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刁民的崛起〕〔热血降临〕〔我有一个总裁女友〕〔连心泪之峰回露转〕〔与偶像谈恋爱〕〔远方寻梦〕〔都市战神狂婿〕〔扶摇女剑仙〕〔饲养全人类〕〔一叶征途〕〔史上第一废婿〕〔端公手札〕〔都市热血战神〕〔孟婆泪:双世夙愿〕〔我的修炼游戏〕〔全球丧尸:觉醒〕〔枪械纪元学院篇〕〔大唐神话之战神崛〕〔超级锋暴〕〔医门宗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1729. 冥冥缘分
    而且因为两人的脚程、起居习惯相差不多的缘故,哪怕是前前后后,但选择落脚的客栈竟然是相同的。Δ书阁ん.『k→shu→.co

    这难免让徐青衣注意到白玉蟾,也让白玉蟾注意到徐青衣。

    两天的时间,别说是活生生的人,就算是条黄狗老在面前晃悠,也能成为熟脸。

    只这种“注意”,当然带着点防备就是。

    哪怕白玉蟾灵性非凡,有着与众不同的气质,但徐青衣还是觉得这个老是出现在自己眼中的家伙有些别有用心。

    要不是本身涵养在这里,再者白玉蟾的眼神颇为纯净,这会儿徐青衣怕是都已经在心里将白玉蟾划到“登徒子”行列中去。

    要是这让赵洞庭知道,赵洞庭定然会笑得直不起腰。

    直到现在白玉蟾都还是个童子,没少招他笑话。还被人以为是“登徒子”,那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了。

    他倒真希望白玉蟾能成为登徒子,起码拐几个婆娘进屋也好。

    当初三兄弟,如今他和吴阿淼都是妻妾成群,只有白玉蟾还孑然一身。有时候,赵洞庭还真有点儿心疼白玉蟾。

    白玉蟾若是放到后世去,那就是科研型的人才,而且还是一门心思扑在里面的那种。这种人,应该有个婆娘在身边照顾的。

    虽然在宫里有人照顾他的饮食起居,但相较于能让自己心爱的女人,总是要缺少许多感觉在里面。

    又是黎明。

    徐青衣大概是不想再遇着白玉蟾,是以比前两日要稍微早两刻钟起床,然后离开客栈。并且步伐稍微快了些。

    她又换上了藏青色的衣服,而且还配了把剑。剑是在路上铁匠铺买的。

    她剑法其实只能算是娴熟,现在更喜欢用云丝手和引蝶手融合的那门功夫。但有剑在手,总要更似女侠几分。

    只是让徐青衣没有想到的是,她走着走着,前面竟是又出现白玉蟾那形单影只的身影。

    他边走,还边在抬头看着天空。

    徐青衣微微蹙眉。

    但也知道,白玉蟾不可能是故意在这里等他。他总不知道她今日会早两刻钟起床吧?

    随即不禁有些脸红。

    她知道自己是多想了。眼前这个其实模样挺好看,也不那么让人讨厌的家伙压根对自己没有什么意思。

    如果有意思,那便没理由突然比前两日突然早起床,而且赶在她之前离开客栈。

    饶是徐青衣对自己的容貌有着足够信心,这刻发觉自己自作多情,一颗芳心里也尽是害臊。

    她庆幸自己没上去找白玉蟾的麻烦,要不然可真是丢死人了。

    徐青衣就这样跟在白玉蟾的后面,打量着这个自言自语,看起来有些神经兮兮的月牙袍道士。

    这位还从来未经历过男女感情的美人榜花魁显然不知道,当女人对男人生出某种好奇的时候,那便是沦陷的开始。

    而她这样跟在白玉蟾的背后看着白玉蟾的背影还不觉得无趣,那简直已经跳过第一阶段了。

    好奇和好感之间,有时间只是差一个契机而已。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徐鹤突然期盼女儿成亲,以至于产生某种宇宙能量的原因。这契机出现得很快。

    就在这日快到傍晚的时候,白玉蟾和徐青衣出现在长沙北面的某个小镇里。

    这镇子规模不大,但大概是离长沙不算太远的缘故,所以还算热闹。

    傍晚时分,镇子里街道上有不少来往的客商。

    虽然客栈、酒馆门口不像是长沙城内那样有小厮争先恐后的吆喝,但生意都还算不错,时刻有人进进出出。

    徐青衣还是跟在白玉蟾的后面,好似觉得挺有趣。只白玉蟾偶尔回头时,她会有些促狭地将头撇过去。

    有时候来不及,便就这般直勾勾地盯着白玉蟾。然后,就会看到白玉蟾有些疑惑地将头偏回去,她便轻轻地笑。

    她觉得这个道士还是挺有意思的。

    白玉蟾直接向着前面不远的一家酒楼里走去。

    只在这时,在离他约莫十来米的一处民宅内却是忽有一消瘦汉子夺门而出,“少啰嗦,再啰嗦信不信我揍你!”

    然后有个老妇人跌倒出门外。

    她头发已经有些发白了,老泪纵横,摔倒在地上还抓着消瘦汉子的裤腿。手被蹭掉了皮,很快流出了血。

    “儿啊……你不能再赌了啊!这钱、这钱是给你爹治病的钱啊!”

    老妇人哭喊着。

    “滚!”

    但那消瘦汉子却是猛地把她的手踹开,骂骂咧咧道:“都他娘的要死不活了,还治什么治!不如给老子去扳本!”

    “畜生不如!”

    徐青衣眼力和耳力都极好,将这些看在、听在耳朵里。当即就柳眉倒竖起来,差点儿要拔剑。

    她从长沙到这里,虽然见过在街上偷蒙拐骗的,但还真没见着像眼前这消瘦汉子这样丧尽天良的。

    看来不管国家多么昌盛,都仍是会有败类的存在。

    “住手!”

    徐青衣猛地喊出声,然后向着那老妇人和消瘦汉子走去。

    旁边经过的客商,和旁边铺子里的人看着,多数都露出义愤填膺的样子来。但打算上前来管事的,不多。

    徐青衣走到老妇人面前,忙将老妇人扶起,随即对消瘦汉子怒目而视,“你还是人吗?这可是你的母亲!”

    许多人露出惊艳之色来。

    虽然徐青衣带着面纱,但还是能隐约看得出她容貌不俗。

    消瘦汉子更是差点露出色授魂与的样子。

    不过也亏得他是个奇葩,满心还想着扳本的事情,只道:“要你多管什么闲事!”

    便匆匆转身要离开。

    他这种是赌性到病入膏肓地步了,怕是将赌台和揭开面纱的徐青衣同时放在他的面前,他都会选择前者。

    老妇人只是哭,“造孽、造孽啊……”

    徐青衣怒不可遏,铿锵将剑给拔出来,道:“我宰了你!”

    从小生活在红叶谷的她,哪怕是在战乱时候也没有受到什么波及。眼前这个消瘦汉子,已经是她想象中最没人性的存在。

    这样的人,就是死个千儿八百回也不为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蛊真人之齐天传〕〔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帝国吃相〕〔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我的兵王女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