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才邪少〕〔韩玥韩依依重生小〕〔迷踪谍影〕〔农门王妃相当甜〕〔寒门小福妻〕〔韩玥韩依依免费阅〕〔绝品上门女婿〕〔农门王妃相当甜〕〔龙神丹帝〕〔嫡女贵嫁〕〔萧战苏沐秋〕〔狼王萧战〕〔主角叫萧战苏沐秋〕〔都市终极奶爸萧战〕〔最强上门奶爸萧战〕〔极品战神奶爸萧战〕〔狼王战神〕〔狼王出狱当场截杀〕〔狼王出大狱萧战〕〔高人竟在我身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恃婚而娇:少夫人她甜不可攀 第三章 索要我的东西
    白茹心中含恨,料想也是老头子放出了消息,这丫头才能这么快到达。

    即便如此,面上神情多变。

    “原来是一一,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告诉姑姑,好去机场接你。”

    白一一缓步上前,从其中一位股东手中抽出件夹。

    漫不经心地翻阅着,是一些刚刚制定的公司制度。

    看来,眼前的人是真得把自己当做白氏集团的主人了,竟然连爷爷立下的公司制度都要修改。

    白茹脸上仍挂着笑容,还欲寒暄几句。

    白一一突然将件夹合拢,抬头看向她,扯出一抹笑容,“也没几日,就在你把爷爷软禁之前到得。”

    这话一出,会场静谧地像没有活物一般。

    众人面面相觑,关于此事,大家心知肚明。

    只是老爷子年龄太大了,若是哪一天突然走了,这硕大的白氏又该怎么办?

    总得有人出面接手,可老爷子属意的白一一,却是个半大丫头。

    别说经商经验,就连学业也是刚刚修完的。

    这种情况之下,白茹似乎才是更好的人选。

    白一一一番说辞下,白茹脸色惨白,将面上仅有的笑容收敛了。

    “外甥女,你这话说得不对,你爷爷身体不适,我又忙得脱不开身人,只能叫人日夜守着——”

    “忙得脱不开身?”

    这话引得白一一好笑,“你狼子野心,为了谋取白家的产业,不惜囚禁自己的父亲,这种畜生不如的做法,你竟然美化成为父分忧?”

    白一一下意识地环顾四周,想要寻求与她意见一致的股东。

    却发现目光所及之处,所有人的面色尴尬,不与她对视。

    这突然的发现,瞬间让白一一的心跌入谷底。

    先前与她熟识,她一口一个亲昵唤叔伯的人此刻都默不作声。

    看到白一一的反应,白茹不禁再次挺直脊背,“我的外甥女,我知你心急迫,想要为家中分忧。其实这也不是难事,最近白氏在跟周家谈合作,周董事长对你格外上心。你若愿意联姻为白氏换取利益,我承诺让你在公司里谋一个差事。”

    白茹脸上莫测的笑容,带着戏侃和撺掇。

    众人面面相觑,没想到白茹会当众提出这样的交换条件。

    白一一双手逐渐收拢,那周氏的董事长可是个秃了头,年过半百三婚的男人,出了名的下流和荒诞。

    她竟然提出让白一一与周氏联姻!

    “这个提议怎么样?周家也算大家,嫁过去吃穿不愁,是个好归宿。”

    “做梦!”

    这两个字从白一一的口中挤出来,如果不是当着众人的面,恨不能上去撕了她的嘴。

    看到白一一的反应,白茹心中舒爽,当即大笑。

    “你作为白家的人,自是要为白家分忧,这门婚事我已经替你答应下来了,三日后便是订婚宴。”

    “你!”

    白一一浑身战栗,实难想象,这个将她逼入绝境的女人竟是她的亲姑姑!

    似是心情大好,白茹一扫先前的客气,语气更加生硬,“这件事没得商量,你等着做周家太太吧。”

    她气焰十足,带着满满地不容置喙。

    被要挟的白一一站在当下,只觉周身冰冷,身处寒潭。

    众人鸦雀无声地坐着,竟无一人站出来为她说话,其中态度已经表示地足够明显。

    白茹大权在握,前董事长身体状况不明,她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丫头得不到任何支持。

    白一一有些心灰意冷,眼前和记忆中的叔伯交叠在一起,更像是一个讽刺。

    这档口,会议室门“哗啦”一声被踹开。

    白茹惊愕地看向来人,在看清是薄景深后更是难掩惊讶。

    但总归是两面三刀的人,她极快地做好表情管理,“薄少,不知是哪阵风将您吹来了。”

    自薄景深进门的那一刻起,白一一紧握的双拳捏得更紧。

    只见来人欣长的身影负手立着,也不去看说话之人,反倒环顾四周。

    最终目光落定,直勾勾地盯着白一一。

    她登时想起,今晨薄景深交代让她老实呆着,顿时眼神慌乱起来。

    虽不清楚薄景深的来意,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他不是好惹的主,更不是一个随便能够随便忤逆的人。

    情绪紧绷之下,白一一听到男人清冷的声音。

    “拿回一件属于我的东西。”

    薄景深在看到白一一的表情之后,面上带笑,却不及眼底,视线很快从她身上移向白茹。

    闻此,白茹面色不佳。

    就算老头已不再掌管白氏,可她执掌白氏已经有些时日。

    众多对她向来毕恭毕敬,不敢有丝毫怠慢。

    可这薄景深一入会议室便说,要从白氏拿走属于他的东西!何其嚣张!

    传闻薄景深傲慢无礼,如今看来半分都不假,竟私闯他人公司会议室,说些没头没脑的话!

    可对方毕竟是薄景深,哪怕今天站在这里得是老爷子,怕是也要给薄家几分颜面。

    为此,白茹的变色再变,带着一抹恭敬的笑容,“薄少真会开玩笑,这里是白氏,我怎么不记得这白氏拿过薄家的东西。”

    薄景深低头浅笑,伸手摆弄腕上的手表,显得漫不经心。

    会场中,众人嘘声而坐,连大气都不敢出,无一敢开口打扰。

    薄家可是整个临川的翘首,不同于暴发户,是真真正正几辈子就流传下来的有钱人。

    论言谈举止,论气度气质,是旁的富二代所难以比拟的。

    白一一始终微垂着头,她向来对这份媒妁之言无甚兴趣。

    自是不曾了解过薄景深,只眼下这低沉的气氛却足以说明,这个男人的可怖。

    却不知道他今天大闹白氏,到底是唱得哪一出。

    众人静静地候着。

    直到薄景深缓缓抬起头,他目光扫过神情黯淡站在不远处的白一一。

    眼中掠过一丝心疼,但很快在转向白茹时,变成一片清明和浩然。

    他唇角是难以捉摸的笑容,谁也不知这位薄少到底想干什么。

    白茹心中越加紧张,如果薄家跟白氏对抗起来,就算是几个白家都不是对手。

    薄景深缓缓抬起手,漫不经心地指向白一一。

    “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