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要做阎罗〕〔重生宋末之山河动〕〔萌宝来袭:薄先生〕〔邪肆太子妃〕〔神魂丹圣〕〔神秘豪婚:老公轻〕〔最佳上门女婿〕〔我们的青春不加糖〕〔我的无限怪兽分身〕〔我成了小乌鸦嘴他〕〔神魔之上〕〔绝顶战神〕〔后青年时代〕〔妃倾盛世〕〔承微妙笔〕〔大道浮图〕〔名门宠婚:重生娇〕〔从今天开始做女婿〕〔替嫁娇妻:神秘老〕〔重生甜妻:傅少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149.梧州之殇(二)
    完颜章已经不再发号施令,只是定睛看着前方。

    眼下,下令也没有用。

    士卒们根本不用喊,滚石、火油、箭矢都不断地往城头下倾泻下去。除去城门,旁侧城墙根本无人问津。

    元军阵中全是步卒,除去攻城车外,根本没有动用其他的攻城武器。有少量的投石车,都还在中军阵中,也压根没有推上来的迹象。

    他们如同飞蛾扑火般,只是不断扑向城门。

    而在这种不计代价的情况下,元军竟然只是在开战仅仅十分钟不到的时候,攻城车就已经推到城门前。

    攻城车那巨大的木锤撞击在城门上,发出哐当哐当的震响。

    簇拥在攻城车旁的元军士卒咬牙推着木锤连连向前撞击,在后头的元军则是拉弓向城上的宋军还以颜色。

    石头落下来,将一个个元军士卒砸得头破血流。但那攻城车上有盾牌覆盖,石头却也难以将其破坏。

    只不过短短数分钟的时间,城门处倒下的元军士卒怕是有数百之多。

    不断有人被箭矢射死,或是被石头砸死,但后头总会有人快速的补上来,拽着绳子继续猛推木锤。

    后头些中箭倒地的元军更多,到处皆是,又是尸横遍野的景象。

    秦寒早已不再站在城头,走到远处箭矢射不到的疙瘩地方,又捧着兵书在看。旁边的喧闹声,和城下的惨叫声似乎根本勾不起他的心弦。

    两旁的卫星山寨中,士卒也没有放箭攻击元军。

    孔元看到这幕,并没有觉得不对劲。他只以为两个山寨的宋军是要等到城门处吃力时再放箭援助。

    这个时候,在梧州城南门侧前方,也终于响起喊杀声。元军开始攻击水寨。

    完颜章只是眉头微皱,倒不是特别着急。

    他们在水寨前插下暗桩,河道又不宽,元军大船无法展开,想要攻破水寨,绝非易事。

    如此过去十余分钟,城头下的元军尸首越来越多。

    推攻城车的士卒有些纳闷了,因为这么长的时间过去,城门始终只是微微晃荡,却根本没有要被撞开的痕迹。

    孔元也是微皱眉头,再度下令,“再派五千人攻城!”

    令旗兵挥动令旗,元军前阵中又有五个军阵浩浩荡荡向着城门攻去。

    完颜章见状只是哈哈大笑,偏头看向墙角落里猫着的秦寒,眼中佩服之色更甚。

    这人当真堪称鬼才。

    元军不清楚,但他却是明白,元军就算是再来数万人,没有攻城器械,也难以破城。

    为什么?

    因为秦寒早让人将城门全部用砖石给封死了。

    也就是说,城门后头就是砖头,足足数米厚的砖头。城门只是个摆设,后边是墙,攻城车如何撞得破?

    这看似是梧州城死穴的地方,其实却是固若金汤。除非元军用神龙炮,否则休想破开城门。

    可元军有神龙炮么?

    直到又过去十余分钟,城下元军尸首已是重重叠叠,多达数千具之多,孔元终于意识到不对劲了。他眉头紧蹙着,终是举起手道:“鸣金收兵!”

    没有城墙能够坚持住这么长的时间,他可以肯定,宋军在城门处定然是做了什么手脚。

    直到现在都还无法打开城门,只能说明,这个城门根本就不可能被攻破。再打下去,只是白白损失将士。

    元军中很快有鸣金声响。

    士卒们又推着攻城车如潮水般退去。

    喊杀声渐歇。

    猫在角落里的秦寒忽地抬起头,对完颜章喊道:“命青龙白虎两寨放箭。”

    完颜章现在对他可谓是言听计从,听到这话,连忙对旁边的令旗兵下令。

    令旗扬,鼓声响。两侧山寨中唰唰唰地蹿出来无数士卒,拉弓便向着溃败的元军射去。

    这又让得元军折损无数。

    梧州城前大道上除去散乱的尸体外,到处都插着明晃晃的箭羽。

    等攻城的元军终于跑回到元军大阵前,再次列队,已是折损过半之多,七八千人总是有的。

    孔元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看到损失如此之大,也是有些不爽了。主要是因为城门屁事都没有,这数千人,除去消耗掉宋军不少石头、箭矢外,可以说是寸功未立。

    前军斥候匆匆回来禀报,说梧州城门无法攻破。

    孔元只是点点头,道:“嗯,本将已经知晓。”

    说罢,他沉吟半晌,才又道:“投石车近城百步,攻打城墙。”

    呆在他旁边的某副将有些发懵,道:“将军,就已投石车攻城,这如何能破城?”

    孔元淡淡道:“宋军消耗我等兵力,我们自然也可以消耗他们的兵力。如果没出本将意料,宋军应该是将城门给封死了,我们未带攻城器械,要想破城,只能从水寨那边想办法了。”他的眼神向着水寨那边看去。

    只是有山脉阻挡,他能听到声音,却也看不到水寨前的情况。

    不到半柱香的时间,元军数十架投石车被推到城墙前四百米左右处,石头向着城墙上砸去。

    这个距离,只有投石车能够打得到,便是弩车,也射不了这么远。

    城上完颜章也没有办法,只能命令士卒用投石车还击。这些天来他们囤积起无数石头,城头上到处都是,倒也不担心这点消耗。

    气氛突然显得极为诡异起来。

    两军对阵,竟是只以投石车互相消耗。

    元军大阵中旌旗被风吹得呼呼作响,大军却是半点动静都没有。

    秦寒慢悠悠从墙角落站起身来,道:“我去水寨那边看看。”

    说完便自顾自去了。

    无疑,相较于城门这边,水寨处的战斗要火热得多。

    元军战船在水寨前河面上沿线排列着,最近的战船离水寨只有两百米远。

    双方也是在以投石车互相攻击,不过除去投石车外,还有不少弩车。元军的弩箭上绑着类似鱼类的红色炮仗,齐齐射到水寨上,会发出极大的响声,也会爆炸,只是威力小的可怜,尚且不如投石车的威力。

    这是因为这个年代的人还不懂火药的配比,配出来的火药仅仅只是声音响亮。

    元军战船前,是密密麻麻的木桩子,只从水中露出来被削得极为尖锐的顶端。这些木桩将元军的战船挡住,有不少元军将绳子嵌在木桩里,呼喊有声,齐齐用力往上面拽。木桩渐渐被拽出水面,但是速度却是极慢。

    等秦寒到的时候,元军最前面那艘战船已是被投石车砸得千疮百孔,眼见就要沉没了。

    秦寒站在水寨上凝神静静看了数分钟,忽地转身看向后头。

    他后头是望不到尽头的河流,还有连绵的山脉,“五天……应该差不多吧……”

    便是以他之才,也没有想过区区不到万数的军卒就能挡住孔元的大军。梧州城破是必然的事,只是时间早晚而已。因为纵然将士们撑得住,城内也没有那么多的箭矢、石头可以消耗。

    直到这刻,在旁边无人注意的情况下,秦寒的眼中才露出丝丝担忧之色,不再那般胸有成竹。

    时间缓缓到得傍晚。

    城门前元军始终没有再大举攻城,徐徐退去。水寨前的元军战船也已向后退却数百米,不再进攻。

    宋军士卒已是疲累不堪,有的人借着这个机会,直接躺在地上就睡着了,连旁边有尸体都不顾。

    元军扎营。

    大帐中,孔元坐在上首,下面是十余个万夫长级别的将领。

    孔元右手搭在书案上,撑着下巴,显得有些沉闷,“梧州城固若金汤,诸位可有良策?”

    若是给他足够时间,他自然能够破城,但眼下,他等不起,广西境内的阿里海牙或许也同样等不起。

    众将若有所思。

    过去约莫一炷香的时间,才有人道:“将军,我等派遣精兵潜入山中,偷袭敌军可行?”

    “梧州城四面皆是城墙,大山深处难行,派遣些许兵力怕是不能破城。”立马有人接口。

    这将领道:“城门不行,但水寨呢?”

    众将都是微凛。

    连孔元都是眼中放出亮光,微微点头道:“此计或许可行,山势虽然险峻,但我军中却有人能如履平地。”

    说罢,他当即下令道:“去将军中的供奉们全部请来!”

    革离君帐下有武林好手,阿里海牙也有,几乎每个军队中都有,孔元军中,自然同样也有。

    虽然这个年代还不懂特种兵战略,但其实有不少兵种已经初具特种兵的雏形。

    就在这夜,夜色稍沉时,元军中有数百人趁夜登山,往宋军水寨摸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我的兵王女友〕〔兵王归来〕〔诸天最强大BOSS〕〔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手术直播间〕〔相逢不过三两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