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地球第一位星主〕〔异度〕〔上门龙婿免费全文〕〔生死狙杀〕〔诸天最强大BOSS〕〔木叶的路人女主〕〔全球造星〕〔天才圣手〕〔狂龙在都〕〔我能看到隐藏奖励〕〔玄元之帝〕〔末世红警〕〔仙门末路〕〔灵婚簿〕〔权宠女王爷〕〔神级大吃货〕〔随身一个恐怖世界〕〔网游之废土遗民〕〔人族争命〕〔我的战场我的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061.班师雷州
    这日的西流渡口分外热闹。

    皇上两战大捷且将于今日班师雷州府的消息早已传遍坊间。革离君最近几年来厉兵秣马,强拉壮丁,早已让得是怨声载道,民不聊生,对于皇帝的到来,民众们心中是充满殷切与希望的。

    而且这些日子文丞相的兵马收服整个雷州,驱贼人,灭强盗,短短时间内就让得雷州秩序空前良好,更是让民众对南宋朝廷好感十足。

    又恰恰这日天朗气清,民众自是成群结队早早赶到西流渡口,准备一睹皇上军伍的威风。

    人山人海,摩肩擦踵,小贩趁着机会穿梭叫卖不绝。

    热闹中,也不知道是谁率先喊了声,“皇上的船队来了。”

    民众们都向海面上看去,却是什么都没有。

    原来是有小孩玩的狼来了的把戏。

    不过十来秒,就听得这小孩被父母胖揍的哭泣叫喊声,民众轰笑。可却有越来越多的小孩争先效仿起来,一声声皇上来了的童稚声音就快要盖过那些小贩的叫卖声。

    小孩子嬉戏玩闹,沿着岸堤奔跑,家长在后边边骂边追,更是热闹非凡。

    文天祥留在雷州府的兵马士卒此时在渡口沿岸整军以待,又沿着渡口连接的南渡河绵延到看不清的河道远处。朝廷早有旨意下来,皇上船队将沿着西流渡口到南渡河,再到雷州府内陆,在中途登陆,直往雷州府衙,也就是知州府。

    文丞相,不,应该说是文军机令有严令,务必让皇上和百姓们都看到他们的虎虎军威,是以,个个兴国军士卒都是昂首挺胸,不论是穿着甲胄、头戴红樱、背披红披的将领统帅,还是穿着布甲,只是简单扎着头发的下等士卒,尽皆神采奕奕。

    他们将民众拦在后头,岸堤两米内都被禁严。

    这倒不是怕有人伤着皇帝,而是怕群情激动,有人被挤落到水里去。

    “来了!”

    “来了!”

    过数十分钟,忽的有人接连惊呼。

    海面上船队徐徐驶来,前方二十艘战船一字排开为首,浩浩荡荡,纵横千米,遮天蔽日。

    南宋战船光是俘获元军和雷州军的就有足足六百多艘,再有文天祥的战船,加起来更是足足有八百多艘。八百多艘宽、高达十米,长达三十米的战船结阵是个什么概念?

    就算这些战船无缝衔接,摆在海面上那也足矣让人瞠目结舌,当真像是滔天巨浪从海上涌来。

    民众们先是激动,随即被这船阵的气势镇住,又逐渐静默下去,连那些小孩都不在嬉戏打闹,俱是鼓着眼睛看着缓缓驶来的船阵。

    船阵到西流渡口沿岸忽然止住,一众兴国军将士单膝跪地,喝声如雷,“叩见皇上!”

    民众们跟着跪倒,喊声此起彼伏,“叩见皇上。”

    那时候的皇权之盛是难以想象的,即便南宋危亡,这些民众也万万不敢对赵洞庭有任何不敬。皇权不可渎的思想早已经深植他们的脑海。不是那些权柄在握的大官,根本不敢有任何非分之想。

    赵洞庭自然没有再站在船头,也怕有武林高手暗算自己。他坐在船舱里,听着这一声声的呐喊,思绪有些飘远起来。以前他是传媒公司老板,只需要关心公司上百号人有没有饭吃,现在他作为大宋皇帝,却得心系万千黎民百姓。

    这些呼喊声中,都带着期待和渴望。

    “哒、哒、哒……”

    赵洞庭的右手中指无意识地轻轻扣响书案,已是在想如何治理雷州,才能让雷州百姓生活尽快富裕安定下来。这两年革离君的所作所为他也有所耳闻,民间几乎被他搜刮空了。要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军卒倒戈于他。

    战争不是仅仅兵锋所指就可以的,没有安定的后方,前方再如何百战百胜也没有用。

    过数分钟,船阵阵型缓缓变动,三船出阵,并列而行,驶向南渡河河道。

    民众眼睛时刻盯着那艘挂着无数龙旗的龙船。只是始终没能瞧见皇帝打开窗子,当下心中稍有失望,却也更觉得皇帝威严。

    船队所到之处,沿岸的士卒、百姓尽皆跪倒,山呼万岁。

    战船船阵在南渡河上缓缓而行,逐渐挤满河道,绵延十余里。

    只有最后文天祥的百艘兴国军战船和柳弘屹黄龙军的护州军战船停留在渡口。

    护州军原本就是拱卫西流渡口的,营地便在这里。

    龙舟四周的战船上旗甲林立,护卫森严,弓箭手穆然而立,时刻注视着岸边的风吹草动。

    皇上班师雷州,容不得出现半点乱子。

    两岸兴国军士卒用长枪牢牢将群情荡漾的民众挡在后头。

    虽然民众中夹杂有些用布包裹着兵刃的练家子,但此时也没人敢冒犯龙船。

    数万禁军在此,莫说是这雷州弹丸之地的练家子们,就算是在江湖最享有盛誉的剑神空荡子亲临,冒犯龙舟,怕也别想全身而退。

    但就在这时,却忽有两人从人群中蹿起,如大鹏展翅般越过数名兴国军士卒,到得河堤旁。

    士卒大惊,举枪便围拢上去,龙舟旁侧的护卫船上,箭矢齐刷刷地对准两人,寒光直冒。

    “大胆!”

    兴国军士卒大喝着正要制住两人,这时,两人却已是跪倒在地,“皇上!民有冤情!皇上!”

    这两人皆是魁梧大汉,古铜色的面庞,满脸胡须,显得煞是威猛。

    他们的声音也是如同洪钟,竟是震得旁边士卒微微有些耳鸣。

    赵洞庭在船上听得呼喊,微微怔住,而后对着李元秀吩咐道:“公公,下令停船。”

    李元秀迟疑道:“皇上……恐是乱民闹事,不宜理会啊……”

    赵洞庭道:“若是朕对黎民百姓的冤情视而不见,民众会如何看待朕?会如何看待朝廷?停船!”

    李元秀无奈,只得走出船舱外,呼喝将士停船。

    浩荡的船队在令旗的指挥下缓缓停下来。

    赵洞庭微微掀开帘子,看到河堤上被枪架住的两个大汉,又道:“让他们上船来。”

    李元秀命士卒放下小船去,不过十余分钟,便将两个大汉接到船上来。

    岸上的民众抬头看着,议论纷纷。

    谁也没有想到,皇上竟然会真的理会这两个大汉。当下,心中对南宋朝廷殷切期望更是浓郁起来。

    两个大汉满脸激动地被带到船上,任由侍卫搜过身,然后在赵洞庭船舱前跪倒,“草民叩见皇上。”

    赵洞庭在船舱内道:“你们两有何冤情?”

    左侧大汉道:“皇上,我名赵大,这是我兄弟赵虎。我兄弟两本是海康县县郊佃户,家庭和睦,兄弟两在家中侍奉年迈父母,可两月前,我这兄弟带着弟媳去城中采买,那天杀的县丞吴顺昌瞧见我弟媳貌美,竟是派兵到我家中强夺弟媳。我兄弟二人怀有武艺,愤恨之下出手反抗,吴顺昌竟是指挥士卒杀我父母家人。我兄弟二人拼死逃出来,却又被他下令缉拿,控诉无门,请皇上为我们做主!”

    他说罢,旁边赵虎已是忍不住咬牙低声哭起来。他实在是恨得极了。

    赵洞庭听得也是震惊不已,“吴顺昌何以此等目无王法?”

    赵大道:“他深得原知州革离君器重,向来横行跋扈,强夺妇女之事并非只发生在我兄弟二人身上,还请皇上明察。”

    “好。”

    赵洞庭心里也是生气,没有想到南宋地方官竟然腐朽到这种地步,大声道:“你二人随船到海康县,我宣那吴顺昌和你两人对峙,若是真有此事,朕定饶不过他!”

    此时此刻,赵洞庭雄心勃勃,眼中可谓容不得任何沙子。

    赵大和招呼惊喜之下,连忙谢恩。

    他们也是走投无路,来拦赵洞庭的船,未必没有抱着告御状不成便但求一死的想法。

    不多时,船队又缓缓开动,向前行进。

    岸上百姓见告御状的两人没有下船,立在船头,有些爱看热闹的便忙又三五成群,往海康县赶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我就是超级警察〕〔帝国吃相〕〔富家女总裁的贴身〕〔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鲜妻太甜:偏执老〕〔五代梦〕〔萌妻十八岁〕〔亿万豪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