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你是我的小思念顾〕〔我气哭了百万修炼〕〔奥林匹克〕〔重生我要当学神〕〔鬼命阴倌徐祸〕〔骁勇强护〕〔地球最后一条龙〕〔嫁我不吃亏〕〔天降独宠:邪君惹〕〔梦魇速递〕〔宠后来袭,实景红〕〔我在作死边缘疯狂〕〔君倾心与卿〕〔锦绣农家女〕〔极品天医〕〔妙女多娇〕〔我家大神竟然是个〕〔叹重生〕〔暗恋成欢,女人休〕〔蜜宠前夫请止步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1728. 玉蟾任务
    然后三人又去叫上齐武烈,便到了君天放的房间里。

    作为伪极境高手,在这样的关头,他们的住处都暂时被安排到单独的院子里。这里可以说是武鼎堂禁地,除去乐无偿等少数几人,即便是真武境供奉都不能擅闯。这是乐无偿最新下达的命令。

    也就赵如还能够呆在君天放这里。

    他的天赋实在是太过惊人了。

    赵洞庭本来是打算让君天放暂且停止对他的教导的,没想到君天放竟会不愿意。说他不碍事。

    他这是宁愿累些,也不愿耽搁对赵如的教导。

    刚开始赵洞庭有些疑惑,随即很快反应过来。君天放这是打算将赵如当做关门弟子培养。

    他同样没有信心能够斗得过那元朝极境老太监,所以才想争分夺秒,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自己的武学悉数交给赵如。

    到这会儿,赵如在武学上面的天赋,特别是剑意上面的天赋已经毋庸置疑,得到明确的认证。

    因为就在跟着君天放修习不过短短几天的时间以后,他便熟悉剑意的力量,能够将剑意释放自如。

    这当真是让得赵洞庭好生欣喜若狂,也将赵如这份天赋看得更为重要无比。以至于现在连张珏都不知道自己外曾孙还有这种天赋。

    君天放带着洪无天三人到房间里的时候,赵洞庭就坐在他的房间里。

    “皇上。”

    洪无天笑着喊。

    齐武烈和徐鹤则都是恭敬施礼,“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虽然没有跪下,但脸上那种恭敬并非是伪装出来的。

    以前有这么种说法,真武境就能见皇上不跪,到伪极境、极境这种,更是可以不用施礼。这似乎是皇室和江湖间不成文的约定,但其实很难作数。

    因为江湖终究没法和朝廷相提并论。而且有不少强者本来就是为朝廷效命的。

    或许在皇室式微的时候,真会有高手不太将皇上当回事情。但现今的大宋,绝对没谁敢不把赵洞庭当回事,极境也不行。

    对元朝老太监这般严阵以待,那是因为赵洞庭不想等他杀上门的时候去躲躲藏藏,让大宋颜面尽失。

    总得要试试那家伙斤两的,不能让他在皇宫中来去自如,蹂躏大宋的颜面。

    要不然,绝对连那老太监都拿赵洞庭没有办法。

    “这里没有外人,诸位便无需拘礼了。”

    赵洞庭笑着摆摆手。这个摆手的动作现在基本上都已经成为本能了。

    然后让四人都坐下。

    赵洞庭眼睛落在洪无天的脸上,道:“洪前辈您最是精通合击之法,那这阵法,便有劳您了?”

    洪无天笑道:“皇上还何须和老乞丐客气。”

    赵洞庭点点头,又对齐武烈和徐鹤说道:“朕现在还不知道那人会不会杀过来,但不得不早做防备,所以还得需要两位和剑仙以及洪前辈将合击之术早日练成才好。为大宋颜面、为朕为诸位娘娘以及皇子、公主、大臣们的安危,若是那人杀来,能够将他斩杀那自是最好。而若是不能将他斩杀,朕也绝不希望四位中任何哪位遭遇不测。所以……合击之术越是纯熟越好。”

    齐武烈脸色凝重点头,“皇上放心,这是关乎我们自身性命的事情,自不会有半点懈怠。”

    赵洞庭起身,“那就拜托诸位了。”

    他没有在君天放的房间里多呆,特意赶来这,大概也只是想再叮嘱齐武烈他们两句。要不然,总会觉得有点不放心。

    等赵洞庭离开,洪无天四人便在房间里面紧锣密鼓地商量起来。

    大宋最顶尖的四位伪极境高手,这时候命运被绑到一块儿。

    离开长沙城的徐青衣当然不知道这房间里的紧张氛围。

    算是初次孤身行走江湖的她有点紧张、有点彷徨,难免也还有点儿小激动,就像是常年呆在笼子里的小鸟突然被放飞出去。

    而且这还是只有本事,也想在江湖上闯出些除去“艳名”以外的其他名头的小鸟。

    青衣仗剑,快马江湖。

    徐青衣步伐些微轻快,虽然没有佩戴宝剑,但嘴里却在嘀咕,“还是应该穿青色的,更显得成熟些。”

    她这会儿有点后悔受洪无天那句话的影响,而效仿自己的姑姑穿上红裙。

    在她的想象中,行走江湖的女侠就应该是神色高冷,雷厉风行。动个眼神都能让别人簌簌发抖的生猛人物。

    而此时,就在徐青衣前面大概数十米远处。也有个人影在嘴里嘀咕。

    不过和徐青衣不同的是,徐青衣只是偶尔嘀咕。而他,是嘴里嘀咕个没完。

    那袭月牙白的道袍是颇为引人瞩目的。以至于有人从他旁边过去时总会将眼神看向他,然后便更是止不住惊讶。

    男人大多数自惭形秽。而妙龄女子和小媳妇们瞧见他的脸以后则多数羞红了脸。

    只幸好风气还没有到达太开放的地步,是以倒也没有女子来主动和他搭讪。

    这张脸英俊不说,当真是充满灵性。让人怎么看怎么觉得亲近、舒服。

    这当然是白玉蟾。

    他在天文司研究天象、气候,其实很少呆在皇宫里面闭门造车。虽然也不常常远行,但长沙周边几乎被他走了个遍。

    有些知识必须是结合实践才能够得出结论的。有些更是必须得通过实践观察才能有大概的推论。

    白玉蟾向来都有一条路走到黑的恒心和韧性,现在在天象、气候方面应该都已经是大宋境内首屈一指的人物。

    他欠缺的,大概只是个一鸣惊人的东西而已。而赵洞庭已经为此给他指出一条道路。

    他给白玉蟾的任务便是让白玉蟾谱写出最新的黄历来。

    可以想象,只要白玉蟾将新黄历给谱写出来。然后通过赵洞庭去普及,他必然能够成为大宋家喻户晓的人物。

    只这当然不是容易的事情就是,哪怕有着以前的黄历作为蓝本,白玉蟾也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够把新黄历给写出来。

    这是需要时间去磨的东西。

    或许是某种冥冥中缘分,就这般过去两天的时间,白玉蟾和徐青衣的路线竟然始终是相同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神乾坤〕〔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五代梦〕〔亿万豪婿〕〔女总裁的贴身强兵〕〔万能神医〕〔逆天妖妃撩君心〕〔重生日本当神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