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法武封圣〕〔冷傲仙尊:聘徒为〕〔魔天剑狂〕〔爱上妖后〕〔无敌系统之请你砍〕〔轮回两万年〕〔雪山神锋传〕〔在世修罗〕〔逆神寻路〕〔浩瀚仙魔〕〔女将为妾:戏精王〕〔魔域王座〕〔极品最强医圣〕〔兵王之王〕〔作精总裁追妻路〕〔圣斗狂神〕〔全能护花学生〕〔异界封皇〕〔星际之墓〕〔竹韵悠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047.再起兵锋(二)
    他们见过埋陷阱的,但没见过这么打仗的。

    光埋陷阱,连个人影都不冒出来,这算是怎么回事?

    还没走几步,前面的地面便突然塌了,一些士卒跌落到地面,被削尖的树干捅成了筛子。又没走几步,前面的地面又塌了,又损失不少士卒,再走几步更为夸张,地面突然就炸了,直接将不少士卒炸成了残尸。

    这仗还怎么打?

    对付寻常陷阱他们倒还有办法应对,可面对地雷,却是束手无策。

    其余陷阱坑杀几个士卒后便露出行迹,可以绕到过去,地雷一碰就炸了,怎么避得过?

    各军的统帅瞧向那高高在上的行宫,只觉得这段路是如此的漫长和艰辛。

    其中护持军的都指挥使更是领命还没走出多远,自己就被炸了个粉身碎骨。现在由副都指挥使统帅。

    可革知州又命他们不管遭遇什么,都务必直奔行宫,听着战鼓兀自响彻不停,这些个统帅们心里有多憋屈就别提了。

    一路跌跌撞撞,没斩杀敌军,先自损不少。这些军队的士气自然也是低迷不已。

    过不久,有不少不想叛宋的将领和士卒眼神中已是有些犹豫起来。

    他们不想叛宋,不过是大势所趋才不得已参战。想到是去攻杀皇帝,只觉得自己这般死了也不会留下好名声,于是这些人越来越向后头缩去,还不忘拉走三两个好友。

    这无疑大大拖慢行军速度,但纵是那些将领们叫喊不停,鼓声不断,也没有什么用处。

    革离君机关算尽,但终究还是漏算了一件事。

    原本南宋朝廷懦弱,连年逃亡,导致民不聊生,这些士卒们对朝廷也不再抱有任何期望,投元也无所谓。但前几天赵洞庭打破元军,这事早已在雷州府流传开来,甚至传得神乎其神,还有前些时日黄龙现瑞之事,这让得百姓们又看到希望,对南宋朝廷生出些期望来。

    雷州军将士的家人们都是百姓,他们怎么可能不受到影响?

    若非万不得已,谁又想要叛国呢?

    南宋时,朝廷的凝聚力还是相当高的,要不然也不会涌现如岳飞、韩世忠等这些名将。

    于是,各路军马的行进速度那是要多慢就有多慢。

    碙州岛方圆不过五十多平方公里,可等这些军队压到行宫山下,竟然已是接近午时。

    革离君听着一个个斥候回来禀报军情,只差点没给气死。

    光是这四路人马熬到行宫山下,就已经折损人马足足近万人。可想而知,宋军做的陷阱有多么密集。

    飞天军更是连个斥候都不见回来。

    革离君心里生出不安,知晓柳弘屹怕莫还是反了,但他没有将这话说出来。他不久前还满是自信地跟军师说柳弘屹定然不敢反,现在说出来,可不是打自己的脸?

    “击鼓!击鼓!”

    心中烦闷起来,革离君又是冲着那些击鼓的士卒怒喝。

    各军统帅听得鼓声又急,更是心中叫苦不迭,但也无奈,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催促士卒进攻。

    这仗还没正式开始打,他们就有些担心将士会哗变了。

    而岛屿那头,飞天军这时候都坐在沙滩上休息。

    话说柳弘屹带着将士登船完毕,正准备杀回去的时候,杨仪洞派遣下来通信的人终于到了。

    这队斥候背上插着几杆背旗,赶到海边时刚好看到柳弘屹大军就要开拔,连忙大喊:“柳将军且慢!柳将军且慢!”

    柳弘屹在船上见得这队斥候都穿着宋军禁军服饰,忙让传令兵鸣金。

    原本缓缓开拔的战船便又停止下来,将锚抛到海里。

    柳弘屹站在船头问道:“你等何人?”

    一队斥候直接跑到海水中,为首什长回道:“我们乃是侍卫步军斥候,你可是柳弘屹柳将军?”

    柳弘屹点头道:“正是。”

    斥候什长又道:“皇上在上头见得飞天军大军不行进攻,知晓是柳将军到来,特意命我等前来通报柳将军,让柳将军率大军且先在此休息。”

    柳弘屹作为将军,自然也不是没有任何疑心,瞧瞧行宫方向,疑惑道:“我军尚离着行宫如此遥远,皇上怎会知道是我飞天军?”

    斥候什长从怀里掏出一副单筒望远镜,向着柳弘屹抛去,“将军且看!”

    这望远镜是杨仪洞怕这些斥候找不到飞天军所在,特意从一禁卫统帅手里借来给他们的。

    柳弘屹接过望远镜,又按着斥候什长的话放在眼前一看,登时大惊,“天下竟有如此奇物?”

    斥候什长得意道:“这乃是皇上亲手所制,名为千里眼,我军中统帅人人都有。”

    “皇上所制?”

    柳弘屹不禁更为惊讶起来,当下对这些斥候也不再怀疑。

    雷州军中可没有望远镜这种东西。

    然后,他便向着行宫方向摇摇拱手,道:“末将柳弘屹谨遵皇命!”

    说着将望远镜小心翼翼抛还给斥候什长,又对旁边士卒道:“传令将士,就地休整。”

    楼船顶上,传令兵挥舞旗帜,通报全军。

    斥候什长对着柳弘屹拱拱手,“柳将军,那我等先行回去复命了。”

    说罢他便又率着那几名斥候匆匆往行宫跑去。

    他们行进时专沿着大石头走,也就避过陷阱危险。

    元军帅船上。

    张弘范看着岛上迟迟不见动静,说道:“革离君的雷州军怎的这般无用,现在还未攻上山去。”

    “他们无用才好。”

    李恒坐在他的对面,意味深长地道:“宋军大败我军,威望高涨,现在雷州府内抗元之声日益响彻,他革离君的这些雷州军没有哗变倒戈已是不错了,怎么可能尽心尽力帮他攻打大宋皇帝?”

    “嘶……”

    张弘范倒吸一口凉气,“贤弟是说革离君会败?”

    李恒道:“未必会败,但定不能胜。我最希望他们来个两败俱伤,那样也不枉我和老哥你冒着海风来这里给他革离君掠阵了。”

    张弘范作为元军主帅,心机城府当然不俗,稍微沉吟便琢磨出李恒的打算,喜道:“贤弟的意思是等到他们两败俱伤,我们再行攻上岛去,将这功劳抢到手里?”

    李恒却是笑得阴险奸诈,“若是真有如此良机,我军攻上去大声呼喝,怂恿我军降卒哗变,莫说是擒得宋皇,顺手将他革离君收拾掉,也是大功一件。老哥应该还未将革离君投诚之事上报朝廷吧?”

    张弘范闻言更是惊喜,连连道:“没有,没有。”

    说罢他也不禁感慨,“贤弟对大局和人心的掌握非我能及啊,现在就看老天爷给不给咱哥两个这立功赎罪的机会了。”

    李恒呵呵笑着,竟是转眼变得憨厚起来,又似那弥勒佛样。

    到得下午两点左右,雷州军中的破敌军率先到达行宫外面,在离行宫城墙五百米处集结。

    其后数十分钟,定海军、护州军、护持军也总算相继赶到。

    因碙州行宫两面环海,西、北都是绝壁,是以这四支军队只是在东、南两方汇聚起来。

    行宫城墙上,宋军将士们严阵以待,无数炮车(投石车)林立,城墙弩基中露出弩箭头,寒光逼人。

    张世杰、苏刘义、岳鹏、苏泉荡等将领都站在城墙上,满脸严肃。

    雷州军虽然折损万人,但也还剩三万左右,这般列阵分布开来,也是漫山遍野。

    很少有人见到这种阵势,还能够保持轻松的。特别是现在宋军中还有降卒这个隐患。

    等过数十分钟,斥候终于将此情况汇报到主船革离君那里。

    革离君大喜,忙道:“吹号!”

    主船上顿时有苍凉沉闷的牛角号声呜呜呜的响彻起来。

    雷州军各军统帅听得号角声,猛地咬牙,俱是举起手中兵刃,高喝道:“攻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神乾坤〕〔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万能神医〕〔黎明之剑〕〔影后归来:霍少,〕〔蛊真人之齐天传〕〔超级狂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