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皇后系统〕〔最后一个上门女婿〕〔左苏〕〔全能护花学生〕〔开局从杀猪开始〕〔相爱时时光刚刚好〕〔农门春来早〕〔国公府的庶女〕〔从千万家产被骗开〕〔马过江河〕〔慈善家的日常生活〕〔大明星超级时代〕〔山野闲云〕〔我的专业是神祇〕〔网恋一线牵之彼岸〕〔大道从心〕〔木叶的路人女主〕〔我有了兆亿余额〕〔玩家请自重〕〔一吨超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115.炮轰城头
    大地动摇,城墙十余处被炸塌,有元军旗帜被炸毁,士卒被轰下城头来,或是在城墙上就已被炸得四分五裂,血肉模糊,场面极为血腥。

    元军统帅乃是阿里海牙麾下副将、万夫长,也是畏兀儿人,名为乌木拖。

    阿里海牙当年投奔蒙古大将不怜吉带,就是带着同乡的好友托合提、乌木拖等十数人,后来又被推荐给当时的宗王忽必烈,同为王府宿卫士。鄂州之战,阿里海牙等人奋勇当先,阿里海牙因中流矢受伤而被封赏,从此得到展现他军事才华的机会,平步青云。

    前段时间他因为平定湖南有功,更是被升为平章政事,统管湖广两地。

    他得到如此成就,如托合提、乌木拖等多年兄弟自然也水涨船高,现在最差的也是千夫长级别。

    乌木拖虽然不如托合提那般和阿里海牙亲密,但也甚得阿里海牙重用,统帅一万二千军马。

    也正是因为有这一万二千军马,他才有底气敢据守镡津,挡赵洞庭三万五千军马于县前。

    镡津县作为滕州重县,东可连广南东路,北与阿里海牙大军本营静江府两相呼应,南可挥师进军容州,继而威逼雷州。于元军现在的态势而已,镡津县虽不能说必不可失,但若是捏在手里,却能占据不少主动。

    乌木拖心里很明白,自己只要守住镡津,主帅阿里海牙必定会派兵来援,甚至反围城外宋军。

    但他怎么也想不到的是,宋军的火炮竟然如此厉害。

    他刚刚躲得快,倒是没有被炮弹给炸成肉沫,但是,却没能逃过被碎弹片所伤。

    有块碎铁片在爆炸中飞射出来,刺到他的后背上,让他的后背很快血淋淋的。

    乌木拖闷哼,可随机看到城头惨状,却是连背后的疼痛都忘记了。

    这怎么可能?

    他的眼中满是震惊,实在不敢相信这等阵势竟然是宋军那小小的铁疙瘩造成的。

    而这时,已是又有数十发炮弹向着城头呼啸而来。

    元军惨叫,连扛着大纛的猛士都被炸下城去,到死手里都还紧紧握着绣有猛虎的旗帜。

    这城还怎么守?

    乌木拖愣在地上,旁边惊慌的元军士卒连拽几下,他都仍是魂不舍守。

    他本满心自信,以为自己特意加固过的城墙绝对能挡住宋军的投石车。可现在,城墙却如豆腐般脆弱。

    旁边参将见到己方只能傻乎乎挨炸,满脸大急,“主将,咱们这可如何是好?”

    乌木拖回过神来,眼神闪烁,阴沉着脸没有说话。

    他心头一时半会也没有什么好主意,但是作为主将,他心知自己不能慌张,要不然此战必败。

    随军的大夫见他坐起,连忙跑过来帮他清理伤口。

    铁片嵌得极深,大夫因为是被元军从民间捉来的,满心紧张,双手微微发颤,这疼得乌木拖冷汗直冒。但他不愧是元军猛将,即便如此,也只是咬牙,并未哼出声来。

    参将在旁边焦急瞧着,大声呼喝将士们躲避炮弹。

    可掷弹筒的炮弹爆炸范围有五米左右,数十枚炮弹同时落在城头上,拥挤的元军岂是那么好躲的?

    又是炮响。

    有段城墙坍塌下去数米。

    这才仅仅开始,元军已经是折损怕莫有数百人之多。

    实在是他们在城头上站得太过密集,一枚炮弹落下来,往往能够炸死十多人。

    纵是元军百战之师,这般只能挨打,也有些慌了。

    参将看着士卒奔蹿喊叫,脸色更急,“主将,要不然咱们让将士们入城吧?”

    他觉得继续这样下去,整个城墙都会被夷成平地。

    乌木拖胡须微张,“若是弃守城墙,宋军岂不趁势夺城?”

    参将匆匆道:“我们何不和他们巷战,继续留在城头,将士们都会被他们那古怪的火炮给炸死的。”

    巷战……

    乌木拖听到这话,眼中倏的冒出刺目精光,推开士卒站起身来,道:“传令,去将城内百姓押上城头来!”

    参将立刻会意,大喜,“得令!”

    然后挥手率着一众亲军连忙往城墙下跑去。

    南宋多是汉人,而他们是畏兀儿人,对这些汉族百姓的生命是丝毫不会痛惜的。

    刚刚占取镡津县之时,他们就已经斩杀掉不知道多少城内百姓。如果不是还需要些百姓作为壮丁打杂,他们可能已经将整个镡津屠城都说不定。

    这样的事,元军干得并不少,尤其在湖广还有潼川、成都等地,常常有元军屠城的事情发生。

    而原因,是因为这些地方的百姓大多忠烈刚毅,常常有起义抗元之士。

    元军屠城,一是为解除后患,二则有意威慑。

    阿里海牙是很热衷这种铁血政策的。

    很快,当炮声第四次响起时,参将和众元军用刀枪押着数百百姓上了城头。

    南宋军阵中,赵洞庭用望远镜瞧见这幕,举起的手迟迟没能放下来。

    元军不在乎这些百姓生死,他不能不在乎。

    南宋能坚持到现在,多亏是民间的义士,而要想抗元复国,更需要民间义士的力量。

    赵洞庭心里很清楚,自己需要民间的力量,要不然,他也不会在雷州那般大费力气为百姓谋福利。

    秦寒也看到城头上的百姓,偏头淡漠对赵洞庭说道:“数百百姓,死何足惜?”

    他却是知道赵洞庭此时心中的想法。

    赵大、赵虎两人则是在旁边瞪着眼,大骂元军无耻。

    其实这样的伎俩,元军在守城战事常常会用。而以往,多数南宋将领是不会管的,相较于整个国家的兴衰,区区百姓的性命,实在算不得什么。

    赵洞庭微微闭起眼睛,沉思半晌,再睁开眼,却还是没有下令开炮。

    他的思维和古代将领还是有些不同的,在那些将领眼中,数百百姓不算什么,可于赵洞庭而言,数百百姓却真的是个大数目。毕竟他是现代穿越过来,而在现代,每条生命都是那么的珍贵。

    “哈哈!”

    城头上乌木拖见宋军不再开炮,故作猖狂的大笑,“宋狗不过尔尔!”

    宋军骂元军为元贼,元军却是更狠,直呼宋军为宋狗。若论骂人,南宋的文人们可真比不过北方彪悍的游牧民族。

    秦寒见赵洞庭还是不下令,眼中划过奇异光芒,道:“不过五日,元贼援军必到。”

    他这自然是在有意催促赵洞庭开炮。

    赵大也在旁边说道:“皇上,开炮吧!”

    饶是赵洞庭在他心目中的形象可谓英明神武,此刻,他也觉得赵洞庭有些孱弱。而这,是很多南宋帝王的通病,让民间诟骂埋怨的根由。

    不过那些帝王孱弱,却也还没到赵洞庭这个地步,不会在乎几百平民的生死。起码赵大是这样认为的。

    赵洞庭冷着脸道:“朕发明这炮,是对付敌军的,不是用来对付朕的百姓的。”

    秦寒轻轻哼了声,道:“皇上这样会因小失大。”

    赵洞庭只当没有听到,不到万不得已,他实在不忍心炮轰这些百姓。

    而这个时候,被押上城头的百姓也从慌乱中渐渐挣扎出来。

    他们看到城外黑压压的宋军旗帜,眼中都露出喜色。

    朝廷在雷州的作为早已传到这滕州来,有不少青壮都逃到雷州去了,他们多是些跑不动,也不想再背井离乡的老弱。

    有个老夫子看到军阵中间齐整整、亮闪闪的着鱼鳞甲侍卫亲军,激动呼道:“那是我们大宋皇上的亲军!”

    侍卫亲军作战骁勇,如今滕州亦是流传着不少传说,都是从雷州那边传过来的,经过无数人夸大,只让得侍卫亲军的名号在民间有如神军,怕是比之当年的岳家军也不遑多让。

    再看看破损的城墙,他们心里头也顿时明白元贼为何将他们押上城头来。听说以前有很多这样的事情发生,他们被当成了挡箭牌。

    老夫子恨恨瞪了眼旁边不远的元军士卒,忽的高呼道:“诸位,我等垂垂老矣,岂能沦为元贼依仗?”

    他在镡津县中应该有些名望,喊出这话,顿时有不少仍自惊慌的百姓向他看去。

    老夫子眼眶红润,“元贼想要用我等性命守城,让我朝皇上顾及我等,我们和他们……”

    只是话未说完,不远处的元军参将已是意识到不好,忙喊道:“杀了那老头!”

    士卒长枪瞬间将老夫子的胸膛捅了个通透,他瞪着眼睛,张开嘴,但最后那两个字却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了。

    人群惊乱。

    也不知是谁,在这个时候忽然喊了声,“和这帮贼人拼了!”

    随即人群中忽有一人向着元军士卒扑去。

    他有些功夫底子,将一元军士卒的佩刀拔将就来,一刀将那猝不及防的士卒头颅砍落在地。

    鲜血溅得他满脸都是,他抹也不抹,又砍向旁边的元军士卒。

    这些血,登时将城头上被排开的镡津县百姓的血性给彻底激发了出来。

    乌木拖的军队这些时日来在城内烧杀抢掠,早已是让他们恨得极了。

    “和他们拼了!”

    “杀呀!”

    一时间,城墙上许多百姓都赤手空拳向着元军士卒扑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手术直播间〕〔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六宫凤华〕〔重生北大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