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医道仁心〕〔道观养成系统〕〔绝品透视高手〕〔东风界圣〕〔侠道长歌〕〔俏妃入怀:夫君要〕〔陛下,妾身不嫁!〕〔娇宠嫩妻:闪婚老〕〔氪金魔主〕〔文娱大戏精〕〔重生之末世:救世〕〔铁血残明〕〔神医倾城,帝尊爆〕〔驭兽狂妃:魔帝宠〕〔手术直播间〕〔神武变〕〔极品小医农〕〔龙神至尊〕〔地球第一剑〕〔凤鸾九霄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107.洞庭学剑
    其后,乐无偿没有继续在赵洞庭房间中多呆,就带着乐舞离开,父女说话去了。

    这夜天色还未亮,铺前湾的战斗便结束了。

    沙滩上尽是海盗、元军尸首,因为占尽先机,南宋士卒的损失并不是很大。

    赵与珞率军回到岸上,和柳弘屹并肩站立着,虽然脸上也有些疲态,但俱是激动不已。

    两人心中对那麻衣青年也是佩服万分,这样的大胜,也就碙州之战时可以比拟。

    士卒们也是振奋不已,自发在清理战场,元军、海盗还有南宋军卒的尸首被分别堆积起来,缴获的战马、物资也分别堆放到空地上。

    火把照亮整个铺前湾沿岸海滩。

    到得天色蒙蒙亮时,赵洞庭起床,待颖儿帮他梳洗打扮好,走到外头,乐无偿已是在等着。

    赵洞庭恭恭敬敬叫了声前辈。

    乐无偿手里握着两把剑,对赵洞庭道:“皇上请随我来。”

    赵洞庭点点头,跟着他往外面走去。如此,两人走出村落,又到山顶。

    清晨的凉风有些袭人,不过以两人内力,这自然不算什么。

    刚在青石遍地的山顶驻足,乐无偿将左手的剑递给赵洞庭,右手指向大海,“皇上请看。”

    赵洞庭看向海面,只见到波涛汹涌,还有残破的元军、海盗战船,以及沙滩上忙碌的南宋士卒,有些不解,又疑惑看向乐无偿,不知道他这是什么用意。

    乐无偿没有说话,只是缓缓抽掉手中长剑剑鞘,长剑向着海面上指去。

    在这刹那,他浑身气息骤变,原本只是个寻常老头,现在却好似是无坚不摧的利剑,锋芒毕露。

    他手中长剑都微微嗡鸣起来,震颤不已。

    赵洞庭看得咋舌不已,如同神迹。

    十余秒,乐无偿才又收剑,锋芒瞬间内敛,对赵洞庭道:“在我眼中,这面前的海便是我的敌人,不管他有多强,我自当一剑破之。皇上且来试试。”

    赵洞庭也拔剑指向海面。

    这刹那,他的心中好似有些微妙的感觉,但那种感觉,却又让他难以琢磨。

    过阵子,乐无偿问:“皇上看到什么了?”

    赵洞庭苦笑答道:“还是海,不过我在幻想自己一剑断海的场景。”

    乐无偿笑道:“皇上果然是有天赋的,这便是你尚未凝聚的剑意。每日如此,皇上在剑意之道上必有精进。”

    赵洞庭有些懵,“这就是剑意?”

    他觉得这未免也太简单了些。

    “不。”

    乐无偿却是又摇头,带着高深莫测的微笑,道:“这是剑意,但还不能算真正的剑意,当什么时候皇上能够达到见海不是海的境界,那才算是真正的剑意。到那时候,你手中的剑,也会因你的剑意而颤动。”

    赵洞庭很难想象到那种境界,也从未想过,人的意志力竟然真的能有这么大的威力。

    但是此时亲眼所见,乐无偿用剑意引起长剑共鸣,他自然不会再怀疑。

    他双眼定定看着海面,尝试着想要将海面幻想成什么东西。

    只是这事想来容易,真做起来,却是极难。

    大海在他眼中始终还是大海,他难以面对大海产生什么情绪,更遑论意志。

    寻常人要将精气神全部凝聚起来本就不是容易的事。

    时间缓缓流逝着,赵洞庭没有说话,乐无偿也没有说话。

    过去足足十余分钟,乐无偿才忽然出声道:“修习剑意时隔极为漫长的过程,要是皇上觉得无聊,草民可以教您剑术。剑术之道登峰造极,同样能够成为大家,便像那慕容川那般,甚至比他还要更强。”

    赵洞庭并未多想,双眼仍是盯着海面,嘴里道:“不必,我就要练这剑意。”

    如果他没有见到乐无偿的剑意,他兴许觉得这很无厘头,压根连练都不会练,但现在,他绝不会放弃。赵洞庭上辈子成立公司,吃尽千辛万苦,从不认可服输这两个字,现在同样如此。

    他没有因为乐无偿的话而动摇心志。

    乐无偿能够做到,自己为何不能做到?

    赵洞庭从不认为自己比任何人差,更何况,乐无偿之前还说,他在修剑意方面是有天赋的。

    乐无偿见状,微微点头,眼眸深处泛出些笑意来。他刚刚这话,实有故意考验赵洞庭毅力的心思。

    俗话说教好徒弟,饿死师傅,古代收徒规矩极严,连瓦木工这些杂工的手艺都尚且要在师父家中免费做好多天工,等师父认清品性才会教导,而且多数不会教导压箱底的东西,更遑论是功夫。这也是南宋武林中有绝代强者,但世俗中却鲜有高深秘籍流传的原因。

    他们收徒比之瓦木匠自然还要谨慎万分。

    赵洞庭虽是皇上,他让乐无偿教他,乐无偿不会不教,可刚刚他若是真的弃剑意而转修剑术,乐无偿也不会全心全意教他。没有毅力、没有执念的人在任何方面都是很难有成就的,特别是武道,因为武道想要精进本就极难。

    现在,乐无偿才算是真正认可赵洞庭。看在乐婵、乐舞的份上,也打算全心教导他。

    就这样又过去足足三刻钟的时间,赵洞庭手中的长剑颤抖起来。不过,这颤抖是因为他的手在颤抖。

    他并未运转内力,这样平举着长剑一个小时,已是接近极限了。

    长剑在他手中好似变得众逾万斤,他也很难在全神贯注地注视海面。

    “皇上,可以了。”

    乐无偿刚终于开口,“每日如此半个时辰便够了,过犹不及。”

    赵洞庭依言将长剑放下来,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道:“我还是很难将大海想象成什么。”

    乐无偿笑道:“哪有这般快,皇上可知草民当初达到见海不是海的境界用了多长时间?”

    赵洞庭稍有兴趣,“多久?”

    乐无偿缓缓道:“足足五年,草民如此坚持足足五年,才终于让长剑颤抖。”

    赵洞庭闻言不禁暗自咽了口口水。

    这可是五年啊!

    要知道,乐无偿能够排名高手榜三十七,他的天赋绝对不低。由此可见,想要修成剑意有多难。

    但赵洞庭并不打算放弃,他知道,越难成就的,只会越厉害。

    乐无偿让赵洞庭稍作休息,又带着他往山下走去。

    到山下靠近海岸的林子里。

    在他们前面,有绕城圈的数棵歪脖子树上挂着十余个不过拳头大小的用细草编织而成的圆环。这些草环显然极轻,被海面上的海风吹着,不住荡漾。

    乐无偿让赵洞庭站在歪脖子树围成的圈中间,道:“皇上试试用剑来刺这些草环。”

    赵洞庭以为容易,拔剑便刺,但连刺两剑,却是都没能将剑尖刺到草环中间。

    他尝试着放慢速度,约莫几息的时间,才终于将剑刺到草环中间。

    乐无偿微微笑着,道:“皇上什么时候能够在三息时间内将这些草环全部刺到,剑术便算小成了。”

    赵洞庭有些傻眼。

    这些草环都被风吹着摇晃,且不说要在三息时间全部刺中有多难,光是三息时间内出这么多次剑就不容易了。

    而乐无偿说,这竟然还只是小成。

    怔神过后,赵洞庭问道:“前辈,那慕容川可算是剑术大成?”

    乐无偿点头道:“他虽然品性不行,但剑术着实已臻至大成境界。”

    赵洞庭又道:“那他要是来刺,能够做到什么程度?”

    乐无偿没有说话,只是忽地抽出长剑,跃身而起。

    他跃得极高,直到歪脖子树的树盖下面,身子在空中不断腾挪着,长剑不断折射出寒芒,连影子都看不真切。

    不过三息,他身形已在数棵歪脖子树上掠过,飘然落地。

    剑上没有树叶。

    但是,歪脖子树上却是有数不清的树叶落下来。

    赵洞庭看着向下飘落的树叶,双眼瞪得滚圆,满是震惊。因为,这些树叶竟然都是从叶柄处被刺断的,没有一片树叶的叶片有任何损伤。

    也就是说,乐无偿的每一剑都是刺在了那些树叶和树枝连接的地方。

    那可比草环要小得多了。

    而乐无偿落地竟是说道:“光以剑术而言,慕容川较我还要强上些许。”

    赵洞庭完全傻在当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手术直播间〕〔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六宫凤华〕〔透视小春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