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幸运古神事务所〕〔星际之星海无尽〕〔重生甜妻,超可爱〕〔逆流人生〕〔乡间轻曲〕〔帝国老公狠狠爱〕〔邪王宠妻:废材嫡〕〔天芳〕〔网游之最强法王〕〔再见亦是爱你〕〔逍遥兵王〕〔万古灵神〕〔重生之易帝传说〕〔褚先生你老婆要离〕〔十九重帝狱〕〔都市绝品神医〕〔变身非常大小姐〕〔狂帝的一品魔妃〕〔亲爱的盛医生〕〔极品全能学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1768.禁闭玉蟾
    从开始便抱有死马当成活马医、各种方法都试试看态度的赵洞庭并没去过多的迟疑。

    他只是稍微沉吟,便对乐无偿道:“国丈,安排人将白少卿囚禁在武鼎堂内吧!除去饭菜以外,其余什么都不要管他。”

    乐无偿瞧瞧地上抽搐的白玉蟾,“皇上,这……”

    他还真担心白玉蟾会就这么死过去。

    赵洞庭却是看起来心意已决,道:“就这么办吧!”

    连百草殿的神医还有在座这么多真武境高手都束手无策,他想不到还有什么法子。如果白玉蟾真这么死了,那也没办法。

    不管是作为君臣还是作为兄弟,赵洞庭都宁愿他死,而不愿意让他继续这么沉沦下去。

    “若是给你吸功,你什么都愿意做?若朕让你杀在座的前辈们,你也愿意?”

    只在白玉蟾被抬出去的时候,赵洞庭才又问道。

    白玉蟾好似已经丧失思考能力,竟是道:“愿意!愿意!快给我吸功啊!”

    众供奉和茴香等人都是诧异无比,看着白玉蟾被抬走,摇头叹息。随即便说起这九天欲极造化功的邪门来。

    很难想象,江湖中竟然还有这般邪门的功夫。

    赵洞庭不愿再见白玉蟾,知道见也不会有什么意义,回自己的寝宫去。

    但其后不管是在寝宫还是在御书房,他都是心神不宁的。始终都在思考白玉蟾到底为何会变成这样。

    只显然不会有什么结果。

    快到傍晚时分的时候,赵洞庭才计从心来,猛地又杀到武鼎堂去。

    他到关押白玉蟾的那间禁闭室外面,隔着铁窗对白玉蟾说道:“将那九天欲极造化功秘籍告诉我。”

    白玉蟾的脑袋慢悠悠出现在铁窗前面,披头散发,苍白如雪。吓人得紧。

    他双眼是病态的晕红,虽不再像之前那般抽搐,但好似心态已经更加疯狂,嘿嘿笑着,“给我、给我吸功,我就告诉你。”

    赵洞庭知道这会儿的白玉蟾思维是不正常的,当然不会遂他的愿,道:“你先说,我在让人给你吸功。”

    “你已经骗我许多次了!”

    白玉蟾脸色狰狞,恨不得要将赵洞庭剥皮拆肉的模样。

    赵洞庭道:“那你可以再赌赌我这回是否还会骗你。呵,这样的邪功,我可以不知道,但你,应该很想吸功吧?”

    白玉蟾直勾勾看着他。

    两人就这么诡异的“深情凝视”着。

    白玉蟾最终还是服软,将九天欲极造化功的心法匆匆念出来。念完后便道:“快!快让我吸功!我求求你了!皇上!”

    赵洞庭将九天欲极造化功记在心里,只是头也不回的走掉。任由白玉蟾在里面拍门、惨叫、痛骂。

    反正他已经被君天放亲自点穴,也不怕他能玩出什么幺蛾子来。

    回到御书房内,赵洞庭将九天欲极造化功抄在纸上。逐字逐句的研究起来。

    时间缓缓流逝。

    夜渐凉。

    赵洞庭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双眉微锁。研究这么长的时间,他竟然没找到九天欲极造化功有哪里不对劲的地方。

    这看起来和那些比较繁琐的功法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只是层次高而已。

    如果不是看到白玉蟾现在的模样,甚至连他都有修炼的冲动。

    “破虏,去将剑仙、齐庄主、徐谷主以及洪前辈请过来。”

    赵洞庭偏头对张破虏说。

    “是!”

    张破虏向着御书房外走去。

    武鼎堂。

    徐青衣出现在白玉蟾那被关的禁闭室的外面,俏脸上满是焦急之色。

    “徐小姐请止步!”

    但她被门外的供奉给拦住。

    徐青衣顿住脚步,咬咬唇道:“能不能让我进去见见他?”

    两个供奉都是摇头,“徐小姐,里面可是重犯。为您的安危着想,您还是不要进去的好。”

    “他不是重犯!”

    徐青衣露出些微生气之色,道:“他只是鬼迷心窍而已!”

    紧接着又道:“再说他现在都已经身受重创且被点穴了,我也有上元境的修为,还能被他伤着?”

    说着又对两位上元境供奉撒娇,“两位叔叔,你们就让我进去嘛!”

    为见白玉蟾,心高气傲的徐大小姐露出这般模样来,也真是用情至深了。

    两位上元境供奉虽然以前不知道徐青衣那点心思,但这会儿当然看出来。

    左边那供奉轻轻叹息,道:“既然如此,那姑娘你便进去吧!不过可先说好,不管你们两人是何关系,你都切记莫放他出来。”

    徐青衣点头,道:“有两位叔叔,就算我想放,他也出不来不是?”

    这记马屁无疑还是让两个上元境供奉颇为受用的。毕竟夸他们的可是伪极境徐鹤徐谷主的亲女儿。

    左侧供奉掏出钥匙打开禁闭室的门。

    里面没什么动静。

    徐青衣急匆匆向着里面掠去。

    当看到地面上躺着的白玉蟾时,她俏脸上只剩下震惊之色。随即有两行清泪缓缓淌下来。

    这个浑身脏兮兮,披头散发的家伙,竟是以前那个充满灵性的白玉蟾。

    她最是清楚“九天欲极造化功”的事情,走上去便哭着对白玉蟾道:“你修什么破功!我说了他不安好心!你非得修炼它做什么!”

    这些事她当然是从徐鹤的嘴里给问出来的。以徐鹤的宠女狂魔属性,就算是有禁口令,肯定也经不住她纠缠,更别说没有禁口令。

    “给、给我、吸、吸功……求、求求你……”

    地上的白玉蟾这会儿又好似已经丧失全部的精气神,可怜兮兮地看着徐青衣,满脸哀求之色。

    他当真是比街上行乞的乞丐看起来还要可怜许多。

    “唔……”

    徐青衣见他这样,泪水更是忍不住。

    也不知道,只在重伤的时候才见着女儿掉眼泪的徐大谷主要是见到这幕,心里会是何感想。

    大概会想女人终是要泼出去的水,再疼也没用。

    徐青衣哭了多久,白玉蟾便求了多久。直到外面的供奉喊:“徐姑娘,差不多了吧?”

    徐青衣回道:“马上,我马上就出来。”

    她脸上露出挣扎之色,紧接着,竟是将手向着白玉蟾的背上伸去。

    如果觉得好看,请把本站推荐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手术直播间〕〔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六宫凤华〕〔透视小春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