喜欢我。”季溪垂下目光笑了笑。”而且顾夜恒也没说想去见他的母亲,他没说我更加不会管这档子事,再说了我遇到顾夜恒纯属偶然,我可不想节外生枝。”

    ”什么节外生枝?”温婉亭问得很认真。

    季溪笑出了声,一副温婉亭明知故问的表情,”anlisa小姐,我想我跟顾夜恒的爱情故事你肯定也从侧面了解过。顾夜恒曾经跟你分手说是因为爱上了我。后来他确实追求了我很久,我也同意跟他交往。但是我入不了云慕锦女士的法眼,她为了阻止我跟顾夜恒在一起用了不少手段。威胁利诱调查我的家底,最后我屈服了,拿了五千万离开顾夜恒。”

    ”所以?”

    ”所以我不会主动跟云慕锦联系也不会主动把顾夜恒遇险被我遇到的事情告诉她,我觉得告诉她只会让她更加小看我,甚至她会觉得顾夜恒被人袭击乃至失忆都是我一手造成的,我好人没有当上最后却当了坏人,我凭什么,我又没疯。”

    ”那你为什么要来找我?”

    ”因为顾夜恒说他在安城只认识你,还说你是他的女朋友,太细节的事情他也记不起来,他只记得现在恒兴集团面临的危机你从帝都一声不吭地回到安城,还准备出国。”

    温婉亭皱了一下眉,”这些事情都过去八九年了。”

    季溪说道,”关于你跟顾夜恒的事情我也知道一些,当年顾夜恒到安城来处理安城分公司的事情时你已经出了国,他也是那个时候认识我的,也就是说他现在的记忆点正好在他第一次到安城来的时间点。”

    ”其它的他都不记得了?”

    季溪耸耸肩,”他说记不起来,是真不记得还是假不记得。我不是医生我不清楚。”

    ”你来找我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些事?”

    ”不,我来找你是想问一下anlisa小姐,你能不能收留顾夜恒,我现在不方便继续收留他。至于anlisa小姐是想把顾夜恒送回帝都还是直接联系云慕锦,全凭anlisa小姐你自己做主。”

    ”你这是想撇清跟kevin的关系?”

    季溪就等着温婉亭问这个问题,她把早就想好的说词搬了出来,”是的,我想撇清跟他的关系,因为我收下云慕锦的五千万是个不争的事实,现在顾夜恒是不记得了。但是他在我拿钱走后心里肯定认为我是一个为了钱而背判他的人,他一直在寻找我的下落并不是对我余情未了而是用他的方式惩罚我这个背叛者,这一点anlisa小姐你应该感同身受。”

    ”但我并没有背叛他!”

    ”所以他才记得你,看来这么多年过去了顾夜恒也意识到他冤枉了你。”

    是呀,顾夜恒就是冤枉了她,因为当年她是被家里人强制送出的国,并不是真的要离他而去。

    只是后来顾夜恒再也听不进她的解释。

    幸好上天垂怜她,让她有机会重新跟顾夜恒来过。

    温婉亭觉得顾夜恒的这次失忆还有季溪的急于撇清关系的作法是她这几年单身的回报,她应得的。

    ”那kevin现在在什么地方?”她问季溪,言语中语气好了不少。

    ”他跟我的一个朋友在一起,你如果同意收留他,我马上给我的这个朋友打电话。”季溪说着掏出了手机。

    ”朋友?能方便告诉我名字吗?”温婉亭问,她想侧面打听一下季溪现在的情况。

    得知季溪离开帝都后顾夜恒几次到安城寻找无果,温婉亭对季溪这三年来的生活有些好奇。

    所以她才会问她朋友的名字,只要知道季溪的朋友圈那就离了解她的情况不远了。

    季溪想了想把叶枫的名字说了出来。

    来温家之前顾夜恒就跟她说过,如果温婉亭问起来她现在的情况,让她务必提一下叶枫。

    为什么要提叶枫的名字,季溪的想法是顾夜恒有可能是改变了主意,不想让叶枫参与这件事。

    因为他了解到了她的苦衷。

    当然,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就是顾夜恒想把叶枫拖下水。

    究竟是那一种还得看温婉亭她的想法。

    季溪对温婉亭这个人并不了解,温家跟魏家的关系她也不知。

    而温婉亭一听叶枫的名字整个人顿时不好起来。

    其实一开始她并不相信自己父亲跟她说分析,但是为了温家的前锦,温婉亭还是按照父亲的吩咐去找了云慕锦,然后把父亲跟她说的那些话一五一十地转述给了云慕锦。

    没想到季溪还真的跟叶枫在一起。

    其实想想,叶枫当年追求季溪时也花了不少心思。而且听顾谨森说叶枫还带季溪去了觅林岛,两个人极其的恩爱。

    当时,温婉亭还在心里嘲笑顾夜恒,觉得他花了那么多心思一心想要保护季溪,最后季溪却跟别的男人好了。

    现在想想当时顾夜恒就是剃头担子一头热,季溪根本就不喜欢他。

    当然,后来的事情温婉亭也知道。顾夜恒跟徐子微好上后,网上就开始有了季溪的相关新闻,随后各种恶毒评论铺天盖地。

    想想季溪只是一个素人,这些网友怎么会想到要去攻击一个素人。

    温婉亭也开始研究这中间的痕迹,最后她发现季溪一个素人能被人进行人肉然后爆黑料都离不开两个人,一个是徐子微一个是苏熔,而这两个人一个是顾夜恒的现任,一个是叶枫的前任。

    最有意思的是这两个人还在一档综艺节目中有了交点。

    更有意思的是季溪是星耀公司派给徐子微的助理。

    星耀的总经理是叶枫,背后资本是顾夜恒。

    所以温婉亭很快就能解读出这是顾夜恒一手操纵的黑幕,目的自然是为了报复季溪跟叶枫。

    事实证明她猜对了,因为叶枫跟季溪最后分手了。

    顾夜恒重新把季溪调到他的身边,然后马上就有消息传出,顾夜恒让季溪成了他的女朋友。

    速度之快让人咋舌。

    但这就是顾夜恒。

    他想得到的东西会不顾一切地想尽办法得到,当然,他想毁灭的东西,他也会想尽办法地毁掉。

    这些她能分析出来,她想季溪跟叶枫肯定也能分析出来。

    所以,季溪最后拿五千万退出这场游戏一点都不会委屈,她可能就是等着云慕锦回国,然后用钱来砸她。

    这何尝不是对顾夜恒的一种报复!

    现在季溪对云慕锦越反感,那她委屈求全的人设就立得越稳。

    最后。顾夜恒就送到她这里来了。

    真是……让人不得不佩服她的聪明!

    温婉亭看着面前她并不喜欢的这个女人,她的嘴角露出一抹笑意来。

    ”我可以收留kevin,但不需要你们把他送过来,你告诉我他在哪里,我去接他。”

    ”好。”

    交接顾夜恒的过程很简单,季溪跟叶枫站着看着温婉亭像个温情剧里的女主角般奔到顾夜恒面前,然后抱着他不停地流眼泪。

    接下来自然是一些你知不知道这些天我很担心你。四处寻找你之类的。

    季溪站在叶枫旁边想看顾夜恒怎么表演,没想到他的表演模式就是装僵尸脸,面无表情地把自己的行李(也就几件换洗衣服)丢给温婉亭,然后回头看了一眼季溪,迈步就朝温婉亭的车走去。

    没有一句台词。

    连跟温婉亭的对手戏都略过……

    季溪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叶枫也是一句话都没有说,他转身拉着季溪的胳膊把她往自己的车里带,这场境很有点就此别过的味道。

    温婉亭抹着脸上的泪水,偷偷地看了一眼叶枫跟季溪,然后又抬眸看了一眼顾夜恒。

    顾夜恒依然面无表情。

    她心里一阵窃喜。

    温婉亭并没有带顾夜恒回温家,而是将他带到了她在安城的另外一处房产。

    房子是一套三室两厅的商品房,地段不错环境也不错。

    温婉亭帮顾夜恒把行李放进卧室,然后对站在窗前观察地形的顾夜恒说道,”kevin,你打算一直待在安城吗?”

    顾夜恒正挑着窗帘看楼下的情况,听温婉亭这么说回答道,”是的,虽然我不记得很多事情,但是有人想要我的命,这事我可不会就这样罢休。”

    说完,他走到沙发上坐下,一副慵懒的模样看着温婉亭。

    温婉亭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虽然他们是久别重逢但是温婉亭认为现在顾夜恒对她应该还算是热恋期,所以她觉得顾夜恒这样看她的目光是有目的性的。

    她走到顾夜恒跟前,矮下身子坐到他旁边,然后想要往他怀里撺。

    ”干什么?”头还没有挨到他的胸膛,顾夜恒冷漠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你还在生气?”温婉亭一脸委屈地看着他。

    ”我是失忆了但不是白痴,我们已经分开了八九年,你觉得我会为了八九年前的事情跟你生气?”顾夜恒的话一如继往的毒辣跟冷漠,”我来找你只是想让你帮我,仅此而已。”

    ”怎么帮?”

    ”帮我查出谁在背后想要我的命,还有我失去记忆的这八九年我身边究竟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还有那个叫季溪的女人跟我是什么关系?”

    温婉亭没有马上答应而是在心里打了一个小九九。

    因为顾夜恒的第一个问题问的很犀利,虽然她在自己父亲的授意下跟云慕锦说伤害顾夜恒的幕后黑手是叶枫,但是顾夜恒这段时间跟季溪与叶枫在一切,表面上来看季溪跟叶枫好像还是他的救命恩人。

    她要是把父亲告诉她的事直接告诉顾夜恒。顾夜恒不见得会相信,因为他还问了后面两个问题,一个问题是他失去记忆的八九年发生了什么事,还有一个是季溪跟他是什么关系。

    回答了第一个,后面两个她很难自圆其说,因为她根本就不知道后来顾夜恒跟季溪还有叶枫之间发生了什么,现在顾夜恒是什么都不记得了。但他还有一个记忆力非常不错的秘书,人好像也在安城。

    而且那个叫简碌的男人跟季溪的关系还非同一般。

    为了在顾夜恒面前保持自己一贯优雅亲和又善解人意的人设,温婉亭做了一个并不清楚的表情。

    她建议顾夜恒现在什么都不要想,”我听说你身上也受了伤,看你都瘦了一圈,想必养伤这段时间也没有好好进补,你先回房间休息一下,我去买点食材回来炖点汤给你补补。”

    ”那就麻烦你了。”顾夜恒还真的去了卧室。

    温婉亭拧着包下了楼,顾夜恒走出卧室到窗台前朝外看,不多时温婉亭出了楼道,而在楼道外面的小区绿化带的一棵树下一个个子矮小的男人正鬼鬼祟祟地往外探出头。

    顾夜恒给聂昆打了一个电话。

    ”消息都放出去了?”他问。

    聂昆回答道,”放出去了,夫人也到了帝都,我想不一会老爷子也会知道你的事情。”

    顾夜恒对此很满意。

    接下来老爷子应该会主动跟叶枫联系。因为他们会认为他现在还在季溪手上。

    至于温婉亭跟自己母亲云慕锦说的那些话,顾夜恒相信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相信。

    为情杀人?叶枫又不是法盲,再说如果叶枫已经跟季溪在一起,他根本就不屑于做这些。

    温家往叶枫身上泼这种脏水,只能说他们不了解叶枫的为人。

    ”老板,我们下一步怎么做?”聂昆问顾夜恒。

    ”你让人跟着温婉亭,看看那个一直跟踪她的人是谁派来的。调查清楚就行,不要打草惊蛇。现在魏清玉已经收到我失忆的消息,在这个节骨眼上他是不会轻举妄动的,他这种老狐狸肯定会怀疑我失忆的真假,说不准他还在猜想我暗底里在布局,越是这种时候他越是不会有动作。”

    所以说,他现在绝对的安全。

    这就是在暗处的好处。对手永远都不清楚他下一步会干什么。

    跟聂昆通完电话,顾夜恒又给简碌打了一个,把他现在的情况跟简碌说了一下。

    ”顾总,您现在到温婉亭的住所里待着,而季溪却跟叶枫在一起,您不怕?”

    ”所以我给你打电话。”

    ”啊!”简碌有个不好的预感,”顾总。您不会让我看着他们吧?”

    ”你果然聪明。”顾夜恒笑了,”现在顾谨森被调回帝都,马上就要接手我的事务,所以我在安城待着要担心的人不是魏清玉而是夏月荷。”

    ”夏月荷?”

    ”是呀,我失踪了半个月顾谨森就顺利地主持了恒兴集团的工作,你说我现在又突然出现这对顾谨森来说不就是一个威胁。”

    ”说的也是。”

    ”所以我需要你去拜访一下季溪,让她跟夏月荷接触一下。”顾夜恒说道。”季溪的母亲跟夏月荷算是有点交情,我想她找个借口去拜访一下也不会突兀。”

    ”那我还需要跟季溪交待一些什么?”

    ”不用,她非常聪明,只要你说让她去拜访她会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的。”

    简碌还是有些担心,”顾总,您把季溪牵扯到事件中来这样好吗?”

    ”她以后可不仅仅是做恒兴集团老板娘,她还要做自己的事业。不好好锻炼以后怎么跟商场的那些老狐狸打交道。”

    简碌听顾夜恒这么说,忍不住问,”顾总,您就这么有把握能把季溪追回来?”

    ”当然。”顾夜恒自信满满,”当初她跟叶枫那么情比金坚我都能撬得动,现在公平竞争我还能失手?”

    ”不过!”顾夜恒压低声音说道,”你见季溪的时候还是要给点暗示她,我帝都还有一块地,当初买下来的时候市值一个亿,现在应该涨了不少,我可以给她扩大帝都的树木种植事业,你问她有没有兴趣?”

    简碌叹了口气,他的老板又开始威逼利透了。

    不知道下一次他会不会让他带话,说他帝都的房间冬暖夏凉,问季溪有没有兴趣住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开局签到十万年〕〔神羽战尊〕〔我的治愈系游戏〕〔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