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级狂婿〕〔重生之八零攻略〕〔最强皇后系统〕〔对你依然如初〕〔仙道长青〕〔农家美食日常〕〔我把BOSS公主抱了〕〔南风过境乱我心曲〕〔张小花的秘密〕〔英雄联盟之兼职主〕〔我在绝地求生捡碎〕〔头号战神〕〔甜蜜的冤家〕〔丹医〕〔我只想赔钱啊〕〔一剑飞仙〕〔都市狂神〕〔是男人就知难而上〕〔都市之第一太子爷〕〔掌家小农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123.平南之战(中)
    但即便如此,不多时后,元军还是整军出寨,严阵以待于军营前方和左侧,且都是善于冲杀的骑兵。

    杰苏尔虽然长得粗狂,体壮膘肥,但跟随在阿里海牙身边多年,能够得到重用,统帅近十万军马也不是没有理由的。他生性谨慎,虽有意放南宋军马入城,但也防范着宋军袭营。

    到得傍晚时分,苏泉荡所率两万余军卒到得平南县东门外。大军行过之处,道路被踩踏得泥泞不堪。

    苏泉荡用望远镜看到元军亲兵军容齐整,心里也是感叹,这个杰苏尔不好对付。

    但此时三军已动,赵洞庭已率飞龙士卒悄然接近元营,便是元军有所防备,也得硬上了。

    “去请岳将军过来。”

    苏泉荡凝凝神,命令大军驻足,向着旁边亲兵吩咐道。

    亲兵领命而去。

    城头上,兴国军将士见到绵延的大宋将士到得城下,甲胄鲜亮,都是大喜。

    文天祥气急攻心,虽已苏醒,但还是卧病在床,听到皇上挥师到来,也是激动得热烈盈眶。

    平南城内数万百姓,终于可以暂时免遭劫难了。

    岳鹏驰马到得苏泉荡近前,问道:“苏将军,叫我何事?”

    苏泉荡道:“岳将军,还得劳烦你亲自入城,通知军机令,待我鼓声响时,率军出北门!”

    “好!”

    岳鹏知道即将开阵,心中却是热血沸腾,率着几个军卒便往东城门跑去。

    城上杜浒远远瞧见是岳鹏,连忙喊道:“快快放下吊桥,让岳将军进城!”

    平南县城西、南两面环水,大河流淌而过,文天祥为抗元军,早已将河道挖掘贯通东、北两面。这河道宽余五米,深四米,泥水浑浊,若是不放吊桥,岳鹏的马再快也没法冲进城去。

    马蹄踏在桥板上,咚咚作响。

    护城河中漂浮着无数已经腐烂的尸首,阵阵恶臭扑鼻而来。

    岳鹏状若未闻,策马直到城内。

    杜浒已经到城门下等候,见得岳鹏马到,拱手笑道:“岳将军,你们来得可正是时候啊!哈哈!”

    这几日,元军不计代价放肆攻城,虽然损兵折将逾两万,但守城兴国军也同样折损不少。

    到现在,文天祥原所率来到广西的三万余兴国军,只剩下不到两万。若是南宋元军还不到,元军再度攻城,便是杜浒他自己,也心有忐忑,不觉得平南县城还能支撑多久。

    放眼望去,城墙各处已是千疮百孔了。

    这是乱世的痕迹,是血与泪的痕迹。

    岳鹏向着杜浒拱手,并不下马,只是匆匆道:“劳烦杜将军速速带我去见军机令,我有要事相报!”

    “好!”

    杜浒面色立刻严肃起来,翻身上马,带着岳鹏往城内驰去。

    到府衙,他们在文天祥的卧室里见到卧病在床的文天祥。

    文天祥终日操劳,率军来广西以后很少休息,如今忽然病倒,容貌消瘦,只似如枯槁老人。

    “军机令!”

    岳鹏到床榻前,看文天祥模样,心里不是滋味,紧紧握住文天祥的手。

    文天祥嘴角扯出笑容,“我无碍,岳将军,皇上呢?”

    他自然知道赵洞庭御驾出征的事,这些天来,除去忧伤之外,更多的还是担心赵洞庭的安危。

    赵洞庭在,南宋便不算亡,而赵洞庭若是死了,那南宋便也就几乎等于亡了。

    “皇上他……”

    岳鹏张开嘴,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好。要是让文天祥知道赵洞庭率飞龙军去袭营,只怕又会惊怒交加,于他身体不好。

    文天祥何等眼力,见岳鹏这样,意识不对,咳嗽两声,问道:“皇上怎么了?”

    岳鹏看他脸上冒出病态潮红,就更加不愿意说了,只道:“皇上在中军坐镇呢!”

    然后他连连又道:“军机令,我此行入城带着任务而来。我们大军已在县城东门整军备战,等下若是听得鼓响,还请军机令命兴国军洞开北门,我军攻元军左翼,你们攻元军正面。两相呼应,打退元军。”

    这件事总算是将赵洞庭的事给略过去,文天祥微微蹙眉道:“我们兵力不足,能打退元军?”

    岳鹏道:“我军已有奇兵先行接近敌军阵营,到时会奇袭元军帅营!”

    文天祥又想了想,方才点头,“好!既然皇上已有计策,老臣自当领命行事。”

    岳鹏又让文天祥好好调养身子,这才又驰马离开平南县城。

    县城内的兴国军军卒很快忙碌起来,一时热火朝天。

    如此不到半个时辰,东门宋军率先行动起来,大军向着元军阵营缓缓靠去。

    杰苏尔在营中得知宋军竟然靠拢过来,颇为惊讶,“难道他们还欲要转守为攻?”

    有将领哼道:“主将,依末将看,他们不过是取得几场胜利,便不知天高地厚了。我们大元骑兵已在左翼严阵以待,他们若敢冲杀,我大军挥过,定然能将他们杀得片甲不留!”

    杰苏尔自己也不觉得自己的布置有什么漏洞,闻言轻轻点头,“传令三军,备战!”

    “是!”

    营中众将领命下去。

    杰苏尔挥挥手,自营中两旁有穿着艳丽的舞女走出来,翩翩而舞。

    丝竹声绵绵。

    如今元朝疆土浩瀚,兵锋极盛,他们这些厮杀多年的老将,也越来越学会享受了。

    苏泉荡领着大军,以岳鹏所率侍卫亲军马兵为前锋,其余骑兵沿斜线排开,呈雁形阵,不多时便接近元军骑兵不过数百米远。

    但大军还在继续向前压去。

    城头上,刘子俊、杜浒等人紧张看着。

    元军骑阵长枪已是高举,领军将领列在阵前,挥起的手时刻准备落下去。

    苏泉荡坐在马上,悠悠往前走着,心里却在默默估算距离。只有炮弹能够打的着元军后阵,才能够起到威慑的效果。

    眼下,威慑的效果却是远远重于炸死那些许元军了。

    很快两军相距不过两百余米。

    这个距离,已是最为适合骑兵冲锋的距离。

    元军将领摊开的手掌逐渐握起来,双方战马嘶鸣不安,大战将起。

    而这时,苏泉荡却是猛地举枪喝道:“停!”

    大军缓缓止住。

    苏泉荡向着旁侧岳鹏看去。

    岳鹏会意,驰马冲上前去,喊道:“敌将谁敢与我来战?”

    这个年代,两军冲杀之前,军中将领捉对厮杀也是常有的事。因为能胜者,士气必然大涨。

    元军军前立刻有将领驰马出阵,“你是何人?报上姓名!”

    虽然赵洞庭连取三胜,但在这些元军将领的心里,宋军将领孱弱的印象还是没有多少改变。

    在他们看来,宋军将领竟敢叫阵,这不就是找死?

    岳鹏冷冷喝道:“岳鹏!呵!”

    然后便拍马向着那元将冲去。

    风卷尘沙,两军军旗鼓鼓作响,双方士卒皆是举刃大喊,“杀!杀!杀!”

    岳鹏和元将战马掠到近前,手中兵刃都是向着对方直刺而去。

    这元将也是使的长枪,两人倒算是遇到本家了。

    这数月来,岳鹏经历战场血肉磨练,枪法比以前更为纯熟,杀气更是盛然。

    “杀!”

    他高声大吼,和元军拼过几招,两人战马相互错过。

    然后两人又同时勒马,转过头来,又是冲杀。

    两军将士呐喊声皆是惊天动地。

    这元军将领枪术亦是不差,你来我往,很快尽是和岳鹏冲杀了数个来回。

    不过他双手微颤,见到岳鹏怒目圆瞪,仍自气息平稳,已是心生怯意。

    这时打仗已经没有以前那么讲究了,再和岳鹏冲杀两回合后,他见难以取胜,竟是拨马往阵前跑去。

    “喝!”

    岳鹏也不去追,举枪大喊。

    “放炮!”

    在这刹那,苏泉荡也终于是将高举的手猛然挥了下去。

    二十余个掷弹筒齐声炸响。

    炮弹落在元军骑兵军阵阵中,直炸得人仰马翻。

    中军登时有些混乱起来。

    元军将领大惊。

    他们分明没看到宋军阵中有投石车,却是不明白这爆炸是怎么回事。

    看到中军阵形有些纷乱迹象,他们不敢迟疑下去,连忙喊道:“大元勇士,冲杀!”

    马蹄滚滚,两军骑兵呐喊着冲杀过去。

    炮声,还在响彻。

    两军厮杀不过十余分钟,平南县北门忽然洞开,无数兴国军骑兵汹涌冲出。

    元军后阵,忽有鼓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就是超级警察〕〔蛊真人之齐天传〕〔生活系男神〕〔赘婿归来〕〔鲜妻太甜:偏执老〕〔第一序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