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小姐的贴身保镖〕〔神庭大佬重生记〕〔上门狂婿〕〔仙界第一卧底〕〔星虐〕〔诸天福运〕〔一代龙尊〕〔龙隐宁欣〕〔步步宠婚:替嫁娇〕〔秦枫沈若冰〕〔坏坏王爷深深宠〕〔镇世天王〕〔穿越唐朝李恪〕〔灵气复苏之超凡大〕〔斗罗之神枪鬼剑〕〔亲手打造一个豪门〕〔我的七个姐姐国色〕〔其实我是亿万富翁〕〔我怎么这么有钱〕〔万亿资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恃婚而娇:少夫人她甜不可攀 第一百三十六章 滚出去
    白一一全然随着身体的本能,攀上了薄景深的脖子,双唇开始寻找薄景深的嘴唇,不停的轻哼出声。

    薄景深皱起了眉头,原来是被下药了,现在这个样子,除了自己当解药,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转头看着还傻站在门口的林林,薄景深就差一点将她碎尸万段了。

    “滚出去!”薄景深不耐烦的吼道。

    林林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脸红着转身离开。

    听到房门关闭的声音,林林的脸扭曲起来,这么好的机会,竟然没能得手,还真是可惜了。

    薄景深三两下将导演捆了,扔到阳台,严实的拉上了窗帘,慢慢走到床边。

    白一一又一次缠了上来,薄景深也没有矜持,抱着白一一躺在床上。

    被人下药的白一一尤其的主动,体力也好的不行,薄景深这才算是第一次尽兴,最后以白一一累晕过去结束。

    帮白一一穿好衣服以后,薄景深将人送到了隔壁房间。

    现在隔壁房间里坐着裴优和卢秘书,他们接到消息过来的时候就在隔壁开了一间房,等薄景深办完事过来吩咐接下来的事情。

    “那个混蛋就在隔壁,让顾珩带人过来吧。”薄景深沉着脸。

    卢秘书一愣,随即点点头,看来这一次薄景深是真的生气了,自从收回薄家以后,他可是很久没有用到那边的力量了,顾珩还一直发牢骚说要发霉了。

    接到电话以后,顾珩激动的不行,突然有了事情做,怎么能不高兴,但是在得知那人是欺负了白一一以后,转激动为愤怒,原本带的一大堆的工具都放下了。

    “来人,把我的刀片拿来。”顾珩的话让下属都为之一振,这刀片可是顾珩的拿手绝活,好多年都不用了,以前只要遇到难打开嘴巴的人,顾珩就派上用场了。

    他们都不明白,这个时候还有谁能够让他拿出这个东西。

    最后顾珩就只带了三个人来到酒店,一推开房间门就看到导演浑身赤裸的躺在地上,被捆成了一个螃蟹。

    “求求你们,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导演这个时候才知道自己这是踢到钉子了,一个劲儿的求饶。

    “景深,就是这个人欺负我们家一一?”顾珩正在气头上,恨不得现在就把眼前这个人撕了。

    薄景深背对着他们站在阳台上,望着天空。

    “就一个要求,让你尽兴。”薄景深薄唇轻启,没有一点温度。

    跟着顾珩来的人都浑身一颤,让顾珩尽兴?那该是多么惨烈啊?几个人都在心里为那个躺在地上的男人默哀。

    薄景深转身,走到男人的面前,蹲下,捏住他的下巴。

    “接下来请你吃好吃的,记住了,一句话都不要说,可以喊,但是让我听到从你口中说出一句完整的话,那这顿饭你还要多吃上几天。”

    薄景深完全没有必要去审问这个男人,到底是谁在做手脚,他都知道,但是现在还不是收拾人的时候。

    男人一脸惶恐,满头雾水,不知道薄景深说的是什么意思,难道现在不是应该问自己是谁指使的吗?竟然什么都不过问,难不成是已经知道了?

    看着薄景深离开,顾珩一挥手,几个人关上门,将男人捆在椅子上,一人一手,一人一脚,将人死死的固定住。

    顾珩阴冷一笑,拿出那散发着寒光的刀片,往男人的肉上割去,瞬间开了一个口子。

    “啊!”惨叫声响起,薄景深满意的抱着白一一离开,留卢秘书在这里处理后事。

    “我也留下来陪你吧。”裴优虽然担心白一一,不过有薄景深在,她还是挺担心卢秘书的,更加好奇隔壁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有这么惨烈的叫声。

    卢秘书点点头,作为他的妻子,这些东西迟早要知道,干脆就早一点接触好了。

    隔壁惨叫声一声一声响起,也亏的这个酒店的隔音效果真的很好,加上卢秘书已经交代了酒店,不管听到什么,都不能来打扰。

    “老公,他们这是在做什么啊?怎么叫的跟杀猪一样?”裴优实在是好奇。

    “这是顾珩的拿手绝活,可以让人生不如死,有点残忍,你确定要听?”卢秘书总还是觉得慢慢来才行,一股脑全部告诉她,害怕她会接受不了。

    “你接着说啊,怎么了?担心我害怕你?没事的,我这个人接受能力一向比较强,而且我们已经结婚了,你总不能瞒着我一辈子吧。”裴优倒是很放得开,拍戏这么多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还能怕这个?最恐怖的不就是凌迟了嘛。

    “好,顾珩的拿手绝活就是凌迟。”

    卢秘书的话让裴优惊讶了一下,还真让自己猜中了?

    “但是这个凌迟跟一般的凌迟不一样,顾珩是用刀片迅速在人身上割开一个口子,但是不会流很多的血,不过这疼痛是一点都不会少的,都是在最疼的地方下手,等伤口稍微愈合一点,就在同一个地方再隔开,如此循环往复。”

    卢秘书突然有些怀恋那些年做的事情了,那叫一个痛快酣畅。

    裴优惊讶的捂住了嘴巴,果然是狠啊,这真的是比凌迟还残忍,但是她却同情不起来,那个男人就是该死,竟然敢对白一一出手,就算是大卸八块,也是他该得的报应。

    隔壁的叫喊声开始一点一点的降低,估计是声音叫哑了。

    顾珩很有手段,只要人晕过去了,就赶紧弄醒,总要醒着承受这所有的疼痛才行。

    那些手下的人看着男人痛苦的样子,竟然还有些痛快,真的是好久没有看到顾珩这样的手段了,这要是让顾珩尽兴,那这个男人的身上估计没有一块好地儿了。

    叫喊声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早上,顾珩也觉得有些累了,看着男人浑身上下的伤口,也算是尽兴了。

    “给我准备盐水和绳子,哦,对了,还有一个牌子,快点。”顾珩吩咐下去。

    男人现在奄奄一息的,才算是明白薄景深的话,绝对不能喊出一句完整的话,而且他也喊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