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咸鱼锦鲤的败家日〕〔合租房长公主〕〔皇家炼丹师〕〔重生甜心已上线〕〔掌家小萌媳〕〔福妻临门:农女巧〕〔进击的赘婿〕〔五代梦〕〔豆家媳妇〕〔万灵苍穹〕〔东风知意〕〔穿到七年后我成了〕〔第一战王〕〔杀神赘婿〕〔刘备的日常〕〔我有壹本恐怖书〕〔都市超强霸主〕〔神道帝尊〕〔史上最强狂帝〕〔地球穿越时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151.梧州之殇(四)
    阵前,五军足足上万骑兵向着东门驰骋。许多长枪上绑着三角形的小旗,被风吹得高高扬起。

    士卒们嘴里齐声呼喊的不是“杀啊”、“冲啊”之类的词,而是喊道:“降者不杀,还发粮食。”

    这话好似比掷弹筒威力更大,让得城内的元军有些骚动起来。现在粮食对于元军士卒来说,简直比那金银还要更具诱惑力。

    有不少人眼中已是饿得直冒绿光,听到这句话,情不自禁就往城外挪动步伐,好像城外有金灿灿的鸡腿在等着他们似的。

    “敢投降者,斩!”

    如果不是城门处的监军大声呼喊,将他们喝住,这些士卒怕真会如行尸走肉般走出城去。

    而即便有监军呼喊,也仍是止不住有些人眼神荡漾。

    太饿了。

    人饿到极致,有时候连伦理道德都会丧失,更何况所谓爱国大义。有些元军已经顾不得什么打仗不打仗,满心只想把肚子填饱就好。这些天来,城里能够吃的东西都被吃完了,就差没有吃人肉,还有军中严令不得宰杀的战马。

    在这个年代,军中战马看得比士卒的性命更为重要。

    阿里海牙在城头听到宋军口号,心中大骂宋军无耻,嘴里连喊:“挡住他们!挡住他们!”

    城门没了,但他们还有数万兵卒,未必挡不住宋军。不到绝境,阿里海牙也舍不得弃城,他心里很清楚,宋军兵精粮足,若是弃城而去,他兴许有活路,但是麾下将士绝对会损失不少。

    嗖嗖连响,等到宋军骑兵离城池不过三百米左右,城头上有弩箭齐发。

    城头上都是阿里海牙所倚重的亲信将领所率兵马,他们的忠臣度却是毋庸置疑的。而且,他们受到阿里海牙偏爱,虽然军中几近断粮,但饿肚子的极少。

    数百个弩基中,同时有数百杆如长枪般的弩箭疾射而出。

    这些弩箭都带着极大的力道,射到宋军的骑兵大阵里,能将披着甲胄的战马都射穿。

    第一轮弩箭过去,宋军前排骑兵中有数百人人仰马翻。

    但这并未能阻挡骑兵的冲势,仍是以极快的速度向着城门处冲去。

    赵洞庭在车辇上用望远镜看到这幕,眼角微跳,心里疼痛。这些骑兵,可都是他的精锐。

    他的兵马是从碙州时起慢慢发展起来的,其中满含着他的心血,实在个个都是他的心头肉。

    但此时军中仅剩下几发炮弹,他并没有其他的办法,只能让士卒强行攻城。

    他甚至想回到车辇里去,不再观望战场景象。但是,局势瞬息万变,他又担心出现什么乱子。

    又硬撑过两波弩箭和漫天箭矢,骑兵付出不少代价,终于冲到城外护城河前。

    “驾!”

    有驾驭着战车的士卒直直挥鞭将战马赶到河里,连带着战车都滚落到护城河里去。这些战车都是经过赵洞庭改造,特意用来对付护城河的。战车顶上乃是以钢铁铸造而成的平板,十余辆战车滚落到河里,很快便将城门前的这段护城河都填满。

    岳鹏仍是冲在最前,手中银枪接连拨开射到近前的箭矢,大声呼喊:“入城!入城!”

    那些随着战车跌落到河里的士卒从水面下冒出来,但还未来得及爬上岸,就都被元军的箭矢射死。

    一朵朵猩红的血水在浑浊暗黄的河水中忽地腾散开来。

    冲在最前的侍卫马军银鳞甲闪闪发光,率先跟着岳鹏入城。战马蹄下马蹄铁踩踏在战车的钢板上,发出叮叮当当的金铁相交声,密密麻麻,数骑并列,前仆后继涌入荔浦县城。

    城头上阿里海牙不断呼喝,“杀!给我杀!”

    元军箭矢、滚石、火油等当真如大雨倾盆般往城下宣泄而来。

    饶是侍卫马军颇为骁勇,穿戴的鱼鳞甲也是以赵洞庭的新型冶炼法锻造而成,防御力极强,但也在这城头前折损不少。鱼鳞甲挡得住箭矢,却是挡不住滚石和火油。许多士卒被砸得头破血流,鲜血从头盔中流淌出来,也有的被火油点燃,瞬间便被火焰包裹,发出惨绝人寰的嘶喊声。

    城门里头,是元军的刀车,横贯着将整个城门都堵住。刀车前的刀刃足足有两米多长,明晃晃闪着寒光。其后,是齐整的盾牌兵,层层叠叠,足有数米。再后,则是密集的弓箭手,不断往城外放着箭。

    饶是以岳鹏的身手,也没有能耐将箭矢全部拨开,胸膛处插着两支箭羽,兀自还在震颤。

    索性鱼鳞甲极为坚韧,冶炼技术远超元军箭矢,是以这两支箭矢入肉很浅,要不然赵洞庭怕得痛失大将。

    有侍卫马军冲到刀车阵前,连人带马都被刀刃贯穿,鲜血四溅。

    “啊……”

    岳鹏大吼着,到刀车阵前,忽地提住缰绳。

    他座下战马猛地跳将起来,竟然从插有四层刀刃,将近一米半高的刀车上跃了过去。

    这简直都不能算是刀车了,说是刀墙也无妨。

    然而,岳鹏的战马虽然越过第一线刀车,却最终难免被第二线刀车贯穿。

    这匹马连嘶鸣都没有来得及,被数把刀刃贯穿后,立时毙命,只有眼角好似有马泪滑落。

    谁说动物不通灵?

    军中战马和将士们出生入死,他们之间总是有些难以言喻的感应。

    岳鹏早知晓爱马无法幸免,眼睛通红,在战马被刀刃贯穿的瞬间,双腿蹬在马镫上,整个人飘身而起,拨开面前的箭矢。然后双足刚刚落在刀车上沿,银枪扫过两个持着刀车把手的元军喉咙,踏着刀车大步往后头盾牌兵杀去。

    “杀啊!”

    那些侍卫马军士卒没有他这般的身手,却只能以战马血肉抵挡元军刀车,驱马直直撞在刀车上。

    只是短短的不到两分钟时间,刀车阵前便有数十匹战马倒下。

    那些刀刃都插在这些战马的身躯里,再也无法形成杀伤力。

    这是很难想象的血腥场面。

    后头还有无穷无尽的骑兵涌进城池,他们踏着马尸、人尸往内冲,甚至有还活着的士卒被活生生塌死。

    攻城为上,此时莫说寻常士卒,便是岳鹏躺在地上,怕也只有被大军塌死的下场。

    到这种情况下,往往是谁都顾不上谁了。每个士卒的心里都是想着入城,因为先破城者,必有重赏。而且,城头上元军还在不断往下放箭、投滚石,不入城,就极可能死。

    元军刀阵竟然没能撑过两分钟,就被宋军的骑兵硬生生冲垮。

    “枪!”

    后头统帅盾牌兵的元军将领脸色难看,大声呼喝。

    从那些盾牌的缝隙中,登时有无数尖锐的长枪穿透出来。

    双方士卒脸上俱是充满杀气。

    岳鹏刚刚冲过刀车阵,身陷重围,想要杀过盾牌兵去却也为难。他浑身将领甲胄,被元军着重招呼。

    阿里海牙不愧为元帅,城门处布置得如此严密,各兵种配合极具章法。

    恰得这时又有不少士卒驰马冲过刀车阵,从尸体、刀车堆积成的斜坡上冲下来。

    “嘿!”

    岳鹏吐气开声,往后退却几步,行云流水地拽住一马鞍,翻身上马。

    紧接着的瞬间,又是数骑直直冲撞在盾牌兵阵前。

    战马嘶鸣,被长枪刺透。

    岳鹏身前的士卒马失前蹄,滚落下去,亦是被长枪贯穿。

    “小李子!”

    岳鹏通红着双眼喊了声,飞身扑入盾牌兵阵里。

    这个马军士卒是在碙州入的伍,当时才十六岁,因为身形魁梧,颇有力气,被岳鹏筛选到侍卫亲军中。那时候侍卫亲军人数还极少,这小子又机灵,是以岳鹏对他还有不少印象。

    而现在,他也才不到十八岁而已,竟然就战死在这里。

    饶是以岳鹏铁血,心里也不禁稍稍抽搐着疼。

    骑兵行军速度极快,不便携带攻城器械,这是他们的短处。遇到这种阻挡,只能以血肉之躯强行突破。

    可以说,入城的每寸路,都是用士卒们的尸骨叠起来的。

    若非是这般先破城门的闪电战,除非指挥官是个傻子,否则绝不会派骑兵先行攻城。因为用步卒的话,完全可以推着刀车、攻城锤等攻城器械前进,遇到刀车阵、盾牌阵也绝不至于如此无奈。

    只是,步卒速度慢,破城速度也慢,在城外定然会遭遇更大损失。

    赵洞庭让骑兵攻城,就是想以最快的速度破城。

    只需拿下城头,那大军入城便是如履平地,再无威胁。

    岳鹏嘶吼着,银枪狂舞,一人一枪,最先在元军盾牌兵阵中肆虐开来。

    岳家枪法大开大合,却是最为适合这样的战场厮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我的兵王女友〕〔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兵王归来〕〔诸天最强大BOSS〕〔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手术直播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