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国明月〕〔闪婚豪门,诱拐小〕〔豪婿(超级女婿)〕〔爱你江先生〕〔良缘喜配〕〔状元是我儿砸〕〔重启飞扬年代〕〔都市终极魔少〕〔尚书令夫人脾气有〕〔镇魂风云录〕〔医疗系养成系统〕〔阴司之人间炼狱〕〔从1983开始〕〔非洲农场主〕〔我的光影年代〕〔地表超能保镖〕〔我就是富豪〕〔神级狂婿〕〔都市古仙医〕〔今生唯有许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1745. 研究原因
    “唉”

    赵洞庭张开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叹息。

    他大致知道君天放四人为何此生都再无缘极境。

    君天放、齐武烈还有洪无天都是两次以上燃烧精血施展秘法,伤及根基。即便是之前突破极境希望最大的君天放,到这个时候也只能说是希望渺茫。除非是他能够像骆驼那样,在被伤及根基以后还有大机缘、大造化。

    只不是人人都能有那样运道的。

    齐武烈、洪无天都年岁已高,且洪无天突破伪极境的时间还不长,突破到极境的可能性就更小。

    至于徐鹤。他虽然年纪最小,但这回上伤及根基,本来就极其渺茫的希望,当然是更渺茫了。

    千百年来,极境才有几人

    一个年代多数时候都只有一个极境,能有两个极境,都算是江湖盛况。

    这个乱世已经是造就出最为辉煌的江湖了。

    先有楠木寺空善和尚,再有金刚、空千古、老破军宫主、刀主晨一刀、法王洛陀,再加上现在的老太监,不得不说惊人至极。

    “皇上、剑仙,你们说会不会极境上面还有更高深的境界”

    沉默半晌,白玉蟾在旁边发问。自从徐老将军嘴里得知孔元洲的恐怖实力后,这个问题便始终萦绕在他心里。

    而他问的这句话,让得房间里的人都是若有所思起来。包括现任的百草殿殿主茴香等人在内。

    江湖中任何古籍都只是以极境为巅峰,从未有关于半点极境以上境界的记载,但这,却并不能完全说明极境就是巅峰。

    “应该不会”

    大概数十秒后,齐武烈虚弱开口,“据老夫观察,这老太监的实力较之骆驼都未必强悍许多,如果单论最强招式的杀伤力,应该还不如剑神。如果他的境界在极境以上的话,应该不至于只有这样的威能。他虽然全败我们众人,看起来比剑神、骆驼都要强,但其实不过是胜在内气极其雄浑,再有他和我们对战时没有半点的小觑我们。”

    “要不然,依我看他的结果也不见得会比洛陀好到哪里去。试想如果当初洛陀不托大全部承受我们的攻势,而是选择将我们逐个攻破的话,纵是没有老太监这般雄浑的内气,也不见得就会身死道消,甚至,我们很可能当初就没法从西夏回来。”

    因为他的话,屋内的人继续沉默深思起来。

    齐武烈的分析还是比较客观的。

    如果当初骆驼没有托大承受众大宋真武境及以上高手的全部袭击,导致他的那方天地被毁掉,他肯定不会死。

    而只要他不死,以他金钵的威能,也肯定能够将众高手全部覆灭。就算是君天放、齐武烈这种伪极境,也不见得不会被秒杀。

    空千古的实力更是不用说。能够一剑湮灭二十余真武境高手,秒杀伪极境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那”

    又是半晌,赵洞庭才开口道“我们要弄清楚的,也就只有老太监为何会有这么雄浑的内气了。”

    谁都意识到这是关键点。

    只要能够将老太监的这个“长处”给破掉,那要消灭他,也就不再是不可能的事情。大宋数十真武境高手,未必堆不死他。

    最起码不会像现在这样连半点希望都看不到。

    然而,屋内只是久久的沉默。谁都没有再开口。

    这个问题谁都没法解答。

    每个人的极限按理说都是差不多的,到伪极境的时候内气修为便已经到极致,就算功法不同,也不会有特别大的差异。因为内功功法的优劣很大程度上只是影响内功修为的增长快慢。

    赵洞庭自己也是沉思不语。

    整个房间里都是静悄悄的,只有茴香在给齐武烈施针。

    “殿主,需要添些油了。”

    在茴香旁边站着个百草殿的女弟子。她旁边有铜皮灯座,上面是油灯,是用来给银针消毒的。

    这会儿油灯灯火有些左摇右晃,因为灯芯下边的油已经不足了。

    女弟子说完,待茴香轻轻点头,便向着外面走去。

    赵洞庭却因为她这句话而眼睛些微发亮。

    紧接着他偏头看向白玉蟾,道“会不会是他也修有如金丹法这样的功法,是以内气恢复得快些”

    白玉蟾微微皱眉道“确有这种可能,但什么功法能有如此快的恢复速度”

    纵是金丹法,也远远算不上真正的用之不竭。肯定达不到像老太监这样的效果。

    赵洞庭叹息道“世间能有金丹法,那能有比金丹法更为神奇的功法存在,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白玉蟾听到这句话,猛地想起什么。

    是孔元洲离开时说的那句话,“或许如果你尝试修炼九天欲极造化功,便会发现它的妙处”

    之前他没有觉得这句话有什么,而现在,却觉得孔元洲说这句话很可能含有深意。

    稍微思量后,白玉蟾终究还是对赵洞庭说道“皇上,其实这个人是和我同行来到长沙的。我们有过几天时间的交流,并且,他和我探讨过金丹道和金丹法,给与我很大的裨益。”

    “什么”

    赵洞庭不免诧异。

    白玉蟾又道“我和徐小姐在湘阴遇到他,他得知我的身份以后,邀我同行。而且”

    他本来打算将九天欲极造化功的事情说出来,却欲言又止。

    赵洞庭微微皱眉,“而且什么”

    白玉蟾只是摇头,道“没什么了。只上他主动和我探讨金丹道而已。”

    赵洞庭也没多想,点点头,没有再问。

    呆在徐鹤身边的徐青衣稍微疑惑地偏头瞥了眼白玉蟾,也同样没说什么。她知道白玉蟾刚刚打算说什么,但白玉蟾既然突然选择不说下去,也肯定有他的理由。

    过好阵子,没有研究出个所以然来的赵洞庭皱着眉头离开武鼎堂。

    除去韵景和乐婵、乐舞继续留在这,其余诸女也带着孩子跟他离开。

    白玉蟾却是没跟着走。

    他走出屋后,独自坐在君天放他们这间屋外的院子里发呆。

    过阵子徐青衣走出来,在他旁边坐下,轻声问道“你怎么不将九天欲极造化功的事情告诉皇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我就是超级警察〕〔帝国吃相〕〔富家女总裁的贴身〕〔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鲜妻太甜:偏执老〕〔五代梦〕〔萌妻十八岁〕〔亿万豪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