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能战卫〕〔无敌炼药师〕〔武神血脉〕〔抗战之猛将召唤〕〔我不是天王〕〔老婆快对我负责〕〔恋战新梦〕〔坏总裁的枕上盛宠〕〔医妃读心术〕〔爱就在咫尺却难以〕〔替嫁娇妻:冷情总〕〔霍长渊林宛白小说〕〔重生之御医〕〔嫁入侯门〕〔超维入侵〕〔百日婚约,亿万总〕〔网游大相师〕〔卿卿醉光阴〕〔我的爷爷是至尊〕〔纪少在线撒狗粮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074.赏秀林堡
    海盗头头对他已是恨极了,冲到近前,钢叉对着年轻人迎头便刺。

    年轻人侧身躲过,嘴里轻笑,“就你这点微末功夫,真是死不足惜。”

    其实海盗头头的功夫自然不弱了,钢叉使起来虎虎生风,且颇有章法,但在年轻人面前,却算不得什么。

    年轻人的剑法灵动飘逸,但又杀机暗敛。

    只见他用长剑架住海盗头头几叉,然后嗖的顺着钢叉尖刃的缝隙直透而过,刺穿海盗头头的喉咙。

    “唔唔……”

    海盗头头嘴角汩出血来,眼睛瞪得滚圆,还想再骂,却是根本说不出话来了。

    他的尸首颓然倒在地上。

    “首领死了!首领死了!”

    “快跑啊!”

    众海盗大惊失色,瞬间四散奔逃。

    年轻人带着手下一路追杀上去,只留下满地的尸首。

    等不多时,他们回来。村内的村民还站在村口没有出来,各自的手心上都已是浸出汗来。

    这样的厮杀,在他们看来自然是太过凶险、吓人了。

    年轻人带着人回来,拱手道:“诸位村民,我们乃是秀林堡义士,海盗多已伏诛,我等还需赶回去向堡主复命,这些海盗的尸首便拜托诸位了。”

    村里最具威望的里正(村长)是个老头,忙跑出来,作揖道:“多谢义士搭救本村。”

    年轻人笑道:“长者客气了,剿杀海盗本是我等江湖人士的本分。”

    说罢他便也不再多说,挥挥手,就带着人匆匆离去。

    等他们离开,年迈的里正回头对村民们说道:“大家今日操劳些,将这些海盗的尸体堆积焚烧。明日上午,咱们全村再去县衙为秀林堡的义士请命,让朝廷也知晓他们的功德。”

    村民们连连应是,七嘴八舌地说不尽秀林堡的好话。

    那些个正值壮年的则忙跑出村去收拾那些海盗尸首,怕还有没断气的,又将那些地上躺着的尸首纷纷补了两锄头。

    知州府内,赵洞庭和苏泉荡等人商议到深夜,这才散去。

    只是海盗素来都是雷州顽疾,他们短时间内也没商量出什么十拿九稳的方案来。

    翌日早朝,赵洞庭问穆康巽那些被关押的贵族豪绅之事处理得如何了。

    穆康巽额头又是见汗,想起昨天给那些事情赔礼道歉的事情,仍是心有余悸。想他堂堂雷州知州,那些贵族家中最为鼎盛的时候也差不多就是如此,可他昨天回去放那些贵族的时候,却差点没给他们下跪喊爷爷。

    那些个贵族,在这雷州偏远地方,早已将性子养得跋扈了。

    庆幸的是,他总算是不辱使命。

    拂袖轻轻抹去额头汗水,穆康巽作揖答道:“回禀圣上,臣幸不辱命,那些贵族昨日都已回家去。”

    “嗯……”

    赵洞庭这才稍稍放心。

    他担心的就是那些贵族不依不饶,这样,即便颁布减税免税政策,他们也未必会配合,到时候难免横生枝节。

    其后,陆秀夫奏报已和向东阳还有国务省诸位大臣仔细商议过减税免税政策。

    赵洞庭让他们呈交草案上来,仔细看过,没觉得有什么疏漏,心中更是高兴,即刻宣布让各部各司立即将草案正式书写,然后颁发下去。

    雷州府在南宋是偏远到几乎不能再偏远的下等州,地方贵族多数是些几乎八竿子打不着关系的偏远皇亲贵族,或是祖上曾有大官,受到特殊恩宠的世袭之爵,要么就是现在有家人在朝为官的家庭。

    但是这些人爵位不高,在雷州的影响力却并不小。

    按着向东阳他们的草案,家中有爵位者,免税,且按被收回的食实数,以每户每月两百文发以补贴。南宋贵族都有食邑,高至万户,低到几千户,不过食邑是虚数,实际赏赐的田土叫食实,约为食邑的十分之四。

    雷州府没什么高等贵族,但也有子爵爵位的,食邑五百户,食实也是三百。

    三百乘以两百文,这样算下来,这样的贵族每个月拿到的补贴也绝不算少了。

    而在贵族以下,家中有人有功名在身的豪绅家族,也可以享受赋税减半的优待。且他们的田土,被回收的部分也以每亩十两银子的价格发以补偿。

    而分得田地的百姓,则是没有这样的优待。除非是家中有人入伍的军属家庭,有人入伍即可于同年享受赋税减四成的待遇,在军中立得军功,提拔为十夫长的可减税五成,百夫长七成,千夫长更是全免。

    按照向东阳的设想,这样也能提高士卒作战时的积极性。

    而同时,也将贵族的特殊地位标榜出来。

    散朝前,赵洞庭下死命令,半年内必须将分田制度在整个雷州府境内施行开去,要是这样的减税免税及补贴政策仍有人抗拒,那就捕捉入狱,抄没家产,以儆效尤。

    朝廷要有朝廷的宽厚,但也同样要有朝廷的威严。

    赵洞庭心里很清楚,太过老好人的皇帝多数是没什么好结果的。古往今来那么多皇帝现身说法,光有仁义者,朝廷腐败,大权旁落;光有铁腕者,则民多哗变。只有那些既讲仁义,又有手段的君王最后才能创造盛世,青史留名。

    他穿越过来,既然已成皇帝,自然也想做个千古帝王。

    还未到下午,海康县城各处就已张贴出减税免税的告示,引得无数百姓围观。

    穆康巽到知州府内求见赵洞庭。

    赵洞庭还以为他是要汇报民众看到告示后的反应,宣他进去,穆康巽却是说道:“皇上,刚刚有数十遂溪县百姓到府衙外联名请求官府赏赐秀林堡,微臣不敢定夺,特来向皇上禀报。”

    “赏赐秀林堡?”

    赵洞庭听到这话就微微皱起眉头来。

    或许是因为乐婵要嫁到秀林堡的事情,他对秀林堡始终没有什么好感。

    穆康巽躬身道:“昨夜亥时,有数百海盗趁夜袭扰遂溪县外黎家村,是秀林堡义士将其击退,且斩杀贼人两百有余,使黎家村幸免于难。这事遂溪县县丞已差信使书面呈报于微臣,微臣还没有来得及禀报,黎家村的村民们就来了。到现在他们都还在府外聚集,没有离去,等待我们的答复。”

    赵洞庭砸吧着嘴,“秀林堡抗击海盗……”

    他心里却是在想,秀林堡是怎么知道那些海盗要袭击黎家村的。

    因为不喜欢,赵洞庭对秀林堡总是格外多疑。

    难道他们在海盗中有探目?还是在江湖上得到的消息?

    其实秀林堡抗击海盗,本该赏赐,只是想到乐婵要嫁给那慕容豪,赵洞庭就满心不爽。

    赏赐自己的情敌?

    “还请皇上定夺。”

    穆康巽见赵洞庭久久不说话,有些焦虑。毕竟那些黎家村村民还聚集在知州府衙外。

    赵洞庭的眉头始终没有松开,问道:“你认为该如何处置?”

    穆康巽道:“秀林堡为国为民,据臣所知,他们以前就有诸多义举,叛逆革离君任知州时,也曾多次对其封赏。皇上若是封赏他们,能够让江湖义士们以秀林堡为标榜,同时,也能遂得民意,臣以为,该赏。”

    赵洞庭又是犹豫。

    穆康巽又道:“若是我们能让他们出手相助,剿灭海盗兴许更为容易。”

    “也罢!”

    赵洞庭听他这样说,叹道:“那就赏吧,给他们赏个大义宗门的牌匾。”

    现在朝廷到处都要用钱,要他赏赐些实际的东西,他舍不得,也打心底里不愿意赏。

    虽说国事是国事,私事是私事。但每每想到乐婵的事,赵洞庭就对那秀林堡充满怨念。这是人之常情。

    “皇上圣明。”

    穆康巽作揖说了句,然后匆匆离开。

    赵洞庭坐在椅子上,手指轻轻叩击桌面,沉思起来。

    前两日沙万里夜逃秀林堡,可现在秀林堡又抵抗海盗,怎么什么事情都有这秀林堡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我就是超级警察〕〔帝国吃相〕〔富家女总裁的贴身〕〔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鲜妻太甜:偏执老〕〔五代梦〕〔萌妻十八岁〕〔亿万豪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