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败龙王〕〔农家小福妃〕〔第一战神〕〔我从仙界来〕〔瑾瑟遥遥〕〔长生女仙医〕〔宠妃撩人:摄政王〕〔傲娇老公,今晚见〕〔人生不再见〕〔武帝归来〕〔寒门狂婿〕〔重生九零神医福妻〕〔爆笑甜妻:冷少,〕〔妙手药王〕〔凤谋天下:小姐不〕〔首席的猎妻计划〕〔重生八零:美食旺〕〔离天大圣〕〔噬天狂尊〕〔闭上眼睛玩个游戏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050.再起兵锋(五)
    城外护持、护州两军的将士本来都已经坐到地上休憩,此时见得有骑兵出城,慌忙站起身来。

    步卒连忙捡起地上兵刃,骑兵翻身上马,弓兵弓拉半月。

    一众将领神色肃穆,准备迎战。

    虽然他们甚至算不得正规军,但到底也训练有些年月,战斗力如何尚且不说,反应倒也不慢。

    待得瞧清只有数百骑兵,其后再无人马之后,他们的神情才逐渐又放松下来。

    不到两分钟,五百骑军便到两军阵前百米处。

    岳鹏举起手中银枪,众骑军齐齐勒缰止马,军容齐整。

    赵洞庭让乐婵驱马到最前面,高声喝道:“我乃大宋皇帝赵昰,护持军、护州军将领何在?”

    他从陆秀夫的嘴里得知这些军队的番号。

    雷州军卒听得他是皇上,都是懵住,但他们早生降意,是以也没人动手。

    当然,那时候的弓也鲜少有能射到百米的。

    陆续有十余名两军的将领驱马到阵前,惊疑看着赵洞庭,并不说话,也不参拜。

    赵洞庭又高声喝道:“你们既到得城外,何以不率军攻城?”

    出列的将领中没有人答话。他们中间有的人是心存忠义,还有的是士卒不听使唤,迫于无奈。

    作为低级将领,他们看到穿着皇袍的赵洞庭,心里还是有些紧张的。虽然赵洞庭只是个孩子,但他那身皇袍,就代表着绝对的权威。

    过几秒,军中忽有人喊道:“我们乃大宋士卒,岂能倒戈攻打皇上?”

    护持军弓箭手阵中有一士卒缓缓走出阵来,正是那个放冷箭射死吴温礼的独眼箭手。

    他刚刚喊出来的话,让得不少人心生摇曳。

    “好!”

    赵洞庭又是大喝,“看来我大宋即便危亡在即,仍有不少忠义勇士!”

    说着,他的眼神从两军阵前扫过,声音更是拔高几分,“你们,可是我大宋的忠义勇士?”

    要说这鼓舞士气、煽动人心,赵洞庭还真是把好手。他上辈子开传媒公司是靠什么吃饭?那就是靠嘴吃饭!

    他手底下那些刚毕业的大学生们,总是能被他煽动得嗷嗷直叫。

    这话他喊出嘴来,可谓掷地有声,气冲云霄。

    连他身后的乐婵、旁边的乐舞、李元秀等人都不禁动容,可想而知本来就生出降意的雷州军是何感觉。

    他们只觉得胸膛里面有股气,好似不吐不快。他们被迫来到碙州岛攻打禁军,心里本来就不是滋味了。

    突然,军中也不知道是谁,突然喝道:“大宋护持军士卒张三,叩见皇上!”

    他这声喊,将无数士卒心中的忠义催发出来。

    “大宋护持军士卒李四……”

    “大宋护持军士卒王五……”

    一时间,高喊声不绝于耳,护持、护州两军的士卒接连成片单膝跪倒在地。

    乐婵喜不自胜,赵洞庭心中也是重重地松了口气。

    这些雷州军到底还是心向着大宋的。

    前排的将领们见到士卒如此,心知无法改变大局,也先后翻身下马,向赵洞庭遥遥跪倒。

    之前想降又不想降,想攻又不敢攻的那些人,现在也随大势所趋了。

    赵洞庭心知时间紧迫,立时又道:“好,那诸位勇士这便随朕入城,助朕抵抗逆贼!”

    听他这话,有些人迟疑起来,怕城中有陷阱。

    但也有的人已经彻底决定倒戈,站起身来,向着城中走去。那些其实不太想降的将领们也不敢阻拦。

    赵洞庭怕迟则生变,率领着骑兵又向城内冲去。

    再回到城头时,只看到下面已经有连绵的雷州军卒向着城门涌来。

    不论是古人,还是现代人,骨子里总有种随大流的想法。有人带头,自然是越来越多的士卒入城。

    张世杰看着赵洞庭短短时间就劝服这么多雷州军入城,眼中不禁满是佩服之色。

    赵洞庭摊开自己手心,低头瞧瞧,手心上已经满是汗水。他刚刚的紧张,只有他自己清楚。

    东面定海军和破敌军的斥候见到南面军卒入城,连忙禀报统帅,可两军的统帅又哪里敢去阻拦?

    见识过地雷阵的威力,他们现在连靠近城墙的勇气都没有。

    他们知晓护持军和护州军是哗变了,纵是有心去拦,也怕自己被那些哗变的士卒砍死。

    等到革离君、张弘范他们率领军队终于赶到行宫城外时,南面城墙外几乎已是空空如也。

    革离君满是疑惑,问旁边军师道:“我们的军队呢?”

    军师也是满头雾水,讪讪道:“这、这,大人……我也是不知啊……”

    革离君重重地哼了声,正要派斥候去叫各军的将领前来集结,却见前面有近十骑呼啸而来。

    现在整个南面城墙外,护州军和护持军的将领士卒加起来也不过千人了。

    到得近前,革离君看清楚有几人是自己安排到两军中为将的亲信。等他们过来,便连问道:“你们的士卒何在?”

    那些个将领你瞧瞧我,我瞧瞧你,都低下头,不敢答话。

    革离君心里生出些不详感觉,沉声喝道:“本府问你们话呢!”

    有个他的亲信将领硬着头皮抬起头道:“大、大人,他们……他们都入城去了。”

    革离君还没反应过来,以为是攻进城去了,兀自惊喜,“你们破城了?好!待回雷州,本府必给你们论功行赏。”

    那将领咽了口口水,“他……他们都哗变了。”

    革离君脸上的惊喜之色霎时间凝固在脸上。

    随即,他的脸色逐渐变得僵硬起来,话语间已是带着浓浓杀意,“你说什么?”

    这将领再是亲信,也怕被暴怒的革离君斩掉,当下不敢再做回答。

    革离君的双手微微颤抖,这时已是怒极攻心。若不是他素来沉稳,这时候怕已是经受不住这等冲击,摔下马去。

    等过去足足数分钟,他才将这股狂怒勉强压下去,喝令左右道:“将他们拿下,全部斩首!”

    这些个护州、护持军将领们顿时吓得脸色大变,连忙下马跪地求饶。

    军师在旁边低声劝道:“大人,临阵斩将怕是不妥。”

    革离君却不耐烦地摆摆手,“他们手下兵卒尽皆哗变,要他们还有何用?”

    左右涌出数十名亲军,将这些将领尽皆砍倒在地。

    鲜血流淌到革离君战马脚下,他低头瞧着,怔怔出神。

    其实他也不想临阵斩将,但是,不杀这些废物,他心头的这口气实在是咽不下。

    又过阵子,他才冷着脸道:“就地扎营!”

    声音虽厉,但却不再像之前那样带着逼人的锐气。无疑,三军哗变,对他的信心打击也是很大。

    张弘范、李恒率军在东南角集结下来,倒是没有看到这幕。

    城内的元军降卒看到张弘范帅气,暗暗有些骚动起来。

    到得傍晚,革离君和张弘范共计接近三万将士已在行宫外头扎营生火,起灶做饭。

    城内,也是阵阵米香传荡。

    赵洞庭决定搏就搏到底,将这些刚刚投诚的雷州军卒派到各处协助防守,同时,当然也有防范元军降卒的意思。他现在根本没得选择,只能够信任这些投诚的雷州军,要不然行宫迟早城破。

    “皇上!”

    此时,他和乐婵等人正在房中用膳,陆秀夫却是匆匆赶到,脸上带着些许焦急。

    他为文臣之首,一应后勤事宜赵洞庭都全权交予了他负责。

    见得他匆匆进来,赵洞庭问道:“陆大人何事如此焦急?”

    陆秀夫道:“钱粮官刚刚来报,城中突兀增员近三万人,粮草怕是撑不住多长时间了。”

    他自然是为这事焦急,行军打仗,谁都得填饱肚子,若是断了粮草,士卒就算不哗变,也会士气大跌。

    赵洞庭放下筷子,也是微微皱眉,“还能撑多少时日?”

    陆秀夫沉吟道:“就算精打细算,怕也至多只能支撑五日了。五日之后,必然断粮。”

    没曾想,赵洞庭听到这话,神色竟然突然放松不少,道:“五日啊,那应该差不多了。你且先将这消息牢牢压住,粮食该怎么配发便怎么配发,不用节省,免得将士心生疑虑。”

    陆秀夫微微愣住,然后喜道:“莫非皇上心中已有退敌良策?”

    赵洞庭笑着,却不答话,只是又拿起筷子吃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明朝搞事情〕〔道神乾坤〕〔女总裁的护妻高手〕〔奶爸圣骑士〕〔修仙奇才在都市〕〔窃盗诸天〕〔为龙之道〕〔诸天仙武半侠传〕〔总裁,你儿子找上〕〔快穿之炮灰凶残〕〔我从诡秘中走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