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春风与你入罗帷〕〔报告总裁爹地,妈〕〔爷是病娇,得宠着〕〔法师的宿命〕〔名相〕〔一把砍刀平大唐〕〔帝少你被拉黑了〕〔烽火战国志〕〔剑起苍溟〕〔冰魂王座〕〔脑界传奇〕〔卫勤尖兵〕〔我的物品能升级〕〔夏虫何以语冰〕〔玉人来〕〔时之道境〕〔从召唤哥布林开始〕〔天命神魔之战〕〔我走错了重生门〕〔斗圣逆武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083.花魁大会(一)
    花魁大会这日,海康县内空前热闹。

    还尚是拂晓时分,县内美人湖畔就已聚集无数黎民百姓,其中不乏青年俊彦。或是风度翩翩,或是锦衣玉袍,俱是神采飞扬。那些个穿着粗布的寻常汉子,却是不敢奢望那些美人们的,只是来瞧瞧热闹。

    这等景象,比之当初赵洞庭刚来雷州时的盛况甚至还要更为热闹几分。

    许多小贩在人群中穿梭叫卖,人群摩肩擦踵。只是最近湖畔的地方,没得点家境的人却是难以靠近。

    在这里,寻常殷实人家的公子哥们带着家仆,摆张案几,吟诗作对,摆好架势,只等夜色到来。

    闻名雷州的江湖出众儿郎则是负剑而立,做翩然出尘之态。

    有些雷州官吏家庭的子孙坐在轿子里,却也显得和那些富贾之家还有江湖儿郎泾渭分明。

    而家境更为出众的,则是泛着自家的船只,游戏湖中。有些个爱出风头,更是往岸上撒着铜钱散银,使得众人哄抢,自己则是在船上和朋友、仆人们笑得乐不可支。

    他们都是雷州有名的家族的子弟,家中有人官居八品以上。

    八品在整个朝廷自然算不得什么,可雷州这偏远之地,已是难得的地方要员了。要知道,便是各县县令也只是从八品而已。

    数十艘精心装扮过的花船游荡在湖中,几乎已聚集这整个雷州上得台面的膏粱子弟。

    如果说花魁大会的美女们是红花,那他们就是最为鲜脆的绿叶。没得他们,花魁大会都要少几分味道。

    美人们的花船要到晚上才来,白天,是这些贵公子们出风头的时间。

    往年,连慕容豪也没得资格划船入湖。今年,他倒是有了这个资格,得益于那块御赐大义宗门的牌匾。

    只是他也不敢太出风头,花船在众船中也只能算是稀疏平常。

    饶是如此,也已经是让他那些狐朋狗友们好生羡慕,好生赞叹。

    这个年代,到底还是当官的要更甚一筹。

    寻常富贾之家,没得点祖上的余荫,敢擅自将船划到湖中去,还不得被那些鲜衣怒马的公子哥们用竹篙给打到水里去?

    江湖儿郎就更不用说,他们平日里根本不被那些贵公子们看在眼里,说不得还要损上两句,说他们只是会耍些把式的武夫而已。

    南宋重文轻武早已到了很严重的地步。

    慕容豪以武夫之身闯进这个雷州顶尖贵公子的圈子,站在船头,自然是好生春风得意,顾盼生辉。

    在无数人的殷切期盼中,时间终于到得夜里。

    岸边突然无数的焰火冲天而起,将整个美人湖畔都耀得通透。

    小孩子们跳着脚欢呼。

    湖上数十花船几乎同时凉起灯来,各色的灯笼陆续悬挂在船上。船舱前挂着两盏,上面各自写着各家的名号。

    而就在这时,却是有艘船顺着南渡河支流河道缓缓而来。

    这船颇大,上面盖有几间亭宇,四周以绣着各式祥瑞之兽的帆布围住,彩灯高悬,比湖中任何那艘都要奢华夺目。船头船尾各立着数名佩刀士卒,再看那嵌着族号的灯笼,上头竟然是个穆字。

    有人低呼,“莫非是新任知州穆知州的家船?”

    旁人应道:“估计是了,不然怎会如此大排场,我听闻穆知州的孙儿也到该婚配的年纪了。”

    一时间,这艘花船引得无数人瞩目,便是那些湖中的贵公子们,也都是向这花船瞧去。

    虽然朝廷搬到雷州来,现在雷州落下几滴雨都能砸中几个大官,但那些大官们深居浅出,家中子弟又多瞧不起这些雷州本地的膏粱子弟们,多不会来凑这样的热闹。这挂着穆字灯笼的花船突然到来,登时压下那些湖中贵公子们许多。

    知州官居从五品,只待朝廷搬走,便是这雷州最大的父母官。

    有不少公子哥登时心想,听闻穆知州是随着朝廷从临安到雷州来的,此时允许家中后辈来湖中划船,莫不是打算在这雷州常呆下去?

    朝廷广招兵马,勤练不辍,其志向定然不止在这区区雷州而已。

    若是穆知州当真打算以后长居雷州,那说不得要利用这机会好好亲亲他家中的后辈了。

    想要做个成功的膏粱子弟,没点头脑也是不行的。那些双眼比天高的,哪个没曾挨过收拾?

    别看这些个公子哥们个个好似肆无忌惮,但他们在家中受到耳濡目染,其实都是些心思剔透之辈。就算是那些洒银钱的,也没敢做出什么天怒人怨的事。

    雷州府不比从前了,以前有革俊俊哥儿带头为祸,这些公子哥们横行无忌都没事。现在却必须要拿捏几分,好不容易雷州大部分实权大臣都被朝廷下狱,自己家族幸免于难,或是艰难挤进这贵族门槛,要是闯出什么祸事,回去还不得挨家里长辈的鞭子伺候?

    是以,短时间内,整个美人湖中竟是都没有船只敢靠近知州府的船。

    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这艘船内,可不仅仅只是呆着穆知州家的后辈子弟,而是呆着天大的人物。

    赵洞庭。

    此时,他争带着李元秀、颖儿、乐舞还有岳鹏等人,及数十个侍卫,就在这船里。

    穆康巽的嫡长孙穆易坐在角落,满心苦闷,连话都不敢多说。

    他本来的确是想来看看有没有入得眼的美人,毕竟他还会婚配,可哪里晓得皇上竟会用借用他的船?

    皇上在这里,他出风头的机会显然是没了。

    其实,这倒也不怪赵洞庭。

    赵洞庭原本是没想着来观赏这花魁大会的,可是耐不住乐舞的纠缠,再者心中也的确有些兴趣,想着看看古代的花魁大会是什么景象也无妨,可朝中的官船又不适宜这样的场合,他便让穆康巽安排船只。恰恰,穆康巽前两日刚刚知道自家长孙也想要来花魁大会凑热闹,自然满心欢喜的应下。

    这可是让自家长孙能和皇上亲近的好机会。

    他还特意又将这船请人精心布置了一番。

    说起来,到还是穆易沾赵洞庭的光了,要不然,穆康巽未必会自降身价的让他来抛头露面,和雷州这些本地的贵族子弟们为伍。

    花船陆续划到湖中央,湖畔的烟花还在释放着光彩。

    乐舞欢呼雀跃,叫赵洞庭看这看那,她本喜热闹,这些日子在宫里实在是闷坏了。

    赵洞庭看着岸上热闹景象,也不禁是惊讶。这花魁大会,怕是比春节还要热闹。

    不多时,河上便有连绵的花船向湖中驶来。只是这些花船和公子哥们的花船又有不同,是用轻纱帷帐围住,看得到里面的身影,不过影影绰绰,看不真切而已。但那些船中美人的窈窕身段,还是看得出来的。

    无数人屏息,湖畔那些公子哥们也顾不得再饮酒作乐,都向着湖中花船看来。

    烟花在这个缤纷到极致,无数焰火齐发。

    这些花船到湖中,各自寻地方抛下锚,再也静止不动。

    随即,各船中有悠扬的瑶琴音、琵琶音、柳琴音等各式乐器的旋律飘扬开来。

    可以见到有美人在船中轻舞。

    这番景色,便好似那天上的仙女齐齐下凡,犹抱琵笆半遮面,却让人更为沉醉。

    赵洞庭上辈子见识过不少声色犬马的场面,但此时也被摄住。

    那船中轻舞如蝶的身影,在他眼中,好似幻成了乐婵。

    湖中的公子哥们让下人划船,经过那些花船旁侧,去倾听那些花船中的琴音,或是看那些美人轻舞。

    闻音识女。

    花魁大会是不会让男子们轻易看到美人容貌的,需得有本事,才能被美人请到船中去。

    岸上的公子哥和江湖儿郎们没得船,只能附耳倾听,去细细分辨哪些各色的音律。

    很快有人掏出乐器来,也是大展身手,想要和那些美人琴瑟和鸣,以期博得美人青睐。

    不会音律的江湖儿郎,则是飘然舞剑,也想博得那些美人注意。

    能来参加花魁大会的女子们,多不会差到哪里去。再者,便是不幸遇到差的,大多调头下船就是了。

    若是遇着那些青楼的红倌儿,说不得还能缠绵半宿。

    乐舞这时更为欢喜,连连对外面划船的侍卫道:“快些到那些花船旁边去。”

    以前她和姐姐也来看过花魁大会,但还从未到湖中来过。

    赵洞庭的船悠悠哉哉,向着那些花船靠拢而去。

    他微微闭着眼,轻敲桌面,这古乐,确实有着不同的韵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鲜妻太甜:偏执老〕〔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重生日本当神官〕〔帝国吃相〕〔佛系古玩人生〕〔约会从美食开始〕〔富家女总裁的贴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