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虐渣我是专业〕〔我是最强战神〕〔福妻临门:农女巧〕〔咸鱼锦鲤的败家日〕〔第一战王〕〔超级弃少〕〔美利坚纵享人生〕〔我真的不想当影后〕〔快穿之魔王有点甜〕〔姻缘仙师〕〔万年小妖爱上我〕〔娘子当家:拐个王〕〔她来运转〕〔仙尊奶爸〕〔东风知意〕〔我从海底来〕〔那年情深不知所起〕〔吸血鬼女王又黑化〕〔帮主她不是人〕〔我命清风赊酒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101.炮响琼州(上)
    如此过去二十来天的时间,年关已过。

    雷州府境内逐渐恢复平静,但遂溪县被屠的事情仍在持续发酵,人人自危。民间、江湖无数人声讨罪大恶极的贼人慕容川,但这自然是没有什么用的,总不能骂死慕容川。

    赵洞庭以柳弘屹为帅,黄龙禁军近三万军卒佯装成难民,已分批去了琼州。

    就在数日前,原本被李元秀安排去盯着海盗的两个高手回来禀报,竟然真有三万余元军沿着海路从广西到了雷州外海,现在驻扎在那些海盗的岛上。

    元军动作,和那麻衣青年所料想的竟是并无什么差别。

    他们的意图可想而知。

    此时雷州兵将众多,元军仅仅三万多人,便是整合那外海的数万海盗,也不可能有本事攻破雷州。而除去雷州外,他们也只可能攻取旁边的琼州了,这连赵洞庭都看得出来。

    同时,这让得他对那麻衣青年也是有些佩服起来。

    麻衣青年这些天在知州府内深居浅出,赵洞庭去看过,他的屋子里,竟然满满都是堆积的兵书。

    这样的人,便是只会纸上谈兵,那也绝对有他的依据。

    想着慕容川可能率领海盗攻袭琼州,赵洞庭内心中便生出抑制不住的冲动。

    他实在想亲眼看着慕容川死。

    要说来到南宋后,赵洞庭最恨的人,并不是革离君,而是慕容川、慕容豪这对父子,尤其是阴险狡诈的慕容川。杨仪洞是因他们而死,小金是因他们而死,连李元秀,也是因他们而死。

    恰好这时朝中并无什么事,各部各司都正常运转,赵洞庭这皇帝也是有些闲。

    索性,他一声令下,将朝中军政大事全权交予陆秀夫、苏刘义两人定夺,自己带着赵大赵虎兄弟,还有岳鹏及八百飞龙军,去了雷州。虽然陆秀夫他们极力阻拦,却是也没能拦住。

    乐舞和韵锦两女对慕容川也是愤恨不已,一个撒娇,一个哀求,也随在赵洞庭身边。

    颖儿要照料赵洞庭的饮食起居,自然也是跟着。

    赵洞庭止不住地感叹,其实做皇帝还是挺爽的。只可惜,乐婵不在身边。

    乐婵于他来说,便似初恋,总是难以忘怀。

    同时,赵洞庭带着的还有这些天来兵器作坊加紧赶制出来的十个掷弹筒,和数百发炮弹。

    一行人同样化作难民,旗帜兵刃全部放在马上,经大道从海康县赶到通往琼州的雷琼渡口,然后租赁小船,去了琼州。

    有信差早已先行通知雷州的柳弘屹,夜晚时,柳弘屹携着琼州安抚使赵与珞在渡口迎接赵洞庭。

    为避免元军探目发现,两人仅仅带着数十亲兵,还穿着便服。

    赵洞庭刚到,一众人便跪倒在地上。

    赵洞庭让他们起来,然后趁着夜色,近千人匆匆赶去了琼州琼山县,在一村落中驻足。

    这村落里原本住着的村民自是早已被悄悄迁走,现在实为黄龙禁军的营地。

    这样的村落,在附近还有几个。

    刚到屋里,赵与珞又跪倒在地,“琼州安抚使赵与珞叩见圣上!”

    他原是京官,后被特派来主政琼州军政,平定乱民,既是安抚使,同时也兼琼州知州,和以前的革离君差不多。不过和革离君不同的是,他和谢太皇太后有着血缘关系,算是外戚,对南宋朝廷忠心耿耿。

    此时的赵与珞将近四十岁,颇有儒雅之气,留着些微胡须,左脸有道刀疤。

    这刀疤在他脸上留下浅白色的痕迹,却是他以前和乱民厮杀时留下的。

    赵洞庭将他扶起来,“赵大人请起。”

    赵与珞瞧瞧打量赵洞庭,他在琼州早听闻赵洞庭在碙州和雷州做的那些事,如今见到皇上虽然年轻,却果然英姿勃发,自信从容,心中自然难免有几分激动。

    年少时就能有这般神态的,绝非常人,他心里只不住地道:“皇上果真有天人之姿。”

    还别说,赵洞庭身体恢复以后,眉清目秀,眼中神光凝聚,的确长得极是俊俏。

    待君臣各自坐下,赵洞庭才又出声,“赵大人,现在琼州的情况如何?”

    旁边麻衣青年坐在地上,扣着眉头深思,谁也不理,连瞧也未瞧赵与珞几眼。

    赵与珞狐疑地打量了麻衣青年两眼,然后作揖道:“回禀皇上,现在我琼州共有大军八万余,其中守军两万,澄迈、文昌、临高、乐会各五千,以防乱民为祸。其余六万军马尽皆驻扎在琼山县和感恩、英田两栅,随时可供皇上调遣!”

    虽然同属下州,但琼州有五个县,地盘也比雷州大,又要对付乱民,兵力自然不是原来的雷州可比。

    赵洞庭轻轻点头,有琼州六万军马,再有黄龙禁军三万,共九万人,吞掉海盗和那些元军应该是够了。

    “九万军卒兵分三路,三万黄龙禁军联合两万琼州军埋伏于琼州府海湾西岸沿线,另着两万琼州军备好战船,只待敌军全部进入海湾,立刻断其后路。剩余两万琼州军百人为伍,布置在海湾南岸及东岸各处,防止敌军登岛逃窜,此战必然能将敌军全部歼灭!”

    坐在地上的麻衣青年冷不丁开口。

    赵与珞脸色古怪起来,“皇上,这位是?”

    麻衣青年看起来实在是太另类了。

    赵洞庭也不知道怎么跟他解释才好,摆摆手道:“你权且当他是朕的军师。”

    然后也看向麻衣青年,道:“你怎么断定敌军就会从铺前湾进攻呢?”

    铺前湾是琼州府衙旁侧的一处海湾,海水延伸进来极深。

    麻衣青年自信道:“他们想要以火速占据琼州,势必只能直捣黄龙,而从铺前湾登陆,是最快的捷径!”

    赵洞庭闻言稍作沉吟,咬牙道:“好,赵大人、柳弘屹,那你们两便这么安排!”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元军的动向都被这麻衣青年算准了,赵洞庭不介意再听信他的话。

    若是整个战局真如他所料的发展,那自己可谓是捡到宝了。这家伙绝对是个战术专家。

    赵与珞闻言有些迟疑道:“皇上,我军如此调兵遣将,元军探目定会发现,到时候只怕会调整策略啊!”

    “呵。”

    麻衣青年露出轻蔑之色,“元军岂会草率进攻,我料他们进攻之前定会鼓动乱民攻袭琼州各地,我们只待乱民作乱时再调兵遣将,且同时命令各地军卒严守海线,不准任何人出岛,元军探目即便是要出岛,也得绕到乱民的地盘去,来不及给敌军报信,他们到时候再想改变方针也是难了。只要乱民作乱,他们势必只能依着计划从铺前湾进军。”

    赵与珞瞪着眼睛,想他堂堂琼州安抚使,竟然被这小小青年给鄙视了,只是生气,却也不知如何反驳。

    “好!”

    赵洞庭掷地有声道:“赵大人,那你密令各县各军做好准备,防范乱民侵袭。”

    赵与珞只得拱手,“臣赵与珞领命!”

    麻衣青年又是扣着眉头深思起来。

    仅仅过去两天时间,琼州那些不愿听从南宋朝廷号令的乱民竟是真的突然向乐会、临高、澄迈三县发动猛攻。说是乱民,其实他们就是原本居于琼州的土著,现在仍在琼州占据半壁江山,和南宋军队分庭抗礼。

    战火瞬间在整个琼州蔓延开来。

    幸得各县都已经接到密林,做好迎战准备,乱民想要攻破县城也是难上加难。

    赵洞庭在村庄里得到这个消息,立即命令柳弘屹和赵与珞率军出发。他自己也率领飞龙军跟着柳弘屹去了琼州府衙境内的铺前湾沿岸。

    仅仅只有十个掷弹筒,他全部配备给了飞天军内使用。

    又过两天。

    这日夜色沉沉,海风呼啸。即便铺前湾深入内陆,海面上亦是波涛滚滚。

    赵洞庭、柳弘屹大军就驻扎在离海面不过数里处的林子里。

    忽有在海岸放哨的斥候匆匆赶到帅营中禀报,“皇上、柳将军,敌军大船已到铺前湾!”

    “好!”

    赵洞庭面色有些激动起来,“暂且让三军不动,放他们的战船全部进入铺前湾!”

    这两天来,各县和乱军作战损失不小,如今,终于是到该收网的时候了。

    旁边,麻衣青年的神色也是稍微有些凝重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重生八零好当家〕〔日渐崩坏的地球〕〔最佳赘婿〕〔洪荒之六道真人〕〔六宫凤华〕〔手术直播间〕〔重生北大荒〕〔龙神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