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怦然心动顾少心上〕〔重生之国际倒爷〕〔最强上门女婿〕〔美女总裁的超级女〕〔众圣之门〕〔笔下的另一个世界〕〔都市绝品玄医〕〔赘婿也疯狂〕〔混子的江湖〕〔神农别闹〕〔电商女王〕〔重生后我有了美颜〕〔娶我吧救命恩人〕〔一夜蜜爱:神秘老〕〔长情宠恋〕〔重生九八做首富〕〔共筑未来〕〔我能看见状态栏〕〔我有手工系统〕〔影后反转攻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086.命运弄人
    凤栖阁,韵锦坐在装扮雅致,淡淡飘香的房间内,发着呆。她还在想刚刚遇到的那位公子。

    她和他真是缘分。若非身不由己,她怕是愿意让他为自己“赎身”的,哪怕给他做个丫鬟也好,两个寂寞的人作伴,总好过独自寂寞。

    只可惜,自己没有这个福气。

    哥哥的仇,不能不报。

    “砰!”

    这时,门突然被从外面推开。慕容豪闯了进来。

    韵锦花容微微失色,站起身道:“公子。”

    她素手紧握,心道要是他敢再有半点无礼,自己宁死绝不能受他侮辱。

    慕容豪还真有这个心思,但倒也分得清轻重,知道现在韵锦被安排过来刺杀皇帝,自己绝不能动她。

    他看着满脸紧张的韵锦,哼哼道:“你可知刚刚到你花船上去的那人是谁?”

    韵锦眼中露出疑惑之色,“是谁?”

    慕容豪愤愤道:“他就是南宋皇帝!”

    “啊……”

    韵锦惊叫,差点跌倒。

    慕容豪突然回过神,自己不应该表现得这般急切,连连稳住心神,叹息道:“只可惜你有眼不识,错过这次机会了。韵锦,你在船上和他说了些什么?他对你的印象可好?”

    韵锦心里后怕不已,心想,还好自己之前没有跟他说秀林堡和自己的真正家室。

    只是,他怎么可能就是皇帝呢?

    过半晌,她才摇头道:“我只是在船上和他说了些寻常话。”

    慕容豪稍稍放心,“那他对你的印象如何?”

    韵锦道:“应该还不错……”

    “好。”

    慕容豪按捺不住心中激动,轻轻拍手,“这下不管你能不能夺花魁,他都有可能会召你入宫了。待你入宫,服侍在他左右,便有数不尽的机会。”说着他又轻轻叹息,“看来老天爷还是垂怜你的遭遇的,若是进宫,你可莫要错过机会。这样的机会,我和父亲也很难再帮你安排了。”

    他倒是想清楚了。

    只要韵锦能杀掉皇帝,死便死了。等秀林堡成为国宗,自己想找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

    只可惜这是韵锦心慌意乱,竟是没能听出来慕容豪话语中的不对劲。

    “若是他再来找你,你便将这包断肠散倒在酒中给他喝,小皇帝断然命丧西天。”

    慕容豪见韵锦发愣,从袖子中掏出一个小小的纸包扔在桌上,说完也不再停留,径直又走出屋去。

    他虽然没有在花魁大会上找到心仪的女人,但是却也在凤栖阁中找到两个身形极为妙曼的红倌儿,自是急着去销魂一番。

    韵锦失魂落魄坐在椅上,嘴里喃喃,“怎会是他……怎会是他……”

    她不敢相信那个温文尔雅,神态温和的少年竟然会是传说中昏庸无道,嗜杀成性的皇帝。

    韵锦回想着,自己在花船中和赵洞庭对坐时,赵洞庭没有半点逾越之处,而且神情中的落寞、关切全然不似作假,发自内心。他还说要将自己赎出凤栖阁去,这样的少年,怎会昏庸无道?

    但是,秀林堡中许多人都这么说,会有假么?

    韵锦咬着嘴唇,眼中缓缓淌出两行清泪来。

    命运太过捉弄人了。

    本来以为此生终于得遇知己,可这人,却恰恰是自己的生死仇人。

    韵锦不愿杀赵洞庭,但想到哥哥的死……

    她的眼神缓缓定格在桌上的断肠散上,“你莫要再来找我,要是来寻,我便与你同死。”

    ……

    如此过去两天。

    美人湖两日间都是热闹非凡,这日更是达到巅峰。

    众多参加花魁大会的女子都将花船上的帷幔去掉,将自己的真容露在众人面前。

    她们中间的确大多数都长得颇为俏丽,且气质各异,或是大家闺秀,或是小家碧玉,或是英姿飒爽。

    雷州府最为出名的几家官妓的老鸨们识女无数,作为裁判,在个个花船上看过。还有这雷州最为殷实的几大家族中也都有派人到来。这是习俗,以往的每届花魁都是由他们共同选出。

    花魁之名,不是谁想得到便能轻易得到的,这是能闻名整个雷州的殊荣。

    往届百晓生的百花榜上,也多数是出自各州得花魁之名的美人。

    韵锦的容貌绝丽,让得其余女子黯然失色几分。最终如愿得到花魁之命。

    得知她是凤栖阁的清倌人,不知多少膏粱子弟要将她赎回家去,凤栖阁的门槛都差点被踩烂。但是凤栖阁背后的东家就是秀林堡,慕容川有意让韵锦刺杀赵洞庭,又怎会让她被赎身出去?

    于是,无数的膏粱子弟都失望而归。

    韵锦的心里很是复杂,既是希望赵洞庭来找她,却是又隐隐不想赵洞庭来找她。

    如果他不来,自己杀不成他,也是无奈。

    若是他来,自己能不杀他么?

    韵锦决定再相信一回命运的安排。

    而宫中,赵洞庭这两日倒不是没想起过韵锦,也想过来找她,只是却被乐舞这丫头给死死拉住了。

    甚至,小丫头连装病的伎俩都用出来。

    赵洞庭无奈,只得老实呆在宫里。

    只是这夜,他却再也呆不住。

    寝宫中,赵洞庭正在修习房中术,旁边乐舞几经犹豫,终是说道:“皇上,我明日想去秀林堡。”

    赵洞庭听到这话心便提起来,沉默了会,问道:“你去秀林堡做什么?”

    乐舞神色复杂,低声道:“明日就是姐姐和少堡主的大婚之日了……”

    她知道赵洞庭知道这个消息,心里肯定不会好过,但还是不想瞒他。

    赵洞庭愣在原地。

    过去几个月了,乐婵终究还是要嫁人了么?

    他当然不想她嫁,可是又能如何?

    她都不让自己去见她。

    只怪命运弄人。

    乐舞垂着头不说话。

    过去好阵子,赵洞庭才道:“那你去罢,告诉那慕容豪,要是敢对乐婵不好,朕定不饶他。”

    说罢他便往屋外走去。

    李元秀慌忙跟出屋外,“皇上,您……”

    赵洞庭摆摆手,“公公,随朕出宫,朕心情有些不好。”

    李元秀轻轻点头。

    乐舞看着赵洞庭更衣要出宫,也没再阻拦。她其实心里又何尝不想自己的姐姐嫁给皇帝?

    他温和,幽默,又没什么架子。这样的皇帝,和她以前想象的高高在上的样子简直要好出千万倍。

    可惜,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知晓父亲和姐姐都断然不会改变主意。

    颖儿也想跟着出宫,被赵洞庭拦住,要她在寝宫内陪着乐舞。

    不多时,他带着李元秀还有赵大、赵虎兄弟俩,便服走出知州府,径直往灯火通明的那条街走去。

    现在的赵洞庭,只想买醉。没想到来到这南宋,成为皇帝,却还是无法和心爱之人厮守。

    他不怪乐婵,只怪这时候的习俗,也怪自己生得晚了几年。

    到烟花巷,各个青楼外都有许多花枝招展的红倌儿在外头搔首弄姿,招揽客人。

    这个年代到烟花巷也不是什么丑事,许多的俊彦才子在街上走过,三五成群的意气风发走到青楼里去。

    赵洞庭不理那些穿着薄纱的红倌儿娇嗲嗲的呼唤,径直找到凤栖阁,往里面走去。

    凤栖阁外的红倌儿瞧他穿着富贵,都拢上来,却是被他的眼神还有后头赵虎、赵大两人的凶恶模样给刺开。

    风韵犹存的老鸨扭着臀,提心吊胆地看了眼赵大和赵虎,走到赵洞庭面前,“公子请里头稍作。”

    赵洞庭点点头,直接问道:“韵锦在哪?”

    老鸨微微愣住,心道原来又是来找韵锦的。这两天来,她已经不知道打发掉多少波这样的公子。

    脸上带着媚笑,她说道:“哎哟,公子,我们家韵锦还不打算出阁呢!我们凤栖阁可还要不少的美人儿,要不我给您安排一间雅间,您好好挑选几个?”

    赵洞庭微微蹙眉。

    未出阁,就是说还不打算接客。南宋的青楼里有许多美妙女子都被这样深锁闺中,不是遇着了不得的人物,青楼也不会轻易让她们出来侍奉。

    想了想,赵洞庭从袖中掏出一锭金子来,“这些,可够让她出阁?”

    老鸨差点被这明晃晃的金子晃花了眼,咽了口唾沫,却是满脸的为难。

    她自然爱财,可是,韵锦姑娘却是东家交代无论是谁来,都不能出阁的主儿。

    当下,老鸨满分痛惜地说道:“公子,韵锦姑娘真还未到出阁的时候啊!”

    “你说什么?”

    赵大、赵虎瞪起眼睛,直将老鸨吓得花容失色。

    赵洞庭摆摆手,示意他们两人不要动怒,对老鸨说道:“你去和韵锦姑娘说,就说赵洞庭来见,看她是否愿意见我。”

    老鸨微微诧异,心想,莫非这少年公子哥和那神秘的韵锦姑娘认识?

    她火眼金睛,从赵洞庭的穿着上就看得出来赵洞庭绝非是寻常殷实人家的公子,这等傲气,便是这雷州的顶尖膏粱子弟们也不具备。她不敢得罪,稍作思量,道:“那请公子稍带,我这就去知会韵锦姑娘。”

    赵洞庭又是点头。

    老鸨忙招来龟公,让他将赵洞庭几人请去雅间,自己匆匆往后院走去。

    以前不是没有她拦不住的公子哥非要见韵锦,都被韵锦姑娘拒绝。她不知道,这位公子能否有幸进得韵锦姑娘的闺中,但看来,两人肯定相识就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就是超级警察〕〔帝国吃相〕〔蛊真人之齐天传〕〔有福的江湖〕〔生活系男神〕〔赘婿归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