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且盼如意得长久〕〔本宫玩转高科技〕〔风熠宸顾好〕〔宠妻总裁坏透了〕〔陆言遇白葭免费阅〕〔将军他怀了龙种〕〔行走江湖的说书人〕〔大明最后一个狠人〕〔金陵异闻录〕〔终是繁华如梦〕〔九阳踏天〕〔龙门枭雄〕〔神级女婿何金银〕〔上门为婿〕〔何金银和江雪小说〕〔陆言遇白葭〕〔双宝来袭:亿万爹〕〔过期不爱:隐婚总〕〔洛卿卿唐琛〕〔透视医圣林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125.直捣黄龙(上)
    虽说月黑风高好杀人,但赵洞庭活两辈子,却几乎连只鸡都没有杀过。若不是手底下实在没有办事靠谱的将领,他来南宋的这段日子来又几经锤炼,便是打死他,怕也没胆子率军来袭营。

    其实赵洞庭想过,来到古代其实做个平凡人也挺好,开几个店铺,养几个娇嫩漂亮的婆娘,实在是人生乐事。很可惜,他来的是南宋,而且附身的皇上,却是身不由己。

    乱世,是没得悠闲日子过的。

    在牵马走过山脚的这个瞬间,赵洞庭没由来的有些感慨。然后再看那元军箭楼,好似也不再那么紧张了。既然不能做个闲人,那就索性做个千古帝君,虽然累点,但似乎也不错。

    “冲!”

    他翻身上马,豪气干云,手握长剑,率先向着元军大营冲杀过去。

    马蹄溅得泥土飞起,颠得赵洞庭的屁股有些疼痛。

    元军箭楼上的岗哨忽然见到有群黑衣人驰马闯人,连忙抓住号角就要吹响。但是夜色降临,飞龙军卒来势汹汹,几个箭楼上的元军岗哨还才刚刚将嘴凑到号角前,冷箭就已经刺穿他们的喉咙?

    飞龙士卒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战士,虽然无法对付慕容川、离歌那等高手,但对付这些寻常元军却是轻松得很。不过十余箭,箭箭势大力沉且准,只是瞬间就将箭楼上的元军岗哨解决了。

    赵洞庭心里微微赞许,苏泉荡果然是将这飞龙军训练得不错,已经颇有现代特种兵的雏形。只待他们成熟,将各种技能融会贯通,以后定然将是支能让敌人闻风丧胆却又摸不着行迹的幽灵军队。

    数百飞龙军卒丝毫未顿,继续冲向元军大营。

    雨水打在脸上火辣辣的疼,元军岗哨的血液,顺着箭楼的缝隙滴落到土地里,很快被浑浊的泥水融合,悄然不见了。

    元军根本没有防备在这边还会有人来袭营,防范并不密集。赵洞庭他们直冲到大营门前百余米处,守门的元军士卒才在依稀的点点余辉中瞧见他们。登时,元军呼喊起来,有机灵的士卒连忙就要将门关上。

    但是,飞龙军的战马已经火力全开,百米距离不过是几瞬而已,门还未关,推门的几个士卒便被冷箭射倒在地。

    飞龙军掩杀上去,刀刃齐挥,寒芒闪烁间将守门的十余个元军士卒砍翻在地。赵洞庭没有动手,只是持剑直冲向杰苏尔所在的营帐而去。

    这两个十人小队的元军守卒,却是连他们五秒钟都没有拦住。不过,这里的惨叫声在雨声中忽然炸响,还是惊动了大营内的元军。只不过数十息时间,便有元军小队从各处冲杀过来,抵挡赵洞庭他们。

    赵洞庭身先士卒,前面忽然出现十来个元军想要挡道,他咬咬牙,驰马掠过时,长剑向着旁边元军的脑袋削去。他知道,要想在这乱世之中成就千古帝王,就势必要锻炼出自己的胆气。

    自古乱世中杀出来的王者,要么是豪杰,要么是奸雄,手里头肯定都是染血的。

    唰!

    这两个多月来,赵洞庭的剑术有不小的长进,这元军仓促之间又没有躲避,被他长剑直接将脑袋削了去。

    一股血汩汩从断口处喷涌而出。

    所幸,赵洞庭战马极快,还没有看到这幕,战马就已经驰骋过去,要不然非得吐出来不可。

    纵是这样,他现在脸色也是有些苍白,嘴唇打着哆嗦,全身也都在打着哆嗦。

    这是种浓浓的恐惧,也是种极为复杂的感觉。

    紧随其后的飞龙士卒涌上来,剩余的那些元军士卒根本没有任何抵抗就纷纷被戳死在地。

    这是支雨夜的幽灵军。

    轰隆!

    自元军大营两侧忽有炮响,在元军大营里炸出滔天火光。

    元军镇守大本营的不过只剩下三千有余士卒,有两个营帐倒霉,直接被两发炮弹连人带帐全部给炸没了。

    守卫在各处的士卒慌忙上马,可上马后,却又突然发现不知道该往哪里去。

    大营里突然就爆炸了,可敌人呢?敌人在哪里?

    夜色渐黑,又有小雨,他们根本琢磨不到赵大、赵虎所在地方。

    如此直到炮声接连响过几次,这些元军才总算是琢磨出些味道来,向着大营左右侧跑去。

    当然,也有士卒冒雨匆匆向着从后门闯营的赵洞庭他们杀来。

    原本三千元军,经过这般分化,登时更是显得如同散沙。

    赵洞庭杀着杀着,竟也是有破罐子破摔的感觉,愈发顺手。而乐无偿在他身边,他压根不用担心有元军的兵刃能够戳到他身上。

    战场厮杀最是磨砺人的,赵洞庭的心,好似逐渐坚硬起来。

    而杰苏尔的营帐里,杰苏尔的脸色可就难看得很了。

    他刚刚正搂着个身段丰腴的舞姬喝酒、听曲、赏舞,想着什么时候大军能够尽破南宋士卒。可是,突然的炮响却是吓得舞女们尖叫,抱头乱窜,营帐内的丝竹之声也是嘎然而止,还有琴弦崩断的刺耳声。

    那身段丰腴的舞姬正在给杰苏尔喂酒,结果被这巨响一下,酒全喂到杰苏尔胸口上了。

    他穿着甲胄,这时气温又骤降,那舒爽,简直不要太过。

    不过杰苏尔却并没有心思和这个舞女计较,他蹭的站起身来,当即就意识到是宋军袭营了。

    肯定是小股军队袭营!

    杰苏尔敢断定宋军不可能再抽出大股军马袭营,而且,袭营这种事本来就不方便太多人。

    他这些年来跟着阿里海牙南征北战,本事是有的,听到两头炸响,稍微思索,并全然明白了赵洞庭的打算。两头炮响显然只是诱敌之计,真正的杀招,是士卒禀报的从大营后门的那数百黑衣宋军。

    他连忙让传令兵去将那些杀向两头的士卒召回来。

    但是,此时已经过去数分钟之久,他却只听到炮响,却未听到鸣金的声音。这让他隐隐有种不详预感。

    营帐外,不过聚集着仅剩的四百有余精兵。这点兵力,杰苏尔不知道能不能拖延到士卒冲杀回来。

    宋军真是太狡猾了。

    正面冲杀,宁愿付出那么大的代价,竟然只愿换来这个袭营的机会。

    杰苏尔有种遇到强大对手的感觉,同时也有些想回家,想妈妈。打仗实在太费脑了。

    宋军怎的就会他娘的袭营呢?

    他将面前的书案踹倒,怒冲冲道:“去将童老他们请过来!”

    现在依附元朝的武林势力不少,各军中几乎都有江湖好手。杰苏尔统帅数万大军,军中自然有这样的人。

    不多时,有数十神态傲然的或老或壮年的持着各式兵刃的江湖人走进帐来。

    杰苏尔稍稍放下心去,道:“有宋军欲袭本将军营帐,劳烦各位了。”

    为首的老头精神奕奕,太阳穴高高鼓起,拱手道:“将军客气,我们自当为将军解忧!”

    说着他便坐到营帐内旁侧的书案后,竟好似压根没有将那些袭营宋军放在眼里。

    又过数分钟。

    喊杀声近了,还有马蹄溅起泥水的声音。

    这刹那,似乎连雨水都带着极强的肃杀之气。凝重的气息席卷杰苏尔帐外的数百元军,让得他们不自禁地咽了咽口水,并且将手里的兵刃握得更紧。

    哐当!

    这时,营帐里忽有个好似是夜壶的东西砸出来,随即响起杰苏尔的怒吼,“傻愣着作甚?快给本将去挡住他们!”

    帐外亲军统领好似感觉那夜壶里有点东西溅自己脸上了,又好像是雨水,他拿捏不准。但这种滋味总是不好受的,他眼角抽搐几下,大喝道:“杀!”

    然后驰马率军向着那已出现在数百米开外,若隐若现的宋军杀去。

    “就是那里!”

    宋军马阵中,赵洞庭见到有数百元军向着这边冲杀过来,认清楚杰苏尔的营帐。

    他猛然勒住马,对着左右吩咐道:“架炮!”

    然后又高呼:“结阵!挡住他们!”

    几个飞龙军士卒翻身下马,在泥泞的土地上将掷弹筒给架了起来。

    那些元军这时也已经冲到近前。

    赵洞庭和架炮的士卒都被护在中间,赵洞庭冷冷指着杰苏尔的营帐,道:“瞄准那个营帐,轰了它!”

    他也知道元军中可能有高手,是以压根没有想过要直接杀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就是超级警察〕〔帝国吃相〕〔蛊真人之齐天传〕〔有福的江湖〕〔生活系男神〕〔赘婿归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