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仙农〕〔何日请长缨〕〔神偷问道〕〔韩娱之你的名字〕〔快穿:我只想种田〕〔我能举报万物〕〔人生交换游戏〕〔万界基因〕〔重启修仙纪元〕〔泰坦与龙之王〕〔淡蓦凉亦棣星辰〕〔归一〕〔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制霸全球〕〔联盟之魔王系统〕〔我有一座世界门〕〔愿你情深不被负〕〔别叫我歌神〕〔无限刷钱系统〕〔都市武道无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1734. 结伴同行
    ..,

    “夜观宇宙?”

    徐青衣满脸雾水,完全不能够领会当时白玉蟾的感觉。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kans.co因为她即便是在夜里看天空的时候,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白玉蟾和她说这种话,真和对牛弹琴没有什么差别。

    白玉蟾自己也很快意识到这点,于是只道:“那位老者的武道修为只怕是高深莫测……”

    徐青衣道:“你可是快要接近真武境的强者了,难道是真武境的高手?”

    真武境在江湖中还是比较罕见的。任何哪位都不是简单人物。

    对于寻常人而言,真武境高手绝对是那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秘存在。

    “我不知道……”

    但白玉蟾摇了摇头。

    他也只是推测而已。因为,他并没有能感觉到那个老者身上有什么惊人或是极为内敛的修为波动。

    而这两点,都是内功修为极高的特征。

    在客栈里用过饭后,白玉蟾带着徐青衣由沿着南城门出,向着长沙方向而去。

    让白玉蟾些微有些意外的是,就在这天傍晚,他和徐青衣在离湘阴二十余里的桥口镇驻足,竟又遇到那个老者。

    光看模样并没有什么特别,只是让人觉得苍老,但却又能真真实实给他种诡异感觉的老者。

    在桥口镇这座比较寒碜的客栈里落脚,看到这个老者坐在有些破烂的板凳上的背影时,刚进门的白玉蟾有那么瞬间的发愣。

    就在他发愣的瞬间,老者忽的回头,然后冲他和徐青衣微笑。

    看他的正面,白玉蟾那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便愈发浓郁了。

    他忽的握住徐青衣的手,向着里面走去。

    徐青衣没反应过来,怔怔的被白玉蟾牵着走进去,然后找桌子坐下。直到屁股挨着板凳,她才猛地回神,之前都是云山雾绕的感觉。

    紧接着的瞬间便是俏脸羞红起来。

    他牵我的手了……

    他竟然牵我的手了……

    他居然牵我的手诶……

    他怎么能够就这样牵我的手呢……

    一时间各种纷乱念头涌上这位美人榜榜首的脑袋里,让她是又喜又臊。身份地位、本事再高的女人只要掉进恋爱的河里,脑袋都会变得不够用。

    白玉蟾对着那老者轻轻点头回礼,“小二,麻烦上两样招牌菜。”

    先是在柜台里打着盹,见到徐青衣后才猛地精神起来的小厮连答道:“好咧”

    随即瞧见白玉蟾道袍,想了想才又加了句,“客官要荤的还是要素的?”

    白玉蟾道:“一荤一素吧”

    小厮又答应,然后对后厨吆喝了声。

    在这个过程里,那老者竟然都是直勾勾打量着白玉蟾。

    等白玉蟾又看向他,他又对白玉蟾笑笑,然后低头继续吃面。

    连徐青衣都察觉到有些不对劲,嘴里嘀咕道:“他老是盯着你看做什么……”

    白玉蟾并没有答话。

    在其后的过程里,那老者仍是时不时的抬头打量白玉蟾,甚至可以说是端详。连等到他吃完面条,也没有要离开的打算。

    徐青衣都忍不住轻轻瞪他,但换回来的,却只是毫不在意的微笑。这抹微笑不细细去咀嚼还好,只要咀嚼,便又会觉得有那么些高深莫测。

    看着白玉蟾还能够细嚼慢咽,她实在是有些佩服他那粗大的神经。

    “小兄弟,不介意我坐这吧?”

    等到白玉蟾总算快要吃完,徐青衣打算催促他上楼去的时候,老者却是突然走到白玉蟾的对面。

    嘴里虽是这么问,但压根不等白玉蟾答话,他便坐下。

    徐青衣满脸古怪,还带着些不满之色打量他。

    白玉蟾也是露出些许疑惑之色,随即道:“前辈请便。”

    老者似乎很和善,“小兄弟是道士?不知道是师承全真道,还是天师道?亦或是别的道?”

    白玉蟾道:“曾师承全真道,现在侍奉金丹道。”

    “噢……”

    老者缓缓点头,悠悠道:“金丹道……倒是有所耳闻。听闻此道乃是一名为白玉蟾的年轻道士所创,其道名为金丹,但实则暗合天道。以体内窍穴为金丹,对应周天诸多星辰,端得奇妙。我看小兄弟你这身灵气远胜常人,和这金丹道实在是相得益彰啊……”

    随即好似猛地想起什么,道:“我看小兄弟你修为亦是不错,莫非便是那白玉蟾?”

    白玉蟾都忍不住露出更惊讶之色,强行压抑下去,道:“前辈谬赞了,在下正是金丹道白玉蟾。”

    老者感慨,“这般年纪就创下金丹道,了不得,了不得。看来我都还低估你这灵气了……”

    徐青衣在旁边虽然没插话,但露出颇为骄傲的样子。好像这老者是在夸她似的。

    白玉蟾没再说话。

    只刚刚老者连说他两次灵气非凡,又说他修为不错,已经足够让他确定眼前这个老人绝非是个寻常老人。

    能够在他不露修为的情况下就看出来他大概修为境界的,肯定不能是低于真武境的强者。

    接下来是些微的沉默。

    然后又是老者开口搭话,“小兄弟从湘阴到这里来,莫非是要往长沙去?”

    他好似没把徐青衣放在心上。

    白玉蟾点头答道:“正是。”

    老者又笑起来,“正好我也要往长沙去,不如结伴同行?我对金丹道颇有兴趣,若是小兄弟不介意的话,能否指点指点?”

    指点这个词,有些过于谦逊了。以至于白玉蟾都有些局促,道:“不敢不敢,若能得前辈指正,那是玉蟾莫大荣幸才是。”

    他并没有把这个老者的身份背景想得太过复杂。

    江湖上有这样的人不奇怪。

    明明修为超绝,却大隐隐于世。若不交流,谁也很难看出来他们不同凡响,当初洪无天也是这样的人。

    白玉蟾只觉得眼前这个和善的老者应该也是江湖中的隐世老前辈。

    他自然是不可能把这个老者和“元朝老太监”联系上。虽然,他也从赵洞庭嘴里得知到老太监的存在了。

    得到白玉蟾的口头允诺后,实则为元朝老太监的老者总算没有继续在这里讨徐青衣不喜。

    他只是约好明日早晨和白玉蟾同行前往长沙,然后便就率先上楼去休息。

    等他离开,徐青衣有些不满地对白玉蟾道:“你干嘛让他跟着咱们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就是超级警察〕〔帝国吃相〕〔蛊真人之齐天传〕〔有福的江湖〕〔生活系男神〕〔赘婿归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