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来自仙界的男人〕〔悍卒之异域孤狼〕〔末世最强武团〕〔夜少的二婚新妻〕〔木叶之莫生气〕〔天雷岛〕〔明廷〕〔吞噬星空之黑龙传〕〔偷汉神贼〕〔听说我死后无敌了〕〔综艺教父〕〔美漫之无尽技能〕〔诸天馆长〕〔影后来袭:国民女〕〔奇迹的召唤师〕〔异世财富大亨〕〔都市全能至尊〕〔修仙琐录〕〔胜者为王〕〔这个男星有点帅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166.洞庭醒转
    众人的心在这刻都提到嗓子眼,默默在心中祈祷着。

    赵大率着飞龙士卒突然往山洞外走去,然后跪倒在地,向天祈求赵洞庭能够平安。

    而要说最紧张的,无疑还是乐婵。

    她紧张得连呼吸都摒住,可看着赵洞庭赤身裸体,却又止不住的心如鹿撞。

    虽然赵洞庭现在看起来还是个孩子,但身体好转且修行内功后,他的身材已是以极快的速度发育起来。因为坚持锻炼,浑身上下都有着流线型的肌肉,腹肌随着他的呼吸微微起伏着。

    “呼”

    乐婵贝齿将下唇紧紧咬着,眼中羞涩如水。

    她在心中不断地跟自己说,“我是医者,我是医者”

    如此过好阵子,她才总算是稍稍平静下来。

    将牛皮匣打开,里面是整齐摆放的数十根长短不一的银针。上头大,下面小。

    乐婵微微闭上眼睛,强忍着羞涩将赵洞庭翻过身去。从牛皮匣中捏出一根约莫有六七寸长的银针,缓缓舒着长气,鼓足勇气,往赵洞庭的腰上扎去。这里有阳关穴,又名脊阳关,针扎此处,于治疗破伤风有不错的效果。

    而这种极长的银针,又名为长针,为古代九针之一。

    九针分别为镵针、员针、螫针、锋针、铍针、利针、毫针、长针、大针,各有妙用,说是能治百疾也并不夸张。

    银针微微颤栗着,乐婵好不容易稍微平缓下去的心再度紧张起来,没敢下针。

    她虽然这两天将百草针法中这排毒的阵法牢记于心,也用人偶实验过,但说到底,她没有在人体上扎过,可以说没有任何的临床经验。稍有不慎,便有可能让得赵洞庭陷入万劫不复之境。

    以赵洞庭现在的情况,实在再也经不得任何折腾了。

    在乐婵旁边,案几上摆着油灯,她捏着银针,已来来回回在油灯上灼过数次。

    所谓关心则乱,若是赵洞庭和她素不相识,她绝不会如此紧张。然而,赵洞庭却是深深刻在她心中的人。

    时间缓缓流逝,昏迷的人人事不醒,醒着的人倍受煎熬。

    乐婵的脑子里止不住地想,若是赵洞庭出现意外怎么办。这更是让得她迟迟不敢下针。

    又过去足足十余分钟,乐婵的下唇已是咬出血来,这才捏着银针真正扎到赵洞庭的脊阳关上。

    她运转内力,轻轻搓动银针,下唇咬得更深,柳眉紧蹙,连呼吸都完全摒住。

    她生怕自己的手会颤抖,力道会不匀,而导致昏迷的赵洞庭突然发生什么意外。

    庆幸的是,这针扎下去,赵洞庭仍是没有动弹。

    这让得乐婵悄然松口气,总算不再那么紧张,但额头还是有细密的汗水浮现。

    “脊阳、然谷、龙泉”

    她嘴里轻轻念叨着,等得自己呼吸完全平缓下来,才又在牛皮匣中捏起一根银针。在油灯上灼过之后,往赵洞庭的然谷穴上扎去。

    这刻,这个房间内仿佛再也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

    不知过去多长的时间,赵洞庭的身上已是被足足扎下十余根银针。

    乐婵浑身被汗水湿透,像是刚从水里被捞起来似的。青丝贴在吹弹可破的脸颊上,稍显凌乱。

    “风口”

    然而,等她又将一根银针扎入到赵洞庭的风口穴时,意外发生了。

    “啊!”

    昏迷不醒的赵洞庭整个身子忽然微微颤栗起来,体内好似有逆乱的气流在涌动。这让得乐婵惊叫,瞬间花容失色。

    “皇上!皇上!”

    可赵洞庭只是颤抖,眼睛却并没有睁开。

    乐婵眼前瞬间被泪水弥漫,不知所措。

    屋外的人听到里面的惊叫,纷纷闯到屋里来。

    谷主和乐无偿同时蹿到床边,乐无偿看着赵洞庭在无意识的颤抖,惊声道:“皇上怎么了?”

    乐婵只是摇头,“我、我不知道。我刚刚在皇上风口穴上扎针,他、他就忽然颤抖起来。”

    “莫慌,莫慌”

    谷主眼中也微有不解,但强自镇定着,道:“这可能是你的百草内力引起皇上体内气机蹿动。”

    众人都是紧紧盯着赵洞庭,这时也顾不得什么避讳了。

    乐婵听到谷主的话,双眼中涌起无限憧憬,双手将裙摆捏得极紧。

    她真怕赵洞庭发生什么意外,在这刻,心中甚至有生出想要和赵洞庭共同赴死的想法。

    当然,这想法只是稍瞬即逝。她性子刚强,纵是赵洞庭身死,她会悲哀,但也断然不会寻死觅活。

    时间一分一秒的艰难流逝着。

    屋内异常寂静,只有赵洞庭在不断的颤抖。

    终于,过去数分钟,赵洞庭的身子又渐渐平缓下来,不再颤抖。

    谷主重重松口气,道:“皇上体内气机已经平缓下来,应是无恙。”

    乐婵道:“那、那我还要继续施针吗?”

    “当然。”

    谷主道:“眼下只差数针,足可见你天赋之超然。”

    说着看向乐无偿和几位长老,又道:“诸位,咱们还是先出去吧!施针时不能有任何打扰。”

    乐无偿看向乐婵,轻声道:“婵儿,都靠你了。”

    说完又怕乐婵紧张,连忙又补充道:“你也不要太紧张,生死有命,尽力就好”

    他轻轻叹息,跟着谷主往屋外走去。

    房间里,又只剩下乐婵和赵洞庭两人。

    乐婵咬起嘴唇,沉默数分钟,才又捏起银针给赵洞庭施针。

    百草针法所述的这种能排解体内毒素的针法共有十九针,现在已扎十四,还有五针。

    风门穴之后,是大顺穴。

    乐婵将银针小心翼翼扎入到赵洞庭的大顺穴中,心里不禁喃喃念叨:“大顺,大顺,皇上,你也要如这穴道之名,顺顺利利才好”

    一针。

    又一针。

    越到后面,乐婵扎针的速度越发缓慢起来。扎一针,往往要调整呼吸许久。

    天见可怜,过去足足将近两刻钟的时间,乐婵终于是将银针插在最后一个穴道——水泉穴上。

    看着赵洞庭没有再出现什么意外,乐婵的嘴角微微勾去,然后伏在床边,就这般静静地看着赵洞庭。

    她多么希望他能够将眼睛睁开来啊

    但是,直到浓浓的疲惫倦意将她侵袭,让得她沉沉睡去,赵洞庭都还没有苏醒过来。

    屋外乐无偿、谷主等人怕打扰施针,也不敢冒然进来。

    山洞外,赵大和数十飞龙士卒仍旧跪在地上,面向苍天,额头已是叩出了血。

    时间缓缓流逝。

    天色渐渐黑了。

    赵大等数十身影跪在洞外,显得那般苍凉。

    屋内,乐婵悠悠醒转。刚睁开眼,却是看到有双明亮的眼睛正在眨也不眨地盯着自己。

    “呀!”

    她惊呼一声,仓促站起身来,随即整颗芳心都被惊喜充斥,“皇上!您醒了!”

    她差点扑到赵洞庭的身上,但上前两步,忽又顿足。

    赵洞庭苏醒过来,而且看似状态不错,这却是让她满心的担忧都渐渐散去。而当这种担忧散去时,理智又回归到她的脑海。

    理智和羞涩都让她抑制住自己的冲动,俏脸晕红着盈盈施礼道:“洛神见过皇上。”

    赵洞庭眼中泛起的浓浓笑意在这瞬间悄然凝住,他自然感觉得到,乐婵在有意的疏远自己。

    在这瞬间,他甚至有些希望自己还是那病入膏肓的状态,那个时候,乐婵对他好生亲近,心心相依。

    心中微微叹息着,他说道:“你还在生我的气?”

    乐婵知道赵洞庭说的是什么,微微摇头,只道:“皇上,现在乐婵已是百草谷的圣女洛神了。”

    她甘愿答应谷主入百草谷为圣女,便没有再想过要反悔,也决意斩断尘根。

    她现在或许还没有做到,但正在向着那个方向努力。如果不是赵洞庭垂死,她断然不会和他相见。

    赵洞庭深深看着乐婵半晌,忽道:“朕的病好了?”

    他不愿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下去,若是说得太深,或许就真的连丝毫希望都没有了。

    乐婵满脸羞怯地看向赵洞庭的后背,在他的背上,密布着细密却浓黑如墨的汗液。这大概就是他体内的毒素。

    乐婵心中微喜,道:“应该是好了。”

    说着,她连忙偏头冲屋外喊道:“父亲、谷主,皇上醒了。”

    乐无偿和谷主及四位长老推开屋门,从外面匆匆走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重生八零好当家〕〔日渐崩坏的地球〕〔最佳赘婿〕〔洪荒之六道真人〕〔六宫凤华〕〔手术直播间〕〔重生北大荒〕〔龙神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