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流量到影帝〕〔我无敌了亿万年〕〔夺帅之剑〕〔我把末日变成了游〕〔联盟之从外援开始〕〔弃牧玩骑〕〔我真不是江湖败类〕〔一生富贵全靠躺〕〔随身携带一座科技〕〔战兽天下〕〔天命贵女:坏坏夫〕〔我的日本炸裂了〕〔熬死诸天〕〔靠联想成就武神〕〔诡妻一枚〕〔中医也开挂〕〔万古最强宗〕〔江湖之寻剑录〕〔道门商旅〕〔重生之嫡女有点毒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040.各怀鬼胎
    与此同时,雷州府海康县知州府内。

    知州革离君高居堂上,下面雷州府一众文臣武将分列左右,各自坐着。

    留着两抹小胡须的师爷带着满脸狡黠站在革离君旁边,他天生贼眉鼠眼,显得分外猥琐。

    革离君面上看不出喜怒,眼神扫过堂下诸人,说道:“元军大败硇洲之事,想必诸位已经知晓了吧?”

    堂下的人尽皆点头,不过神情各不相同,有的惋惜,有的欣喜,还有的若有所思。

    革离君将这些人的表情全部看在眼里,缓缓又道:“诸位认为,我等当如何处之?”

    话刚出口,他左侧最上首的那人便说道:“元军覆灭,宋军亦是损失惨重,末将以为,我等应该趁此良机一举拿下硇洲,擒得宋帝!”

    他名为祁书才,乃是雷州军总管,同时也是革离君的小舅子。革离君的正妻,现在的知州夫人是他的亲姐姐。有些这层关系,祁书才自然是革离君的亲信死忠。

    有人听到祁书才这话,微微色变,嗅出些不同寻常的意味。

    随即,堂中有个满脸虬髯的大汉忽地怒不可遏起来,拍案喝骂道:“你这逆贼,竟敢如此出言不逊,我等乃是大宋武将,拿着朝廷的俸禄,你怎敢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

    这虬髯大汉名为柳弘屺,是雷州府出名的猛将,雷州飞天军都统,官拜正八品御武校尉。

    当然,他的官职实不如祁书才的。祁书才为军总管,是整个雷州军的训练长官。

    见柳弘屺这样大怒,祁书才却毫不在乎,也不生气,只是轻笑道:“你是大宋武将,那硇洲被攻时,怎不见你去援啊?”

    “那还不是知州……”

    柳弘屺看向革离君,话说一半,突然醒悟过来,忙的住嘴,坐下身去。

    他虽然生性鲁莽,但也不是傻子。当初元军攻打碙州岛时,他极力向革离君请命,要求增援碙州岛,是革离君始终不允。现在祁书才说出这些话来,他当然也琢磨得到革离君的心思。

    再联想起最近的那些流言蜚语,柳弘屺心里不禁叹息,“难道知州大人真的要投元么?”

    他是个心存忠义的人,绝不愿意弃宋投元,但他也知道,若是现在出头,只会被革离君给收拾掉。

    革离君见柳弘屺猛然坐下去,眼中泛过几抹冷笑,又道:“本府有件事情想要提点诸位大人,这些年来战乱连连,朝廷可是许久都没有拨俸禄下来了。你们的俸禄,可都是从本府的手里给发下去的。”

    下面众人听他这么说,顿时更加明白他的意思。他这摆明是要反宋。

    那些个死忠革离君的人立刻拱手说道:“我等必唯大人马首是瞻!”

    革离君主掌雷州府近十年,在这里已培养出极大的势力。这些立即表态的人占据堂内人数大半。

    紧随其后,那些个原本有些游离不定的文臣武将也都拱手,“我等听候大人差遣!”

    登时,堂内只剩下寥寥几个人没有表态。

    柳弘屺心中满是怒意,藏在桌下的手死死握住,但看过堂内众人,知道大局已定,心中思忖几番,只能拱手说道:“末将柳弘屺愿听大人号令!”

    他做为飞天军都统,在雷州军中素有威信,原本几个没表态的人也都是他的亲信。

    此时,见得柳弘屺表态,那几人也跟着拱手道:“末将等愿听大人号令!”

    “好!”

    革离君脸上这才露出笑容来,“也不枉本府这些年来对诸位的关照。”

    师爷则很是适时的在旁边谄媚说道:“大人,那咱们接下来作何打算?”

    革离君道:“宋朝灭亡在即,我等自然是趁此良机,拿下宋帝,送与元朝皇帝邀功。”

    他的确去见过张弘范,也正如赵洞庭所想那样,他是怕张弘范要用他做炮灰,才没有立即表态投元。现在,元军大败,宋军受创,他意识到这个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这才匆匆招手下文臣武将来到知州府。

    只要拿下宋帝,那他革离君就是以大功之臣的身份加入元朝,到时候平步青云,指日可待。

    想到得意处,饶是以革离君的城府,眼中也不禁泛出几分得意之色。

    师爷在旁边忙弯下腰,“大人圣明。”

    他别的本事没有,但察言观色,溜须拍马却是个好手。

    堂下祁书才道:“大人,那我等现在就回去召集兵马,准备攻打碙州岛。”

    其实他说的这些话都是革离君授意的,用现代的话说,那就是个托儿。革离君为彻底收服手下众将,也算是煞费苦心了。

    用稍微赞扬的眼神瞥了眼自己的小舅子,他缓缓点头道:“好,那诸位将军这边回去备齐军马,五日后,战船在西流渡口集聚,诸位将军卯时之前率军到西流渡口,兵发碙州岛。”

    “是!”

    一众文臣武将领命,陆续退了下去。

    等堂下无人,师爷稍稍欠身道:“大人,李恒李大人已在书房候着了。”

    革离君微微诧异,“张弘范没有亲自前来么?”

    他素有傲气,是以对败军之将张弘范也没有太看在眼里,直呼其名。

    师爷道:“张大人借口大败之际,需要整顿军务,婉言拒绝了您的邀请。”

    “哼!”

    革离君轻轻哼道:“败军之将还如此高的架子,待我拿下宋帝,定要在元帝面前好好羞辱他一番。”

    师爷轻轻笑着,没有说话。

    “也罢!”

    革离君自言自语般又道:“李恒身为副帅,既然是他前来,那本官便去见上一见。”

    说完他便起身,往书房走去。师爷忙在后头跟着。

    革离君走出两步,却又道:“你去派两个人盯着柳弘屺,防他有变。”

    他知道柳弘屺素来忠义,以宋将自居,虽然刚刚在堂内表态听命,但他心里还是有些怀疑。

    师爷也没多问,快步离开。

    革离君独自去往书房。

    等他走到书房时,身材臃肿的李恒正在饮茶,旁边两个侍女伺候着。

    “李帅!”

    脚刚踏进书房,革离君脸上便堆起笑容,拱手喊道。

    他虽然心高气傲,但也知道这时候不宜在李恒面前摆太高姿态。他们虽然战败,但仍是元朝重臣。

    李恒也是装模作样地拱拱手,“革大人!”

    其实他心里又何尝看得起革离君?

    要不是五万元军在碙州岛全部覆灭,他和张弘范此时无军可用,他根本不屑得来见革离君这个区区的五品知州。虽然革离君国字脸极具威严,但他说到底还是上不得台面的知州,雷州也只是一个下州而已。

    革离君到主位上坐着,道:“冒昧将李帅请来,还请李帅见谅啊……”

    李恒轻轻笑着,“那不知革大人请我来,是所谓何事啊?”

    两人可谓各自心怀鬼胎。

    革离君道:“听闻贵军兵败碙州,本官深感惋惜,请李帅来,是想再和李帅商议攻打碙州岛之事。”

    “哦?”

    李恒微抬眼皮,故意装作疑惑道:“革大人不是不愿加入我朝么?这话又是何意?”

    革离君呵呵一笑,端起茶杯,“李帅就莫要装糊涂了,本官请李帅来,只是想在事成之后,能请李帅在皇上面前替我多多美言几句。”

    李恒道:“我一败军之将,谈何美言,到时候还得劳烦革大人为我和张帅求情才是啊……”

    革离君笑而不语。

    两人沉默半晌,他才又道:“本官还有件事情想要请教李帅。”

    李恒说道:“革大人请说。”

    革离君此时眼中是真正露出疑惑,“你和张帅五万人攻岛,宋军不过两万人,何以会败?”

    李恒嘴角微微抽搐,说起这事,就只觉得扎心的疼。

    革离君看他表情,心里暗自冷笑,嘴里却是连道:“本官问得突兀,李帅莫要见怪。”

    李恒心知短时间内想要报仇只能依靠革离君,强行压下心中的憋屈与愤怒,道:“本帅并非见怪,只是革大人的问题,本帅着实无法回答。说起来也不怕你笑话,我军五万军马先后攻上岛屿,宋军望风而逃,但到碙州岛腹地时,却见得岛内尘土飞扬,震响连天,张帅连忙鸣金收兵,但是连个斥候都没有再跑出来。”

    革离君闻言也不禁嗔目结舌,“这……”

    李恒叹息着,又道:“等我们再见到我军将士时,他们只剩下约莫万余人,都已弃械投降了……”

    他这还真不是说的假话,直到此时,他和张弘范都还不知道宋军到底是用的什么手段。

    赵洞庭将有关地雷的事情管得非常严密,根本没有泄露出去。

    当下,革离君和李恒又都陷入沉默。

    革离君微皱着眉头,心里不住在想,宋军到底是如何打败的元军呢?

    忽地,他脑子里冒出件事情来,就是那日在海康县见到赵洞庭的事。可他事后派人去查过,赵洞庭当日不过是在那瓷器作坊定制了三万个瓷罐而已。

    他心里登时就想,莫非……和那些瓷罐儿有关系?

    可瓷罐儿又能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就是超级警察〕〔蛊真人之齐天传〕〔生活系男神〕〔赘婿归来〕〔鲜妻太甜:偏执老〕〔第一序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