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经年情深:苏律师〕〔绝世仙尊在都市〕〔花掉1000000亿〕〔校花之无敌高手〕〔田园宠妻:小农女〕〔透视医圣〕〔我修了个假仙〕〔都市之修仙归来〕〔武侠BOSS之路〕〔万界基因〕〔七界之都〕〔皇叔心尖宠:王妃〕〔皇叔,王妃又翻墙〕〔魔妃无霜〕〔一夜有宝,老婆复〕〔美食诱获〕〔为了蔚蓝澄净的世〕〔诸天谍影〕〔皇叔宠妃悠着点〕〔空姐的神医保镖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088.天子一怒
    不知道过去多久,赵洞庭和韵锦悠悠醒转。

    赵洞庭睁开眼,感觉自己腹中的疼痛竟是消失了,而床畔,李元秀正盘坐在地,脸上有着淡淡青紫之色。

    他微微闭着眼睛,这让赵洞庭有种不详的感觉。

    之前李元秀突然拍晕他,定然是救他。

    “公公……”

    赵洞庭轻轻喊了声。

    李元秀睁开眼睛来,嘴角扯出笑容,“皇上,您醒了?”

    可刚张嘴,嘴角竟是有黑色的血液汩出来。

    “公公!”

    赵洞庭当场惊住,苦涩道:“你这又是何苦?”

    他知道,定然是李元秀用什么办法将他身上的毒素给吸引到自己体内去了。

    李元秀淡笑道:“老奴残烛之年,死不足惜,能换取皇上安然无恙,是老奴的福分。只可惜,老奴再也没希望陪着皇上再登那临安城头了……”

    赵洞庭忍不住眼眶泛红,说不出话来。

    虽然李元秀是奴才,但对他,却好似是在当作自己的后辈在看待。

    这数个月来,赵洞庭早已习惯李元秀的伺候和陪伴。

    他心中涌现出无尽的恨意与怒意。

    秀林堡,我势必让你鸡犬不留!

    “皇上……”

    李元秀张嘴,又是有黑血汩出来,“老奴年幼时得遇异人,教我乾坤一气功和引脉术,曾言老奴用引脉术之日,便是老奴归西之时,咳咳……看样子今日是老奴命中难逃的劫数,不过能救皇上,老奴死得心甘情愿。”

    赵洞庭痛哭。

    李元秀挣扎着坐起身,“皇上,乾坤一气功老奴已传授给你,你且坐到老奴前面来,老奴将这身内功传给你。”

    赵洞庭呆坐不动。

    李元秀苦涩道:“皇上,老奴命不久矣,可莫要可惜了这身功力啊!”

    赵洞庭看着再也不似以前那般精神的李元秀,缓缓闭上眼睛,任由眼泪流淌。

    李元秀又道:“皇上,老奴的仇,还得需要您去报呢!”

    赵洞庭闻言,咬牙压抑着哭声,睁开眼,眼中尽是仇恨之色。他没理会旁边的韵锦,走下床去,在李元秀前面坐下。

    李元秀嘴角泛起丝丝笑容,“皇上内功和我同宗同源,得老奴内力,必会突飞猛进。”

    说罢,他的双手搭在赵洞庭肩上,袖袍再度鼓荡起来。

    数十年来,他身居宫中,任何东西都是朝廷给的。现在将这身内力传给赵洞庭,他心甘情愿。

    赵洞庭只觉得阵阵热流往自己的丹田处涌来,自己丹田内那点内气,和这些内气比起来简直就是烛火之光。

    这是李元秀数十年苦修之功。

    床上被李元秀顺手搭救的韵锦看着这幕,泪流满面。

    她不知道李元秀为何要救她这个罪人,只觉得内心满满都是负罪感与歉疚。

    房间内寂静无声,屋外,只有风声凄凉。

    不知何时,李元秀的双手忽然滑落,人也向着旁侧跌倒。

    赵洞庭丹田内有阵阵嗡鸣之声,豁然转身,将他扶住,双眼通红,“公公!”

    李元秀已是气若游丝,却仍自笑着,“皇上,我已将这数十年的功力都封禁在你丹田内,你日后在武学上的成就必不在老奴之下,老奴……放心了。”他嘴里又汩出两口黑血来,眼神逐渐涣散,“老奴功夫得异人传授,至今还未报恩,若是皇上日后遇到同源之人,劳烦皇上帮老奴还掉这份恩情……”

    赵洞庭再也忍不住,又是流出泪来,不住点头。

    只是这短短时间内,他的内力便已登堂入室,可这,是李元秀用命换来的。

    赵洞庭欠李元秀的,太多太多了。

    韵锦在旁边哭着问道:“公公为何救我?”

    李元秀道:“看得出来姑娘心性不坏,便算是老夫最后为这世间做一福事吧……”

    说完这话,他的胸膛忽然拱起,脸色潮红起来,猛地抓住赵洞庭的衣襟,“皇上,抗元……复国……”

    话音落下,公公李元秀溘然长逝。

    赵洞庭仰头痛哭。

    好阵子,他又闭着眼睛,沉默许久,才将李元秀的遗体抱在怀中,往屋外走去。

    小金死了,杨仪洞死了,如今,李元秀竟然也因自己而死。

    赵洞庭已记不得,自己到这南宋来,已有多少人为南宋而死,为自己而死。

    他心中的火焰,前所未有的剧烈燃烧起来。这是仇恨的火焰,也是希望的火焰。

    抗元,复国。这是公公临死都不曾释怀的执念。

    他绝不能让这些人白白死去。他们的遗愿,赵洞庭必定要完成。

    韵锦痴痴看着神色哀伤的赵洞庭离开,猛地咬了咬嘴唇,向他追去。

    到门口,却是被赵洞庭冰冷的眼神刺住,“你跟着做什么?”

    他眼神中的恨意,让得韵锦骇然退了两步。

    若是自己死了,赵洞庭不恨韵锦。可现在,是李元秀死了。

    他的死,韵锦有着责任。赵洞庭心里悲痛之下,难免对韵锦也生出几分恨意来。

    韵锦看着赵洞庭怀中李元秀苍白的面容,鼓起勇气道:“公公救了我的命,以后我要替他保护你。”

    “你?”

    赵洞庭嗤笑,“你拿什么保护朕?”

    说罢,他不再理会韵锦,径直走出了门。

    这是屋外已是天色蒙蒙亮了。

    赵大、赵虎看到赵洞庭抱着嘴角仍有李元秀出来,都是大惊,“皇上,公公他……”

    赵洞庭的声音仿佛来自九幽,只冷冷吐出两个字,“回宫!”

    然后他便就这般抱着李元秀的遗体往院外走去。

    屋内,韵锦瞧着,嘴唇都咬破了,眼神几经挣扎,还是向着赵洞庭追去。

    赵洞庭也没再管她。

    街上的行人很少,有些萧索,看到赵洞庭抱着李元秀,都带着狐疑看向他。

    赵洞庭的心里,更为萧索。

    一路直到知州府,他什么话都没有说,脸色冰冷如雕。

    韵锦被值班的侍卫拦在府外,跪在地上请求赵洞庭让她跟着,赵洞庭恍若未闻,理也不理。

    他抱着李元秀的遗体去了议政殿。

    这时候群臣已到齐,正在议论皇上怎么还没来,瞧见赵洞庭抱着李元秀出现在殿外,都是大惊。

    赵洞庭在议政殿外立足,道:“点齐所有兵马,随朕兵发秀林堡!”

    群臣围拢过来,陆秀夫问道:“皇上,李公公他……”

    赵洞庭将李元秀的遗体轻轻放在地上,面无表情道:“陆大人,公公以公侯之礼葬制,追封太傅,谥号忠武。”

    陆秀夫不敢多问,只是叩首,“臣领旨。”

    光看赵洞庭神色,他就知道李元秀定是因为皇上而死。

    纵是这样的追封和赐谥很是不和古法,也没谁敢说什么。谁都知道,小皇上本不是完全遵循古法的人。

    群臣都沉默下来。

    忽地,赵洞庭喝起来,“朕让你们去点兵,没有听到吗?”

    岳鹏、柳弘屹、完颜章、苏泉荡等人回过神来,慌忙往议政殿外跑去。

    殿内文臣、太监跪满地。

    赵洞庭让陆秀夫好好照看李元秀遗体,持着鱼肠剑,带着赵大、赵虎往知州府门口走去。

    鱼肠鱼肠,真是把不祥之剑。

    韵锦还在府门跪着,引得不少人驻足观望,见赵洞庭出来,有见过他的忙跪倒在地,山呼万岁。

    赵洞庭冷冷站着,满脸杀意,并不说话。

    不多时,阵阵马蹄声响彻,整个地面都好似在震动起来。

    三千侍卫亲军连带着八百飞龙营驰马而来。

    侍卫亲军亮银鱼鳞甲,飞龙军浑身墨甲,肃杀之气已出露形迹。

    跪着的百姓都被震住,慌忙向着街道旁让去。

    三千八百骑在赵洞庭前面如席卷而来的洪流,又整齐地停住。

    岳鹏持着银枪驰马在最前面,翻身下马,跪倒在赵洞庭面前,“皇上,侍卫亲军到!”

    赵洞庭持着鱼肠跨上侍卫牵来的纯墨色汗血马,冷声道:“出城!”

    大军向着海康县城门浩浩荡荡而去,只留下那些满面惊疑的百姓,还有仍自跪在地上流泪的韵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手术直播间〕〔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六宫凤华〕〔重生北大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