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蒸汽时代的旁门剑〕〔封神之诸神夺舍〕〔撒旦总裁晚上见〕〔前妻难追,周少请〕〔日常系神壕〕〔当医生开了外挂〕〔逆流1982〕〔我被时间回旋踢〕〔小小小男佣〕〔赘婿神医〕〔文艺圈巨星〕〔我的巨星败家女友〕〔穿越全能网红〕〔大夏纪〕〔兵王归来〕〔汽车大时代〕〔双生〕〔都市无敌战狂〕〔重生之我要上头条〕〔星夜可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173.历史轨迹
    大殿前沉寂下来。

    大宋朝廷在硇洲时,广南东路、福建路、荆湖南路、广南东路、夔州路、潼川府路、成都府路尚且都还有民间义士或是朝廷地方的厢军如同星星之火,不断抗元,阻挡元军侵略步伐。而如今,荆湖南路、福建路、夔州路的军马都已被破,广南东路危在旦夕,潼川府路和成都府路义士也在逐渐消亡。

    大宋朝廷终究还是兵力太过薄弱,收复失地的速度远不如元军侵略的速度那般迅速。

    文天祥等人都能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这时,君天放忽又道:“请军机令发兵驰援重庆张珏他,可能还在死守。”

    后面这句,他自己都说得十分没有底气。

    张珏让他带着孙女赶往梧州报信,又辗转到平南,他知道,说是报信,其实相当于是托孤。他从重庆府出发到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一个月有余的时间,重庆粮绝,能撑住这么长时间的希望相当渺茫。

    但若不去,他又心有不甘。没有亲眼看到重庆府被破,他心中始终还是有着希望的。

    文天祥闻言,面露苦涩。

    他缓缓说道:“非我不援,实在是士卒刚刚经历苦战,军中粮草又不足备,这”

    要是情况允许,他早就请求赵洞庭发兵去攻打荆湖南路、夔州路等地了。可战争消耗的不仅仅是人力,还有物力,饶是宋军在广南西路势如破竹,歼灭阿里海牙,但这场持续半年有余的大战,也是将宋朝好不容易积攒的家底子给全部掏空了。

    眼下,大宋已无精力再主动发起大战,迫切的需要休养生息。

    这也是文天祥为何听闻夔州路失陷,大惊失色的原因。因为,夔州路破,广西南路可能不得安宁。

    广南东路伯颜让孔元率军打梧州,遭受重创,境内义军又为全部剿灭,可能暂时还无暇再来攻打广南西路。可夔州路的元军就很难说,若是他们粮草足备,突然发兵广南西路不是不可能,届时,大宋朝廷将会十分被动。

    广西南路多数地区百废待兴,仅仅只有雷州、琼州尚且安稳,但区区两州之地,撑不起整个后勤。

    赵洞庭大力发展雷州到现在还不过一年多的时间,雷州的百姓们也才刚刚能吃上口饱饭而已。

    君天放听文天祥这么说,眼神微微黯然。

    他常常和张珏相聚喝茶,整个大宋的窘境,他也没少从张珏的嘴里听过。

    他知道文天祥的无奈,只得叹息,“既然如此,只能请求军力令代为照顾茹儿了。”

    张珏忠烈,让他带着张茹这个最为疼爱的孙女出城,怕是已经抱着必死之心。

    张茹,应该是张家的独苗了。

    张茹双眼更红,突然抓住君天放的衣摆,摇了摇。

    她不愿留在这里。

    君天放摸摸她的脑袋,道:“茹儿,我还要去重庆府看看你爷爷。听话,留在这里。”

    张茹指指自己,做出几个手势。

    原来她竟然是个哑巴。

    苏泉荡等人都是微怔。他们都注意到这个姑娘完美无瑕的容颜,但没曾想,她竟是个哑巴。

    这真是让人叹息的事,老天让她天姿绝色,却又如此捉弄她,剥夺她说话的权利。

    众人心中无不叹息。

    事关夔州路,意义重大,文天祥也再顾不得赵洞庭的话,对岳鹏道:“岳将军,去将皇上请来吧!”

    岳鹏点头,往旁边偏殿走去。

    君天放惊讶道:“皇上在府内?”

    文天祥轻轻点头。

    君天放微微皱眉,但随即便释然。他和张茹冒昧求见,皇上不见他们也是理所应当。

    “君前辈,咱们又见面了。”

    直到赵洞庭爽朗的声音在偏殿门口响起,君天放才彻底惊住。

    张茹亦是满脸讶然。

    他们两怎么也没敢想,赵洞庭竟然会在这里。

    看着岳鹏跟在赵洞庭的后头,赵洞庭的身份已是呼之欲出。

    君天放回过神来,惊呼道:“你是皇上?”

    “如假包换。”

    赵洞庭缓缓走到近前,道:“不知君前辈和姑娘前来求见所为何事,朕特意让军机令代为接见,还请前辈释怀。”

    君天放拱手:“君某不敢。”

    之前他只以为赵洞庭是个膏粱子弟,如今得知他是皇帝,纵使心高气傲,态度也是发生极大转变。

    赵洞庭笑笑,请君天放和张茹往大殿内去,道:“听岳将军说,君前辈前来,是为夔州路之事。”

    刚刚岳鹏去侧殿叫他时,将重庆府的事匆匆跟他说了。

    这让得赵洞庭心里也是担忧。

    他同样没有想到重庆府竟然会突然沦陷。直到这个时候才回想起来,历史上,好像重庆府真正是在这个时候被元军攻破的。四川虎将张珏被俘,最终在被押往大都的途中,在西安城东北赵老庵自尽身亡。

    他虽然改变历史,但好像还有许多事情的轨迹,却还在依着历史的轨迹运行着。

    君天放点点头,又对赵洞庭拱手,“还请皇上代为照顾茹儿。”

    赵洞庭让他们在殿内坐下,问道:“君前辈不打算留在平南?”

    虽然夔州路之事让他心忧,但君天放是张珏好友还是让他欣喜的。因为这可能能够留下君天放。

    君天放闻言只道:“君某打算再回重庆府去看看。”

    赵洞庭知道他心里想的什么,叹息道:“前辈,恕朕直言,重庆府如今怕是已经”

    这话他还彻底说完,怕张茹承受不住。

    君天放却道:“君某还是要去看看,才能心安。”

    “君前辈重情重义,让朕佩服。”

    赵洞庭不轻不重地捧了句,心里忽地想到什么,眼中放出亮光,“前辈若是想去救张珏大人,或许可以赶往元朝境内京兆府路西安城东北处赵老庵,说不定可以救下张珏大人。”

    他觉得,张珏有可能也会像历史上那样,被押往大都,然后在赵老庵用弓弦自尽身亡。

    张珏镇守夔州路那么久,抵挡元军,被称为虎将,自是有才学之人,赵洞庭也不愿看到他死。

    君天放等人闻言,却都是怔住。

    因为赵洞庭这话在他们听来,实在是没头没脑,毫无依据。但是,他却又连赵老庵这种小地名都说出来。

    君天放沉吟道:“皇上怎知张珏会去西安?”

    赵洞庭知道他们会疑惑,端起酒杯掩饰自己的心虚,道:“说出来诸位可能不信,朕虽然未见过张珏大人,但这两日夜间却是做梦,梦到张珏大人被元贼押往大都而去,途经西安城外的赵老庵时,张珏大人解下弓弦自尽殉国了。”

    没想,他这话刚刚说出口,君天放就已是起身,匆匆道:“君某这就前往西安。”

    南宋时,民间信神之风盛行,对梦兆、面相等事也同样极为相信。他们认为梦兆是天道的启示。

    赵洞庭有些愣住,还真没想到,他们竟然如此轻易就信了自己的“鬼话”。

    他本来以为还要费些唇舌的,可现在看,文天祥、岳鹏他们的眼中全无怀疑之意。

    见君天放急不可耐,他知道留他不住,遂对赵大道:“赵大,去挑匹快马赠与君前辈。”

    “谢皇上!”

    君天放匆匆谢过,跟着赵大走出大殿。

    到殿门口时,他的身影好似又孤傲起来。青衣鼓荡,那股子武林高手的气息又弥漫开来。

    赵洞庭看着,心里暗暗道:“以君天放的身手,前往西安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吧?”

    可这时,张茹却是突然起身,向着君天放追去。

    追到殿门外,她抓住君天放的衣袖。

    君天放只以为她也是要跟着去,叹息道:“茹儿,此行路途遥远,你还是留在这里吧!”

    张茹咬着嘴唇,泪水终究漫出眼眶,盈盈跪倒,向君天放叩头。

    她的命,是君天放救的。如今,君天放离开,她身边再无亲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五代梦〕〔亿万豪婿〕〔女总裁的贴身强兵〕〔万能神医〕〔逆天妖妃撩君心〕〔重生日本当神官
  sitemap