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时间苍凉爱不淡忘〕〔贺景辰温晴〕〔最难不过说爱你〕〔顾卿卿傅天行〕〔麻辣女同事〕〔我要的是你爱我〕〔都市之最强仙帝〕〔她来运转〕〔总裁的天价穷妻〕〔海贼之吞噬果实〕〔我的收入可以翻倍〕〔重生九零神医福妻〕〔兵雄风云〕〔一颗柔心两目温情〕〔重生地球仙尊〕〔神针侠医〕〔武心潜龙〕〔帝少追缉令,天才〕〔最佳娱乐时代〕〔韩三千苏迎夏全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1735.欲传其功
    白玉蟾有些无奈道“老前辈定非常人,能和我探讨金丹之道,于我金丹之道亦有裨益。我为何要拒绝?”

    徐青衣嘟起嘴唇,很是不忿,“你真是个大呆瓜。”

    然后起身向着楼上走去。

    留下白玉蟾满脸茫然的在楼下发愣。

    他却又哪里知道。在徐青衣的眼里,现在老太监简直就是个十恶不赦之辈,因为打扰到她和白玉蟾之间的“结伴而行”。

    翌日清晨,三人离开桥口镇,沿着湘水主干南下继续前往长沙。

    滔滔江水,川流不息。河边的风景算是相当不错。

    特别是在这种早晨,江面上更是雾气缥缈。

    老太监几乎算得上是学究天人,虽然对金丹道并非特别了解,但对于宇宙天道的认知却是让白玉蟾都大感惊讶佩服。

    他以前在这方面只佩服过皇上,而现在,得加上身边的这个老人。这个自报姓名为孔元洲的老人。

    赵洞庭对宇宙的理解相当的实际、客观、超前。而孔元洲对宇宙的理解,则是传承诸多古籍中的观念,可谓是博采众长。

    他更偏向的是“理”方面的认知,而并非是纯粹客观性的分析。

    但这同样对白玉蟾大有裨益,不说让他醍醐灌顶,也是有诸多灵感浮上心头。

    是以路上白玉蟾和孔元洲两人说得欢快。倒是前几日如跟屁虫般跟在白玉蟾身边的徐青衣变成“外人”,压根没说话机会。

    她也插不上话,因为她不懂这个。

    这让徐青衣心里实在是憋闷。连连怒眼扫向孔元洲,想让这“夺爱”的老头自己识趣,但可惜,孔元洲只是视而不见。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白玉蟾和孔元洲一直“如胶似漆”,徐青衣彻底沦为外人。

    两天后的近午时分终于到得长沙城外。

    白玉蟾这两天从孔元洲这里受益匪浅,并不想这么快便结束这次缘分,便问道“不知前辈进城以后有何打算?”

    孔元洲笑着答道“去看看老头。小住几日,然后便就回家去。”

    白玉蟾轻轻点头,然后俯身道“这两日有幸和前辈同行,得前辈指点,玉蟾受益匪浅,多谢了。”

    “不必客气,这是你我缘分。而且与你探讨宇宙之道,老夫亦是有所收获啊……”孔元洲摆摆手道。

    白玉蟾又道“执此分别之际,玉蟾再请前辈小酌几杯?”

    在从桥口镇往长沙路上,他顿顿都请孔元洲吃饭。孔元洲也没客气。

    这回,孔元洲仍是没有,笑吟吟点头道“好。”

    徐青衣直翻白眼,心里嘀咕这老头真是不讲客气,来者不拒。

    但在白玉蟾的眼里,孔元洲这般和善,却是平易近人的体现。以孔元洲的修为,要是传出去,江湖中怕是不知多少人愿意叩头请他吃饭都好。

    带着孔元洲到长沙城内的某间客栈里。

    长沙城到底是长沙城,不愧是大宋最为繁华的都城。美女如云,虽然徐青衣依旧让人惊艳,但不像出现在那些县城里那样几近引起轰动。

    三人没找雅间,就在客栈楼下凭窗的位置坐着。

    宇宙、金丹之道虽是奥妙,但在这两天有余的时间里也是探讨得差不多。是以白玉蟾、孔元洲两人只是喝酒,说些闲话。

    多数时候都是白玉蟾对孔元洲表达谢意。

    仅仅这两天,他修为便是小有长进。全是因为孔元洲的指点,或许再过些时日,等完全吸收以后,可直破真武境都说不定。

    徐青衣因为这个缘故,再者孔元洲很快就要离开,对孔元洲的脸色总算是好些。

    再好的宴席也有散去的时候。

    半个多时辰过去,酒尽了。

    喝光最后那杯酒的时候,白玉蟾对孔元洲道“前辈可否告知住处?若有空闲,玉蟾以后当再拜访。”

    “呵呵。”

    孔元洲闻言轻笑,然后以带着某种乡音的语气道“老夫常年在外游离,告诉你也无用。再看缘分吧……”

    白玉蟾很是有些失望,但也只好轻轻点头,不再说什么。

    孔元洲瞧瞧他,却是忽的又道“不过你我也算有缘,再者老夫也钟意你这身灵气,的确难得。到老夫这年纪,也不知还能苟活于世几年,这身修为倒是无妨,自己修来的,带走也是应该。但功法却是传承于前辈先贤,若是不传下去终是罪过,你可有兴趣得传老夫所修之功法?”

    “这、这……”

    白玉蟾大有受宠若惊的感觉,但还是道“多谢前辈厚爱了,但玉蟾已修无量经和金丹道,这般年纪,已难再废功重修了。”

    他的金丹道倒是无妨,就像是辅助功法。即便和别的功法同修也没什么。

    赵洞庭也是先修一气乾坤功,再修金丹法,没什么影响。

    但像是无量经、一气乾坤功这种有具体行功路线的功法,却是没法同时修行两种。因为这样大多数情况下都会造成内气逆乱。

    那可是有极大走火入魔凶险的。

    白玉蟾的无量经得传于无量观,乃是无量观镇观之法。到现在已经修炼二十余年,都快到真武期了,当然不愿意从头来过。

    哪怕明明知道孔元洲修炼的功法肯定不简单。

    “无妨。”

    而让白玉蟾意外的是孔元洲闻言又是摆摆手,“老夫想教你的功法可算是秘法,并不会影响到你原本所修的功法。”

    白玉蟾微微愣住,这样的功法可不常见。甚至除去他自创的金丹法之外,他还没见过其余的功法有这样的妙处。

    但他紧接着还是说道“可玉蟾已有师承……怕是难以担当前辈厚爱。”

    传承功法这种事情不像是其余东西那么简单。通常,修哪门的功法便算是入哪门的门墙,轻易改变那便是欺师灭祖。

    “区区名分而已。”

    孔元洲满脸不在乎道“老夫不在乎这些。老夫孑然一身,也懒得收哪门子徒弟,徒添麻烦而已。”

    “如此,玉蟾多谢前辈了。”

    白玉蟾对着孔元洲深深作揖到底。话说到这份上,他没理由不感激孔元洲,也理应对孔元洲更尊敬。

    只要孔元洲传他功法,那就算两人没有师徒之名,也有师徒之实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蛊真人之齐天传〕〔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帝国吃相〕〔我的兵王女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