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魔术秀走向娱乐〕〔出名太快怎么办〕〔远方寻梦〕〔我偏偏是巨星〕〔你的爱如星光〕〔偷爱〕〔金主大人,请矜持〕〔生活系文娱教父〕〔我的巨星败家女友〕〔我在同一天活了千〕〔穿书后,胖喵儿在〕〔最强兵王〕〔我不想酿酒〕〔从退出娱乐圈开始〕〔重生小娇妻:总裁〕〔天庭紧急电话〕〔你的爱如星光〕〔凤图传〕〔末世之异能进化〕〔豪门契约:总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116.有心无力
    但元军以勇猛著称,他们大多不过是寻常百姓,又年老体衰,怎会是元军的对手?

    只是短短的几瞬时间里,便有数不清的百姓被元军士卒杀死。

    一颗颗头颅滚落在地。

    一腔腔热血飞溅而起。

    有人在死前仰头高呼,“驱逐元贼!”

    元军士卒脸色狰狞着,将他们眼中的这些宋狗杀死。那时候民族之间的敌意是极强的。

    纵观元朝、大理,还有以前的西夏、辽国,无不是以民族为政权。他们和宋朝厮杀时,往往都格外残忍。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秦寒和赵洞庭等人,都用望远镜清晰看到城头上的惨象。

    那个最先反抗的壮年也很快被数个元军士卒用长枪捅死,尸体兀自杵在城头上。

    秦寒淡淡道:“在他们被押上城头的那刻,已成定局,注定必死。你心有不忍,也无法救他们,只会白白延误战机而已。”

    赵洞庭缓缓放下望远镜。

    在这个刹那,他的内心是极为复杂的。他想救那些百姓,却也不得不承认,秦寒说的是对的。

    他只是皇帝,不是神,那些百姓的命运不会因为他的意念而改变。

    纵然不攻城,率军而走,这些百姓最终怕也难逃元军荼毒。

    “放炮……夺城。”

    赵洞庭嘴里轻轻说出这四个字,神色复杂地往车辇中走去。

    他实在不愿看到炮弹轰城的那幕,但他也很清楚,以后怕还会常常有这样的事。越是投鼠忌器,元军只会越来越热衷于用这招。

    秦寒瞧瞧赵洞庭背影,猛地挥手,“放炮!”

    又是炮响。

    轰隆声不断,镡津城头被湮没在烟尘中。

    无数元军士卒和覃津县百姓在烟尘中灰飞烟灭。

    接连有城墙坍塌下来,连城门都被炮弹击中,轰然倒塌。

    赵洞庭缓缓走向车辇,听着炮声,始终没有回头。

    秦寒代行军令,在城门倒塌的瞬间挥手高喊:“步军攻城!”

    大纛摇动,三军冲锋。盾牌兵在前,刀盾手随后,再后是各种步军兵种,向着镡津县城墙冲去。

    飞龙军卒还在放炮。

    炮声震响,碎石纷飞,将城头上的投石车、弩基等炸得残破不堪,几乎整个城头都被炮火掠袭了一遍,千疮百孔,很少再有完好无损的地方。

    元军四千士卒守城头,如今几乎损伤过半。

    宋军连攻城车、云梯等都不需要,只要跑上城墙废墟就可以入城,就可以和元军厮杀。那些被炸塌的城墙已是形同虚设。

    乌木拖和众元军将领见到这幕,都是脸色微微发白。

    他们不是败在战术上,不是败在士卒上,而是败在那个他们现在都还没能弄明白到底是什么的铁疙瘩上。

    这仗,非人之失。

    乌木拖看着宋军近城,己方士卒却被炮弹炸得连头都不敢冒,心知这城定然是守不住了。

    他红着眼睛,高声呼道:“众儿郎,随本将出城,冲乱宋军阵势!杀出血路!”

    元军最为骁勇难挡的便是骑兵,乌木拖见没有城墙可以倚靠,不愿意再放弃这个优势,宁愿让士卒出城和宋军厮杀。元军骑兵只要冲锋起来,宋军必定难挡。

    但他的想法是好的,时间却终究有些赶不及了。

    战鼓擂响。

    等到元军骑兵上马匆匆出城,南宋军卒已经杀到城前。

    岳鹏率着三千侍卫亲军奋勇当先,全身鱼鳞甲极为显眼。

    张红伟所率一千龙厢左卫军替侍卫亲军掠阵,边走边射。有的元军士卒才刚刚露头便被射死,赵洞庭当初成立龙厢左卫时,给予张红伟极大支持,让他可以三军中任选人才,是以,龙厢左卫军中都是箭术出众之辈。

    元军骑兵根本连冲锋蓄势的时间都没有,纵是骁勇,也无法发挥出骑兵的威力来。

    另外南宋的殿前司禁军、讨元军、神丐军则是步军冲锋,很快也和元军短兵相接,捉对厮杀起来。

    乐无偿本跟着赵洞庭走到车辇前,忽地回头,看到城前血战,对赵洞庭说道:“皇上,我去取元将首级。”

    赵洞庭没有说话,只是钻到车辇里。

    乐无偿拔剑孤身掠向城墙而去。

    秦寒见城墙上的元军纷纷下城,放下手,示意飞龙军卒不要再放炮。

    元军将领们呼喊不停,竭力想要阻止士卒突围,但是,宋军压到城门外,他们连冲都冲不去。

    整个场面已是彻底混乱了。

    乌木拖骑着战马,手中长槊不断挥舞,身侧倒是围绕着数百亲军,想要冲出南宋军阵。

    岳鹏见他甲胄威武,上面还雕刻着不少花纹,又有许多亲兵护持,知道是元军主帅,举枪高喝,“随本将诛杀元军主帅!”

    他谋略不及苏泉荡,但论骁勇,整个南宋将领中无人匹敌。

    他感恩赵洞庭的知遇之恩,逢战必身先士卒,悍不畏死。连带着,侍卫亲军也都被他的骁勇影响。

    将勇,则兵勇。

    在他身旁的一众侍卫亲军大声呼喊着,挥刀跟随岳鹏向着乌木拖冲去。

    岳鹏战马驰骋,长枪不断刺出,将沿途的元军士卒刺死,很快便到乌木拖近前。

    古时候打仗,两军展开阵势时双方将领出阵厮杀都是常态,此时两人相遇,哪里还有什么好多说的?

    乌木拖心里也很明白,岳鹏就是冲着他来的,高声大吼,持槊向着岳鹏杀去。

    他也是元军中的猛将。

    张希在、东河里、蒋存忠等将也是各自找到元军将领捉对厮杀。

    他们以前在南宋朝廷中因为武将,并不受朝廷重要,多为副职。现在东河里做为神丐军主帅,张希在为副帅,蒋存忠为侍卫亲军副统帅,嘴上、心里都感激着赵洞庭的提拔之恩,这些时日来只在雷州操练军卒,如今终于上得战场,心中积压的血性也是全都沸腾起来。

    元将骁勇又如何?老子这身武艺岂是白练的?

    客观而论,论血性,南宋朝廷之前执掌大权的那些文人真没法和他们这些武将相比。

    怒目圆瞪的东河里年逾五十,鬓角已是微微泛白,却是冲到一元军参将前,大刀冲着参将猛砍。

    他的气势,愣是将那参将迫得连连退却。

    张红伟藏在军中,放箭并不多,但没有箭矢放出,必有头戴红缨盔的元将中箭落马。

    一众元军将领满脸遇到鬼的表情,以往他们何时遇到过作战如此骁勇的宋军?

    乌木拖和岳鹏交手数十招,也是心生忌惮。

    他的身手较之岳鹏倒是不差什么,只是岳鹏全然没有防守,招招都是宁愿同归于尽的架势,这气势着实吓人。

    而这时,乐无偿也掠到不远处了。

    他的眼睛始终都盯着乌木拖,身形飘忽,一路向着乌木拖而来,一路斩杀不少元军士卒。

    “岳将军!老夫助你!”

    到得离乌木拖不过四五米远处,他忽地大喝,身形更快几分。

    岳鹏满脸潮红,热气腾腾,张嘴刚准备喊不用,乐无偿却已是到得近前。

    他双足猛踏在地上,整个人如出膛炮弹般直接射向乌木拖。

    乌木拖感知到乐无偿的剑意,只觉得心头好似突然泛起无尽冷意,慌忙看去,脸色大骇。

    他不懂剑意,却能感受到乐无偿剑芒上的威胁。

    这是个高手。

    这些年来,乌木拖也见识过不少武林高手,这点眼力还是有的。

    “哈!”

    他强行鼓起勇气和力气,长槊向着乐无偿当头砸去。

    其实这个时候岳鹏是有机会刺死乌木拖的,但他却只是勒马,并未出手,又向着旁侧杀去。

    他年轻气盛,实在不屑做那种趁人之危的事。当然,这也是因为他对乐无偿有极强信心。

    他见识过乐无偿的身手,不觉得元军将领中有谁会是乐无偿的敌手。

    高手排行榜的顶尖高手,有几人会屈居于军中为将?

    眼看着长槊就到乐无偿近前,他身形竟是忽地再次拔高数分,双足轻轻点在长槊枪杆上,如猎鹰扑兔,整个人已是比坐在战马上的乌木拖还要高上数尺,长剑仍是向着乌木拖刺去。

    寒光爆涌的剑尖,在乌木拖的瞳孔中越来越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蛊真人之齐天传〕〔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我的兵王女友〕〔约会从美食开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