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虐渣我是专业〕〔我是最强战神〕〔福妻临门:农女巧〕〔咸鱼锦鲤的败家日〕〔第一战王〕〔超级弃少〕〔美利坚纵享人生〕〔我真的不想当影后〕〔快穿之魔王有点甜〕〔姻缘仙师〕〔万年小妖爱上我〕〔娘子当家:拐个王〕〔她来运转〕〔仙尊奶爸〕〔东风知意〕〔我从海底来〕〔那年情深不知所起〕〔吸血鬼女王又黑化〕〔帮主她不是人〕〔我命清风赊酒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126.直捣黄龙(下)
    夜雨中,飞龙士卒的雪白刀芒折射着依稀光芒,接连将元军士卒斩落马下。

    那元军亲兵统帅自是有些本事的,奈何却遇到乐无偿这种顶尖高手,没能撑过两招,就被乐无偿以长剑刺穿了喉咙。对别的士卒,乐无偿又没有什么兴趣,抽身而退,又回到赵洞庭旁边。

    营帐里,杰苏尔神情稍有凝重,凝神听着外面的喊杀声。

    渐渐他的心稍稍放下来,因为喊杀声并未继续接近,好像宋军已经被挡住了步伐。

    骑兵若是被挡住步伐,那便没有多大的冲杀力了。

    被他换做童老的精神奕奕老头更是悠哉悠哉坐在案桌后,神情淡漠地饮着酒。

    这个年代的酒度数不高,就像是现在的啤酒似的,即便是多饮几杯,也根本不会有什么醉意。

    但就在此时,外头却突然响起巨响。

    杰苏尔勃然色变。

    还未来得及有所动作,营帐外头突然炸开,有两个士卒惨叫着被炸进营帐内,已是缺胳膊断腿。

    “小心!”

    杰苏尔的声音都破音了,被这宋军的神秘武器惊到胆寒。

    营帐的顶上忽然被压下来许多,好似有个椰子落在上头似的。杰苏尔恰恰瞥到,眼珠子差点瞪出眼眶。

    轰隆隆!

    整个营帐顶直接被轰没了,极为强劲的气道让得帐内的人瞠目结舌,好似狂风骤雨中飘摇的扁舟。

    那个叫童老的老头也是倒霉,恰恰就坐在炮弹的正下头。

    等到杰苏尔从地上爬起来,脑袋嗡嗡响着,眼睛扫过营帐里边,只发现这身手不俗的老头脑袋上插着快黑黝黝的铁片,瞪着眼睛,已是不活了。

    这直吓得他差点没尿,慌忙往营帐外跑去。

    这个童老在武林中是有些名头的,虽然没入高手榜,但也不差多少。杰苏尔自认为武艺较之这老头要差许远,可眼下这老头却是直接被宋军的神秘武器给弄死了,他不跑,还能怎么办?

    饶是帐内还有数十个幸免于难的江湖好手,也丝毫不能给杰苏尔丁点安全感了。

    他只想快点离开这个地方,不想稀里糊涂的死在宋军的这种大杀器下面。

    “再放!再放!”

    赵洞庭看到那爆炸的营帐内有人不断跑出来,连忙催促旁边瞄准的士卒。

    轰隆轰隆又是两声炮响。

    有一炮打偏了,落在那营帐数十米外的地方,也不知道有没有炸死元军的倒霉蛋。

    但有一炮却是正正落在杰苏尔营帐的外头。

    刚跑出帐的那些个江湖好手们还没有来得及施展自己的身手,便被炸翻大片。

    杰苏尔刚刚跑到营帐门口,又被这爆炸的气浪给掀得倒飞而回,重重落在地上。

    妖法?

    他脑袋里冒出这个词来。除去这个,他实在想不到还有别的什么解释。

    宋军那小小的玩意儿怎么会有这般大的威力。

    杰苏尔摇晃着脑袋,七窍都已经是被震出血来,眼神有些恍惚。这几炮可谓是将他炸懵了,他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左翼骑兵的后阵那么快就会混乱了,这东西,压根就不是人力可以匹敌。

    他想爬起来,可是浑身剧痛,脑袋昏昏沉沉,却是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很快又是炮响。

    杰苏尔营帐周围不知道多少人被炸得四分五裂,那些江湖好手仓促逃离,再也半点顾不上阻击宋军了。

    只是短短几分钟,飞龙士卒便冲破这数百元军的防线,继续向着杰苏尔营帐杀去。

    赵洞庭狠狠抹去脸上雨水,喝道:“杀!”

    旁边的飞龙士卒忙扛着掷弹筒和炮弹上马,抱在怀里。这可是他们的宝贝。

    数百飞龙军如席卷的黑龙般,以极快的速度杀到苏杰尔营帐外。那些残余的元军纷纷被砍倒在地。

    江湖好手们留下不少尸体,早已跑得不见人影。他们收元军的好处,却并没有士卒那般愿为元军效死的心。这些人,都不是什么大义之辈,只为利益奔波,要不然,他们也不会加入元军阵营。

    赵洞庭随着飞龙军冲杀到苏杰尔营帐外勒马。

    有飞龙军骑马冲杀进去。

    被炸弹轰得四面漏风的营帐里登时有些舞女、歌妓跑出来,她们运气极好,倒是没有被炸晕过去。

    只是两分钟不到,穿着将领甲胄的杰苏尔便被士卒提了出来。

    赵洞庭问道:“里面可还有活口?”

    士卒禀道:“回皇上,元贼尽已伏诛。”

    杰苏尔被捆得结结实实,听到这士卒喊皇上,先是愣住,随即破口大骂,“无耻小儿,竟然是用此等奸计。”

    这时,元军大营两侧的炮声渐渐停了。

    赵洞庭知道赵大、赵虎两人应该是已经率着人撤退了,不敢多留,理也不理苏杰尔,“回去!”

    提着杰苏尔的士卒将杰苏尔扔到马上,翻身上马,数百飞龙士卒拱卫着赵洞庭又往军营后门冲去。

    沿途到处都是元军散乱的尸体。

    此时在周围的元军已然不多了,虽然奋力来挡,但根本挡不住瞬息。飞龙军骑兵所过之处,只是又多留下几具元军的尸首。

    只不多时,他们便又已冲到营门处。

    这次奇袭,自然是相当成功的。只是这时,却有异变突生。

    赵洞庭的战马刚刚掠出营门时,自旁侧忽地有道黑影已极快的速度掠出来,手中长剑挑下两个飞龙军士卒,直取赵洞庭。

    即便赵洞庭也是穿着的黑衣,但他矮小的身子骨还是太容易分辨出来了。

    这黑衣人挑的时机又是极妙,正是赵洞庭出营门心情悄然放松下去的那个瞬间。

    那两个飞龙军卒身手其实不差,可却是连抵挡都没有来得及。

    乐无偿纵马在赵洞庭右侧,眼睛猛然瞪起,但是他离着赵洞庭终是有那么两米远,有些鞭长莫及。

    “操!”

    赵洞庭看着杀气凛然的剑芒,心猛地提到嗓子眼。

    庆幸的是,他知道袭营危险,除去带着剑外,左手还时刻握着他那火枪宝贝。

    仓促之间,赵洞庭抬起左手,也没时间瞄准,全凭感觉,对着那黑衣人就是一枪。

    这枪送算没有白费他数个月的心血,在这生死关头,再度救下他的命。

    黑衣人自然认不出这个火枪,还以为只是赵洞庭的什么奇门武器,出于对自己身手的自信,避也不避,长剑仍是直取赵洞庭的脑袋。

    于是,他就这么硬生生地挨了一枪子儿。

    瞬间的剧痛让得他闷哼出声来,急窜的身形也被止住。

    不过他到底极为了得,在飞龙军卒长枪刺向他的瞬间,硬是捂着伤口极速退却,脚尖连点,飘然退远。

    飞龙军卒也来不及勒马,继续往前冲去。再想勒马回杀时,这黑衣人已是又隐匿在黑暗中了。

    赵洞庭满头冷汗,呼呼喘着粗气,喊道:“回营!”

    杀向大营两侧的元军这时候很可能已经往回冲杀了,他不敢再耽搁下去。

    只是他心里,却也对这黑衣人恨到了股子里。

    他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不通武学的人了,从刚刚的剑光中也看得出来,这黑衣人就是那个离歌。

    果真是阴魂不散。

    乐无偿也是满眼怒气。他怎么说也是顶尖高手,离歌毫不忌惮他,两次行刺,简直就是在打他的脸。

    但怒归怒,乐无偿心里也清楚,在这样的夜色中想要追杀离歌,怕也不是容易的事。

    数百人还是在夜色中匆匆远去了,只让得道路更为泥泞不堪。

    平南县城外,南宋将士还在和元军厮杀。这么多人的战场,其实真正厮杀的也只有最前排的那些人,在后阵的士卒完全无所事事,只需呐喊,要是有扑克,甚至拿扑克出来消遣消遣都没有问题。

    虽然大营中炮响阵阵,但真正注意到的元军并不多。

    只有几个后军中的统帅脸色微变,慌忙率着士卒又往大营中跑回去。

    苏泉荡自是注意到元军大营中的炮响,自那时起,双手就已经捏得紧紧的。

    此役胜败,可以说全押在赵洞庭他们能不能够成功破掉元军帅帐上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重生八零好当家〕〔日渐崩坏的地球〕〔最佳赘婿〕〔洪荒之六道真人〕〔六宫凤华〕〔手术直播间〕〔重生北大荒〕〔龙神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