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暖情相爱共此生厉〕〔景家娘子会做媒〕〔嫁偶天成〕〔都市超级奶爸〕〔傲世苍神〕〔君倾心与卿〕〔大数据修仙〕〔重生后我嫁给了死〕〔都市巅峰高手〕〔神级龙婿〕〔独步紫寒〕〔都市至尊战神〕〔空间医女:穿梭古〕〔重生之先声夺人〕〔绝顶战神〕〔赘婿风范〕〔田园风华:神棍小〕〔湘神〕〔大刁民〕〔武帝归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1757. 豆芽表白
    身材很是火爆的玉簪真正惊讶,“叫她出来?你不打算只是再偷偷看着她?要向含笑妹妹表明你的心意了?”

    小豆芽实在是有些不好意思,从怀里掏出盒胭脂塞到玉簪手里,道:“玉簪姐姐你就帮帮我嘛!”

    他也就是生活在这个年代。Ω Δ看书 阁.ΩkΩshu.co若是在现代,大概会是最受欢迎的奶油小生。

    “啧啧!”

    玉簪看着手里的胭脂,娇笑道:“这可是芙蓉阁的胭脂!看来我今天站哨还真是赚着了,连给我这传信的都舍得下这么大本钱,以前还真没瞧出来你原来是个小富翁。说说,你给含笑妹妹准备了什么礼物?总不会比这胭脂要差吧?”

    “也是盒胭脂。”

    小豆芽挠挠头道。

    说着还从怀里把另外那盒胭脂给拿出来。

    他也分不出两盒胭脂孰好孰坏,只觉得徐青衣买的应该是差不多的。是以之前也没去想哪盒请人传信,哪盒送给含笑。

    “呵呵。”

    玉簪瞧着小豆芽手里胭脂,不禁又笑,将自己手里的胭脂塞到小豆芽手里,换过来,道:“含笑妹妹年纪小,更适合这种淡色的胭脂。而且这款胭脂还是今年芙蓉阁刚刚推出的最新款,你把这盒送给含笑妹妹吧!”

    小豆芽点点头。

    玉簪道:“你就不担心我把好的挑走了?刚刚只是骗你的?”

    小豆芽道:“都行。而且玉簪姐姐你肯定不会这样做。”

    这样的回答让玉簪还是颇为满意的,道:“你就是这么会说话。行,都拿上你的礼物了,姐姐这就帮你去叫她。”

    小豆芽带着喜色连道:“多谢玉簪姐姐了。”

    玉簪向着百草殿里面走去。

    单单是百草殿就占地六百余亩,里面有山有池,有亭台水榭。可想而知,整个武鼎堂的占地得有多广。

    玉簪过半晌才带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出来。看年纪和小豆芽差不多。

    她轻轻抿着嘴的时候都有两个酒窝,看起来就像是在微笑似的。被取“含笑”这个名字,真正是相得益彰。

    在她出现的瞬间,小豆芽的视线便凝在她的脸上了。

    玉簪很是知趣的在带着含笑走到离小豆芽不过数十米的时候便止步,对含笑说:“师妹,师姐可就不打扰你们两个了。”

    含笑瞬间俏脸通红。

    但瞧瞧小豆芽,她还是强忍着心中羞涩向小豆芽走过来。对小豆芽的心意,她当然很明白,也对小豆芽有好感。

    如果不是双方都会偶尔释放“信号”,小豆芽也发展不到这买胭脂、送胭脂的地步。

    “你找我?”

    到小豆芽面前,含笑期期艾艾地问。大概在路上就听玉簪说了些什么。

    和玉簪的那份火爆不同,她只如同江南烟雨中徐徐走出来的女子。婉约、精致、文静。

    她没有太让人惊艳的地方,但却能让人不知不觉的沉浸进去。当然论容颜,也是属于相当漂亮的那种。

    虽然从百草谷变成百草殿,但这点没变。百草殿的女弟子们姿色绝对都是上佳的,其中不乏媲美各地花魁级别的美人。

    含笑还不到魅力完全释放的年纪,想来,以后只会更加漂亮。

    小豆芽单是看着她,眼中就露出局促之色来,随即将胭脂递向含笑,道:“上次听说、听你说芙蓉阁的胭脂不错,让人给你捎了盒。你先试试怎么样,等用完了,我再给你送来。”

    含笑却是没伸手接,只道:“芙蓉阁的胭脂,可不便宜吧……”

    小豆芽挠着头道:“没事的。我的俸禄也没地方花去,不过买几盒胭脂而已,能买得起。”

    含笑满是羞涩地接过胭脂,“那……谢谢你了。”

    然后两人相对无言。

    后面的玉簪看得直好笑。

    过去半晌,含笑红着脸道:“你……还有别的事情吗?若是没有的话,我就先回去了。师父让我在房中看书,我……”

    “噢!”

    小豆芽有些呐呐地点头,“没、没事了。”

    含笑抿了抿嘴唇,回身向着百草殿内走去。

    小豆芽眼中露出挣扎之色,过几秒终于还是鼓足勇气说道:“含笑,我能这辈子都帮你买胭脂么?”

    “啊?”

    含笑回头,俏脸更是通红如晚霞。

    小豆芽这种话,已经是不用再直白的表白。

    随即她微不可查地点点头,快步向着百草殿里跑去。那抑制不住的羞涩和心中的欢喜相纠缠,让少女芳心大乱。

    小豆芽愣愣看着她的背影,也不知道她到底是答应还是没答应。

    不过两人较之在房间里生闷气,嘴里连连嘀咕白玉蟾不够意思的徐青衣显然是要舒畅得多了。

    徐青衣没能找到白玉蟾的行踪,,只知道这会儿他是出宫去了,心里算是将白玉蟾给埋怨死了。

    她留在宫里,除去有自己父亲徐鹤的原因外,就是能和白玉蟾见见面。但现在,那家伙却是招呼都不打,就出宫去。

    难道他都不把自己当朋友的?

    昨晚明明送自己回武鼎堂,怎么就不提及要出宫的事情呢?

    徐青衣嘟着嘴,心里哼哼。父亲现在伤势已经好很多,要是那家伙说要出宫,说不定自己也是能陪他出宫去的。

    她却是没想,白玉蟾故意不开口,可能就是不想让她跟着他出宫去。

    时间很快又过去两日。

    徐青衣仍旧呆在皇宫里,只白玉蟾不在,便让她觉得百无聊赖。完全不再似之前那个能独自撑着油纸伞逛街的高冷仙女。

    对白玉蟾感兴趣的同时,让她对许多东西都失去兴趣,或者说,减少兴趣。

    ……

    长沙府。

    府衙之内。

    虽是在天子脚下,但长沙府衙显然还是拥有不小的职权,且有许多需要管理的事务。

    便拿治安来说,长沙周遭的治安都是由长沙府衙下辖的社安局负责管理的。社安局受社安部和府衙双重统辖。

    这日,接连有两起案件引起社安局的注意。社安局下辖上品金花捕头钟飞英在得知这两起案件后,竟是将手中其余案件匆匆放下,然后赶往了案发现场。

    这两宗案件,有着太多的相似之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我就是超级警察〕〔帝国吃相〕〔富家女总裁的贴身〕〔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鲜妻太甜:偏执老〕〔我的绝色总裁未婚〕〔五代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