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门凰女〕〔都市灵剑仙〕〔保护校草大人〕〔锦约〕〔老婆比我先重生了〕〔我真没想入赘〕〔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我成了一条锦鲤〕〔手术间里的自走棋〕〔游戏王之背后灵系〕〔末日矩阵〕〔蓝白社〕〔洪峰〕〔汽车大时代〕〔我爸真是大明星〕〔小小小男佣〕〔宋伊人宫凌夜〕〔神工〕〔重生千金逆袭路〕〔重生之我要上头条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1714. 塔楼之谈
    ..,

    徐红霞能够成为真武境的高手,不管性格如何,也肯定是坚韧之人。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kans.co会在齐悦才那么丁点大的时候自尽,十有*是产后抑郁症。

    这年代肯定没有这样的说法,但其实当产后抑郁症很严重的时候,患者会作出任何过激的举动都只能说正常。

    赵洞庭上辈子的公司里面就有两个这样的女员工例子。产前还很开朗,产后突然就好似变了个人似的。

    甚至其中有个还最终以悲剧收场,虽然没有像是徐红霞这般香消玉殒,但原本美满的婚姻也是以破裂散场。

    齐武烈和徐鹤对视的时候,旁边不少人都回想起这件当年旧事。轻轻摇头叹息,然后向着剑流阁里面走去。

    那些还不明所以的江湖后起之秀以及对北方江湖不太了解的其余地方的名宿们也都被拽进去。

    按理说紫荆山庄和红叶谷打死都不会再往来在,这会儿齐庄主却是突然找过来,肯定是有什么事。他们没必要掺和。

    而且齐庄主和徐谷主都是伪极境的高手,要是两人打斗起来,他们没法拆开不说,还可能被殃及池鱼。

    徐鹤看着众人低声议论着进屋,仍然只是冷眼看着齐武烈,没有移步。

    大概足足过去数分钟的时间,谁也不知道两个当事人心里走过怎样的历程。

    “唉……”

    齐武烈好似若有若无般轻轻叹息了声,身形也在忽然间好似佝偻些许。刹那间不再如同一柄笔直的饱经风霜的宝剑。

    他说:“移步聊几句?”

    徐红霞的故事已经过去数十年的时间,但她的死,还是让他心中有着愧疚。虽然后面这些年,齐武烈又娶了其他的妻妾。

    甚至如果不是徐红霞的事,齐武烈的心境圆满,可能还能更早些时候就进入伪极境。这辈子有望极境都说不定。

    男人最钟爱的还是初恋。这话看似武断,但其实未免不是实情。

    “我和你没有什么好聊的。”

    徐鹤态度冷淡至极,说出这句话,转身便向着剑流阁里面走去。

    “我知道你恨我,但你难道连悦儿也打算不管?”齐武烈说道。

    徐鹤的脚步终是顿住,缓缓回头,“悦儿怎么了?”

    齐悦是徐红霞的孩子。自幼便被徐红霞关怀的他自然不可能不在乎。

    这回齐武烈却是不再说话,身形忽动,向着四海客栈外掠去。

    徐鹤微微皱了皱眉,终究还是施展出轻功跟上。两个伪极境的强者被好似两个夜枭似的,在夜色中以极快的速度掠过。

    最终,齐武烈没把徐鹤带去武鼎堂。而是到了子城的西城门。

    他就在西城门的瞭望塔顶上落足。

    这里是最高的地方,向着周围俯瞰过去,能看到这时候长沙城内的万千灯火。

    是真美。

    徐鹤跟着在这里落足。

    发现齐武烈的脚下摆有几坛酒,他又皱了皱眉头,“你不会觉得我还会同你饮酒?齐武烈,我要是喝酒,怕会忍不住要你给我姐姐偿命。”

    “是谁”

    他的声音引起下面瞭望塔内的禁军注意,有禁军匆匆跑到外边。

    齐武烈直接将自己腰间的令牌甩了下去。

    然后下面便没有声音了。

    “坐”

    齐武烈坐在楼顶上,自顾自拍开一坛酒的泥封,“酒是武鼎堂的,都是好酒。我要不是最近在武鼎堂,也喝不着。”

    “哼”

    徐鹤只是哼了声,“你有什么话,直说吧”

    齐武烈抬眼瞥他,“其实能有什么话,我都这个年纪,打算将山庄交给悦儿了。如今紫荆山庄家大业大,乃是江湖最鼎盛的圣地之一,但悦儿并未继承到他娘亲在武道上的天赋,至今也仍然不过是上元境的修为。这辈子怕是能进入到真武境都不错,我死以后,总不能让别人害他,而这,就只能靠你这个做舅舅的了。”

    “呵”

    徐鹤闻言嗤笑,“你可是堂堂庄主,难道就两个亲信都没有?就没有人愿意在你死后扶持悦儿?”

    他们两都喊“悦儿”。其实齐悦也很不年轻了。

    “当然有。”

    齐武烈道:“但亲信再亲、再信,也不及你这个舅舅。只有你答应,我才能完全放心,死也无妨了。”

    “死?”

    徐鹤听着齐武烈接连说及这个字,微微顿了顿眉头。随即又冷笑,“怎么?是练功走火入魔了,时日无多?这可真是苍天有眼啊你早该下去陪我姐姐了。”

    大概谁也不想会想到如今在江湖上大名鼎鼎的红叶谷谷主也会说出这般刻薄的话来。

    “不是。”

    齐武烈往嘴里倒酒,淡淡道:“其实自红霞自尽的那刻起我就知道我这辈子无望极境,这些年来看似始终对极境穷追不舍,其实不过是不想让自己闲下来而已。闲下来,就会想起她。有些事情,我不能和你说,但当今天下伪极境并非是最强的。很可能某天,我就会死在这皇城之内都说不定。”

    他被赵洞庭宣到长沙皇宫里来,当然已经知道老太监的事情。

    徐鹤眉头皱得更深,“你是说皇上可能要对你出手?”

    他压根没想过元朝,只以为是大宋还隐藏有极境的高手。以皇上的手段,宫中有怎样的底牌,他都不会觉得奇怪。

    齐武烈摇头,“皇上要让我死,我早就活不到现在。现在,是我替皇上卖命的时候……”

    徐鹤闻言瞧了瞧皇宫的方向,便不再对这件事情追根问底,只道:“你们紫荆山庄的任何事我都不想管,但悦儿谁都不能欺负。要是他在紫荆山庄受人欺负,我会把他接回红叶谷,然后……让你整个紫荆山庄都衰落下去。”

    齐武烈没忍住皱起眉头,“当初红霞自尽,我承认我有责任,但责任并非全部在我。你当真要如此执拗、绝情?”

    “情?我和你之间哪里有什么情分?”

    徐鹤冷笑道:“我只知道我姐姐是在你紫荆山庄死的,我巴不得你们紫荆山庄在江湖中除名才好。”

    “何苦呢……”

    齐武烈缓缓道:“我紫荆山庄若灭,你红叶谷也好不到哪里去。有些东西,我已经交给下面人,你最好别做得太绝……”

    “你什么意思?”

    徐鹤眼睛猛地眯了起来,这瞬间竟是有杀意流淌而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我就是超级警察〕〔帝国吃相〕〔富家女总裁的贴身〕〔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鲜妻太甜:偏执老〕〔我的绝色总裁未婚〕〔五代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