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妻出没,霸道前〕〔永不沉没的星舰〕〔重返洛杉矶〕〔影后的咸鱼男友〕〔有你我的兄弟〕〔重生甜蜜人生〕〔我的灵力能交易〕〔浮生如梦你如糖〕〔缠绵入骨:总裁好〕〔我真不想吃软饭〕〔今生唯有许诺〕〔生活在港片世界〕〔入骨暖婚〕〔我的人生重置了〕〔重生在90年代〕〔罗马尼亚雄鹰〕〔我们的小憧憬〕〔第一战王〕〔无敌从做主播开始〕〔厂公攻略手札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1746. 准备练功
    白玉蟾闻言轻轻摇头,“他乃是元朝之人,又知道我和皇上关系密切。我担心他是故意想假借我之口将这九天欲极造化功传给皇上,也许,这门功法有什么致命的缺陷。”

    徐青衣轻蹙眉头,“他应该不至于如此深谋远虑吧?”

    “谁又说得准呢!”

    白玉蟾道:“如果他在离开时没有说那句话,我倒还没有这样的担忧。但现在,却实在是不敢肯定。总不能拿皇上冒险。”

    他是担心孔元洲说九天欲极造化功有“妙处”,就是想利用自己将这门功法传给皇上。

    孔元洲在皇宫中大显身手。他定然想得到,在他离开以后,皇宫中的武鼎堂供奉们会讨论他为何如此厉害。然后若是白玉蟾再将九天欲极造化功的事情说出来,那大家研究九天欲极造化功也就成为必然的事情。

    “如果他想要皇上的命,之前在宫中的时候难道不能取皇上的性命么?”

    而这时候,徐青衣却是突然说道。

    她觉得孔元洲应该不会还有什么阴谋诡计,特别是针对赵洞庭的。因为他之前的确有斩杀赵洞庭的机会。

    “他杀皇上,和皇上自己薨逝……可将会是截然不同的两种结果。”白玉蟾神色幽幽地说。

    徐青衣不解,“有什么不同?”

    她对于某些方面的事情实在是不敏感。

    白玉蟾倒也不觉得厌烦,解释道:“元朝的结果不同。皇上若是死在他手里,我朝前线大军必将火速直扑中都。”

    徐青衣这下总算是懂了,露出恍然大悟的样子,“那你打算怎么办?”

    白玉蟾道:“只能我自己先行修炼试试看了。”

    “啊?”

    徐青衣低声惊呼,紧接着皱眉,“可你不是发过誓?”

    白玉蟾只是不以为然地笑,“纵然发过誓又如何,不过是这身修为而已。再者若是这九天欲极造化功真的有用,我也必然要传给皇上,不管怎么说都不可能不利于他教的这门功法。不想欠他的情,就将这身修为给他便是。”

    徐青衣沉默不语。

    她担心九天欲极造化功真有问题,本想让白玉蟾让别人去修炼这门功法。那样,即便这门功法真有问题,也是别人遭殃。

    但听完白玉蟾的话,却是明白,白玉蟾这身修为是肯定保不住了。

    她的确和白玉蟾才认识不长的时间,却对白玉蟾的性格已是有些了解。有时候,这是个刻板到近乎让人好笑的可爱男人。

    轻轻叹息了声,徐青衣道:“修为都尚且还好说,便是没有修为也无妨。可这门功法若真是取人性命的功法怎么办?”

    江湖中不乏有因为修炼残缺,或是有其他问题功法而导致走火入魔的人。因此丧命的也是屡见不鲜。

    白玉蟾闻言却是微笑,“就算孔元洲真是别有用心,单凭功法就想取我性命也没那么简单。”

    他似乎颇有自信。

    在和徐青衣同行以后,也渐渐不再自称“小道”、“贫道”,只这点,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

    徐青衣见他露出这般神情来,不知不觉间便也笑了,不再说话。她觉得白玉蟾肯定不会无的放矢。

    他不是那种爱吹牛的人。

    这会儿徐青衣心里已然在想,“若是他以后没有修为了,那便由我保护他便是。”

    不得不说坠入爱河里的女人真的是这世上最奇特的动物。在没遇到白玉蟾以前,徐青衣的思维肯定是没有这么跳脱的。

    白玉蟾从椅子上站起身,拱手道:“青衣姑娘,既然徐谷主也在宫中,定会有人安排你的食宿。我就先行告辞了。”

    意识到孔元洲超常的雄浑内气可能和九天欲极造化功有些关系,他想要快些回去研究这门功法。

    以最快的速度研究出孔元洲内气超常的原因,那便能让皇上有更多的时间去想办法对付现在处于无敌状态的孔元洲。

    “喂!”

    徐青衣见白玉蟾转身就走,跺跺脚,喊住他。

    白玉蟾回头。

    徐青衣嘟着嘴不满道:“你就打算这么把我扔在这?”

    白玉蟾纳闷道:“徐谷主不是再这么?”

    徐青衣道:“我父亲重伤肯定是要修养的,没时间陪我。我再宫中又不认识其他人,你难道想让我每天发呆吗?”

    白玉蟾挠挠头:“那姑娘的意思是?”

    徐青衣没好气地白他一眼,“你住在宫中哪里?等父亲他身子好些,我去找你。”

    作为女人,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大概已经是最明显的“暗示”了。

    只可惜全身心沉醉在天文、金丹道上的白玉蟾在这方面实在是个榆木疙瘩,太过不解风情。

    他竟是说;“可我要研习九天欲极造化功,怕是也没有时间没青衣姑娘你啊……”

    这么说,他其实并不是讨厌徐青衣,只是就事论事而已。从他对徐青衣的态度来看,应该对徐青衣是有些好感的。

    徐青衣闻言差点没把肺给气炸了,恨恨跺脚,“你总不能时时刻刻都练功吧?问你你便告诉我就是,哪这么多话!”

    “木头!大木头!白痴!大白痴!真是个大白痴!”

    她在心里将白玉蟾骂个不停。

    这招还是管用。

    白玉蟾见她“发怒”,老老实实将自己的住所报了出来。他就住在钦天监内。

    “哼哼!行了,你走吧!”

    徐青衣哼哼两声,这才算是放过他,转过身向着房间里面走去。

    白玉蟾看着她的背影约莫两秒,然后也回头,向武鼎堂外去。

    直到这个时候,皇宫里都还是闹哄哄的。因孔元洲引起的风波并没有要就此过去的迹象。

    不管是孔元洲极境的修为,还是他大败武鼎堂诸位供奉,以及四个伪极境强者。这都必将成为最近最为轰动的事情。

    赵洞庭在离开武鼎堂以后直接前往御书房,然后将萱雪宣到了御书房内。

    他着军情处尽全力搜集关于元朝皇宫中极境老太监的资料。

    但其实他心里很清楚,连图兰朵都不知道老太监的姓名,老太监在元皇宫中都是神秘至极的人物。要查清楚他的来历,不太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手术直播间〕〔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六宫凤华〕〔重生北大荒〕〔相逢不过三两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