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诡扯〕〔我只是正能量的搬〕〔我有BOSS天赋〕〔托塔李天王〕〔大创造者〕〔东丘〕〔李朝万古一逆贼〕〔旅行时代〕〔穿越封神之我为袁〕〔心魔狩猎者〕〔巫中仙〕〔一吨超人〕〔废土魔导师〕〔混在隋唐当佞臣〕〔穆少的法医小妻〕〔宝贝太嚣张:总裁〕〔我要死七次才能回〕〔一不小心就成了宗〕〔我的人生变成了通〕〔大国芯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1720. 桀骜大发
    ..,

    不行

    忍不了了

    连自己宿舍是什么情形都没能瞧清顾,就被拽出来在这外边冻得簌簌发抖的耿衙内眼睛都发红了。

    除去在赶往归德府来的路上,他何曾在哪里受过这样的苦?

    现在虽然不是天寒地冻的时节,但寒风且也仍是能将人吹得簌簌发抖。他真想不明白,这些当兵的在这里傻站着有什么意义。

    这样傻站着难道还能在沙场上多挨几刀不成?

    还不如提刀耍几个把式来得有用。

    虽然他连把式都不会耍。

    “奶奶的”

    本名耿大发的耿大衙内愤愤将自己手中的神龙铳扔到地上,满是不耐之色,“老子回去休息了”

    说完扭头就走。

    他压根不觉得这是什么大事。虽然这是在军中。

    在他想来,他爷爷刑部左侍郎的官职虽然不如军中元帅,但怎么着也是总都统那个级别。就这点小事,应该没人会将他怎么样。岳元帅和那些高阶将领们总不至于来管他,同样在归德府内的军机令更不会关注这点小事。而其余人,想管也未必够格,只要他提出自个儿爷爷的名字,多少得卖些面子。

    带着桀骜之色,并没有因为被赵洞庭发配军中就完全丧失“灵性”的耿大发并没有注意到,因为他这个举动而露出震惊之色的战友们。

    还呈队列站着的天魁军士卒们看到耿大发扔掉神龙铳的那刻就已经大惊失色,见他扭头就走,更是连脸色都变了。

    这小子简直是在找死啊

    他们以前不是没见过桀骜的,甚至其中绝大多数本来就是桀骜之辈。不过当初没谁像耿大发这么过分。

    而即便如此,他们回想当初自己受过的处罚,现在也仍旧也是心里发麻。

    在赵虎的天魁军中,论战功、论战斗力,必然是特种团最强。但除此外,还有个营也在军中颇有名头,甚至被人津津乐道。

    这个营绝对不是最强的,但绝对是最具话题性的。而且,这个营里面的士卒也个个都不是简单人。

    他们的来历绝大多数都不简单。

    天魁军第九团第九营,又称衙内营。

    甚至军中有人说,如果家里没个当朝四品以上武将或是从三品以上文官,都不够格进衙内营。

    当然,这话里边并没有多少贬义。

    军中从来都不缺衙内的存在,在皇上改革军队制度以前,这样的情况更为普遍。

    每个军中都有这样的存在。

    而且衙内营也不是没有战功的。大多数衙内刚刚从军时的确桀骜不驯,但到后面,也都会成为铁骨铮铮的汉子。

    军中的将领们也没有给与衙内营太多的偏袒。之前和元军交锋,衙内营同样也有肩负艰巨任务的时候。

    再说更近些的事情,苏帅率领建康军区在进攻这归德府时几乎全军覆没。不也没见着有“衙内营”的人投降?

    天英、天富两军悉数阵亡神仙岭,那些“衙内”们不也是个个为国捐躯?

    “站住”

    在耿大发满不在乎走着的时候,队列前有将领大喝,然后匆匆向着这边跑来。

    他穿着甲胄,看样式和肩章,乃是这个营的统带。

    他跑到耿大发的面前,将耿大发拦住,看起来年纪和耿大发差不多,“为何离队?”

    声音很洪亮,两道眉毛微皱。

    耿大发斜眼瞥这统带,满不在乎,“小爷我回房间睡觉去谁乐意在这傻站着。”

    其实这个年纪就能够成为统带的,在军中已不多见。但可惜,耿大发显然并不清顾军中的事情。

    他只能认出来面前这家伙的肩章表明他是个统带。而统带,不过是区区中低层军官而已,他才不在乎。

    要是在皇城,这样的家伙给他提鞋他都还嫌不够格。

    于是他轻描淡写说出这句话后,便继续向着前面走去。

    “啊”

    让他不曾意料到的是,才刚迈开步子,就被那统带在后面踹了一脚,直接甩了个狗啃泥。

    统带的声音在后面响起,“你他娘的反了天了老子在这里训练,你敢回房间睡觉?”

    然后他还回头对着两个士卒喊道:“你们两个过来,把他甲胄扒掉给我吊旗杆上去”

    队列里面有两个同样年轻的士卒很快跑过来,眼中还带着些幸灾乐祸之色。

    耿大衙内有些晕乎乎回头,眼睛刷的就红了,爬起身要拼命,“你他娘的敢打老……”

    话还没说完,就又被统带给踹到地上去。还要再说,却脸色陡变,猛地闭嘴。

    因为这统带把神龙铳扯下来指着他的脑袋,“以下犯上,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军法处置你?”

    他没再自称“老子”,但这样说话却显得杀气更浓。

    耿大发不自禁咽了咽唾沫。

    在这个刹那,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依稀想起在长沙遇到的那红裙姑娘身边的那个老头。

    等两个士卒将他给提起来,并且扒他身上的甲胄,被寒风吹进骨头里,他才猛然回神,喊道:“放肆放开我你们知道我爷爷是谁吗”

    他没注意到,他这副模样,却是让得队列中不少人都忍俊不禁。唯独,没有谁露出忌惮的样子。

    那两个将他摁着的士卒更是忍不住要笑出声来的样子,脸都瘪红了。

    统带皱了皱眉,嘴里嘀咕,“怎么你们这些家伙都喜欢用这套?”

    然后低喝:“还不快执行命令?”

    两个士卒连忙继续扒耿大发的甲胄。

    耿大发剧烈反抗,“放开我放开……”

    没吼上两句,神龙铳又指到他脑袋上。后面是统带的那张冷脸,“你爷爷……是谁啊?”

    他眼中有些玩味之色。

    耿大发拿不准这统带到底是什么想法,有些冷冷道:“当朝刑部左侍郎耿、耿谏壁。”

    “噢……”

    统带有些意味深长地点头,就对他左边的士卒道:“告诉他,你爷爷是谁”

    “是”

    士卒正儿八经领命,然后说道:“我爷爷是江南西路转运使王应麟。”

    统带又看向耿大发右边那士卒,“再说说你。”

    “是”

    士卒答应,然后讪讪一笑,“老大,我爷爷没啥好说的啊……”

    “说你爹”

    统带有些没好气地说。

    士卒便说道:“我爹是天剑军总都统蒙托。”

    耿大发直接懵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重生八零好当家〕〔最佳赘婿〕〔重生北大荒〕〔日渐崩坏的地球〕〔六宫凤华〕〔言安希慕迟曜〕〔诸天最强大BOSS〕〔腹黑女帝择夫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