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蒸汽时代的旁门剑〕〔封神之诸神夺舍〕〔撒旦总裁晚上见〕〔前妻难追,周少请〕〔日常系神壕〕〔当医生开了外挂〕〔逆流1982〕〔我被时间回旋踢〕〔小小小男佣〕〔赘婿神医〕〔文艺圈巨星〕〔我的巨星败家女友〕〔穿越全能网红〕〔大夏纪〕〔兵王归来〕〔汽车大时代〕〔双生〕〔都市无敌战狂〕〔重生之我要上头条〕〔星夜可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1777.高国使者
    不过赵洞庭没当着白玉蟾和徐青衣的面挑选国宝库的那些宝贝,当然也没跟两人说他打算安排怎样的“提亲礼”。

    赐婚,其实和替白玉蟾提亲就是相同的意思。稍微有点脑袋的人都能领悟得到。

    在张破虏把名册拿给赵洞庭的时候,白玉蟾和徐青衣两人也被赵洞庭给“赶”出御书房去。

    走在外边,徐青衣忍不住感慨,“皇上对你真是好,连半点架子都没有。”

    白玉蟾笑而不语。

    他还记得那时候在无量观的竹林里边的生活,那时候的皇上,更不像是个皇上。

    徐青衣偏头看看他,又说:“你说皇上会打算用什么去替你提亲?”

    她不是差那些宝贝,纯粹是出自好奇心理。红叶谷鼎立江湖这么多年,不会缺宝贝。

    不过白玉蟾显然没法给她答案,只模糊道:“应该会是不错的宝贝吧……”

    翌日。

    武鼎堂雷霆殿,徐鹤暂居的院子门槛处。

    徐鹤和徐青衣都在院子里。因为这才是天色刚刚亮的时候,徐青衣都还没去找白玉蟾。

    出现在门口的是张破虏,这个在皇宫里颇有名气的小黄门。

    他提着嗓子喊道:“红叶谷谷主徐鹤红叶谷徐青衣……接旨……”

    徐鹤躬身,徐青衣跪倒在地上。美眸轻眨,有着些微期待之色。

    张破虏接着念道:“奉天承运皇帝昭曰……卿天监天文台少卿白玉蟾……”

    洋洋洒洒,大概有几百个字的样子。先是夸白玉蟾,然后是夸徐青衣,意思很简单,就是要将徐青衣许配给白玉蟾。

    当然话面意思并非是强制,赵洞庭摆足给白玉蟾提亲的语气。

    张破虏念完,笑眯眯问徐鹤:“徐谷主,皇上这是给徐姑娘赐婚呢,这旨……你看是接还是不接?”

    徐鹤直接将圣旨接到手里,道:“徐鹤谢过皇上。”

    张破虏便对着后面太监摆摆下一封圣旨了。”

    他又摊开一封圣旨,念将起来。

    这圣旨上的内容让徐鹤和徐青衣都不禁微微张大嘴巴。

    这张才是赵洞庭替白玉蟾下聘的。

    上面的礼物,即便是徐鹤和徐青衣都是见识不俗,根基也同样不俗的人,仍是难免吃惊。

    那些罕见珠宝不提,有两把曾经位于神兵榜的武器,还有当今江湖一门顶尖功法。这三件东西,摆到红叶谷去也绝对是重宝。

    而且这门顶尖功法完全可以在红叶谷落叶生根,以后就成为红叶谷的东西。因为它曾经的拥有者已经烟消云散了。

    在历史的长河中,因为站错了立场,而被马踏江湖的大宋禁军给灭了。

    这事在宫里传得很快。

    白少卿徐青衣喜结连理,皇上亲自下旨赐婚,并且替白少卿下重聘。不知道多少人艳羡他们两人。

    连徐鹤都被洪无天齐武烈调侃。特别是齐武烈,都快得红眼病,说自己怎么就没有个漂亮女儿。

    直到现在,他也就是让赵洞庭对他们紫荆山庄没有敌意而已,但亲近,算不上。

    而徐鹤凭借着白玉蟾的关系,以后很可能让红叶谷和朝廷之间变得“亲密”起来。这比他苦心孤诣迎合赵洞庭实在要来得轻松多了,还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高国国。

    随着时间过去这么些天,郑益杭和莫里两人率军自是离着开京越来越近了。

    郑益杭率军已经拿下安南,距离开京不到两百里。可以说他在这边开炮的声音,开上京里都已经能够听得到。

    莫里稍远,这时候才率军在海岸边登岸。但高国国国境狭长,他们登岸以后到开京也不用多少时间。

    开上京内前两日就已经不能用人人自危来形容,而是鸡飞狗跳了。

    宋军和流求军的侵略速度都要比他们想象的快多了。

    这完全就是秋风扫落叶的架势。

    他们的高国国军队压根没有抵抗的能力,差不多全都是刚触及溃。那些聪明些的,更是早早服软投降。

    这甚至让高国国王王昛觉着自己和谈的想法是不是有点儿过于乐观了。

    他们现在在宋军和流求军面前,真是和待宰的羔羊没有什么区别,并没有什么抵抗能力。

    不过除去和谈,他们也的确没别的办法。

    于是乎在经过数天的苦心准备后,金庆泽后另外那位大使终究还是带着大批重礼出城,分别前往宋军和流求军了。

    这会儿,带着百余将士押着宝车的金庆泽出现在安南城的外面。

    城上竖立的旗帜是大宋的国旗。

    墙上还可见炮火的痕迹。

    这让金庆泽的眼神有些阴沉,但随即,也只是无奈的叹息。

    城头上有穿着甲胄的将领喝问:“来者何人!”

    金庆泽旁边自有通汉语的人,喊道:“高国国国主使者金庆泽,前来求见宋军郑益杭大大统领!”

    然后城头上便没什么回应了。

    过好半晌,城门突然在吱呀声中被打开。露出空荡荡的甬道。

    但甬道里却又瞧不见人。

    城头上,那些宋军的将士也没啥反应。连个出来喊话的都没有。

    这诡异的画面,顿时就让金庆泽的心里有些发毛了,连他身边的将士都是。

    有个将领问道:“金大人,这些宋军是什么意思?”

    金庆泽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到城门完全打开,城头上还是没有人冒出头来。

    金庆泽定睛瞧了瞧里面,眼睛里闪过若有所思之色,又是叹息,紧接着道:“不管如何,进城吧……”

    他来到这,是肩负着高国国存亡使命来的。总不能因为没人出来表态,就这般回到开上京去。

    他和他父亲都是为高国国殚精竭虑的人,要是这回不能达成议和,能不能活着回到开京,或许对他而言都不那么重要了。

    在金庆泽的带领下,车队缓缓地全部进了安南城。

    城里面总算是可以看到宋军的踪影,两个两个对站着,站在主街的两侧。但看神情架势,可不像是夹道欢迎的样子。

    城内的百姓只敢在外围观望。瞧着金庆泽这帮人,议论纷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五代梦〕〔亿万豪婿〕〔女总裁的贴身强兵〕〔万能神医〕〔逆天妖妃撩君心〕〔重生日本当神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