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绝宠之军少溺〕〔叶不凡徐清婉〕〔星际男神是我爸〕〔重生南非当警察〕〔陆峰穿越1988〕〔黄金时代〕〔陆峰穿越1〕〔楚千尘顾玦〕〔锦绣医妃之庶女凰〕〔太荒吞天诀〕〔剑临诸天叶玄〕〔秦雄〕〔权宠天下冷清欢〕〔权倾天下医妃要休〕〔权宠天下医妃要休〕〔新娘子她寻短见了〕〔女主冷清欢穿越〕〔医妃要休夫冷清欢〕〔权宠天下:医妃要〕〔凌画宴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季溪顾夜恒 第一百五十二章:达成共识。
    听季溪说起顾谨森母亲跟她母亲的关系后,叶枫开始重新审视季溪跟顾夜恒之间的问题,他觉得这一切也太巧了,巧到他一个对他们之间的事情如此了解的人都不敢相信。

    ”所以……你真正离开帝都的原因是什么?”叶枫问季溪。

    ”真正的原因……”季溪思付良久,思绪也渐渐地飘向曾经那些让她心灰意冷的日子,”就是我妈跟夏月荷阿姨的关系。”

    说完,季溪起身到卧室里拿出一本日记本递给叶枫,”这是我妈的日记。”

    叶枫没有接,季溪妈妈的私密之物他没有翻看的权力。

    ”上面说了什么?”他问她。

    季溪把日记本放在桌上,抿了一口茶这才说道,”我出现在那个酒店是我妈精心安排的,目的就是为了让顾夜恒救我带我到帝都。”

    叶枫眯起了眼睛,”顾总知道这件事吗?”

    ”我不清楚,但是云慕锦知道。最开始是她去调查的,然后我从我妈的日记本里得到了证实。”季溪叹了口气,”我真的没有想到事情是这样,原来我看到的我以为的都是假相,真正受到欺骗的人是顾夜恒,他不仅被人利用还要为我这样的人付出代价,所以我离开了,为了让顾夜恒忘记我,我要了五千万。”

    ”不是因为孩子?”这是叶枫最想知道的事情。

    季溪看向窗外,她的目光似乎要穿透窗框望向外面,望向此时跟秋果儿在一起的孩子身上。

    最后,她垂下了目光,是的,也是因为孩子。

    ”也有一些原因吧,但最主要的还是被掩盖的那些事实,我无法解释清楚也没有能力跟怀疑我的人对抗,这个时候孩子来了,我想保护他,离开帝都是当时我最好的选择。”

    ”不。”季溪的这些话并没有解决叶枫想要知道的事实,他更加直白地问道,”我是想知道这孩子是谁的?”

    ”你别在说是你一个人的这种话。我想知道事实,是不是我的?”

    季溪顿时瞪大了眼睛,她突然知道叶枫为什么说要重新开始了,他该不会以为小宇是他的孩子吧!

    她连忙解释,”不是,小宇是顾夜恒的孩子。”

    ”你确定?”叶枫追问。

    ”我当然确定。”

    叶枫脸上写满了失望,他有些难过地搅着手。”我还以为小宇是我的孩子,正在庆幸上天赐予我的这份礼物,没想到空欢喜了一场。”

    季溪略有些尴尬,她跟叶枫道歉道,”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有把话说清楚。”

    ”如果叶枫哥你是误以为小宇是你的孩子才帮助顾夜恒的话,你现在可以反悔,我去跟他说。”

    ”不,这是两码事。”叶枫摇头,”就算没有小宇我一样会去帮助顾夜恒。还有,我对你的感情也不会因为小宇不是我的孩子多一分或是少一分。”

    ”季溪,我想跟你重新开始是出于我的需要,我想跟你在一起生活,想余生每天能陪伴在你身边。”

    季溪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

    叶枫伸手阻止她不要说。

    ”你不要说我什么都明白,喜欢是很个人的事情,你也有选择的权力,选择接受我或是选择拒绝我,都可以。但不要连个机会都不给我,因为我很清楚我跟你之间要比你跟顾夜恒之间问题少很多,而且你身边也找不出一个除了顾夜恒外比我更优秀的男人。”

    这倒是真的。

    ”季溪!”叶枫伸手握住了季溪的手。”我爱你,所以我会爱你的一切,包括小宇,如果你心里的天平没有偏向顾夜恒的话,请回头看看我,好吗?”

    季溪,”……”她真的无话可说。

    叶枫也是除顾夜恒以外很难打发的人。

    ”我们说说去拜见夏月荷的事。”叶枫依然握着季溪的手,手指在她纤细的指间来回轻抚,语气温柔眼神深情。

    季溪想要抽回手却被他强制地又拉了回去。

    ”我跟你一起去!”他说。

    ”还是我自己去吧。”季溪猛地一抽最终还是把手抽了回来。

    叶枫手间空空不免有些几分失落,他悻悻地收回手。

    其实他并不是一个举止轻佻的男人,他想握着季溪的手更多的是想动摇她的意志。

    之前他以为小宇是自己的孩子,所以在说跟顾夜恒公平竞争的时候他多少有些底气,可是现在孩子是顾夜恒的,他觉得自己的胜算很少。

    当然,他胜算少并不代表顾夜恒胜算就多。他只是觉得季溪最后就算内心是愿意跟他在一起,也会因为孩子是顾夜恒的而拒绝他。

    原因很简单,有两个方面,一是季溪怕他的家人无法接受小宇的存在;二是季溪害怕顾夜恒知道孩子是他的后不放过她。

    只要是个男人,知道自己喜欢的女人为自己生下一个孩子后,是不会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

    所以,他不能让顾夜恒知道小宇是他的孩子,这是他唯一能争取到季溪的机会。

    ”季溪,你去了怎么说?”叶枫问季溪。

    ”先去探探口风,我相信夏月荷对于安城分部的事情很清楚,现在顾谨森坐了执行总裁的位置,她应该也想除掉安城分部内的毒瘤。”季溪回答。

    叶枫却摇头,”不一定。”

    他提醒季溪,”你难道忘了夏月荷跟魏清玉的关系?”

    季溪转动了一下大眼睛,关于夏月荷跟魏清玉的关系季溪之前听顾夜恒说起过,顾夜恒当时说夏月荷跟魏清玉关系非同一般。

    想想夏月荷重新跟顾夜恒的父亲在一起后,顾夜恒的父亲顾权恩跟云慕锦很快就离了婚,照说夏月荷跟顾权恩生了一个儿子又与妻子离了婚,理应娶夏月荷过门,但是直到顾权恩意外身亡他都没有给夏月荷一个名分。

    虽然从法律角度他们的这种关系也可以视同与事实婚姻,但是有结婚证跟没结婚证在女人的心理上是不一样的。

    季溪从母亲的日记本里得知。夏月荷为了飞上枝头当凤凰可是下了很大的苦功,她自然是不甘于永远做一个情妇。

    在顾权恩这里得不到她想的一切,她自然会另选一条路走。

    魏清玉确实是一个不错的人选。首先,他深得顾老爷子信任。其次,他一个人管理着安城分公司,在安城就是一个土皇帝,只要他能帮夏月荷运作。很多事情就能事半功倍。

    夏月荷的弟弟分包整个运输业务就最好的例子。

    所以夏月荷肯定知道魏清玉利用安城分部做的那些勾当,现在她要拜访这位母亲的昔日”好友”,还要让她出面帮忙让叶枫进入安城分部,如果夏月荷不是一个傻子,她是不可能帮这个忙的。

    ”那我该怎么做?”季溪还是觉得问一下叶枫,他脑子比她好,一定能想到一个万全的理由。

    叶枫一笑,重新拉回了季溪的手,”你带我一起去,然后告诉夏月荷我们在交往,希望她能给一份工作我。”

    ”啊!”

    叶枫刮了一下季溪的鼻子,”啊什么啊呀,这是说词跟我追求你没关系,我不要一副戒备的模样很伤我的自尊心。”

    季溪苦笑,她不是戒备,主要是她要是这样说了顾夜恒要是知道了他肯定要过来刷存在感。

    跟叶枫相比,顾夜恒才是真正的行动派!

    可是他现在是失忆状态,跑来找她刷存在感那不是穿帮吗?

    叶枫跟季溪分析,”你想想你突然出现在夏月荷面前,还跟她提出想要让我进入安城分部,夏月荷肯定会怀疑你的动机。她可能会调查你,你经得起调查吗?”

    ”是,现在你的名字是季纯希,但是领着顾夜恒找温婉亭的人是你季溪,温家跟魏家一直交好,夏月荷自然也跟温家的关系不错,不需要她多打听她就知道顾夜恒之前一直在你这里。”

    季溪点点头。叶枫分析的对,夏月荷确实不需要怎么打听就能知道这些信息。

    ”所以我现在最需要做的就是跟顾夜恒撇清关系?”季溪问叶枫。

    ”对,撇清关系。而我就是你跟顾夜恒撇清关系的最好的利器。”叶枫说到这里笑了起来,”我想这一步顾夜恒肯定早就想好了,所以他才说自己失忆要去找温婉亭,从他这一边他就跟你撇清了关系。”

    季溪再次转动了一下自己的眼睛,如果叶枫说的是真的,那今天简碌过来找她给这种建议,说完建议后又借故离开把空间留给她跟叶枫两个人,很有可能都是顾夜恒的指示。

    她不免哑然失笑,看来顾夜恒把每一步都计划好了,在这些计划里她扮演什么角色叶枫扮演什么角色,他早就根本他们的需求他们的性格进行了规划。

    只有她还像个傻子似的以为他现在对她有所企图。

    男人干起事业来那顾得上儿女私情!

    是她想太多了。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季溪笑了笑,”目前来看似乎只有这种关系我才不得不登门去拜访夏月荷,那么从今天起我就是季溪了?”

    ”是的,关于季纯希的事情你只字不要提,我相信云慕锦也不会跟任何人说。”

    ”那我得好好梳理一下我的新身份。”季溪站起来在房间里踱了两步,说是梳理其实她是想跟叶枫两个人把口供对一下,免得到时候说漏了嘴。

    ”我从帝都离开回到安城,然后在这家园林公司找了一个种植员的工作,而你从帝都离开后当了一名老师,后来我们又在一起了现在你为了能到安城跟我在一起,想辞掉南城的工作到安城找份工作,所以这就是我去找夏月荷的原因!”

    季溪说完期盼地看着叶枫,希望得到他的认可。

    叶枫点点头,”不过,你得补充一下细节,例如我为什么要到安城来而不是你到南城去?”

    ”对呀!”季溪歪了一下头,”夏月荷要是这么问我怎么回答。”

    ”因为我父母不同意。”叶枫也站了起来,”这件事情我相信顾谨森很早之前就告诉过夏月荷,所以夏月荷是知道原因的。”

    ”还有,”叶枫说道,”关于小宇的事情,我觉得你应该主动告诉夏月荷,不仅如此你还要告诉她孩子是我的。”

    季溪。”我非要承认自己有一个孩子吗?”

    ”纸是包不住火的,再说小宇这么小肯定要在你身边,你能瞒过谁?如果最后被质问还不如一开始就告诉她。”叶枫走到季溪面前,认真地对她说道,”而且这也是为了小宇的安全。”

    ”小宇的安全?”

    ”是的,顾谨森还没有结婚,如果让夏月荷知道顾夜恒已经有一个儿子。你觉得像她这样有心机的一个女人,她会放过你跟小宇吗?”

    ”季溪,豪门争斗争来争去的无非就是继承权。表面上来看这次顾夜恒遇袭像是魏清玉所为,实际上也有可能是夏月荷跟魏清玉两个同流合污。”

    这一层季溪完全没有想到。

    叶枫继续说道,”我猜顾夜恒让我过来帮他,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我跟你之前的关系,我的存在不仅能让他跟你撇清关系还能保护到你。”

    叶枫说到这里抬眸看了季溪一眼,”所以,他知道小宇是他的儿子对不对?”

    ”我……我没说是他的。”

    ”但他能猜到。”叶枫微微垂下了头,”顾夜恒可不是一般的人。”

    季溪没说话,当着叶枫的面她也不能夸顾夜恒。

    不过,顾夜恒确实老谋深算,从这一点上来看他真的不是一般人。

    在叶枫的梳理下,季溪已经知道见到夏月荷后该怎么说。

    她跟叶枫走出屋子。就见秋果儿跟简碌在院子里陪小宇在玩耍。

    小宇见到她出来,连忙奔过来喊妈妈,对于家里一下子来了这么多客人,他很是高兴。

    ”叔叔给我买了玩具!”他把手上的一个玩具车亮给季溪看,然后指了指简碌。

    ”谢谢你,简秘书!”

    ”不用谢我,这是顾总的意思。”

    ”他的意思我收到了。”季溪看了身旁的叶枫一眼。然后对简碌说道,”等一下请简秘书转告一下顾夜恒,我会按照他的意思去办事,让他放心。”

    简碌也看了一眼叶枫。

    叶枫朝他点点头。

    叶枫这一记了然的点头让简碌有点恍惚,他觉得叶枫跟季溪之间似乎达成了某些共识,而这些共识他是不知道的。

    会是什么样的共识?

    回去跟顾夜恒复命的时候简碌把自己的这种感觉告诉了顾夜恒。

    ”我总觉得他们之间怪怪的,顾总。您确定这次计划的方案没有漏项?”简碌其实很担心这一次叶枫又把季溪撬走。

    顾夜恒没有回答而问简碌,”你跟季溪给了建议后就走了,留下她跟叶枫两个人在一起?”

    简碌嗯了一声,”我急着要把玩具送给小宇,我这不是想在小宇面前帮顾总您刷一下存在感吗,小宇这个年纪的孩子很容易跟人亲近,您现在跟温婉亭在一起。叶枫又每天在季溪面前打转,我怕小宇会喜欢上叶枫。”

    ”小宇是我的儿子,他打转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再说我相信我跟小宇这几天已经建立了深厚的友情。”顾夜恒嘴上虽这么说,但是语气并不坚定。

    简碌跟顾夜恒分析,”顾总,您还是不要掉以轻心。我觉得叶枫他不会在意小宇是谁的孩子,他跟季溪分手都这么久了还一直单身肯定是因为忘不了季溪,这男人一旦执着起来是不管不顾的。季溪有孩子又怎么样,她这么年轻又不是不能再生。”

    顾夜恒没有说话,电话另一端一阵沉默。

    简碌以为顾夜恒在生气,他轻轻地喊了他一声,”顾总。您是不是生气了?”

    ”没是,我生什么气,叶枫对季溪抱有想法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孩子虽然是我的但是季溪现在还是单身,他有想法我也不能阻止。”他说道。

    ”那顾总就这样坐视不管?”

    ”我已经跟叶枫说了这一次我们公平竞争,我相信他的人品会侧重于公平两个字,应该不会逼迫季溪跟他好。”

    这一招他倒是会用。

    只可惜季溪这家伙软硬都不吃。

    ”顾总,您对叶枫就这么放心?”

    ”我一点都不放心,我只是在安慰自己罢了。”顾夜恒的声音听上去十分沮丧,”我现在只能这样安慰自己,等这件事情处理好后我会处理季溪的事情,现在我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除此之外我无计可施。”

    简碌也能感觉到顾夜恒的无能为力。

    他马上表态,”顾总,你放心,季溪这边我帮您盯着,一有什么风吹草动我马上跟您汇报。”

    顾夜恒却笑了,”你也不要做的太明显,要不然季溪又会说我派人监视她,她呀,就是仗着我喜欢她,现在是越来越不把我放在眼里。”

    ”季溪也是因为爱您的,要不然她也不会对您的事这么上心。”

    顾夜恒却在电话另一头无奈地笑了笑,”她对我的上心是有分寸的,因为她只是想让自己没有愧疚感,而我希望她对我的上心是因为她想得到我,就像现在的温婉亭一样,带着目的。”

    ”这个好像有点难,季溪这个人一直都没有嫉妒心。以前顾总您跟温婉亭在一起的时候,她也是一副无欲无求的样子。”简碌想到之前在海川的时候季溪总是躲着顾夜恒。

    ”她爱我却没有嫉妒心还无欲无求?”顾夜恒觉得自己的心脏再一次受到重创,”所以说她一直都拿我在练手?想要恋爱的时候跟我表白,觉得不可能的时候就拍拍屁股走人,最后我顾夜恒只是她练号的一个工具人?”

    ”顾总,您又生气了?”

    ”我没生气。”顾夜恒再一次否认,但是他的语气并不像他说的那样。

    他生气了。

    ”季溪现在还住在那个小院里吗?”他问简碌。

    ”应该暂时不会住了,我听秋果儿说季溪已经从那间农家小院搬出去几个月了,要不是顾总您要住进去她也不会回去。”

    ”我知道了!”顾夜恒挂了电话。

    在温婉亭的房子里,顾夜恒点开了手机地图,他想看看从温婉亭这里到季溪所住的小区有多远。

    最后他惊讶地发现,温婉亭的这个小区跟季溪所在的小区直线距离只有一公里。

    安城,果然不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开局签到十万年〕〔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治愈系游戏〕〔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