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败龙王〕〔农家小福妃〕〔第一战神〕〔我从仙界来〕〔瑾瑟遥遥〕〔长生女仙医〕〔宠妃撩人:摄政王〕〔傲娇老公,今晚见〕〔人生不再见〕〔武帝归来〕〔寒门狂婿〕〔重生九零神医福妻〕〔爆笑甜妻:冷少,〕〔妙手药王〕〔凤谋天下:小姐不〕〔首席的猎妻计划〕〔重生八零:美食旺〕〔离天大圣〕〔噬天狂尊〕〔闭上眼睛玩个游戏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056.奸雄末路(下)
    此时此刻,他只想找艘船快点离开碙州岛。他知道,自己率军攻岛,宋皇帝连投降的机会都不会给他。

    但正踉跄跑着,旁边却是忽地有人将他踹翻在地,然后他的脖子便被一剑架住。

    革离君大惊,瞧见是自家军师,喝问道:“你做什么?”

    军师三角眼中尽是狠色,“大人,你不死,我们都活不了。”

    旁边的革离君亲军见到,立刻就要斩杀军师,却被后头飞天军追上,顾不得这些,连忙拔腿又跑。

    革俊从没见过这样的场面,被吓得瘫倒在地。

    只是转瞬,革离君便被柳弘屹带着数百军卒团团围住。

    军师谄媚笑着,“柳将军,这逆贼革离君,我替你擒住了。”

    柳弘屹话也不说,手中大刀忽地挥过,将这军师头颅砍落在地,“卖主求荣的小人!”

    他早就瞧这心性奸猾,只会溜须拍马的军师不顺眼了。

    革离君心如死灰,瘫坐在地。

    柳弘屹大刀横架在他脖子上,数十斤的重量瞬间压得身心疲惫的革离君面色潮红,“我妻子现在何处?”

    革离君却恍然得了失心疯,突然喃喃笑着,“时也……命也啊……”

    柳弘屹冷冷喝道:“你谋逆犯上,天道不容,败局早定,有何资格感叹时也命也!”

    革离君却道:“南宋腐朽孱弱,我归顺元朝乃是大势所趋,本该擒拿宋帝,平步青云,奈何被你们这些迂腐之辈坏我大事。哈哈,你们这些鼠目寸光之辈,今日杀我革离君,来日迟早被元军歼灭。”

    柳弘屹怒不可遏,虎目圆瞪,“当真冥顽不灵,我问你,我妻子在哪里!”

    革离君呵呵笑着,“她已经被我杀了。”

    “啊……”

    柳弘屹再也忍不住心头愤恨,挥刀重重将革离君头颅斩落在地。

    雷州知州革离君就此身陨。

    革俊在旁边吓得嚎啕大哭,不住求饶,“柳将军,放过我,放过我啊……”

    柳弘屹心中对革离君恨意滔天,却哪里会饶过他,又是一刀,将革俊也砍杀当场。

    然后他猛地向着雷州方向跪下,哭泣道:“惠儿……你的仇,夫君替你报了。”

    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柳弘屹此时却哭得像个孩子。

    旁边飞天军士卒看着柳弘屹如此,恨意又上心头,嗷嗷叫着又向威武军追杀过去。

    威武军早已溃散,此时四处奔逃。

    直到这个时候,张弘范、李恒两人才收到斥候探报,得知山下有大军向着行宫涌来。

    两人连忙跑到革离君帅帐,想要问询情况,却哪里还见得到革离君人影?

    霎时,两人都是脸色大变。交换眼神过后,匆匆回营,然后率着仅剩的军队就往山下跑去了。

    鼓声忽地停了。

    城内仍在血战的元军、雷州军忽地听不到鼓声,都是懵住,人心惶惶。

    不多时,文天祥率着两万大军冲到行宫城外,见城外尸体成堆,慌忙率军入城。

    元军、雷州军顿时腹背受敌,还不到正午,便是死的死,降的降。

    血腥味滔天,黑烟仍旧滚滚,行宫内外满目疮痍。

    但将士们欢呼不止,红色旗甲在行宫各处飘摇,皇上万岁的声音响彻整个行宫内外。

    崖畔,赵洞庭迎风而立,诸臣跪倒在地,皆呼圣明。得知是赵洞庭早些时候派迷信宣文天祥来勤王,他们对赵洞庭都是万分佩服。

    赵洞庭远眺行宫,看着那些举兵欢呼的红色将士们,微微闭上眼睛。

    这刻,他不仅仅再为自己性命而战。

    他彻底将自己代入南宋皇帝的角色,不再想着声色犬马,大被同眠,而是为这国家而战,为无数心中呐喊匡扶大宋的平民百姓而战。

    海风徐徐刮过,好似带着无数人的呐喊,呼唤着他赵洞庭抗元复宋。

    那些浴血沙场的亡魂凝聚的意志,此刻尽皆倾注到他的身上。

    这刹那,赵洞庭尚未长开的弱小身子,落在朝臣的眼里却是那般的伟岸。

    不多时,文天祥率着数十亲卫匆匆赶到。

    此时文天祥四十三岁,颔下续着短须,儒雅如玉,见到赵洞庭便叩拜道:“臣文天祥叩见皇上。”

    赵洞庭睁开眼睛,瞧见这历史名人,连忙上去扶起,道:“文丞相快快免礼。”

    他没见过文天祥,但能留下“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这等诗篇的,绝对是忠勇之人。

    文天祥却是不起,又道:“臣救驾来迟,还请皇上降罪。”

    “这是哪里的话。”

    赵洞庭轻笑着说道:“丞相来得刚好是时候。”

    末了,他又问道:“对了,雷州如何?”

    文天祥答道:“臣接到皇上密旨便匆匆率军从惠州赶来,以于昨夜招降雷州沿岸各县守军。现留一万军卒在海康县镇守。”

    “好!”

    赵洞庭忍不住又是重重拍手,“文丞相此番为我大宋立得大功,朕定重重赏你。”

    文天祥道:“都是将士功劳,臣愧不敢当。”

    “都会封赏,都会封赏。”

    赵洞庭笑着将文天祥拽起来,握着他的手道:“走,丞相随朕前往议政殿!”

    文天祥见皇上对自己这般亲近,心中顿时好生感动,差点落泪。

    他在南宋朝廷的际遇极其曲折,还是宋恭帝赵显在位时,他就在临安任职。

    那时候谢太皇太后执掌朝政,还是他文天祥提议封当时的吉王赵昰为益王,任福州通判,信王赵昺为广王,任泉州通判,南宋皇室才得以保留这两支血脉。要不然,也不会有现在的赵洞庭。

    可后来,谢太皇太后却是深信左宰相陈宜中的话,又是想跑,又是想降,摇摆不定。

    等到元将伯颜率军围城,陈宜中派监察御使杨应奎带着传国玉玺和降表,向元朝宣布无条件投降。

    可他陈宜中自己却是偷偷跑了。

    文天祥在这种情况下被谢太皇太后任命为右丞相,但他的使命,却是和新任左宰相吴坚一同去元朝大营请求伯颜接受南宋的投降。

    这次升官,可谓是让文天祥心中愤愤不平。

    他性子刚毅,不肯委曲求全,跑到元军大营不仅不降,而且还对元军的行径进行声讨。

    这个时候,其实他已经是抱着求死的决心了。

    但伯颜却没有杀他,而是将他囚禁在元朝军营中。

    然后,谢太皇太后率人投降,文天祥被押着一起送往元朝都城。

    这其中,降将范文虎被伯颜派去追击赵显、赵昺,被驸马杨镇拦住,就捉拿了杨镇。

    说起来也是报应,他此番随着张弘范来进攻碙州岛,还请命劝降,却是被赵洞庭给当场格杀,也算是报了杨镇的仇。

    后来,文天祥趁夜逃出元军军队,又是几经波折,才拉起抗元人马。

    他听说赵显和赵昰没死,人在福州,辗转追到福州,又被任命为右丞相兼知枢密使,统领各路军马。

    本以为这下总能抒发心中抱负,扛元复宋了,得,却是又被陈宜中和张世杰合伙排挤。

    陈宜中也算是个人才,两度临阵逃亡,竟然还能被南宋朝廷重用。

    其实赵洞庭刚刚穿越过来时不喜张世杰,就是因为在史书上看过他和陈宜中排挤文天祥的事。

    文天祥没能干过两人,被排挤出福州,派往江西。

    但他并不气馁,在江西又拉起抗元人马,和元军大战,接连收复不少地方。

    再到后来,他得知元将阿里海牙镇压湖南、广西,便连忙率军进军广东惠州,准备从海路支援广西,以免身在碙州岛的南宋朝廷陷入重围。就是在这里,他收到赵洞庭的信,让他发兵雷州,防范革离君叛变,并告诉他,要是革离君叛变,就趁机拿下雷州。

    他顾不得广西,慌忙率军从海路赶往雷州。

    这不,刚好赶上革离君率军攻岛。

    文天祥依着赵洞庭的密旨先是拿下沿岸各县,然后就直奔碙州岛来了。

    他满心为宋,却屡屡遭到排斥。如今,刚到就被小皇帝拉着手,满是亲近,心里自然感动。

    赵洞庭在史书上知道文天祥的遭遇和品性,对他自然也是格外信任,还很敬佩。

    带着诸臣和文天祥到议政殿内,他都不肯松开文天祥的手,硬是让文天祥和他同坐龙榻。

    这让得文天祥惶恐之余,更是感激万分。

    张世杰带着人进来汇报战果,瞧见这幕,脸色微变。

    但他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冲文天祥点点头,而后便道:“皇上,敌军尽皆伏诛,可山下雷州飞天军和威武军还在厮杀,请皇上定夺。”

    赵洞庭挥挥手,“率军助阵飞天军,务必彻底接灭威武军!”

    “臣遵命!”

    张世杰见文天祥这么受宠,满心不爽,一眼都不想再看,领命转头就走。

    他本来还想回报些战果的,现在也懒得说了。

    文天祥知道张世杰的性格,瞥见他刚刚脸色,轻声道:“皇上,臣还是去下边站着吧!”

    赵洞庭轻声问道:“你是怕张世杰心里妒忌?”

    文天祥沉默不语,他满腹圣贤书,不喜在背后嚼人舌根子。

    赵洞庭自顾自又道:“朕就是要治治他的这些心思,我大宋危亡在即,他竟然还有心思和朝臣互相倾轧。”

    文天祥听着只是震撼不已,他自然也是万万想不到,小皇帝的心思竟然会有这般深沉。

    这哪里像是个小孩能说出来的话?

    而赵洞庭说完,就又笑了,他可没觉得自己的话有什么不妥。反正现在碙州岛上的大臣都已经习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明朝搞事情〕〔道神乾坤〕〔女总裁的护妻高手〕〔奶爸圣骑士〕〔修仙奇才在都市〕〔窃盗诸天〕〔为龙之道〕〔诸天仙武半侠传〕〔总裁,你儿子找上〕〔快穿之炮灰凶残〕〔我从诡秘中走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