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CV〕〔超级鉴宝大宗师〕〔次元经纪人〕〔都市最强战帝〕〔我对你暗恋已久〕〔脑核风暴〕〔女主有个鉴渣系统〕〔凰墟〕〔国色潋滟〕〔郓城法医打包走〕〔重生之神级投资〕〔一起捉妖吧〕〔我家王妃超A的〕〔偷心盗贼之极品小〕〔国师夫人太彪悍〕〔落难男尊国的女尊〕〔盛世荣宠之商女为〕〔江少你的戏精上线〕〔青春有你才甜〕〔每天都要甜一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1783.梦中孤魂
    禹兴文在旁边砸吧砸吧了嘴,道:“苏帅,话是这般。但末将看,只要皇上不打算让咱们撤,那咱们,迟早还得攻进中都去。”

    “唉……”

    吕玉文叹息,“进中都是早晚的事情,以皇上的性子,只要想出对付那极境的办法,肯定会立刻就让咱们杀到中都去还以颜色。只是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现在军中人心浮躁,将士们都在殷殷期盼着杀到那开封府去给弟兄们报仇,再这么等下去,也不知道会要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来。神仙……”

    他瞧了眼苏泉荡,没把神仙岭三个字说出来,“这些天来,连我都觉得心中焦躁不安。将士们,只怕更是如此啊……”

    军心是复杂的。

    就算不掺杂自己的主观情绪进去,吕玉文他们这会儿也认为建康保卫处的将士们需要场胜仗来发泄情绪。尤其是那些老卒。

    “行了。”

    苏泉荡拍了拍桌子,道:“你们都先下去吧,把功劳簿准备好交给军机令。”

    文起等人对视,都是无奈,只得向外面走去。

    苏泉荡独自坐在帅帐里,双手捂着脑袋,盯着自己面前的书案发呆,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夜。

    河畔有凉风。

    风刺骨。

    连绵军营内的火把都被呼啸而过的寒风吹得向南面倾斜。

    在帐篷外边守夜、巡逻的将士们都是裹得颇为严实。不那么严实的,都是内功修为已经有些根基的。

    苏泉荡在自己的帅帐内睡觉。

    自神仙岭战役后,他率军在这宋城河畔已经驻扎五个多月。就是练练兵之类的事情,的确没有多少事情需要他这元帅操心。

    粮草也都由后方运送而来,自有后勤部的将领和送粮的押粮官交接,也不用他多问。

    苏泉荡其实难得过这般清闲的日子,只这日子,因为是在神仙岭战役之后,便不那么安心。

    此时此刻,熟睡中的苏泉荡又在做梦。

    梦中的景象又是神仙岭。

    那群山环绕、郁郁葱葱的神仙岭。

    他身后没有大军,就孤身一人,在神仙岭外围官道上走着,向着神仙岭内走去。

    尚且还离着神仙岭有段距离,突然,身边的荒野中就有大雾弥漫起来。

    这雾真浓啊,看起来像是从四面八方向着他苏泉荡汇聚似的。

    直到连眼前的官道都变得蒙蒙浓浓,连几米远处都瞧不真切,这雾才没有再继续翻涌。

    但雾气中却是出现许许多多的人影。

    他们有着穿戴着轻甲,有的就穿着布袍,还有的坐在马上。有的挂着神龙铳,有的没有。

    有的浑身齐整,有的却是血淋淋。还有的,连肢体都不全,甚至有些连脑袋都不见了。

    苏泉荡愣在原地。

    他在这些随着雾气涌到面前的人影中发现许多的熟面孔,虽然他不是全都叫得出名字来,但知道,都是他军中的将士。

    有些就是死死护卫在他身边的亲兵。

    他们就是在这神仙岭外阵亡的。

    人群渐渐分开。

    有几个人影从雾气中缓缓走来。

    其中最前面那人,竟是连头颅都没有。在他后面跟着的,是建康保卫处的都虞候,还有天满军的总都统姜修等人。

    他们都已经阵亡了。

    到苏泉荡的面前,谁都没有说话,就这么直勾勾地盯着苏泉荡。

    不知道多少人的眼神都汇聚在他的身上。

    哪怕是那些没有脑袋或者是没有眼珠子的,苏泉荡也能感觉得到,他们都在看着自己。

    只他张张嘴,却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他只觉得好似有种无穷的怨气在笼罩着自己,这些不言不语的将士都在质问他,何时才给他们报仇,何时才让他们安歇。

    苏泉荡紧紧闭上自己的眼睛,又用力捂住自己的耳朵。

    那好似只在脑袋里回想的声音却并没有因此而散去,都快要将他逼疯了。

    再睁开眼,雾气还在,人影总算是不见了。

    姜修他们这些在神仙岭外阵亡的孤魂,也不知道是去了哪里。苏泉荡只迷迷糊糊觉着,在神仙岭内还有什么在召唤自己。

    在梦中的他并不清醒,就这般浑浑噩噩的向着神仙岭内走去。

    到神仙岭内以后,他见到的情形更是凄惨。

    天英、天富军在这里全军覆没。他们有太多太多的将士都被打成了筛子,被炸得粉身碎骨的也不在少数。

    这是难以用言语形容的血淋淋的凄惨场面。

    这些孤魂都不言不语,也只是直勾勾地盯着苏泉荡。

    苏泉荡不知道自己在重重的人群中愣了多久,直到……猛地从睡梦中惊醒,坐起。

    在床上坐起的苏泉荡脸上尽是汗水,呼哧呼哧穿着粗气,眼眸瞪得大大的,还遗留着浓浓的恐惧。

    他见惯了厮杀,但那些孤魂,何方松、金灏、姜修他们那种带着怨毒的眼神,真比累累的白骨,比血淋淋的肚肠还要吓人。

    “苏帅,你没事吧?”

    有建康保卫处的供奉也在苏泉荡这帅帐里睡着,因为苏泉荡这些微的响动就被惊醒。看着苏泉荡,问道。

    他这已经不是头次见到苏泉荡这般从梦中惊醒,最近几个月,苏泉荡这是常有的事,几乎是隔三差五就会做回噩梦。

    苏泉荡咽了口口水,摆摆手道:“我没事,继续睡吧……”

    说罢又躺下去,将被子盖在自己身上。

    帐篷里只有依稀的烛火光芒。

    苏泉荡虽然躺着,但双眼却是始终睁着,再也睡不着了。双眸深处,在烛火中好似有异样的光芒闪烁。

    他没法忘记梦中的那些画面,现在只要闭上眼,就觉得那些阵亡的将士们就站在自己床边似的。这让他根本不敢闭眼。

    作为元帅,他应该为神仙岭战役承担最大的责任。这些将士,都是因为他而死的。

    不知道到什么时候,苏泉荡猛地起身,点亮帐篷里的所有烛台,走到了沙盘旁。

    他盯着沙盘,微微眯起了眼睛。眼神凝聚在沙盘上那代表开封府的小小城池上。

    元屋企和之前宋城内的元军全部都驻扎在开封府,唯有将开封府攻破,才能让那些阵亡的将士们安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手术直播间〕〔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六宫凤华〕〔重生北大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