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暴君他又黑化了〕〔林疑志〕〔无敌从入赘开始〕〔丞相大人赖上门〕〔那时青春太狂放〕〔我有一座古灵山〕〔特种岁月〕〔仙凡同修〕〔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网游之王者再战〕〔全球诸天时代〕〔修真轩辕〕〔沈少,你老婆又上〕〔迈向克里玛莎〕〔武心潜龙〕〔长生三千年〕〔头狼〕〔从火凤凰开始的特〕〔快穿之我只想种田〕〔重振中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079.琴音绵绵
    驰马到秀林堡内,慕容川怒气冲冲下马,直接到大殿内坐下,兀自神色冷冽。

    他恼怒这回没有杀掉赵洞庭,同时也心疼起那把鱼肠剑来。那可是他们秀林堡祖传的宝贝。

    百晓生神兵谱纳百种利器,哪件不是江湖人士梦寐以求?

    这鱼肠剑,自然算是秀林堡的镇宝神兵了。如果不是要刺杀赵洞庭,慕容川绝舍不得拿出来。

    此次刺杀,他慕容川可算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以他的自负,怎能不怒?怎能不恼?

    不多时,慕容豪闻讯赶过来,在殿内找到慕容川。

    见父亲神色不喜,他上前轻声问道:“父亲,失败了?”

    慕容川懊恼道:“本是能成功的,为父和小五已经到得殿前,所有事情都按着为父所想的在发展,可没曾想,那小皇帝竟是随身穿戴这护身甲。真是可恨啊,毒镖未能射到他体内,若不是为父早思量好退路,绝然击杀小五,我秀林堡在此次剿灭海盗之行中又立有大功,那小皇帝怕是都不会放为父离开。”

    “这……”

    慕容豪有些急道:“那现在如何是好?”

    慕容川道:“小皇帝已经对我秀林堡起疑心了,定会调查,最近咱们不适宜再有什么动作。”

    他现在心里的确有些后怕。皇帝威严是不容侵犯的,更莫说刺杀,如果不是秀林堡在民间素有声望,这回又有大功,便是他击毙小五,也极可能受到牵连。

    慕容豪闻言却是有些急了,道:“那阿里海牙那边……”

    慕容川抬头瞧他脸色,不禁皱眉,“你如此惶急做什么?为父早与你说过,不论遇到何等紧急的事,且不可自先乱了阵脚,这乃是大忌。阿里海牙再急,难道咱们还能在这关头再去刺杀小皇帝不成?你想我们整个秀林堡都毁于一旦么?”

    慕容豪连忙低下头,不敢再说话,但眼中却是闪过几许不耐。

    慕容川对这个儿子寄予厚望,常常教训于他,殊不知这让得心高气傲的慕容豪心中早已厌烦了。

    他毕竟是锦衣玉食长大的,没吃过什么苦头,也很难懂得这些道理。

    沉默了会,慕容豪才又说话,“父亲,小五已死,那他的妹妹韵锦……”

    在前往刺杀赵洞庭以前,他们就已经答应小五,让小五用性命换取妹妹韵锦的自由。这兄妹俩,都是年少时在街上流浪,被秀林堡的人给带回来的,在秀林堡是奴。这样的奴隶,秀林堡还有不少。

    慕容川见儿子欲言又止,道:“你喜欢那韵锦?”

    慕容豪没有答话。

    慕容川又道:“那贱丫头倒的确是长得国色天香,你对她有想法也不奇怪。只是,她只是奴隶,而你是我们秀林堡的少堡主,玩玩她可以,切莫要动真情。为父以前还想将她献给阿里海牙,但现在刺杀失败,阿里海牙又在广西被文天祥大军阻截,短时间内无法攻到雷州来,留着她的处子之身也没有用处了。你要喜欢,自己去找她就是。”

    慕容豪面上大喜,“父亲的意思是不放她离开了?”

    “呵!”

    慕容川冷笑着,“我们答应的是小五,可曾答应韵锦了?小五是已死之人,我们还需对他信守承诺?”

    慕容豪嘿嘿笑着,连忙捧道:“父亲高明。”

    这父子两在外人面前大义凛然,此时商量起这等龌龊事来,却是满脸的卑劣。

    紧接着,慕容豪便迫不及待地离开了大殿,往秀林堡最后边的那些院落匆匆走去。

    那本不是奴隶住的地方,只是韵锦从青葱之年起就显露出极为出众的样貌,慕容川想得深远,就将她送到院落中同那些秀林堡的小姐们共同居住,而且受到同样的教育。至今,韵锦不仅仅出落得倾国倾城,更是琴棋书画,无所不通,而慕容豪,对她的样貌惊为天人,早就已经在垂涎着韵锦的身子了。

    以前若不是慕容川不许,韵锦怕是早已被他侵犯。

    如今,父亲终于肯了。

    慕容豪匆匆走着,步伐轻快,想到就要一亲芳泽,只觉得满心的期待和兴奋。

    到得韵锦的院落外头,只听得里面琴音绵绵,但这绵绵声中,又好似带着极深的落幕。

    慕容豪色欲攻心,自然是听不出来这琴声中的韵味。只想到韵锦正穿着纱裙素手抚琴,那窈窕的身段,姣好的面容,他便是止不住地热血上涌,直接推开院门便闯了进去。

    琴音戛然而止。

    院中梨树下方椅上坐着一年约十六的女孩,琼鼻小嘴,青丝垂落,美艳不可方物。

    只是她眉宇间却是有股仿佛化解不去的落寞。

    “公子……”

    瞧见是慕容豪进来,韵锦站起身,双手搭在腰间施礼。

    她并不如乐婵那般高挑,但身段玲珑,却是比之乐婵显得还要更为突出几分。

    慕容豪见到韵锦的次数并不多,这刹那瞧见美人风采,霎时间便有些失魂落魄,仿佛魂飞天外。

    这实是天下难寻的美人儿。

    慕容豪此生见过的美女绝不算少,但姿容样貌能和韵锦相提并论的已是凤毛麟角,而如韵锦这般有韵味、独特气质的,更是没有一人。

    美人美到一种境地,容貌已难再分出高下,更为动人的是她们的气质。

    韵锦瞧着慕容豪色迷心窍的模样,微微蹙眉。但没想,她这蹙眉,却更是将她如池中清荷般随时可能被风摇曳的柔弱气质更凸显几分。

    慕容豪的呼吸有些急促起来,直奔到韵锦面前,道:“韵锦,你可真是让本公子想煞了。”

    然后他伸手就欲要将韵锦给搂在怀中。

    韵锦吓得脸色微白,慌乱退却两步,眼中有些愠色,道:“请公子自重。”

    慕容豪微微怔住,好似对韵锦的抵抗有些意外,竟是道:“难道你不想成为本公子的女人?”

    想他玉树临风,又颇有武学天赋,在这秀林堡中不知宠幸过多少侍女,却从未有过敢拒绝他的。

    这个时候,慕容豪也是觉得有些意思起来。他从未被拒绝过,这种滋味很是新鲜。

    当然,这并不能消弭他想要得到韵锦的想法。相反,只让得他心中欲望更甚。

    韵锦知晓自己身份,心中悲凉,却道:“奴婢只想在这院中孤独终老……”

    “终老?”

    慕容豪挑眉轻蔑笑道:“你整个人都是我秀林堡的,本公子想要你便要你,你有何资格孤独终老?”

    对于韵锦,他自认为是手到擒来,现在也只是偶然兴起,想玩些猫戏老鼠的把戏而已。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韵锦听到这话,却是从袖中拿出一把匕首来,道:“还请公子自重,不然韵锦宁愿血溅于此。”

    秀林堡中对她有非分之想的人太多了,是以她常常将这匕首藏在袖子里。

    自古红颜多薄命,韵锦沦落秀林堡,长得太过漂亮,反而不幸。

    慕容豪愕然瞧着,“你竟敢如此抗拒本公子?”

    韵锦将匕首横在雪白的脖颈前,不再说话。

    她见识过秀林堡太多恶毒的面孔,要不然也不会随身带着匕首。眉宇间,也不会如此落寞。

    如果不是还有哥哥,她兴许不会苟活到现在。

    “好,好。”

    慕容豪见韵锦的脖子上已是割出血痕,眼神阴狠下来,“本公子暂且不碰你就是。”

    别的侍女,死便死了,他慕容豪不会在乎,但韵锦美若天仙,他却也舍不得。

    说罢,他甩袖往院外走去,心里却在骂,“该死的贱婢,本公子定然要让你尝尝痛苦的滋味。”

    以前的侍女,不是没有被他折磨致死的。秀林堡的生活太过安逸,缺乏刺激,早已让得这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公子哥养成某种癖好。

    韵锦轻轻将匕首放回到袖子里,坐回到椅上,神色更为凄美。

    不多时,琴音再度绵绵响起。

    只是不知,这世上能有几人能听懂其中凄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五代梦〕〔亿万豪婿〕〔女总裁的贴身强兵〕〔万能神医〕〔逆天妖妃撩君心〕〔重生日本当神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