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在神医逍遥客〕〔都市狂神〕〔穆玄景顾青辞〕〔最强神医〕〔夜少的二婚新妻〕〔万界圆梦师〕〔绝世兵王王旭东〕〔凌天凡〕〔重生之都市修仙洛〕〔秦风李秋雪〕〔镇世武神〕〔乾坤剑主〕〔近卫高手〕〔权少,一吻成瘾〕〔晚安,总裁大人〕〔绝世兵王〕〔重生五零巧媳妇〕〔极品贤婿〕〔极品贤婿韩东〕〔嫡女医妃沈清曦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045.亡妻之名
    沉默半晌,她才轻轻点头。

    赵洞庭心中狂喜,忙偏头对颖儿说道:“颖儿,去给乐婵姑娘安排房间。”

    乐婵却道:“多谢皇上,民女和小妹同住即可。”

    赵洞庭欣然点头答应,“如此也好。”

    乐婵拉起乐舞的手,“那民女和小妹就先行去休息了。”

    赵洞庭又是点头。

    等姐妹俩离开,他还兀自在乐呵呵。颖儿在旁边瞧得奇怪,却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虽然赵洞庭最近行事成熟,宛若成年人,但谁又会想他这么小就懂得男欢女爱的事呢?

    接连过去三天,赵洞庭连兵器作坊都不去了,除去早朝之外,就是呆在寝宫中陪着乐婵、乐舞,向乐婵献着殷勤。但乐婵、乐舞只以为他是心中愧疚,连颖儿、李元秀也都这样认为,只当赵洞庭是在弥补小金的死。

    杨淑妃来过,对乐婵颇为喜欢,但也压根没往那方面想。

    乐婵多大,赵洞庭又才多大啊?

    赵洞庭虽然很想表明心中爱慕,但也知道那太过吓人,只能忍着。能陪着乐婵,他已极为满足。

    到离何青衣送信的第四天今夜,碙州岛上终于安静下来,士卒们不再挖掘陷阱。

    此时,碙州岛各处布满陷阱,行宫内外一应守城器械也都已布置妥当。

    沿海各处数十队巡逻的禁卫来回穿梭,严密把守。

    大战即将来袭。

    接近卯时,密密麻麻的宋朝将士涌向行宫,在各军统帅的指挥下到各自的防御地点严阵以待。

    宋军原本五人为伍,百人为都,五百人为营,那些个元军降卒们都被分散在各个队伍中,补充上回的战损之外还超出不少,但他们手中都没有派发兵刃,多只是负责运送器械或是给那些弓弩手做上弓手而已。

    军中统帅们也是没有办法,不知道将他们安排到哪里去,给他们兵器又怕他们倒戈,只能如此。

    降将完颜章此时立在城头,在苏刘义等人的旁边,看着宋军井然有序的到各处防守,眼中有些感慨。

    他以前没少和宋军打仗,但从未见过士气如此强盛,军纪如此严明的宋军。

    其实,这也并非都是赵洞庭的功劳。他虽然积累超然威望,但还不至于让士卒们如此战意昂然。

    这和整个国家的大势有关系。

    原本宋朝廷不断退却,随时都可能灭亡,这些将士们自然是得过且过,可现在,皇上贤明,又有黄龙献瑞,首战大捷,他们看到复国希望,自然都是充满干劲。

    与此同时,西流渡口处也是军卒连绵,黑压压的大片,将整个渡口都站满。

    雷州飞天军、定海军、威武军、护州军、护持军、破敌军六军共计五万余人,在此集结。

    这些军卒中大部分都是能够参战的正规军。

    不过,他们的士气显得并不高昂。这些天来,得知是要去攻打碙州岛,各军中甚至都发生了不少哗变。

    这个年代心存忠义的人还是极多的。

    飞天军都统帅柳弘屹、雷州军总管兼威武军都统帅祁书才等雷州军将领身穿甲胄,立在革离君面前。

    远处些,张弘范、李恒两人率着五千士卒也已集结,只是那些士卒中多是老弱。

    前次大战,真是将他们此行带来的精锐给打光了。

    李恒望着人山人海的雷州军,眼中闪过几抹阴狠至极之色。

    革离君立在高处,长剑高举,似在做战前动员,说些什么鼓舞士气的话。

    只可惜,下面响应的声音始终都不震撼。

    他说着似乎也觉没趣,不多时便让祁书才等人率军登船。数万将士熙熙攘攘向着战船上走去。

    如此过去半个时辰左右,太阳从海平线上露出头来,照耀在船上将士们的兵刃上,登时寒光闪烁连天。

    革离君端坐在主船上,高声喝道:“击鼓开拔!”

    鼓声如雷,数百艘战船旌旗招展,浩浩荡荡向着碙州岛行去。

    革俊坐在自家老子旁边,满脸激动,问道:“爹,咱们准备怎么打?”

    以前他光在雷州寻花问柳,到处祸祸了,还真没有见过这等震撼的场面。

    革离君对这个独子还是抱有几分期望的,闻言问道:“你觉得该如何打?”

    革俊抹抹头发,“依我看,我军如此兵多将广,碙州岛上那些军卒肯定害怕,坚守不出。用火攻,火烧碙州,定可一举歼灭他们。”

    军师在旁边忍着笑。

    “白痴!”

    革离君可不客气,直接骂道:“碙州岛到处都是石头,你拿什么烧?”

    革俊满是委屈道:“我也不知道那里都是石头啊,孩儿又没有去过……”

    革离君懊恼摇头,满是无奈,心里只道,老子这么精明,怎么就生出来这么个笨蛋玩意儿!

    他心里自然早就想好攻岛之法,而且都已经给军中将领们吩咐下去了。

    如此过去约莫个把时辰,数百艘长达三十米、宽、高都接近十米的海战船便已乘风破浪到得碙州岛外。

    碙州岛最高峰上,滚滚浓烟早已燃起。

    但此时,在岛的沿岸却是连个鬼影都见不着。赵洞庭打定主意死守,将巡逻的士兵都给召集了回去。

    原本在岛上埋好的拉雷也都被撤掉,取下拉线,改做踏雷重新埋好。

    可以说,现在的碙州岛是齐聚了古今两种军事科技的陷阱之地。

    赵洞庭率着一众文臣还有颖儿、乐婵、乐舞等人离在崖畔,看着雷州战船疾速驶来。

    他面前还有张小桌子,此时他就坐在这桌子旁,悠哉悠哉的喝着果酿。旁边还有颖儿时不时地为他啵个芒果,送到他嘴里。

    赵洞庭张嘴的时候难免碰触到颖儿的素手,这让得颖儿连耳朵根子都通红起来。

    不过他是小孩,也没谁觉得他举止轻浮。

    乐婵也只觉得有趣。

    这三天来,她偶尔看到赵洞庭处理政事军务,也如同陆秀夫他们那样,只觉得他这脑袋瓜真不像是小孩子能够具备的,思维之成熟简直非常人能比。这让她对赵洞庭也是有些好奇起来。

    很快,雷州军战船在碙州岛西侧沿岸停住。

    前面便是赵洞庭他们从元军手里得来的两百多艘战船。

    赵洞庭就让其摆在那,也不怕革离君将其毁掉。因为革离君压根不会给自己等人逃离的机会,这些战船,估计也会被他视为囊中之物。他会舍得烧毁自己的东西么?

    拿起桌上的望远镜,赵洞庭往雷州军战船瞧去。

    革离君的主船坐镇正中,船桅上帅旗高挂。他的不臣之心昭然若揭,自然不会再用宋军旗号。

    赵洞庭见此,心中只是冷笑。

    而后,便又看到主船望塔上的旗手们接连挥舞手中的各色彩旗。

    古代行军打仗,击鼓则进,鸣金而止,以旗为号。士卒们接受操练的时候还得受到关于目、耳、手、足、心等几项训练,其中目,就是专门训练他们认识旗号的。

    只见彩旗扬起后,雷州有五军便先后开拔,战船向着碙州岛各处行去。

    军师在旁边轻声询问革离君道:“大人,当真让柳弘屹也率军攻岛?”

    革离君冷笑道:“他的夫人被我请我府中居住,他敢倒戈?”

    “大人英明。”

    军师忙不迭吹捧,“难怪这几日来他柳弘屹舍得将他那些哗变的士卒斩杀了。”

    革离君道:“忠义,呵,忠义哪能有性命和家人重要。”

    殊不知,此时在飞天军的主船上,柳弘屹双目泛红,血丝密布,却满是杀意。

    他的确没有料到革离君会挟持他的夫人还有希逸以及那个侍女,但这,并不能阻止他。

    夫人离去前曾跟他说,“夫君,若我死了,墓碑上也要刻的是大宋御武校尉柳弘屹亡妻之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今天也没变成玩偶〕〔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明朝搞事情〕〔道神乾坤〕〔金珠传说〕〔一枪爆头〕〔极品透视医仙〕〔位面之狩猎万界〕〔传奇法师莫林〕〔道魔洪荒之铁马冰〕〔神级上门女婿〕〔斗罗之乱神传说〕〔玄灵霸主〕〔一世独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