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怦然心动顾少心上〕〔重生之国际倒爷〕〔最强上门女婿〕〔美女总裁的超级女〕〔众圣之门〕〔笔下的另一个世界〕〔都市绝品玄医〕〔赘婿也疯狂〕〔混子的江湖〕〔神农别闹〕〔电商女王〕〔重生后我有了美颜〕〔娶我吧救命恩人〕〔一夜蜜爱:神秘老〕〔长情宠恋〕〔重生九八做首富〕〔共筑未来〕〔我能看见状态栏〕〔我有手工系统〕〔影后反转攻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058.封赏诸臣
    这边夫妻重逢,如何相拥痛哭略去不提。

    碙州岛上,张世杰押得祁书才去见赵洞庭,得到赞赏,心满意足离开。

    祁书才被车裂而死。

    整夜,将士们虽糜战疲惫,却是干劲十足,打扫战场。实在扛不住睡意,便跑回营房匆匆睡下,而后却又被满心的欢喜激昂折磨得翻来覆去,睡不安稳,又跑出营房去继续清理战场。

    清理所得,尽皆交到十夫长手中,十夫长又转交百夫长,百夫长再亲自押送到堆积战利品的聚点。

    攻城器械、盔甲武器、散碎银钱,堆成数座小山。

    大小押粮车在大街小巷穿梭不停,连巷战车也被暂时用来运送战利品,还有阵亡将士的尸首。

    如此过去两天,竟然才是将战场清理完毕。行宫内残垣断壁,毁坏的房屋却也来不及修缮。

    待得尸体焚烧以后,赵洞庭怕将士们累垮身子,下严令让他们回营休息,见到谁在大街上溜达,以军法处置。兀自兴奋不已的将士们这才各自回营睡觉。

    当夜,睡饱醒来后的将士们饥肠辘辘,将碙州岛的全部存粮都给吃光了。

    翌日早朝,赵洞庭宣布三日之后在南城门外犒赏三军。

    户部尚书陈江涵这回不再精打细算,拿出库存的钱财大肆购买食物。两日间,数十艘战船驶到雷州府,大肆采买,酒水、蔬果、粮食、牲畜等等,东西往往堆满战船,又请得沿岸各县数百厨子,这才返航。

    为防止海盗劫船,文天祥亲率五千兵卒掠阵,旌旗飘舞,军容肃穆。

    岛上数百工匠紧急赶制酒桌,日夜操劳不停。

    柳弘屹心中牵挂飞天军将士,在康定镖局陪伴妻子两日,也坐船回到碙州岛。

    大战过去后的第四天清晨,赵洞庭早早起床,颖儿和乐舞两女细细帮他装扮了番,费去约莫半个时辰。其中乐舞丫头多数是在帮倒忙,耽搁时间。

    等赶到议政殿,群臣已到齐。

    陆秀夫、文天祥两人分立左右上首,张世杰、苏刘义等人紧随其后。

    赵洞庭刚坐上龙榻便问道:“陆大人,犒赏之事准备得如何了?”

    陆秀夫上前答道:“禀皇上,酒桌酒宴已准备妥当,只待吉时,皇上便可登城楼,犒赏三军。”

    “好!”

    赵洞庭大声说道,心中也是振奋。

    碙州岛两番恶战,接连大捷,士气高昂。他这做皇帝的心里自然也是欣喜。

    伤亡情况早已经统计出来,六万雷州军攻岛,三军投诚,其余三万除去三千余人跪降以外,尽数被诛,四千多元军和哗变降卒也全部被歼灭,南宋朝廷收获盔甲一千余件,一应攻城器械数百架,兵刃箭矢无数,另有战船三百六十二艘,钱宝不计。

    而禁军将士不过折损两千三百余人,投诚军阵亡八千六百余人。

    这些将士多数是在城内血战时阵亡,其中飞天军和威武军厮杀,就折损三千人之多。

    此时,在碙州岛上共有禁军一万二、飞天军七千、护持军七千八百、护州军六千九百、元军降卒八千四,其余雷州军降卒三千六百余人。南宋朝廷历经两场大战,军卒却从两万增员到接近五万,自然是大胜。赵洞庭虽然痛惜那些阵亡将士,但也为这样的大胜感到心喜。

    如果不是元军哗变,箭矢不足,凭借着守城便利,禁军和那些投诚军的损失还会更少。

    赵洞庭对那些从临安追随过来,却葬身在这异地他乡的将士心怀愧疚,但也清楚,这是战争。

    是战争,便免不了伤亡。

    这个时候,张世杰忽然走出列道:“皇上,请问如何封赏三军统帅?”

    以前的皇帝有甚么封赏,往往会早日便和亲近的大臣们商议,但眼下犒赏在即,赵洞庭却从未提过这事。不仅仅是他,殿下的其余诸臣同样疑惑。

    “这事朕心中已有定数。”

    赵洞庭摆摆手,缓缓说道:“我大宋朝廷初得雷州,百废待兴,朕决定推行新政。”

    新政?

    殿内群臣,包括陆秀夫、文天祥等人在内,都是惊讶。因为此前赵洞庭连半点风声都未露出来。

    赵洞庭眼神在他们脸色扫过,自顾自接着又道:“朕决定废除古法,重新设立官员制度。废左右宰相、三省六部、二十四司……”

    随着他的话,殿下群臣的脸色更是沉重起来。

    废除古法,这可是和他们利益相关的大事。

    这时,赵洞庭又接着说道:“以后自朕之下,设立国务省、军机省、监察省、律法省。四省并列,分掌国务、军事、监察百官、断案之职能。国务省以下再设国防、外交、教育、财务、司法、人事、建设、农业、科技等部,各司其职。”

    殿内群臣全都懵了。

    他们听赵洞庭说推行新政,但没想到会推行得这么彻底,几乎和以前大相径庭。

    他们自然不知道,赵洞庭这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按着南宋的旧法,官员任职多是权高职低,但他赵洞庭穿越而来,自是不管这些。

    按他的想法,那就是有用的官职就留着,没用的官职,就撤掉。

    以前南宋官僚机构庞大,光是豢养那些吃干饭的闲职就对国家财政造成极大负担。此时南宋危亡,几近于从头再来,赵洞庭当然不会放过这样推行新政的好时机。他带着现代理念穿越,自然是要将现代的官员制度在南宋推行开来。

    不管怎么说,现代的官员制度总是要比南宋的成熟许多。

    他这种制度,完全就是借鉴的现代社会制度。

    殿下有人想要请求赵洞庭三思,但转念又想,皇上此时还未将各省各部的主官宣布出来,若是自己能担任各省各部的长官呢?

    是以,群臣都是按捺着,没有出言。

    赵洞庭知晓他们心中大概是个什么想法,嘴角微微勾勒出笑容,道:“陆秀夫上前听封。”

    “臣在!”

    陆秀夫走出行列。

    赵洞庭道:“此次大胜,诸位栋梁及我军将士尽皆有功。朕此前有言,此战一了,一并封赏,陆大人辅佐政事、治理朝政有功,朕且封你为国务省国务令,主掌朝中政务,统管各部。”

    陆秀夫大喜过望,慌忙拜倒:“谢皇上。”

    其实南宋大官任职还有套冗长的程序,只是此时危亡关头,自是万事从简。

    赵洞庭轻轻点头,又道:“文天祥上前听封。”

    文天祥走上前。

    赵洞庭道:“文丞相抗元有功,在民间威望甚足,朕擢升你为军机省军机令,统领全国兵马。”

    文天祥感激涕零,眼眶泛红,“谢皇上!”

    他只觉得自己满胸抱负终于可以尽情施展出来了。

    殿下群臣愕然,张世杰更是额头见汗。

    国务省和军机省分统军政,等于将朝中大权尽皆掌握在手,如同以前的中书省和枢密省。

    陈宜中逃亡,他张世杰以前为枢密副使,就等于是枢密使,可现在,这军机令的职衔却没有落在他的头上。这岂不是等于他的军衔被剥夺了?

    虽然明明知道此时冒头会惹得赵洞庭不喜,他还是按捺不住,上前道:“皇上,推行新政之事事关重大,是否从长计议?”

    当然,殿下群臣除去他之外,也没几人有资格提出异议了。

    见他出头,有些亲近他的官员连忙跟上,走出列来,“请皇上三思!”

    张世杰若是去掌军大权,都他们整个派系都是莫大打击。

    而且他们中间有不少就是六部官员,以前因亲近张世杰而和陆秀夫颇为疏远,要是陆秀夫统管各部,他们说不得要改换门庭,到时候中间牵扯的利益关系可就难以估量了。

    议政殿内的气氛忽地凝重起来,又很微妙。

    赵洞庭眼看着这幕,并不意外。自古以来,官员改制就没有不是阻挠重重的。

    他知晓这些朝中臣子各成派系,不会轻易容许自己触碰他们的利益,但这也更加坚定他改制的决心。

    此时南宋朝廷大鸟小鸟三两只,若是还无法改制,等到以后壮大,改制只会更加难如登天。

    当下,他脸色变得冷漠下去,重重道:“朕心已决,如果谁有异议,大可辞官隐退!”

    他是下定决心,就算损失不少贤能,也要将官员制度杂乱庞大这颗大毒瘤给彻底拔去。

    张世杰他们听得赵洞庭这样说,心中愕然万分。谁也不料,小皇帝魄力竟然已经大到如此地步。

    那些个张世杰派系的一众官员不敢再说,都隐晦看向前面的张世杰。

    张世杰此时也只觉得进退两难,若退,军权不保,可若是再执意谏言……

    他在想赵洞庭会不会真让他辞官隐退,随即他骇然发现,自己心里竟是没底。

    赵洞庭执掌朝政以来,诸多行径都让他琢磨不透,他虽然是肱骨大臣,权柄在握,也拿不准赵洞庭会不会真的舍弃他,而且,以赵洞庭现在威望,他就算以辞官相逼,怕也翻不起什么大浪来。

    更重要的是,他张世杰从未想过要辞官隐退。

    他虽然喜好拉拢派系,玩弄权柄,但这颗心还是向着大宋,向着赵洞庭的。

    “皇上圣明……”

    最终,张世杰心中叹息着缓缓退回列去。

    他虽然舍不得权柄,但以前也是想挽救大宋于危亡。此刻皇帝贤明,自己还有什么好争的呢?

    那些跟他风向的大臣们见他退下,也都纷纷跟着退回列中。

    连张世杰都妥协,他们自然不会不自量力的再行劝谏。

    赵洞庭微微点头头,对张世杰的举动颇为认可。刚刚若是张世杰再敢多言,他真有将张世杰罢官的念头。

    此时的南宋再也经不得百官折腾了,想要兴盛,必须百官同心。

    赵洞庭想要振兴南宋,推行新政的念头不会动摇。哪怕有再大的反对声,他也会执意坚持下去。

    一时间,殿内大臣眼神恍惚,个个若有所思起来。

    而这时,赵洞庭已是又道:“张世杰上前听封。”

    张世杰心中几乎已不存着什么希望,脚下麻木地移到殿中,“臣在。”

    他的声音都不再那么中气十足。

    赵洞庭道:“朕特设监察省,现擢升你为监察令,监察百官!”

    张世杰懵了,整个议政殿的大臣都懵了。

    本以为张世杰会大权旁落,没想到,他却又被封为监察令。这等于是持着百官的生死牌啊!

    监察令虽然手中没有军权,但其权威,甚至不再国务令和军机令之下。

    被皇帝这般信任,以后谁敢小觑张世杰?

    张世杰回过神来,惊喜跪倒:“臣叩谢皇恩!”

    他不是惊喜自己仍旧握有莫大权柄,而是惊喜于赵洞庭对他的信任。

    此时此刻,他只觉得自己这些年来为大宋做的牺牲、努力,没有白费。皇上心里是都清楚的。

    不过同时他也明白,任监察令,以后再想拉拢派系也是不可能了。

    监察令监察百官,那些个官员们谁还敢过于和他亲近?

    想到这,张世杰心里不禁又有些复杂起来。

    其后,赵洞庭又封苏刘义为副军机令,协助文天祥统领全国兵马,坐镇朝堂。

    原参知政事陈文龙、刘黻被封为副国务令,协助陆秀夫主管政务。

    苏泉荡接任苏刘义原来的职位,任主管殿前司公事,等于是戌京军区的司令。

    岳鹏被任命为主管侍卫亲军公事,等于是京师守备司司令。虽然,现在的南宋已经没有京师了。

    其余所有文臣武将多有封赏,不管实权有没有变动,官阶总是高了些。

    只是因为改制的事,这些大臣都是心思沉沉,并未露出多少欣喜。

    只有铁公鸡性子的陈江涵被任命为财务部尚书,仍旧掌管全国钱财,兀自喜滋滋的。

    等到封赏完毕,赵洞庭又道:“因处国家危亡之际,律法令暂且不立,国法不变。望诸位爱卿能够与朕同心协力,上抗元贼,下泽黎民,早日光复我大宋浩瀚疆土!”

    众臣山呼万岁。

    完毕,张世杰带着疑惑走出列来,“皇上,此役诸多武将有功,如那柳弘屹等,不行封赏么?”

    赵洞庭道:“朕自有思量,柳弘屹等人,朕需当着三军将士赐封,以鼓舞我三军将士之士气。”

    “皇上圣明。”

    张世杰不再疑惑,退了下去。

    他刚刚还在想赵洞庭怎么没将柳弘屹等人宣进殿来封赏,原来是这样。只道皇上行事真是另辟蹊径。

    但他不得不承认,当着三军的面封赏柳弘屹等人,的确比在议政殿封赏要更为有用得多。

    虽然说到底,南宋朝廷现在也就数万军卒而已。

    很快,赵洞庭宣布散朝,诸臣心事重重地离去。

    张世杰以往离开大殿时总有不少朝臣过来凑热乎,可今日,却是根本没人敢近他的身。

    他回首看看议政殿,露出苦笑,可随即,这抹苦笑又逐渐洒然起来。

    他想着,只要是为皇上效力,在哪个职位又有什么区别?为什么非得要掌兵权不可呢?

    他知道赵洞庭封他为监察令是刻意瓦解他的派系,但他此时心中并无埋怨,有的只是对赵洞庭的佩服。

    赵洞庭此举,是对他的警告,同时,也是莫大的恩宠。要不然,完全可以让他辞官隐退的。

    想到此处,张世杰跪倒在地,向着议政殿内叩了三下,这才大步离去。

    他的背影不再像以前那么沉重,反而满是轻松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就是超级警察〕〔帝国吃相〕〔蛊真人之齐天传〕〔有福的江湖〕〔生活系男神〕〔赘婿归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