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有很多标签〕〔我建造了一颗植物〕〔无人驾驶帝国〕〔龙王之我是至尊〕〔美漫之驱魔神探〕〔幕后黑爵〕〔我的主神玩家〕〔武道霸主〕〔秘巫之主〕〔打造诸天万界〕〔时空长河的旅者〕〔通幽大圣〕〔美漫之道门修士〕〔第一序列〕〔咫尺之间人尽敌国〕〔金庸绝学异世横行〕〔太古魔帝〕〔外挂傍身的杂草〕〔瘟疫医生〕〔从火凤凰开始的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112.盼君归
    过几日,向东阳前往琼州,元军的几千降卒被放走,只是发些盘缠,任由他们自生自灭。

    赵洞庭还没心肠慈悲到给降卒太多盘缠的地步。

    与此同时,苏泉荡也率着禁军凯旋归来。内海外海的诸多海盗老巢都被他扫荡一空,战船上堆积着满满的战利品,粮草、茶叶、棉麻,还有甘蔗等水果,将战船都压得吃水线极深。

    西流渡口又是热闹朝天的景象。

    陈江涵收到报信,带着财务部一众大官小吏早早在渡口等候,见到这幕,眼中直放光彩。

    赵洞庭近来下令又是开办学府,又是开垦荒山,又是修缮道路的,着实快将从临安带来的财宝给败光了。

    虽然抄没秀林堡后,得到不少财宝,但也仍然堵不住缺口。

    这回苏泉荡带着满满的战利品回来,对陈江涵而言可算是救命的稻草。

    “苏将军!”

    看着船头昂然而立、威风凛凛的苏泉荡,陈江涵只觉得他是那般可爱,亲热招手呼喊。

    苏泉荡拱手示意,“陈大人,有劳了。”

    陈江涵更是笑得合不拢嘴,眨着眼睛忙让手下小吏帮忙搬运。

    其后看着一箱箱物资被搬下船,他可谓是心花怒放。

    这多少能够缓解南宋朝廷的物资匮乏之苦。

    赵洞庭在宫中得到这个消息后,也是满心欢喜。

    如此过去不到两月的时间,朝廷粮库中已是堆满粮食。那些贵族豪绅家中都有不少余粮,虽然不太愿意卖给朝廷,更像趁着战乱待价而沽,但现在南宋朝廷在雷州民望极盛,他们也不敢造次,只能老老实实地将粮食卖给朝廷。

    赵洞庭每日练剑、看书、习房中术,过得极为充实,剑术也日益长进。

    他现在三息时间内也能够刺中十多个草环了,这放在以前,他是连想都不敢想的。

    这日,在海康县的粮库外,三千侍卫亲军团团守候。

    古代打仗,三军未动,粮草先行,粮草可谓是重中之重。断粮的军队,几乎没有打胜仗的。

    除非是打奇袭仗,部队才不会携带太多粮食,如碙州之战,又如琼州之战。

    粮库前广场,足足两千辆运粮车整齐排列着。各军士卒在统帅的指挥下,将粮草从库存中搬运出来,分别堆放到粮车中。

    这些粮车看起来便像是斗车似的,不过车的两旁各有四个轮子,轮子中间用极大的钢铁锁链连接了起来。这自然是赵洞庭的发明,说白了,就是大型的八人单车。

    个多月前,赵洞庭设计出这种粮车来,只差没有让三军将帅欣喜若狂。

    这种粮车可承重近一千五百斤,依靠人力踩踏而行,比以前用马或是用人力推自然要省事不少。

    更重要的是,这让得大军在行军中根本无需雇佣百姓运粮。

    以往,两万人的军队出去打仗,光是运粮的就需要足足三万人。若是路程远些,运粮百姓吃掉的粮食要足足占去整个粮草的大半。如今有赵洞庭发明的这种车,不仅仅可以军队自行运粮,连运粮的马匹都能省去不少。

    按一个士卒一天一斤辆算,一万士卒一天一万斤,就算每辆粮车只放一千斤粮食,十辆车也足矣。

    十辆车,士卒每两刻钟换班运粮,一天满打满算行进八个小时,也才需要多少人?

    约莫不到一千三百人而已。

    赵洞庭此行挥师广西只打算先带两个月的粮食,两千辆粮车足矣。

    因为,他打算带去广西的只有三万五千军马。

    殿前司禁军一万二、侍卫亲军将近五千、讨元军八千余、神丐军一万人。

    这其实在古代战争中已经算是声势浩荡的军伍了,因粮草所限,古代打仗注定不可能太多人。那些动辄数十万上百万的,不过是夸大其词,光是运粮草的就要占据三分之二,起码一半。

    真正数十万军伍的争锋,在整个历史上都屈指可数,两国决战还差不多。

    至于那三万黄龙禁军,赵洞庭却是让柳弘屹带着他们留守雷州。

    首先,雷州的粮库不足以供给六万士卒的粮草,再者,雷州不能没有守军。

    这些黄龙禁军多是本地人,有仗打时,他们是战士,没仗打时,他们就回家务农。这叫屯兵制,古时候的军伍多是这种制度,因为人丁不足,根本很难养活数万甚至上十万士卒。

    而三万五千人两个月的粮食,也就是一千吨多点,赵洞庭让各军各自押运自己的粮草,随军出征,无非耽搁点时间,却再也不用拉取壮丁。

    这种粮车的作用可想而知,看似简单,但实际上却是解决了古代打仗后勤困难的问题。

    各军将士都是满脸兴奋,干劲十足地将粮草往自己军队分配的粮车上搬。

    等搬足十袋,便满是新奇的踏着粮车,列阵去了。

    只有陈江涵满是心疼地在粮库门口带着小吏清点数目。

    其实这事并不需他堂堂的财务部尚书大人过来,只是他铁公鸡性子,总忍不住想过来看看。

    看着各军士卒满是欢喜地搬梁,他嘴里不住地喊:“你们拿走这么多粮草,可要打胜仗!可要打胜仗啊!”

    士卒们只是轰笑。

    足足过去两个时辰,粮库前才算是消停下来。

    陈江涵看着几近空空如也的粮库,只差点没淌出泪来,“我的粮啊……”

    旁边财务部的大臣小吏都是满脸忍俊不禁,想笑又不敢笑的模样。

    翌日清晨,云压得有些低,天色沉沉。

    海康县外,无数旌旗迎风招展。殿前司禁军、侍卫亲军、讨元军等各部的旗帜泾渭分明。

    旗帜下,是寒芒闪闪的枪尖,这些枪头都是以赵洞庭的新型冶炼法锻造而成,通体鲜亮。

    枪尖再往下,是齐齐的红缨盔或范阳笠。带头盔的是百夫长以上将领,带范阳笠的则是普通士兵。

    除去黄龙禁军三万人及各县守军,雷州其余军卒可谓尽数在此。

    各军都是马军在前,重甲马军更是连带着战马都全部鳞甲护住,光芒隐现。

    赵洞庭穿着黑色嵌金纹甲胄立在海康县城头,瞧着眼前一望无际的南宋军卒,豪情勃发。

    乐无偿在他身侧,也是满脸肃穆。

    岳鹏、苏泉荡、完颜章、柳弘屹等众将领中,只有柳弘屹微微苦着脸,因为赵洞庭不让他随驾出征。

    其实,赵洞庭留他守雷州,除去他是黄龙禁军主帅以外,也因为他有家室,不想他战死沙场。没有战争是不死人的,便是再强的身手,再运筹帷幄的将领,也可能沙场裹尸。

    柳弘屹的妻子何慧香是个极好的女人,现在又怀着子嗣,赵洞庭也不想她独守家中。

    说起子嗣,这倒还是多亏安太医了。原来两人没有子嗣,竟是柳弘屹的原因,是安太医用药帮他调理好。

    这也让得何慧香和柳弘屹对赵洞庭、安太医感恩戴德。

    沉默半晌,赵洞庭忽然拔尖,“三军将士何在?”

    “在!”

    “在!”

    “在!”

    一圈又一圈的声浪荡漾开去。

    “此战可能胜?”

    “胜!”

    “胜!”

    “胜!”

    “不胜如何?”

    “马革裹尸!”

    “马革裹尸!”

    “马革裹尸!”

    城头上,一众文臣武将,还有皇亲贵胄,无不动容。

    杨淑妃默默淌出泪来。

    看着南宋将士如此众志成城,她忽地感觉赵洞庭长大了,这也让得她忽有些心酸起来。

    这几年来,她一个女人,扛着整个大厦将倾的南宋,实在是太累,太累了……

    赵洞庭忽地转身,抹去杨淑妃眼泪,轻声道:“娘亲,等着朕凯旋,接您去静江!”

    静江府,广南西路大都督府,也是整个广西的中枢所在。

    “出发!”

    再转过身来,赵洞庭倏的又是大喝。

    不多时,三军将士簇拥着粮车,马军在前,步军断后,沿着海康县大道缓缓而去。

    地表震动。

    城头,杨淑妃和颖儿相拥而泣。

    乐舞、韵锦两女远眺着赵洞庭的背影,默默垂泪。

    韵锦忽地将琴放在墙垛上,琴音绵延,声音清亮,却是一首赵洞庭昨夜写给她的——盼君归。

    碙州岛行宫外,数百残卒跪在义士碑前,不断叩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神乾坤〕〔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五代梦〕〔亿万豪婿〕〔女总裁的贴身强兵〕〔万能神医〕〔逆天妖妃撩君心〕〔重生日本当神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