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耻术士〕〔大魔王又出手了〕〔九叔之极品弟子〕〔二世祖又追来啦〕〔萌妻宠妃〕〔仙界黑客〕〔超神学院之诸天霸〕〔马上超人〕〔灵元灭世〕〔锦绣田园:骗个夫〕〔万象之主〕〔千亿宠婚:重生娇〕〔我和二哈共系统〕〔余生皆是喜欢你〕〔重生之美利坚反恐〕〔重生空间:豪门辣〕〔猛卒〕〔承包大明〕〔盛总,你老婆又闹〕〔弃女轻狂:毒妃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084.花魁大会(二)
    不得不说,这些来花魁大会的小姐们,才艺都的确不错。

    赵洞庭不懂音律,但听着也觉得挺好听,没有丝毫那种燥耳的声音。可惜他不通乐器,要不然说不得也要掏出笛子附庸风雅一回。

    看那岸上的公子哥们,衣袂飘飘,或是横握玉笛,或是青衣仗剑,何等潇洒?

    到湖中来的花船越来越多。

    湖畔也有不少小姐们到来,明眸皓齿,娉婷袅娜。她们家中没船,却也想寻得那如意郎君。

    看着面上个个含羞带怯,却忍不住轻轻去瞟那些出众的公子哥们。

    花魁大会,实是古代人牵线搭桥的一个盛会。要是有本事,便是当街把人给扛回去也可以。

    隔壁钦州便曾发生过一件趣事,有个县令家中的小姐,生得体态宽大,十分丑陋,在花魁大会时瞧中一个贫苦出身的书生,结果硬是让家丁将那书生扛回去了。可怜那书生最后也没能从县令府邸中出来,最终被迫做了那小姐的夫婿。当时这事立刻在附近几州传为笑谈,至今花魁大会上都偶尔会有人提及。

    有人说,那书生也不是太吃亏,最起码从此入了仕途。

    但是喜是悲,想来也只有那书生自己心里清楚。

    不多时,忽有花船靠岸而去。轻巧的船板放下来,有个穿着粉红纱裙的侍女从船中袅袅走出来,向着岸上一正在吹笛的公子哥走去。公子哥看来并不富裕,身上只是穿着粗布衣,见那侍女径直往自己行来,满脸止不住的喜色。睥睨间,显然有几分得色。

    然后那侍女跟他轻语几句,他便跟着侍女往船上走去,进了那帷幔遮住的船舱中。

    船中轻舞的女子缓缓停下来,冲他盈盈施礼,而后两人相对而坐,说些什么,外人却是不知道了。

    乐舞瞧见这幕,嬉笑道:“皇上,要不您也试试?”

    赵洞庭哭笑不得道:“朕不会乐器,就不在大庭广众之下丢人现眼了。”

    乐舞眨着眼睛道:“不会乐器,吟诗作对也行啊。”

    赵洞庭微微怔住,诗他不会作,但是会背。宋词后代绝句颇多,他还是记得不少的。

    只是,他对此却并没有什么兴趣。旁边乐舞、颖儿俱是绝色,且宫中还有那么多侍女,朝臣中也有不少家中有女待嫁闺中,他赵洞庭要想找女人,何须在这花魁大会上找?

    越来越多的花船往岸边靠去,不断有青年俊彦受到花船中小姐的青睐。

    湖畔,也有相互对眼的男女开始到偏僻角落交谈。

    柳絮飘飞,恰是谈情说爱的好地方。

    乐舞不断怂恿着赵洞庭,赵洞庭只是摇头,最后道:“你这丫头要是再说,朕就给你公开招婿。”

    乐舞却也不怕,笑嘻嘻的,“皇上你才舍不得呢,要是把我嫁出去,以后看谁还逗你开心。”

    赵洞庭笑着摸摸她的脑袋,不再说话。

    乐舞嘟着嘴,轻声嘟囔,“自己这么小,总是喜欢学大人那样摸我的脑袋。”

    李元秀在旁边摇头叹息,在他看来,皇上实在太宠这小丫头了。这样下去,岂不得无法无天?

    这时,赵洞庭却是被一琴音吸引住。

    他只是恰然听到,但其后,耳朵里好似只有这琴音还在响。

    这琴音飘渺,竟是将他心中的孤寂全然勾出来。他再次生出自己隔绝于这个世外的感觉。

    他到底还是穿越过来的。

    “停船。”

    赵洞庭微皱着眉头,对着船外的侍卫吩咐道。

    他没有想到,到这湖中来,竟是会有琴音能够勾起他的心绪。听这绵绵琴音,想那船中女子定然也是个孤寂之人吧?

    原来这世上也有和我同病相怜之人。

    赵洞庭细细听过许久,忽地起身,往船外走去。

    到得船头,眼前是一艘用纯白帷幔围起来的花船,船外有两个侍女,还有船夫,帷幔中却只有一个窈窕身影独坐,身前案几上摆着古琴,琴音就是在她的素手拨动间飘扬出来的。

    李元秀、岳鹏、颖儿、乐舞都跟着出来,看向这花船中的女子。

    虽然瞧不清她的容貌,但众人的脑海里都泛出一个颇有姿色的影子。这样的女子,姿容应该也不差吧?

    他们或许不能像赵洞庭这般感同身受地感觉到这琴音中的孤寂,但多少也听得出来几分落寞。

    远处些,慕容豪看到穆家的船靠近这艘花船,眼神微凝,随即看到赵洞庭出现在船头,更是大惊。

    他没有想到,赵洞庭竟然真如自己父亲所料的那样,微服来了这花魁大会。

    慕容豪的眼睛微微眯起来,心里思量着是不是要趁这个机会将赵洞庭干掉。但是,他随即想到这里众目睽睽,且赵洞庭身边又有人护佑,即便以自己的功夫,想要杀他怕也不容易。要是杀人不成,反而引火上身,那就不好了。父亲交代过,最近不要对皇上有任何举动。

    沉着脸想过半晌,慕容豪又悄然坐下去,和弟兄们饮酒。

    只是,他脸上的笑容难免有几分牵强。

    他知道那艘花船里面坐的是谁,韵锦本是他看中的人,现在却是被赵洞庭看中。想想韵锦可能会成为皇上的女人,纵是她真的可以刺杀掉皇上,慕容豪也是满心不爽。毕竟他还没有尝过韵锦的味道。

    这样的女人,自己还未品尝,就要香消玉殒,实在可惜,也可恨。

    赵洞庭自然并不知道慕容豪在偷偷打量他,等花船中琴音稍停,出声问道:“小姐,我可否登船?”

    乐舞在旁边捂嘴轻笑,颖儿面色古怪。

    花船中韵锦并不知晓赵洞庭是皇帝,也从未想过要在这里遇到知心人。她来这里,目的只是为得到花魁之名,然后看看是否能够博得当今圣上的注意。

    看外面赵洞庭身影稚嫩,她只当是个轻浮的小子,朱唇轻启道:“公子这般就要登船么?”

    花魁大会时不请自来,而且直问能否登船,这自然是孟浪之举。

    赵洞庭微微怔住,然后轻笑道:“既然如此,那我作词一曲,小姐再看我是否能够登船?”

    说着他也不等船中韵锦答应,便自顾自地吟起来: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这首词当然不是赵洞庭自己想出来的,而是背的清代初年词人纳兰性德所作的《浣溪沙·谁念西风独自凉》。这个时候是南宋,他可以肯定这首词谁也没有听过。

    至于以后要是这词不小心流传千古,清朝会不会有个纳兰性德觉得纳闷,他赵洞庭便管不着了。

    船中,韵锦听到这首词却是娇躯微震,看着帷幔外的男子,有些出神。

    他竟是懂得自己琴音中的落寞么?

    沉思往事立残阳……

    韵锦精通琴棋书画,自然能听得出来这首词中那深深的落寞之意。

    以往那些寻常的事,如今都已遥不可及了。自己再也见不到哥哥,再也见不到父母……

    想着想着,韵锦眼中竟是有泪水淌出来。

    赵洞庭在船头轻喊,“小姐?”

    晚风轻轻拂过,掀起帷幔丝毫,让他瞥见黯然淌泪的韵锦。

    这刹那,赵洞庭有些失神。

    倒不是说被韵锦的绝色打动,而是他看到韵锦眉宇间那深深的落幕,心头间生出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

    这女子,定然也有不堪回首的过往吧?

    她在这世上定然也觉得孤独。

    韵锦也瞧见赵洞庭,见是个少年,颇为惊讶,随即连忙抹去眼泪,道:“公子请上船吧……”

    她想着,花魁大会还未到选花魁的关头。自己遇到这种之音,莫非是上天注定?

    请他上船来,若是投缘,也好诉说心中心事。这些年来的遭遇压在她心头,实在让她太累了。

    自己以后只为刺杀皇帝而活,说不得什么时候便会死,死前能将心事说与人听,到时候也轻松些。

    赵洞庭咧嘴笑笑,让侍卫架好船板,就要往花船上走去。

    旁边李元秀连忙拦住,欲言又止,低声道:“公子……”

    赵洞庭摆摆手,“无妨。”

    他不觉得这女子会是个刺客,这是种直觉。她看起来那么孱弱,何尝像个会杀人的?

    而且,自己出宫的消息也没有几人知道,绝不可能走漏风声。纵然有人想要杀自己,也不可能早早安排妥当,并且料想到自己会上这艘船,除非是神人还差不多。

    于是,韵锦和赵洞庭就在这样的情况下相遇了。

    韵锦不知道他就是自己要刺杀的皇帝,而赵洞庭,也不知道韵锦是要个想要刺杀自己的刺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神乾坤〕〔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万能神医〕〔黎明之剑〕〔影后归来:霍少,〕〔蛊真人之齐天传〕〔超级狂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