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CV〕〔超级鉴宝大宗师〕〔次元经纪人〕〔都市最强战帝〕〔我对你暗恋已久〕〔脑核风暴〕〔女主有个鉴渣系统〕〔凰墟〕〔国色潋滟〕〔郓城法医打包走〕〔重生之神级投资〕〔一起捉妖吧〕〔我家王妃超A的〕〔偷心盗贼之极品小〕〔国师夫人太彪悍〕〔落难男尊国的女尊〕〔盛世荣宠之商女为〕〔江少你的戏精上线〕〔青春有你才甜〕〔每天都要甜一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037.碙州首战(三)
    不多时,行宫中便有两千余军士匆匆往山下行去。

    这么大的阵仗,自然是被元军帅船上的张弘范等人瞧个清楚。

    张弘范重重将酒杯顿在桌上,激动道:“宋皇逃逸了!命令后军出发烧船拦截。”

    元军帅船上鼓点如雨。

    极快,便有数十艘海船匆匆往硇洲岛的另一侧开去。这些海船两旁都装有许多水车似的轮桨,速度极快。

    李恒微笑道:“我军胜局已定了。”

    宋帝逃跑,更让他们觉得宋军已无依仗。

    那头苏泉荡和岳鹏也迟早得被追上,只有全军覆没的份。

    时间缓缓流逝。

    等赵洞庭幽幽醒转过来,人还在崖上。他低头瞧瞧,身上盖着件大氅,是那边户部尚书陈江涵的。颖儿、乐舞已不见人影,杨淑妃穿着颖儿的衣服。

    赵洞庭轻轻叹息了声,“她们下山去了?”

    旁边李元秀轻声应是。

    赵洞庭爬起身来,用望远镜往山下瞧去,虽然他晕倒的时间不长,但这个时候乐雾、颖儿已经随着大军往山下去了。

    再看海上,元军数十艘海船正拨浪疾行。张弘范帅船旁边只剩下寥寥几艘战船。

    山脚下,岳鹏、苏泉荡率军还在逃窜,渐渐将元军吸引往黄龙岭和葫芦沟。

    赵洞庭轻声呢喃,“终于倾巢而出了,享受我为你们准备的地雷盛宴吧……”

    随即他的眼睛又紧紧盯向乐舞和杨仪洞那支军队,并对旁边的侍卫吩咐道:“你下去吩咐杨将军,只待元贼到达北岸,立刻让他率军后退,同样将元贼引去葫芦口,和岳将军汇于一处。另外,务必将颖儿和乐舞给安全送上山来!”

    旁边侍卫连忙应是,然后往下面杨仪洞的部队跑去。

    过阵子,赵洞庭又道:“去告诉张大人,让将士们做好准备,只待雷声响起,便冲下山去,雷声停时冲杀,务必将来犯元军赶尽杀绝!”

    禁卫还有近万人马未动,屯于张世杰帅营周围。

    “是!”

    又有个侍卫领命匆忙离开。

    赵洞庭站在崖畔纵观全局,不再言语。

    终于,碙州岛北岸率先火起。

    南宋数十艘搁浅在海滩处的战船被元军后军用火油点燃,霎时间大火滔天,浓烟滚滚。

    张弘范看着浓烟直冲云霄,握拳道:“大事成矣!”

    旁边元朝的监军们都是面泛微笑,李恒也露出弥勒佛似的笑容。

    杨仪洞得到侍卫的传令,按着赵洞庭的意思,连忙往葫芦口“逃窜”而去。

    在路上,他又派遣一队侍卫,要他们将颖儿、乐舞送回山上去。他知道这一大一小两个女孩都是皇上的心头肉。

    没曾想,乐舞却是不愿,喊道:“我要杀贼!”

    杨仪洞哭笑不得,可不敢对乐舞不客气,只能求助的眼神看向颖儿。

    颖儿微笑着,对乐舞说道:“丫头,你穿着龙袍,怎么杀贼?只会成为活靶子的。”

    乐舞这才想起这茬来,撇撇嘴,只能作罢。

    她又不傻,当然知道穿着龙袍会成为元贼的众矢之的。

    杨仪洞对颖儿投去赞赏眼神,连忙让侍卫护送她们两个立刻上山。

    等她们刚走,他便又率军往葫芦口而去。这个时候,北岸的元军已经在陆续登岸。

    又过去数十分钟。

    杨仪洞赶到葫芦口,正巧和被元军“追”进葫芦口的岳鹏遭遇。

    “岳将军!”

    杨仪洞驱马到岳鹏旁边。

    岳鹏惊讶道:“杨将军怎的来了?”

    杨仪洞答道:“皇上让我吸引北岸元军,来和你汇合。”

    “好!”

    岳鹏道:“我等这次必将元贼全军覆没。”

    说完两人也不再说,跃马扬鞭,率军匆匆往葫芦口内赶去。后头元军离得近些的,已不过数百米。

    苏泉荡那边,离黄龙岭也是不远。

    元军帅船上张弘范等人得知这种局面,更是觉得宋军败局已定。

    有个蒙古族监军说道:“还说宋朝的什么张世杰是个能征善战的将领,原来就这点本事。”

    旁边有人立刻道:“都是宋军鼓吹而已,除去襄阳之战的那位,宋军名将屈指可数。”

    张弘范、李恒两人闻言也不禁是微微点头。

    如果宋军的防御策略真是张世杰定的,那只能说,张世杰真是浪得虚名。他的策略,完全是自寻死路。

    可想到此处,张弘范的心里却陡然生出些不详的预感来。

    南宋张世杰就算浪得虚名,也绝不至于如此草包才是。

    莫非有诈?

    可现在占尽先机,他却舍不得鸣金收兵。便是想要鸣金,旁边的李恒和那些监军怕也不会同意。

    脸色微微沉吟下来,张世杰心里暗道:“且看看战局如何变化再说……”

    “轰隆隆……”

    他正想着,只突然听得巨响。

    碙州岛上忽然灰尘涌起,山石滚滚,巨响不断,似乎连整座岛都在微微摇晃。

    张弘范脸色瞬间大变,“宋军有诈!”

    他当然知道这种动静绝不可能是己方将士弄出来的,情急之下连声音都破音了,“快鸣金收兵!”

    旁边蒙古族监军们的微笑僵在脸上,李恒震撼望着碙州岛。

    相比他们,在崖畔的赵洞庭等人明显兴奋不已。

    赵洞庭看着元军追进葫芦口,就知道大势已成。他在葫芦口内、两旁崖壁上都装了无数的拉雷。

    这些拉雷足足有数千个之多,来再多的元军也吃得下。

    听到元军帅船处仓促响起的鸣金声,赵洞庭等人脸上的笑容就更为畅快了。

    张弘范反应虽快,但他太过异想天开了。

    这军,不是他想收回去,便能收得回去的。

    话说元军前锋军大将石抹明安和后军大将李和睦也在葫芦口汇聚。两人眼瞧葫芦口地形,连忙勒住马头,止住军士。

    葫芦口乃是谷地,逢谷不入,这是每个将领都知道的常识。石抹明安和李和睦都是元军大将,自然不会连这都不懂。

    立在谷口,身形高大,手持狼牙棒的石抹明安问旁边偏将道:“此地地形极好埋伏,你说宋军会不会是故意诱导我军来此?”

    他乃是金朝降将,素来以天生神力闻名,是元朝收纳的降将中出名的高手。

    偏将听他发问,大道:“将军,主帅说宋军不过两万余人,我们此时已见得上万,他们纵是在崖上埋伏,也最多不过数千人。我女真儿郎们骁勇善战,又有后将军李和睦率军在此,共同攻进去,哪怕宋军真的埋伏于此,我们也可以将他们杀得屁滚尿流。”

    石抹明安轻轻点头,“你说的有些道理。”

    说罢,他猛然将手中狼牙棒高高举起,大喝道:“女真儿郎们,随本将军冲杀进去!”

    然后双腿猛夹胯下坐骑,率先向着谷内冲去。

    旁侧李和睦见到石抹明安大军开动,也不再迟疑,也是高呼:“将士们,随我冲杀!”

    两股人马便如同两股洪流般向着葫芦口内冲去,马蹄阵阵,尘土飞扬。

    冲进葫芦口,见到宋军的后排将士还在前方,他们更是卖力,“将宋军赶尽杀绝!”

    然而,就在他们全军三万余人浩浩荡荡都冲进葫芦口时,却只听得两旁崖壁轰隆声响。

    石抹明安抬头一瞧,脸色微变。

    之间两侧崖壁上碎石滚滚,无数的石头炸开,往下滚落而来。

    “果真有埋伏!”

    石抹明安强自压下心头惊慌,再度大喊:“儿郎们!杀!”

    他手中狼牙棒挥舞得密不透风,接连将滚落到头顶的石头砸开。

    但那些女真士卒可没有他这么好的本事,登时惨叫连连,无数人被石头砸得血肉模糊。

    战马受惊,元军阵形大乱。

    李和睦乃是南宋降将,麾下兵马还不如女真士卒,更是损失惨重,哀嚎连天。

    他勒住马头,就要退走。但马蹄才刚刚抬起,身下却是响起轰隆声。

    李和睦连带着他旁边的几个近卫都被尘土覆盖,而后抛飞出去,浑身焦黑,顿时毙命。

    他所率的后军见到主帅阵亡,将旗倒下,更是慌乱。

    紧接着,地雷爆炸声便如雨夜春雷般不断炸响起来。

    不计其数的元军被炸得血肉模糊。

    石抹明安当真骁勇,仍是率军往前冲锋。

    但是,才冲不到数十米。他的脚下也突然是有爆炸声响。

    石抹明安根本来不及有任何反应,就被掀飞出去,倒在地上,嘴角汩汩淌出鲜血。

    他后面的那些女真骑兵勒不住受惊的马,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马从主帅身上踩踏过去。

    一路尘土过去,石抹明安连尸体都瞧不着了。

    这位在史上都留有名号的元朝大将,竟是因为赵洞庭的到来,而被改变命运,横死葫芦口。

    元军两位大将接连阵亡,士卒损失无数,那些心生怯意的军士便都向谷外跑去。

    但刚跑到谷口,无数地面炸开,又是将他们一个个都炸飞出去。

    到处都是雷。

    直到这个时候,元军帅船上的鸣金声才传过来。

    仅剩的将领们有心想要率军冲杀出去,但是根本已经号令不住。只能满脸绝望地看着一个个士卒被炸死,无奈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元军三万人马互相践踏,因此折损的人甚至不必滚石砸死、地雷炸死的人要少。

    有将领通红着双眼仰头痛呼:“我军完矣!”

    然后眼睁睁看着滚石在自己眼前越变越大,整颗头颅被砸得粉碎。

    短短时间内,葫芦口内元军已是碎尸遍地,很少有人还能留个囫囵尸首。

    赵洞庭站在崖畔,受着气氛感染,不禁举剑高呼,“杀!”

    无数南宋老臣在旁热泪盈眶。

    现在的大宋,太需要一场胜利了。

    宋军帅营处,数千兵马俯冲下山。

    而苏泉荡、杨仪洞两人冲出葫芦口后听得地雷声便勒马止军,命令后军做前军,只待往回冲杀。

    只是,黄龙岭那边,元军却是还未冲上黄龙岭。

    他们听得帅船鸣金,竟是匆匆停住,不再追击。

    元军军纪严明,出名的令行禁止。再者,葫芦口那边的地雷声也是让他们心生忌惮。

    苏泉荡看此情形,不禁微急。

    “随我往回冲杀!”

    他调转马头,将背后弓箭取到手上,又往回向着元军冲杀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手术直播间〕〔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六宫凤华〕〔重生北大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