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佬的复苏之路〕〔废柴修成仙〕〔我要吃遍诸天万界〕〔NBA之众生之上〕〔龙鼎帝尊〕〔三国之袁氏天下〕〔山狼〕〔我和冰山总裁老婆〕〔忍者战争〕〔农女有田:娘子,〕〔虫屋〕〔重生末世当宅男〕〔九天剑图〕〔别惹那条龙〕〔冰魂王座〕〔伦敦桥〕〔人道之劫〕〔嫡女有毒:冷王爆〕〔萌女仙缘〕〔庶妃惊华:一品毒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044.得见梦人
    西流渡口处也是热闹异常,不断有战船陆续到此集结,或是装着粮草,或是装着攻城器械。

    革离君派两千军士日夜把守渡口,以防有变。

    也幸亏是何青衣去得早,要不然她就算是以着押镖的名义,怕也别想到碙州岛去。

    陈江涵派去采购瓷罐的人都被挡在西流渡口,没法回到碙州岛。

    这几年来,革离君不断招募私兵,至今兵员多达六万之巨,分为六军,每军逾万人。就这,还不算各地的驻军在内,若是加上驻扎各县的驻军,那还得多上两万人。

    当然,要不是有这么多兵力,他也没底气进攻碙州岛。

    但这日夜里,却还是有艘小船飘飘荡荡向着碙州岛而来。

    挖掘陷阱的士卒都已歇息,碙州岛沿岸只有巡夜的士卒还在巡逻。

    小船在夜色中径直向着岛屿西侧的绝壁划去,这绝壁上头,就是南宋行宫的一角。

    以前,小金、乐舞姐妹俩,还有那些黑衣人都是从这里攀爬上去的。对于常人来说,要攀爬这绝壁自然难如登天,但对于稍有身手的练家子来说,只要有铁爪钩在手,要攀爬上去也不算太难的事。

    只见这小船在绝壁靠岸,然后小船上那人影竟是徒手向着上面爬去。

    她身形极为矫健,在绝壁上只如同壁虎般手脚并用,爬得飞快,而且姿势还颇为好看。

    不过十来分钟,她就已经攀爬到崖畔上,然后蹿到林子里,往行宫跑去。

    到行宫外数十米的地方,她才停下来,藏身在树后头。

    有前面两次被刺的经历,赵洞庭学乖了,现在已然让士卒将行宫墙外五米内的树木尽皆砍伐掉。哪怕是夜里,此时也有两队侍卫在这里举着火把来回巡逻。

    莫说是人,便是蝙蝠,要穿过这五米的空白区,也得被侍卫发觉。

    那人躲在树后想了想,过几分钟,嘟起红唇,忽学了几声鸟鸣。

    两队巡逻的侍卫没觉得有什么异常,但在赵洞庭的卧房里,乐舞却是忽地跳起来,“姐姐来了!”

    她和颖儿都还没有睡,在这里陪着赵洞庭。这些时日来,赵洞庭熬夜是常有的事。

    赵洞庭许久没有见到乐舞这样兴高采烈了,正想着事,被吓了一跳,回过神来后也不禁露出惊喜之色,“你姐姐来了?在哪呢?”

    乐舞笑道:“你听这鸟叫声,这只有我和我姐能学得出来。”

    说着她也嘟起粉嘟嘟的嘴唇,学了几声鸟鸣,然后便忙往外边跑去。

    赵洞庭也连忙跟上。

    自从那天夜里见过乐婵容貌,他至今念念不忘。

    颖儿、李元秀自然也连忙跟着。

    等他们到外面,乐舞已经翻上了墙头。不过,她却又忽地愣住,随即又跳了下来,垂着头向回走来。

    赵洞庭奇怪道:“怎么了?”

    他也听出来那鸟鸣声是从墙外边传进来的,不觉好笑,乐婵竟然仍然是选择攀崖。

    乐舞垂头丧气道:“我还是不要见姐姐的好,小金的事……”

    她这些天来为小金神伤不已,此时得知姐姐来到本来高兴不已,可在墙头上时却突然想起姐姐肯定会问小金,这让得她的内心很是复杂。她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姐姐,姐姐也是将小金当成最亲密的伙伴的。

    赵洞庭也是愣住,然后叹息道:“这事是朕的错,朕和你姐姐说。”

    乐舞道:“可是姐姐她还是会伤心的。”

    赵洞庭道:“但她迟早会知道,不是么?”

    说着他走到墙边,让李元秀将他举到墙上面去,对着外面林子里喊道:“是乐婵姑娘吗?请过来吧!”

    巡逻的侍卫见到自家皇上爬墙头,还在喊什么姑娘,都是嗔目结舌。

    乐婵从林子里走出来,到空地上,跪倒在地,“民女乐婵见过皇上。”

    她虽然穿着黑衣,但仍是将身形勾勒出来,瓜子脸,柳叶眉,琼鼻挺立,显得极美。

    赵洞庭见真的是她,高兴不已,连连道:“快些请起,快些请起,乐婵姑娘请进来吧!”

    那两队侍卫跪在地上行大礼,他都没工夫搭理。

    乐婵站起身来,走到墙边,忽地跃起,脚在墙上连踏两步,人就已到墙头,翩翩如仙女。

    赵洞庭这瞬间看得是色授魂与,只感觉魂儿都飞到乐婵身上去了。

    乐婵倒是没瞧见他眼神,看到乐舞就在下面,忙跳下去走到妹妹身前。

    乐舞低眉顺眼地喊了声,“姐姐。”

    乐婵对她的性子却是极为了解,见她这般乖巧,揉揉她的脑袋,带着浅笑问道:“怎的这般乖巧?是不是又闯什么祸事了?”

    以前,这妹妹若是隔着几日不见她,总是会直接扑到她怀里的。

    乐舞不敢说金龙的事情,仍是低着小脑袋,只是说道:“姐姐你怎的来了?父亲呢?”

    乐婵柔声道:“父亲病情好转,在家歇息,我没什么事,就寻思着过来看看你。”

    前段日子乐舞给家里写过家书,说她现在在赵洞庭的身边做贴身侍女。

    对于这件事,乐婵心里还是有些感激赵洞庭的。不仅不计前嫌,还这般善待她的妹妹。

    赵洞庭这个时候也跳下墙来,让李元秀接着落地,走到乐婵旁边,笑眯眯看着,并不说话。

    等两姐妹说完这两句,他才说道:“外边凉爽,要不去朕的卧房里再聊?”

    碙州岛这边昼夜温差极大,白日里温度极高,太阳火辣,但夜里却是有些寒冷。

    乐婵道过谢,几人便往赵洞庭卧房里走去。

    到得里面,赵洞庭让颖儿去拿些茶点水果,然后又笑眯眯看着乐婵。

    因为他只是个孩子,乐婵被他这样看着,也没觉得什么古怪。

    乐舞心里始终想着小金的事,低着头不说话。

    乐婵问赵洞庭道:“皇上,乐舞在宫中可还听话?”

    她最担心的就是这个,所谓伴君如伴虎,可乐舞性子野,她还真担心这妹妹闹出什么事来。

    赵洞庭闻言连忙答道:“听话,特别听话,她还救过朕的命呢!”

    乐婵并不知道黑衣人行刺的事,奇怪道:“她救过您的命?”

    赵洞庭便将那也黑衣人的事情,还有乐舞带着他跳海,又被小金相救的事情给全部说了出来。

    只是小金的死他没直接说,怕乐婵一时间接受不了。

    乐婵听完,素来清冷的俏脸上也不禁露出几抹笑容,随即问道:“那小金呢?”

    乐舞在旁边忍不住低声啜泣起来。

    赵洞庭道:“小金它……”

    话还没说完,乐婵已经是察觉到不对,脸色倏的有些苍白起来。

    赵洞庭见状,不忍再说下去。

    乐婵瞪眼看向乐舞,语气颇有些重,“小妹,小金呢?”

    乐舞只是哭。

    赵洞庭歉疚道:“乐婵姑娘,这事怪朕。那夜朕被贼人用暗器所伤,暗器上又粹了毒,为了救朕的性命,乐舞才不得已给朕服食了小金的蛇胆。你若有气,便拿朕撒气吧……”

    乐婵脸色更为苍白,娇躯摇晃几下,差点晕厥过去。

    在她心中,小金就是她的家人。

    这个刹那,无尽的悲伤侵袭她的心头。

    可她又怎么可能拿赵洞庭出气?

    她也很明白,小妹肯定也是万般无奈,才会忍着心痛亲手摘下小金的蛇胆。

    想到这里,她忽然想起,小妹此时的心里肯定比自己还要忧伤。

    她忍不住流出泪来,抱住低头啜泣的乐舞,姐妹俩抱头哭泣。

    赵洞庭在旁边看着,自责之余,心里暗暗发誓,等解决革离君,一定要将那些黑衣人给揪出来!

    颖儿端着茶点水果进来,见姐妹俩在哭,悄然将东西放在桌上,也没有说话。

    过去许久,姐妹俩才渐渐止住哭声。

    乐婵自己红着双眼,却还是为乐舞抹去眼角的泪水,轻声道:“小金是为了救皇上而死的,也算死得其所,小妹你也不要太过伤心。若是姐姐在,也会选择和你同样的做法。”

    刚刚止住哭的乐舞听到这话,差点又哭起来。

    乐婵自己其实也是伤心难忍,站起身对赵洞庭道:“皇上,天色已晚,民女就先行告辞了。”

    她现在很想找个地方藏起来大哭一场。

    赵洞庭自然舍不得她走,想了想,说道:“乐婵姑娘的父亲病情已经好转,姑娘何不在宫中暂住几日?现在雷州知州革离君意欲谋反,不日则来攻打碙州岛,有你在这,也能护着乐舞。”

    说着,他还朝低头不语的乐舞噜了噜嘴。

    乐婵一时也是有些犹豫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万能神医〕〔影后归来:霍少,〕〔蛊真人之齐天传〕〔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为国家修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